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向我告白了》沈日十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31 15: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解围&醉酒 ...

  •   赵新苗的眼眶中瞬间涌出了泪水。
      她早就知道,来酒吧上班,难免遇到这种事情,但当真正撞上的时候,还是觉得手足无措。
      
      谁能来帮帮她?
      
      她一边拉扯自己的袖子,一边用眼神向周围人求助。
      然而被她目光触及到的人,无不纷纷转头,不是装作没有看到,就是起身离开。
      
      态度冷漠地让人心寒。
      
      赵新苗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她是不肯给别人做情/妇的。
      
      一起来打工的小姐妹中,不是没有为了钱,陪男人睡觉的。
      赵新苗知道自己长得不差,以前打工的时候,也有男人向她示好过,偶尔聊天,也会有人对她发出暗示,让她别那么清高,日子会好过很多。
      
      但如果她愿意过上张开双腿就有钱的生活,那就不是现在的她了。
      可这份工作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还包吃包住,要是出了岔子,她手里的钱,未必还能支撑她在这个城市活下去找到下一份工作。
      她又不愿意回到老家。
      
      正当她在反抗还是委曲求全中犹豫不决的时候,一杯酒水忽然泼到了男人的脸上。
      
      “亲你一口,你算哪根葱。”
      一只手揽住赵新苗的肩膀,直接将她拉进了一个怀抱当中。
      她转头,看清楚来人的侧脸,心脏不由得剧烈跳动。
      
      是她?
      
      沈绘并不知道女服务生是认识的人,她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将服务生揽在自己的怀里,以一个保护的姿态,似笑非笑地对面前的男人说道:“都他妈在灶台上熏了二十几年的老腊肉了,还出来肖想小姑娘,”
      
      老男人被她泼的眼睛都睁不开,闻言勃然大怒,刷的一下站起来:“□□——”
      
      沈绘将怀里的人往后一拉,抬起一脚就踹了上去。
      赵新苗踉跄了两下,顿时被人牢牢地护在身后。
      
      高跟鞋直中红心,男人疼得瞬间蜷缩成一个虾米倒在地上,沈绘拽着他的衣领,将人提到空中,眼神阴鸷,“你他妈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她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冰冷,男人被这样的目光一激,瞬时清醒了过来。
      
      “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酒吧老板捧着一张笑脸,姗姗来迟地调和。
      
      尹白薇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走到沈绘的身边,微微弯腰,用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场上几个人都听到的声音说,“放心打,就是个开厂的小老板,你就是打断他的第三条腿,都没人敢在你面前放个屁。”
      
      她有这样说话的底气。
      不管是尹家,还是她现在嫁人的老公,都很有势力。
      
      沈绘本就没在怕的,闻言抓着男人的手更是紧了紧,下巴轻抬,说道:“道歉。”
      
      在社会上混的,要是没点眼力,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男人怂的飞快,发现惹不起两人后,利索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两位姑奶奶。”
      
      “就这么算了?”
      沈绘拍了拍手,站起来,挑了挑眉头问道。
      
      男人不明所以,看见她身边的女服务生后恍然大悟,赔着笑道:“这位小姑娘对不起,是我喝多了酒,是我的错,我自打两个耳光,求您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千万别和我计较。”
      说着,他又打开钱包,从里面掏出厚厚一叠钱来,“这算是我给您的精神损失费。”
      
      赵新苗不敢接,“不用不用……”
      沈绘一把将钱抓过,塞到她的手里,“给你你就拿着。”
      
      男人见她收了钱,和一起喝酒的朋友溜得飞快。
      赵新苗抓着钱,一直在眼眶里面打转的泪水,吧嗒就落了下来。
      
      她低着头,一个劲儿地对沈绘道谢,“谢谢谢谢,今天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沈绘不耐烦地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儿……”
      她也就是心情不好,才愿意管上一管。
      
      但忽然,她看见了女服务员那张脸。
      这是一张相当具有辨识度的脸。
      
      巴掌大小,皮肤白皙,五官精致。
      明明是个素人,却长得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好看。
      
      沈绘皱起眉头,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多管了闲事。
      “怎么是你?”
      
