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二天装A ...

  •   干架?
      
      难道说……
      
      展络是个大坏蛋?!
      
      余茸顿时切换成防御姿态,握紧小拳头。
      
      没错,肯定是。
      
      余茸深知道,秦峥嵘向来只做锄强扶弱匡扶正义之事,出征必然事出有因,对方不是市井无赖就是斯文败类。
      
      可余茸转念又不禁担心起来,因为昨天他分明听秦峥嵘说过。
      
      “老子TM都吐了快俩月了,最近才好不容易好起来,谁拦着我吃,别怪爸爸翻脸啊!”
      
      两个月前……不正是刚开学的时候?秦少爷八成就是从那时候落下的病根!
      
      余茸越琢磨越觉得秦峥嵘的病与展络脱不开干系,只是他没想到区区一个画画的竟然打得过J城第一校霸。
      
      果然流氓是大触,谁也遭不住。
      
      “那当时秦少爷伤得重不重?”余茸小眉头皱得紧紧的,又紧张又心疼。
      
      众人听到余茸这话,先是愣了一秒,继而笑得前仰后合。
      
      “你问反了吧!”
      
      “难道不是应该问那个姓展还活着呢吗?”
      
      “就他弱得跟个小鸡子似的,别说嵘哥,就老马教你那点下流招数,都够K.O他了。”
      
      余茸眨了眨大眼睛,有些意外,秦峥嵘没受伤?
      
      “不过展络没事找老大干哈?讹医药费吗?”
      
      “老大应该没下狠手吧,展络第二天不是还去上课了吗?”
      
      秦峥嵘与展络当时约的是单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1V1,具体战绩如何,他们这些做兄弟的也只能猜测。
      
      “这谁知道呢,可能当时看着没事,现在有后遗症了呗。”
      
      “算了算了,赔就赔点吧,毕竟这事从头到尾,也都是嵘哥的错。”
      
      余茸更加懵了:“怎么还是秦少爷的错?”
      
      张垄本不想提秦峥嵘这段黑历史,不过也有必要让余茸了解一下,免得以后碰到展络露馅,只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秦峥嵘有个学美术的初中好友,两个月前的一天突然公开指责展络抄袭他的作品。
      
      后来好友找到秦峥嵘诉苦,秦峥嵘气不过,就约了展络单挑,结果挑完第二天才得知,是好友恶人先告状,抄了展络的作品,还反脏对方,给自己蹭热度。
      
      秦峥嵘最后只落得个与损友断交,公开向展络道歉的狼狈下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秦峥嵘只是派王潮去艺高广播室公开朗读亲笔道歉信,人并没有出现,似乎出于什么原因,不想再见展络第二面。
      
      这个展络肯定很招人烦……余茸暗暗地想。
      
      “那可是潮哥说话最多的一次,回来下巴都酸了,哈哈哈哈!”
      
      余茸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秦少爷的病……到底是怎么搞得?”
      
      他第一次鼓起勇气问这个问题,即便他已经在意很久了。
      
      过去余茸总觉得秦峥嵘的病因属于人家的隐私,既然对方不主动提,他一个打工的就不该多嘴去问。
      
      可随着余茸与秦峥嵘的感情愈渐加深,他越来越担心秦峥嵘背后藏着什么难言之隐,这个问题每天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余茸心头上,让他感到闷闷的,难受得喘不过气。
      
      余茸问题一落,四个人也尴尬了几秒。
      
      “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
      
      “我只记得,刚开学的时候,贺雪郁来找老大哭过一场,说家里好像决定要让他去联姻了。”
      
      “对对,是有这事,就潮哥替老大去跟展络道歉的那天!”
      
      “从那时候起,老大好像就有点心不在焉,心事重重的,也不怎么张罗打架了。”
      
      “过一阵子之后,胃口也跟着不好了,没事总吐。”
      
      “何止,就贺家和顾家官宣的第二天,老大病情就严重了,直接请假不来上课,还焦虑得很,找了十几个名医会诊!”
      
      余茸终于有了点眉目:“所以秦少爷这是害了心病?”
      
      大家虽不敢直接肯定,但也都没有否定。
      
      余茸过去只当秦少爷是现代版的罗密欧,没想到还附加了梁山伯的设定,顿时心如刀绞。
      
      “那……那贺少爷的未婚夫不知道吗?为什么明明看秦少爷与贺少爷这么相爱,还非要从中插一脚啊?”
      
      余茸有些气愤,这分明就是不要脸的小三行为。
      
      赵釜翻了个白眼:“老大出事他们才开心呢!秦家就剩这么一个独苗了,老大要是垮了,整个秦氏就垮了,他们姓顾的岂不是要横着走?”
      
      “可为什么顾家欺负他们,贺少爷的家人也助纣为虐,还把贺少爷赶出了家?”
      
