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天装A ...

  •   三个Alpha顿时感到浑身血液一阵逆流,手脚凉得发麻,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秦峥嵘怎么会在这儿?
      
      还和顾忱松一起,甚至直接坐在顾忱松自行车的后座上。
      
      像秦峥嵘这样不赀之躯的天之骄子,怎会使用如此廉价简陋登不上台面的交通工具,刚才下车时,小短腿还很不体面地绊了个趔趄。
      
      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三个Alpha瞬间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奸情。
      
      可顾忱松才入学几天啊?就已经成功上位了?
      
      拿下育A校霸,绿了育O校花,一周之内见战绩。这速度放宫斗剧里,第一集就得大结局。
      
      MD,平时还装得心高气傲,背地里却比谁都骚!
      
      余茸见那几个Alpha依旧不怀好意地偷瞄顾忱松,粉嘟嘟的小嘴不满地努了努,水漉漉的大眼睛瞪出几分杀气:“问你们话呢!”
      
      “哪……哪有什么好戏,嵘哥别听他瞎说,我们只是路过。”
      
      “对对对,只是路过!看、看到了新同学,打个招呼就走的那种路过!”
      
      余茸见几个Alpha磕磕绊绊地找着借口,冷冷瞥向其中一人:“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叫嚣着要打他?”
      
      “我……我那是开玩笑呢……”
      
      “可你把松松吓坏了。”余茸插着腰气鼓鼓地指责道。
      
      顾忱松手肘撑着自行车,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场好戏,配合地点点头:“没错,他凶我。”
      
      三个Alpha顿时慌了,连忙解释。
      
      “刚才那不是一时情急嘛……”
      
      “他撞了我们的朋友,我们才下意识地吼了那么一句。”
      
      “对,非常本能,非常下意识地吼……当然,我知道新同学肯定不是故意撞我的……”
      
      被撞的Alpha想给双方个台阶下,赶快停止纷争。
      
      却没想到余茸更气了:“他撞你?明明是你走路不规范,乱跑乱停,撞了松松的车。你看,车轱辘都被你撞脏了!”
      
      几个Alpha都傻了,还能更不讲道理一点吗?
      
      可他们一不敢得罪秦峥嵘,二这次堵人也确实理亏。
      
      为首的Alpha只能翻开钱包,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嵘哥说得对,是我这兄弟不懂事,那我替他赔新同学洗车费,好不好?”
      
      对于育A的富二代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根本不叫问题,更何况还是这种小钱。
      
      而余茸却不接那钱,只是走到那个被撞Alpha的身前,踮脚冷冷直视他。
      
      “最近天气渐热,有些A便浑身烧得慌,动不动就想扒人裤子……”
      
      三个Alpha只感到双眼一黑,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秦峥嵘竟连这事都已经知道了。
      
      “那不如就先脱了自己的吧,凉快凉快,正好还能擦擦顾忱松的车。”余茸冷冷说道。
      
      顾忱松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为什么余茸非要脱对方裤子,可见其他三人都面露丑事被揭露后的惊恐与慌乱,便猜出了一二。
      
      原来现在的育A纨绔竟已堕落到,会对同校的Alpha动歪念头。
      
      真是恶心。
      
      被撞的Alpha面对J城小霸王的淫|威,只能含泪脱下自己高贵的校服裤子,暴露出印满粉红小猪的大裤衩,半蹲在顾忱松的自行车旁,用裤子疯狂摩擦车轮。
      
      余茸鉴于这画面过于辣眼,那人没擦几下,便被他嫌弃地赶走了,提前结束了今天的替天行道小剧场。
      
      面对这样一场闹剧,顾忱松在感到滑稽之余,又有一丝意外。
      
      他从未想过,那个刚才还在他面前委屈地直哭鼻子的小笨蛋,真的可以保护他,甚至全程还带着那么几分意气风发。
      
      此时的余茸脸上依旧挂着土土憨憨的笑,只是在顾忱松眼中,那笑却有些耀眼。
      
      “你怎么一直看我?”余茸脸颊热了热。
      
      虽然明知道对方是个Omega,可是被那么一张漂亮的脸死死盯着,任谁都会脸红。
      
      “没事。”顾忱松看向烧红了的天边,轻抿薄唇,“只是觉得,今天的嵘哥有点帅。”
      
      “真哒?!”
      
      余茸又惊又喜,他没想到性格如此别扭的顾忱松也会夸他,还尊称了他一句“茸哥”!
      
      但他又不想表现得太激动,免得被对方小看。
      
      强忍着内心的喜悦,余茸故作不在意地轻咳两声:“那是你没见过我更帅的时候!”
      
      “哦?那下次见识见识?”
      
      还有下次?
      
      下次还要他送他回家吗?
      
      余茸不禁感慨道,自己这次到底是有多秀,连回头客都有了!
      
      只是忽而,余茸想起自己现在可是秦峥嵘,深深爱着贺雪郁的秦峥嵘,和一切Omega都应保持距离,不能交往过密。
      
      他得替秦少爷拒了。
      
      可余茸又不好直接说:我和你只是普通朋友,请摆清楚自己的位置。
      
      “下次能不能送你我就不知道了。”余茸故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雪雪已经在催了,今天就送你到这儿吧……”
      
      经常不留痕迹地提起自己对象的名字,可以帮忙树立专一人设,让对他有非分之想的Omega知难而退。
      
      果然,余茸发现自己提到“贺雪郁”名字的那一刻,顾忱松的目光暗淡了几分。
      
      顾忱松看着余茸离开的背影,有些落寞地笑了笑。
      
      他怎么了?
      
      刚才该不会真有一瞬间,想和秦峥嵘做朋友吧?
      
