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洗碗&雇佣 ...

  •   沈绘忍不住笑了。
      她没想到在前未婚夫的出轨对象那里,竟然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
      
      她原本有些糟糕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她站起身,走向餐厅的桌子,看见只有一碗粥,问道:“你不吃吗?”
      
      赵新苗道:“我、我马上就走,就不吃了,待会儿路上买个包子就行。”
      “坐下吧,”沈绘打开冰箱,找到一包榨菜,拿了个盘子将榨菜挤进去的时候,顺便从柜子里拿了个碗出来,“自己添饭,坐下吃,你照顾了我一晚上,我还不至于连碗粥都不给你喝那么小气。”
      赵新苗笑了一下,有些高兴地去舀粥,不等拿筷子,就自己抱着碗,呼呼地吸了两口。
      
      她本是很精致的长相,精致的有些失去特色那种,不然也不会将陈同飞迷昏了头,甚至将人带到他和沈绘的房子里去。
      按理说,她这样的长相,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好亲近,但当她一笑起来的时候,就格外的傻气。
      
      坐在餐桌上,就着一碟子的榨菜,两人吃起了早饭。
      沈绘问她,“在酒吧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赵新苗是个很会满足的人,“老板一个月给两千四百块钱,包吃包住,昨天晚上那种事情也不是经常发生。”
      “也就是说偶尔还是会有了?”
      
      赵新苗没说话,这种事情让她觉得有些难堪。
      尤其是在沈绘面前,更让她觉得自己抬不起头。
      面对沈绘,她总有种自己很卑微的感觉——事实上,她也的确很卑微。
      
      她有什么比得上沈绘的呢?
      论学历,沈绘是985研究生毕业,她虽然不知道什么是985,但听起来就十分厉害。
      而她,初中毕业证都没拿到就出来打工了,能面试上青杏的前台,全是因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现在看来,说不定还有当时身为面试官的陈同飞的放水。
      论脸,她是标准的网红长相,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漂亮是漂亮,可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美的毫无灵魂,而沈绘却是传说中的高级脸,哪怕披个麻袋都会让人觉得身价不菲的那种。
      
      沈绘到没想那么多。
      虾仁粥入口柔滑,比起她平时去吃早点的地方,自然远远不如。
      但就家常手艺来说,已经是平均水平以上。
      
      她说:“女孩子在酒吧上班毕竟不安全,尤其是你还长得那么漂亮,你就没想过换一个工作?”
      “我想过,”赵新苗道,“但是现在工作不好找,洗个盘子都要高中生,我只有初中学历。”
      “而且我不想进工厂,工厂的工作倒是好找,但太忙了,都没有自己的时间,上完班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沈绘喝着粥,给自己夹了一根榨菜,将榨菜嚼的咯吱作响。
      她将粥吞下去,才慢吞吞地道:“你就没想过做保姆什么的?”
      “我哪能做保姆啊,我笨手笨脚的,而且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保姆的工作……”
      还有一点赵新苗没说,她长得太好看了,一般家庭不乐意要她这样的保姆,单身男人的雇主她又不敢要。
      
      沈绘问的差不多了,这才开门见山说了实话,“我的意思是,我想雇你给我当保姆,你愿不愿意?”
      赵新苗愣住了,“啊?”
      
      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又期待又惶恐地问道:“你、你说雇我做保姆,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洗衣服有洗衣机,扫地有机器人,主要工作是准备一日三餐,和整理家务,还有帮我擦头发护肤之类的小事,试用期月薪三千,通过试用期后月薪按照市面上来给,包吃包住,买菜钱另算。”沈绘一口气报出所有条件,干净利落地问道:“做不做?”
      “做做做!”赵新苗没有任何犹豫的借口,飞快地点头,生怕错过了这个村就找不着这家店了,“我可以!三千块就够了!不用再加了!”
      
      答应完,她又有些惶恐不安地道:“沈绘,谢谢你啊,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你不用为了我刻意这么做的,我……”
      
      她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个工作是沈绘为了让自己离开酒吧,刻意创造出来的。
      虽然她听说沈绘年入百万,但每个月三千,在她看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如果沈绘是因为好心而给她安排这个工作的话,赵新苗觉得自己受之有愧。
      
      沈绘闭着眼睛都能猜得到她在想什么。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就算不是你,我也要找保姆。”
      “你知道陈同飞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吗?因为之前我俩在一起的时候,他在家里就是我的保姆。”
      
      两人谈恋爱的时候,陈同飞是真的将她照顾的很好。
      他虽然没有钱,但在生活方面,那是一个面面俱到。
      如果不是这样,以沈绘的性子,也不可能和一个样样不如自己的男人在一起那么久。
      
      沈绘喝完最后一口虾仁粥,饥肠辘辘的肠胃被暖意融融的粥填满,沉甸甸的感觉让她整颗心都踏实了下来,连宿醉过后的头疼仿佛都没那么严重了。
      她对赵新苗说道:“我现在想明白了,与其养一个臭男人,不如养一个像你一样,漂亮又好看的小姑娘,三千块钱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当年我在陈同飞身上花的钱,每个月何止三千,养你比养陈同飞划算多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就去找其他人。”
      眼见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要溜走,赵新苗忙表明自己的决心道:“我愿意,我愿意的。”
      
      她神情激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教堂宣誓。
      
      沈绘站起来,“既然你答应了,那就跟我过来,把合同签了吧。”
      赵新苗道:“我先把碗洗了。”
      “家里有洗碗机,直接扔进去就行了。”
      赵新苗不明所以,“洗碗机是什么?”
      
