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天装A ...

  •   好在顾忱松的校服裤子是完好的,平顺服帖,干净整洁,余茸的目光一路顺着顾忱松的脚向上爬,那里还……挺大。
      
      他顿时红了红脸,感叹对方分化成Omega真是白瞎。
      
      顾忱松根本听不懂面前这个笨蛋在说什么,当然也不在意他说什么。
      
      回来就好,他弯了弯唇角。
      
      “刚才的事……是我不对。”
      
      顾忱松一向自视甚高,很少主动道歉,说出这三个字,确实让他有些不自在。
      
      顾忱松蹭了蹭鼻子,有些扭捏地别开脸:“我不该口不择言,我也算不上厌恶你,只是……”
      
      “你不用说,我都明白!”余茸连忙抢过话头,“我已经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
      
      没错,他知道顾忱松是一个混入育A的Omega!
      
      余茸虽自知不应乱管闲事,但也不想顾忱松成为第二个乔橙,即便他不能代替秦峥嵘回应顾忱松的感情,但起码应该保护他不被其他Alpha伤害。
      
      顾忱松愣了一下,他知道了他的身份?
      
      难道秦峥嵘已经知道了,他是贺雪郁的未婚夫?
      
      呵,这次倒难得聪明。
      
      “你是个好人!”余茸知道这时候应该先精准发卡,抚慰对方情绪,再抛出友情做幌子,“我们做朋友吧!”
      
      顾忱松心中不禁嗤笑了一声,这小子还真是天真,顾秦两家这么多年的恩怨,是一句“做朋友吧”能解决的吗?  
      
      “和你交朋友,我没兴趣。”
      
      顾忱松冷冷说道,便转身要走,却被余茸一个猛猫拦路,蹿到顾忱松前面。
      
      “我知道你可能一时还接受不了,但你这么优秀,真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再说……这树上还挂着人呢!”
      
      “……”
      
      怎么形容得这么恐怖?
      
      顾忱松沉了沉眉眼,严肃向面前的情敌表明立场:“这棵树本就不属于那个人,他要是讲道理,应该立刻让位。”
      
      余茸明白顾忱松的意思,他是说贺少爷早晚要嫁给别人,不应该占着秦少爷不拉……不,是不结婚。
      
      到时候等贺少爷去联姻,顾忱松就有了可趁之机。
      
      可贺少爷秦少爷的旷世奇恋,又怎容他人破坏!
      
      余茸的小脸憋得通红,誓死捍卫自己嗑的CP:“他……他都已经死上面了,你咋还非让他下来呢?你往林子里面再走走不行吗?肯定还有好多适合你的老歪脖子树呢!”
      
      “……”
      
      他堂堂顾家三少爷,为什么非要配老歪脖子树?  
      
      顾忱松沉默了几秒,忽而再次开口:“想和我做朋友是吗,那就拿出些诚意,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余茸见僵持阶段终于有了突破,连忙笑着点头:“你问,你快问!”
      
      “你和贺雪郁……”顾忱松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做了吗?”
      
      顾忱松不想因为一个莫名的信息素,就彻底定对方的罪,与其盲目乱猜,不如让秦峥嵘亲自承认。
      
      “做?做什么?”余茸有些懵。
      
      顾忱松已经习惯了余茸的呆傻,只能问得更具体些:“你标记他了吗?”
      
      标记?!
      
      即便余茸再懵懂,长到19岁的他,也不可能不理解这两个字的含义。
      
      他蓦然回想起,从弟弟那儿曾偷看过的片——《标记的诱惑之学生O下海记》”顿时羞得满脸潮红:“你、你……怎么问得出口这种问题啊!”
      
      “快,如实说!”顾忱松的态度十分强硬。
      
      余茸顿时慌了,他根本不敢在关系着秦少爷贺少爷名誉的严肃问题上乱说话,也不想骗这个新朋友,只能支支吾吾地回道:“我……我忘了,得回去再问问……”
      
      回去问问?
      
      顾忱松不敢置信地看着余茸,那又呆又羞涩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像在撒谎。
      
      难道说,不是他强行标记了贺雪郁,而是贺雪郁强行标记了他?
      
      顾忱松突然回想起今早看到的国际社会新闻,战斗民族某Omega在家遭遇Alpha小偷,竟将对方绑架下药,诱惑其标记自己,让对方彻底沦为人形抑制剂。
      
      由于被迫服用了大量药物,该Alpha一度神志不清,根本不记得有标记一事,秦峥嵘该不会也……
      
      难怪最近呆呆傻傻的。
      
      贺雪郁虽美,却是Omega界有名的O夜叉,别人尚且叫得上一句带刺的玫瑰,他却堪称仙人掌上的霸王花。
      
      完全干得出这种事。
      
      不知为何,顾忱松一瞬间对眼前的人充满同情,甚至闭上眼睛都能幻想出小情敌缩在小黑屋里,被他的未婚夫贺雪郁反复糟蹋的悲惨场景……
      
      而余茸只是眨着天真的大眼睛,担忧地看着顾忱松,不知道为什么顾忱松一直皱着眉头,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我送你回家吧,咱们学年有几个坏小子说要堵你呢。”余茸想了想说道。
      