      不过是情敌罢了。
      
      ***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余茸推开门时,偌大的宴会厅只差他一个人了。
      
      由于秦峥嵘还在不方便会客的特殊时期,生日宴也只单单请了贺雪郁、余茸和王潮四人。
      
      “没事,阿嵘也刚睡醒。”贺雪郁一边剥着葡萄,一边说道。
      
      刚睡醒?这都晚上七点了。
      
      若不是余茸亲眼看到睡眼惺忪,一边啃着炸鸡腿,一边等贺雪郁喂葡萄的秦峥嵘,根本不敢相信。
      
      “老大你这一天得睡几回啊?”张垄不满地吐槽道,“我上午给你发微信的时候,你也在睡。”
      
      秦峥嵘还带着几分刚睡醒的不清醒,嘟囔着回道:“唔……也没多久,大概……14个小时吧。”
      
      张垄眼睛瞪得老大:“一天睡14个小时,吃5顿饭,你这是养猪呢?”
      
      “猪?”秦峥嵘皱了皱眉头,“我突然想吃烤五花肉了,让后厨准备一下,一会儿当做饭后零食。”
      
      正说着,他突然发现了已经坐在他对面半天的余茸,像反射弧绕了地球一周。
      
      “小耳朵,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快想死你了!你上次寄过来的黄油曲奇我一天就吃光了,一会儿再帮我再烤点呗!”
      
      “……”
      
      余茸最近也听贺雪郁说过,秦峥嵘最近身体特棒,吃嘛嘛香,却没想到,是这个饭量。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秦峥嵘,一周不见,足足胖了一圈,白皙圆润得连过去的一身腱子肉都不见了。
      
      不过这样总比之前强,能吃是福!
      
      余茸终于放下心,看来贺雪郁说秦峥嵘一切健康是真的。
      
      “既然小耳朵都到了,就赶紧上菜吧,我都快饿死了。”
      
      刚啃完两个巨大炸鸡腿的秦峥嵘,满嘴油光地对家里的佣人吩咐道,并随手抓了把瓜子,抬头问贺雪郁。
      
      “你刚才讲到哪儿了?”
      
      贺雪郁顿时来了精神:“就是我大伯他前妻的二舅妈家的佣人的侄子啊,是个Alpha你知道吧?”
      
      “知道。”
      
      “他背着他怀了孕的老婆,在外面搞了8个Beta!”
      
      “艹,恶心!”秦峥嵘愤愤地吐了一口瓜子皮。
      
      “还有李妈的三外甥,他儿子16岁分化成了一个Omega,现在逼着媳妇高龄生二胎,不生A就离婚!”
      
      “呸,无耻!”秦峥嵘气气地又抓了一把瓜子。
      
      “最不要脸的是我们班那个徐小花的哥哥,也是个Alpha,竟然让他生孩子的Omega老婆只顺不剖,大人小孩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MD,这该枪毙吧!”秦峥嵘险些把桌子掀了。
      
      赵釜越听秦峥嵘和贺雪郁的聊天内容越不对劲:“雪哥,你没事总跟老大说这些干啥?这都是Alpha中的渣渣,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A。”
      
      “就是。”张垄连连附和,“嵘哥可不是那种A,你俩以后结婚,肯定能好好对你。”
      
      贺雪郁翻了个白眼:“我说过多少遍了,我和你们嵘哥,只是关系好的朋友。”
      
      “行行,你说朋友就朋友。”四个Alpha相互使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
      
      精美的菜肴摆满了整个餐桌,而秦峥嵘的面色看起来却并没有转好,似乎依旧沉浸在刚才那些□□之中。
      
      他沉默了几秒,突然看向坐在对面的余茸。
      
      “你父母是不是已经收了彩礼,打算明年就把你嫁到隔壁村去?”
      
      余茸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他也是前天才被父母通知了这个消息。
      
      “秦少爷,你听谁说的?”余茸埋着头,握着筷子的手都紧张地有些抖。
      
      自然是听贺雪郁说得。
      
      不过秦峥嵘并不想立刻出卖自己的好闺蜜。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秦峥嵘不知道的事,而且我听说对方还是个村霸?”
      
      虽然是实情,但余茸不想自己的父母给秦少爷留下坏印象,只能苍白地辩解:“不、不是什么村霸,只是擅长打野罢了……”
      
      明明长着相同的五官,可秦峥嵘的眼睛却犀利得多:“那你的意思呢?要顺从他们的安排吗?”
      
      余茸愣了愣:“父母的安排,还可以不顺从?”
      
      这大大超出了余茸的认知,从小到大,他一直遵从着父母所有的决定。他知道只有做听话的孩子,才能得到他们的喜爱。
      
      尽管他从未得到过。
      
      “当然要反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贺雪郁突然激动地插了嘴,并骄傲地拍拍胸脯,“跟父母撕逼我有经验,等会儿教你两招!”
      
      贺雪郁今早因为闹着要退婚,又和家里人吵了一架,现在已经彻底被赶出贺宅,并被冻结了所有银行卡。
      
      余茸自知自己与贺雪郁没法比,贺少爷还有秦少爷,而他什么都没有。
      
      他连反抗都找不到任何理由。
      
      “小耳朵,你说我算不算你的再生父母?”秦峥嵘猝不及防问了一句。
      
      余茸连连点头:“当然算,秦少爷对我恩重如山!”
      
      “好,那你的婚事就听我的。”秦峥嵘说着,豪气地将手上的帝王蟹腿拍在桌子上,斜眼瞥向身旁的Alpha们,“他们四个你看上谁了?我立刻给你安排。”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今天有事更晚了,明天会准时的,鞠躬!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占十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