      张垄掏出根烟,点燃,沧桑地吐了口烟圈:“你以为老贺不心疼自己儿子?人家都跟顾家商量过,要不换个人。雪哥的妹妹这个月刚分化成Omega,可以晚几年代替雪哥嫁过去,不过顾老三不同意,说他就要贺雪郁。”
      
      “……”
      
      “妈的,有病吧这是!”赵釜愤愤骂道。
      
      “他不从小就有病,心理早扭曲了。”
      
      “活该他大哥离家19年,他二姐婚姻不幸!”
      
      余茸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如此卑劣邪恶的人,就像童话谷中中抢走公主的恶龙。
      
      他只恨自己没用,如果他能像勇士一样厉害,一脚踩死那怪物,就可以让秦少爷贺少爷幸福地在一起了。
      
      想着,余茸气鼓鼓地又对着那树补了两脚。
      
      不远处的图书馆二楼平台,某网红情侣打卡圣地,正站着一个人。
      
      他本嫌图书馆太闷,出来吹吹风,却没想到一低头就看到了一个奶凶奶凶的小矮子,正欺负着一棵树。
      
      那拳脚,活像只将猫爬架当作假想敌的幼猫,树连片叶子都没掉,那小矮子却疼得已经蹲下揉脚。
      
      顾忱松不禁眯了眯眸子:秦老头到底是怎么生出这么蠢的儿子?
      
      余茸疼得直咬牙,都怪那个顾老三,他刚才太生气,不小心抽了筋。
      
      只是蓦然,他感到背后射过来一道灼热的视线,余茸转过头,刚好看到了二楼平台上的那个人。
      
      春日的阳光透过树荫洒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给少年犀利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柔和,那双似笑非笑的眉眼,微微挑起,强势却又温柔。
      
      眼前的画面仿佛是精心构图的一张画,余茸不禁看得有些沉醉,也瞬间驱散了他的坏心情。
      
      那少年见余茸发现了自己,勾了勾唇角。
      
      余茸知道,这是对方在跟他打招呼,他兴奋地将手举得老高,大力挥了挥:“顾忱松!”
      
      顾忱松看着余茸一脸软软的憨笑,心中冷嗤一声:这小子对新朋友倒是热情。
      
      顾忱松并不介意做秦峥嵘的表面朋友,这样反而更容易掌握对方的弱点与把柄。
      
      贺雪郁的事不能说算就算,顾家的Alpha也绝不手软,誓必要让情敌付出最惨痛的代价,永无翻身之日……
      
      “顾忱松,我正找你呢!”
      
      突然出现在耳畔的小奶音,吓了顾忱松一跳,不知何时,余茸已经从楼下跑来,蹭到他身旁,手中捧着一大一小两个精美的盒子。
      
      “给你!”余茸笑了笑,亮闪闪的眼睛充满期待。
      
      顾忱松迟疑地打开盒子,顷刻间甜软的椰香扑面而来。
      
      是整整两盒的椰奶糖。
      
      “小的送你弟弟,大的送你,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糖,但你可以。”
      
      余茸还是有私心的,像他们这些做哥哥的,通常都待遇很差,他想把顾忱松被亏欠的那些东西,稍微补回来一些。
      
      只是他话音刚落,楼下的四个Alpha就开始吹口哨起哄。
      
      余茸瞬间脸颊通红,而周围也有了围观群众。
      
      “唉?那不是秦峥嵘和顾忱松吗?”
      
      “他们两个A在约会圣地干嘛?”
      
      “关系也太亲密了吧!”
      
      “噫,黏黏糊糊的,气氛有点怪。”
      
      “老秦该不会是想把顾忱松……发展成下线吧?!”
      
      顾忱松顿时有些无措,仿佛一瞬间全世界都认可了他与秦峥嵘之间的某种特殊关系。
      
      他捧着盒子的指关节紧了紧,耳后微微泛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围的椰奶香隐隐作祟,他总莫名有些奇怪的感觉。
      
      心飘飘的,着不了地,还莫名的冲动,而更多的却是茫然。
      
      但这种感觉……似乎还挺不错。
      
      “你别愣着,先尝一个啊!”
      
      说着,余茸主动撕开了一颗糖的包装,将糖果塞到顾忱松嘴边。
      
      也许是太过突然,也许是太过慌乱,顾忱松的唇不小心轻碰了一下余茸的手指。
      
      霎时间,他感受到了一种比口中奶糖更浓郁更香甜的味道,更柔软更Q弹的触感。
      
      顾忱松一时心里很乱,甚至觉得对方有点……可爱?
      
      不,那是情敌,他要置之于死地的情敌,可爱个屁!
      
      顾忱松反复在心中敲打自己。
      
      刚刚说好的,绝不手软呢?
      
      “好吃吗?”情敌还在耳旁口蜜腹剑,“要不这两盒你都放在学校慢慢吃,明天我再给你弟弟带!”
      
      “……”
      
      完了。
      
      他心先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打算把之前的章节都改一下内容提要的描写,所以今天会修一下
    然后更的内容似乎有些少,晚上再加更一章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