      虽然他不会打架,但是那几个小子估计看到他也就怕了。
      
      余茸当时本想以秦少爷的威名,去警告他们不要打顾忱松的主意,可又担心顾忱松先遇上流氓。
      
      毕竟这种八卦在学校传得太快,而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又太多。
      
      他现在只能寸步不离守在顾忱松身边,确保这个柔弱小Omega的人身安全。
      
      顾忱松隐约知道学年有些人看不惯他连续考第一,又迷了那么多隔壁校的Omega。
      
      他从不把那些渣渣放在眼里,却没想到余茸这么在意,还想送他回家,不禁感到好笑。
      
      “你送我?是要保护我吗?”
      
      “那当然!”余茸郑重地拍了拍顾忱松的肩膀,“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吗?”
      
      朋友?
      
      顾忱松从小就独来独往,最讨厌那些自称“朋友”上来套近乎的人。
      
      只是在这一刻,他倒并不介意自己身边,多一个这样的朋友。
      
      “你今天不用去陪贺雪郁?”
      
      顾忱松隐约记得今天是秦峥嵘的生日,生日又怎么会不和恋人一起庆祝?
      
      “对,雪雪和王潮他们是要给我庆祝生日,不过先送你回去也来得及!”余茸不假思索地答道。
      
      顾忱松愣了一下,现在的他对秦峥嵘来说,难道比贺雪郁还重要?
      
      不知为何,顾忱松脸上多了几分得意:“走吧,校门口有共享单车。”
      
      余茸愣了一下,笑得有些尴尬:“我不会骑……”
      
      “……”
      
      育苍高中校园外,那条飘满柳絮的小路上,此时一个高大俊朗的Alpha正骑着自行车,而后座载着一个圆脸瘦弱的Omega,双手紧张地扶着车座。
      
      “你要是害怕,就抓着我。”Alpha带着戏谑却不失温柔的调笑,顺着风传了过来。
      
      “我、我才不怕!”余茸紧紧咬住正在打颤的牙,“我秦峥嵘就没什么害怕的东西!”
      
      他家里倒是有过一辆自行车,可父母从不准他碰,他如今还是第一次乘坐自行车。
      
      “哦,那就好。”
      
      说完,顾忱松有些恶趣味地猛蹬了两下脚踏板,余茸吓得直接环住了顾忱松的腰,死死不肯放开,脸贴在顾忱松的背上可怜得直抖,鼻子堵着糯糯的鼻音,奶声央求着:“你慢点,快慢点……”
      
      顾忱松在余茸看不到的角度,抿了抿嘴角,听话地放慢了0.1%的速度。
      
      因为靠得太近,余茸头发上桃子味洗发水的清香,校服上柔顺剂的味道,顾忱松都能清楚闻到。
      
      只是慢慢地,他从那些复杂的气味中,隐约察觉到了另一种味道。
      
      奶气十足的椰香。
      
      是他上午闻到的那股Omega信息素。
      
      他知道,那是贺雪郁犯罪的证据。
      
      顾忱松的表情瞬间黑了下去,恰逢这时,他骑到了一处小胡同,狭窄的胡同口竟堵着三个人。
      
      那三人虽然并不眼熟,却都穿着育A的校服,看领扣的设计,应该是同年级的。
      
      三个Alpha正不怀好意地盯着顾忱松,笑得一脸淫|荡。
      
      顾忱松轻声对后面的人说了两个字:“抱紧。”
      
      “啊?”余茸愣了一下,但双手还是本能地覆上顾忱松紧实的腰线上,即便没有仔细摸,余茸也知道,顾忱松的校服下必然藏着八块腹肌。
      
      这么强壮的O,一定很难嫁吧……余茸一边抱着,一边隐隐担心。
      
      顾忱松感受到那两条环住自己的瘦弱胳膊传来的温热,忽然加快速度,向前方那三个人冲了过去,并狠狠撞倒了中间笑得最贱的Alpha。
      
      “艹,怎么还撞人啊!”Alpha们回过神,瞬间骂了起来。
      
      顾忱松回过头,棱角分明的侧脸透着寒意,目光冷漠得像瞥着一堆乱丢的垃圾:“撞你就撞你,还要挑日子吗?”
      
      一个Alpha顿时气得冲了过来:“我看你Tm找打?”
      
      却被刚爬起来那个A及时拦住:“害,打什么?别吓坏了大美人,性子辣点我喜欢,好戏才刚开始呢,嘿嘿嘿……”
      
      只是这时,他们才发现,顾忱松并不是一个人。
      
      从顾忱松的自行车后座,竟蹦下来一个小个子。
      
      那小个子仰着脸,俯瞰众人,沙哑而阴鸷的声音,足以让所有人本能地恐惧:“有什么好戏?让爸爸我也看看。”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进行的是,我当你是A,你当我是O的游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