      沈绘见她是真不懂,拿着自己吃过的碗,走进厨房,拉开水池旁边的洗碗机,对她道:“这个就是洗碗机,吃了饭把碗放进去就行,锅也可以放在里面洗,比手洗的干净。”
      说着,又教她怎么启动,怎么消毒和放清洗液。
      
      赵新苗学的很快,就是听着洗碗机启动后,里面哗啦啦的水声,有些不安地问道:“这个是不是很浪费水啊?”
      沈绘倒不觉得洗碗机浪费的水有多少,她道:“总比手洗方便。”
      
      赵新苗哦了一声,跟着沈绘去了书房。
      
      沈绘是个很喜欢用合同办事的人。
      比起口头承诺,她更相信有法律约束的白纸黑字。
      
      家用打印机悄无声息地打出两份雇佣合同,沈绘用订书机把它们分别订好,两人都在上面签字盖手印后,将其中一份递给赵新苗道:“这就是你的合同了,收好,如果以后我有做出违反合同规定的事情,你可以去法院告我。”
      赵新苗脸涨得通红,“我、我不会的。”
      沈绘给她一份工作,她已经很感激了,她怎么会去告她呢?
      赵新苗想都不敢想这种事情。
      如果沈绘觉得她做的不好,想要解雇她,她只会默默离开,然后恨自己不够争气,绝对不会怨沈绘的。
      
      “有微信吗?”沈绘问。
      赵新苗掏出手机,意识到沈绘这是要和自己加好友,立马点开微信界面道:“有有有。”
      
      沈绘扫码,点击添加到通讯录。
      赵新苗收到信息,刚刚同意,就发现自己收到了一笔五千块的转账。
      
      说实话,自从打工一来,赵新苗就从没见过这么大一笔钱。
      “这,这也太多了,而且我还没上班呢。”
      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像沈绘这种,班没上一天,先把工资给发了的老板。
      
      “先预付你一个月工资,两千是搬家费,回头你记得把酒吧的工作辞了。”
      “……嗯。”赵新苗看着手机上的转账记录,点了接收,用手抹了一把眼睛。
      
      她知道,沈绘一定是看出来了她现在身无分文的窘境,才会用这种方式悄无声息地帮她。
      她是撞了多么大的运气,才会遇见像是沈绘这样的人。
      越觉得沈绘好,赵新苗就越替陈同飞感到遗憾和不值得,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五千块钱对沈绘来说不多,更多她也给得起。
      但她这人救急不救贫,觉得这钱应该差不多能让赵新苗应付现在的困境后,就打着哈欠准备去睡回笼觉。
      
      人都快要进了卧室,她才想起还没安排赵新苗住的地方。
      又打开次卧的门,将人招呼过来,道:“这就是你以后住的地方,新的床单被套柜子里有,自己换上,洗漱用品你自己买,这间屋子没有厕所,你可以用外面的那个。”
      说完,她又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头疼,沈绘不知道自己眉头拧的死紧,说话时煞气逼人。
      赵新苗哪敢提出多余的问题,忙不迭摇头,“没有没有,已经很好了。”
      事实上,她也没有什么问题可以提的。
      
      摆放着双人床的次卧,并不比主卧小到哪里去。
      衣柜,飘窗,床头柜,床脚凳,一间卧室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
      比起她在酒吧住的那个上床下床的四人间宿舍,不知道好到哪里去。
      
      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以后自己要住的地方了吗?
      女孩眼中的欢喜尚且不能隐藏的很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明亮又欣喜的眼睛,沈绘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她紧抿成一条线的唇角柔和了些许,道:“有什么要添置的大件直接给我发消息就行,大门的密码是20080808,要是要出去的话,不要敲门,自己开就行,哦,WiFi密码贴在电视机下面的路由器上,不准用□□那个软件来连,我先去睡了,走路说话小声点,看视频记得戴耳机,OK,就这样。”
      赵新苗将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嗯嗯嗯嗯。”
      她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乖,沈绘没忍住揉了一把她的头发。
      
      在赵新苗反应过来之前,她收回手,啪的一声关上了主卧的门。
      赵新苗摸着自己的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看着自己未来的卧室,傻乎乎地笑了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