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向我告白了》沈日十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31 15: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照顾&煮粥 ...

  •   等用卸妆水一点点擦去脸上的妆容,沈绘真实的面庞逐渐呈现在赵新苗的面前。
      两次见面,赵新苗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素颜。
      
      化了妆的沈绘,总是显得有些凌厉的。
      深红色的口红,上挑的眼线,让她看起来充满了攻击性。
      但当这副妆容卸去,露出的却是一张柔软而又温和的面庞。
      
      她打来热水,用洗面奶为沈绘洗脸。
      从始至终,沈绘都显得相当安静,乖巧地任由她摆弄。
      
      赵新苗不知道沈绘护肤的步骤,只找出一罐晚霜,听名字像是晚上用的护肤品,擦在了洗了脸后的沈绘脸上。她学着美妆视频中按摩的手法,动作很轻柔,提前泡过热水的指腹温暖,在她手下的沈绘,发出了舒服的哼唧声。
      赵新苗吓了一跳,以为她要醒了,抬起手来却发现,她只是因为太舒服了,惬意地往她这个方向蹭了蹭。
      
      擦手,擦脚,在换衣服这件事情上,她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不换,只是将被子拉起来,盖在了沈绘的身上。
      
      “水,我要喝水……”
      喝了酒的沈绘口渴的厉害,赵新苗又去客厅的饮水机里接了一杯热水,扶着人将水喝下去。
      
      沈绘几口喝完,又倒回床上。
      赵新苗将水杯放到一边,自己坐在地毯上面,托着下巴看她。
      
      沈绘生了张相当富有女人味的脸。
      眉眼温和,嘴唇柔软。
      没有妆容修饰的肌肤有些过于苍白,却不难看,反而叫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王八蛋。”沈绘忽然道。
      赵新苗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她醒了,定睛一看,她连眼睛都没睁开,原来是在闭着眼睛说梦话。
      
      “你赔老娘的青春,还老娘的钱,老娘当年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王八蛋……”
      “画个圈圈诅咒你。”
      
      赵新苗被她的诅咒方式可爱到,忍不住道:“对,陈同飞就是王八蛋。”
      
      得到附和的沈绘心满意足,嘀咕了两句,不说话了。
      赵新苗看着她恬静的睡容,想到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轻声道:“谢谢你啊。”
      
      在那么多人面前,愿意站出来帮我。
      如果没有沈绘,她不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会走向哪一步。
      
      也许运气好一点,对方只是调戏她一下。
      可要是运气不好呢?
      
      赵新苗不敢去想那些没有发生的事情。
      她以为沈绘睡着了会听不见她说的话,没想到沈绘竟然结结巴巴地无缝接话道:“光、光说谢谢有什么用,我要看到你的实际行动。”
      赵新苗讶异,又忍不住询问,“你想要什么样的实际行动 ?”
      沈绘道:“救命之恩,当、当以身相许。”
      
      赵新苗:“……”
      她怎么这么可爱!
      
      她失笑道:“你想要我怎么以身相许?”
      说话间,赵新苗伸手戳了戳沈绘的脸颊,没想到沈绘忽然转头,嗷呜一声,咬住了她的手指。
      她用力的力气不大,跟小猫咪似的,松松地将她的手指含在嘴里。
      
      赵新苗反应过来之前,沈绘已经嘬了嘬她的指头,然后呸的一声吐出来。
      她用带着哭腔的嗓音指控道:“没有奶!”
      “……”哭笑不得的赵新苗收回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被子,像哄孩子似的哄道,“宝宝乖,奶还在泡呢,一会儿才能喝奶。”
      
      沈绘哼哼了两声,也不知道又梦到了哪里。
      赵新苗却捻了捻湿润的手指,回想起刚才被含在口中的感觉,莫名地有些失神。
      
      醉酒后的沈绘不算闹腾,甚至称得上乖巧。
      除了又要了两次热水以外,其余时候都睡的很安分。
      赵新苗坐在地毯上守着她,守着守着,自己就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天边已经蒙蒙亮了。
      
      她醒来的时候,沈绘在被子里睡的正香,脸微微泛红。
      赵新苗盯着这张脸发了一会儿呆,打了个哈欠,才从床上爬起来。
      冰冷的水泼在脸上,她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揉了两把脸,用纸巾擦干水,走了出去。
      
      想到昨天晚上沈绘喝了那么多酒,赵新苗来到厨房,打算给她煮个粥。
      沈绘的厨房里有不少智能家电,可惜赵新苗一样都不会用,好在水池下面的柜子里,还藏了个砂锅,赵新苗将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的砂锅拿出来,里里外外冲了三道才算是洗干净。
      她打开冰箱,冰箱里装的东西,简直配不上它的双开门,空空荡荡的一片,赵新苗拉开保鲜柜,才在里面找出一包用食品袋装的虾仁。
      
      淘米,煮粥。
      剁虾仁,拍姜。
      
      大火快煮之下,砂锅里的水很快开始沸腾,白色的米粒在深褐色的砂锅中上下翻腾。
      赵新苗耐心地用一个长柄瓷勺慢慢搅着,逐渐将大火转为小火,眼看锅里的米和水融合在一起,逐渐变得粘稠,白粥的香味逸散开来,才将调好的虾仁倒了进去。
      
      “你在做什么?”
      赵新苗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手一抖,瓷勺就落进了砂锅里,只剩下个勺子尖还露在外面。
      
      她转过身,拽着自己的衣摆,神情有几分局促。
      “我……我想你昨天喝了酒,早上应该想喝点粥。”
      
      沈绘皱着眉头,看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让赵新苗越发的紧张。
      “你、你要是不想看见我的话,我马上就走。”
      “对了,桌子上还有你朋友昨天留下来的一千块钱,我没有动。”
      
      沈绘问:“昨天是你和薇薇把我送回来的?”
      “嗯。”赵新苗在她的注视下,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她昨天好像有事,就先回去了,让我留下来照顾你。”
      
      “不是煮粥吗?继续煮吧,我先去洗个澡。”
      沈绘没有多说什么,看了一眼在咕噜咕噜冒着小泡泡的虾仁粥,这么说了一句后,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赵新苗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靠在料理台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她还以为沈绘会发脾气什么的……
      毕竟那天她在家里被沈绘抓包的时候,对方脸上的冰冷的笑意和眼眸中的嘲讽,至今还让她有着相当深刻的印象。
      
      砂锅里的粥噼啪一声,惊回了她的神智,赵新苗赶忙将瓷勺从锅里捞起来,将火转到最小,用勺子细细的搅拌,免得底部糊锅。
      沈绘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赵新苗刚刚关了火,正拿了一个小碗,围着灶台盛粥。
      
      她端着粥碗出来,将其放在餐厅的桌子上,烫红的手指捏了捏耳垂,道:“粥我给你放在这儿了,凉一下应该就可以喝了,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先——”
      话还没说完,沈绘忽然将一样东西扔在了她的怀里。
      赵新苗低头,发现是一张毛巾。
      
      沈绘坐在沙发上,对她道:“过来帮我擦头发。”
      
      沈绘没有染发,只是简单的烫了烫,洗过后的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每一根卷翘的弧度在赵新苗看来,都恰到好处。
      她近乎惶恐地用毛巾包裹住沈绘的头发,温柔而又细心地擦拭着上面的水珠。
      
      沈绘忽然开口问道:“你不是在青杏做前台吗?怎么会去酒吧打工?”
      
      青杏就是沈绘前男友上班的公司。
      作为被背叛的人,沈绘抓到陈同飞出轨后,事后也愤愤的查过,他的出轨对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最后悲哀的发现,赵新苗竟然只是一个前台,要文化没文化,要能力没能力,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
      
      “……我被开除了。”赵新苗将沈绘的头发捧起,轻轻地用毛巾吸干上面的水,“发现陈同飞骗了我以后,我就和他分手了,分手以后,陈同飞让人事部的人开除了我,也不准我在附近的公司找工作。”
      
      沈绘:“……陈同飞怎么骗你了?”
      赵新苗放下手里已经擦得差不多的毛巾,坐在她的对面,努力为自己辩解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他有未婚妻,如果我知道他有未婚妻,我是不会答应他的追求的。”
      
      “青杏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的存在,就没人跟你说过?”
      沈绘才不相信她的鬼话。
      两边公司都有合作,她去青杏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公司里的人都很看不起我,我以为他们是嫉妒我和陈同飞在一起了。没有人告诉我陈同飞有个未婚妻,他们都只说我配不上陈同飞,说陈同飞值得更好的女人……”
      沈绘道:“你就没怀疑过?”
      “我怀疑过!”赵新苗生怕她不相信自己的话,急切地道,“但是,但是……”
      
      沈绘转而问道:“陈同飞是怎么跟你说我的?”
      赵新苗的脸色顿时发白。
      
      不用她描述,沈绘都猜得到,陈同飞在她面前说了自己什么样的话。
      经历过分手时的歇斯底里后,沈绘现在反而无比的淡定,她甚至有些好奇地道:“说说吧,我也想听听,他在外人面前,是怎么评价我的。”
      
      赵新苗打量了沈绘的表情,见她不像是在说反话,才道:“他说你很强势,控制欲很强,管得他受不了,他才和你分手,分手以后你不肯放他走,苦苦纠缠着他……”
      
      “这倒像是陈同飞会说的话。”
      分手后,沈绘也算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前男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被她捉奸在屋,哭着闹着不肯和她分手,甚至请来了两边的家长做说客。
      发现她下定决心后,又咬牙切齿地说要报复她,让她后悔。
      
      她早就看透了那个男人。
      
      “这些都是他污蔑你,你不是这样的人!”
      没想到,赵新苗在说完陈同飞对她的描述后,又补充了那么一句。
      
      沈绘抱着手臂,有些好笑:“那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新苗脸微微发红,“我、我觉得你很有能力,很厉害,他们说的没错,我远远比不上你,我觉得、我觉得陈同飞也配不上你!不是说我想要跟你抢他,而是我觉得你适合更好的人!陈同飞就是个捡了西瓜还想要芝麻的出轨大渣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