      听清楚她语气中的不悦,赵新苗倏地白了脸。
      
      “你们认识?”
      尹白薇看了看好友,又看了看赵新苗。
      
      沈绘轻哼一声,勾起赵新苗的下巴,让她露出那张漂亮的脸蛋,对尹白薇道:“你知道我和姓陈的为什么分手吗?就是因为这张脸。”
      这下,原本对赵新苗有几分同情的尹白薇,眼中也出现了厌恶。
      
      沈绘不由得恶意的问道:“怎么,陈同飞是没钱了吗?竟然让你来这种地方上班?”
      赵新苗小脸苍白,忙辩解道:“不,不是这样的,我已经和他分手了,我、我不知道……”
      
      沈绘在心里啧了一声。
      怪不得那么多男人喜欢她。
      
      赵新苗梨花带雨的样子,哪怕她是个女人,都有几分心动,何况是男人。
      
      欺负一个小姑娘没什么意思。
      沈绘感到无趣,放下手,对尹白薇道:“没意思,走了,不喝了。”
      
      酒吧老板上前赔笑道:“真是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您二位今天的酒水全都记我账上……”
      尹白薇和老板客套,赵新苗站在沈绘的身边,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好几次嘴,又将头垂了下去 。
      
      她能说些什么呢?
      说她不是故意做的小三,说她没想过要介入她和未婚夫的感情当中?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
      和陈同飞恋爱的时候,她真不知道这段感情里,还有另一个女生的痕迹吗?
      
      她知道的。
      只是她卑劣的以为,自己只要抓住了陈同飞,就能将另一个人驱逐出去。
      谁知道两人根本不是她自以为的竞争关系,从一开始,就是她在挤占沈绘这个正牌未婚妻的位置。
      
      正当她以为两人的交集就到此结束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沈绘,忽然抬手扶了一下头。
      然后倒了下去。
      
      一直注意着她的赵新苗忙将人接住,抱了个满怀。
      尹白薇回头,愕然地看着倒在赵新苗怀里的好友,有些哭笑不得。
      
      刚刚还好好地,怎么说醉就醉了。
      现在她要怎么把人给弄回去?
      
      酒吧老板很有眼力,立马说道:“小赵,今天晚上你就不用来上班了,帮着尹女士把这位女士送回家去吧。”
      尹白薇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接受这个提议。
      她对赵新苗淡淡的点头,脸上没有几分笑意,道:“麻烦你了。”
      赵新苗咬唇,在尹白薇扶住沈绘另一边身体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将沈绘的体重往自己身上压,闷着头和尹白薇一起,将人扶到了马路边上,送进了出租车后座里。
      
      她跟着坐进后座,沈绘直接倒在了她的腿上。
      尹白薇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报出地址,道:“阳光城3幢。”
      
      出租车一直开到了单元楼下。
      沈绘不算胖,但她个子高挑,足足有一米七三,尹白薇和赵新苗两人都只有一米六五左右。
      好不容易将人扶着坐上电梯,到了十五楼,尹白薇熟练地按下密码锁,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尹白薇没有接,先和赵新苗一起,将人扶到了卧室的床上,才翻开包,接通了电话,问道:“喂,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骂:“你这个当妈的去哪儿浪了?孩子生病了都不知道,莹莹要是有什么问题,我拿你是问!”
      尹白薇顿时变了脸色,抓着手机紧张的问道:“妈,莹莹怎么了?我马上就过来。”
      “发烧了,现在在市二医院输液呢!多亏我发现的及时,不然孩子脑子都要烧坏了。”
      她抓着手机往外走,“我马上过来。”
      
      走到门边,她才想起还有个赵新苗。
      她转头,对赵新苗道:“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带了!”这段时间有峰会,S市查身份证查的很严,赵新苗身份证都是随身带着的,尹白薇一问,她立马掏了出来。
      
      尹白薇拿着身份证,用手机咔咔拍了两张照片,然后又从包里掏出一千块钱来,扔在桌子上。
      “这是给你照顾绘绘的钱,你别想着拿着钱跑了,又或者是拿什么不该拿的东西,有了你的身份证照片,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得到你。”
      “不用不用!”赵新苗愣神之下,尹白薇已经关门走了。
      她拿着钱想追上去,却只见到刚刚合拢的电梯。
      
      没办法,赵新苗只好将钱又放回了餐厅的桌子上面。
      但这钱,她是没想过要用的。
      
      她在房间里看了一圈,有些愧疚地抿了抿嘴唇。
      上次同沈绘见面,就是在这间房子里。
      
      她和陈同飞谈了三个月的恋爱,自觉情投意合,可以开始谈婚论嫁。
      为了绑住他,她答应了和他发生关系的事情,到了这个房子里面。
      
      谁曾想刚刚开始洗澡,就撞上了提前结束出差回家的沈绘。
      
      在沈绘似笑非笑地目光下面,她又尴尬,又觉得幸运。
      尴尬的是莫名其妙成了小三,介入了别人的感情。
      幸运的是她虽然付出了感情,但还不算太深,及时发现陈同飞是个渣男,抽身也还算容易。
      
      真要说的话,她反倒有些同情沈绘。
      后来从公司的人里,她也问出了这个陈同飞的未婚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漂亮,又有能力,智商高,情商也不错。
      只要是见过她的人,就没有人会不喜欢她。
      
      她想不明白,有了这么好的一个未婚妻,陈同飞为什么还要在外面勾三搭四。
      那些人却觉得,是沈绘太有能力了一点。
      
      她的收入是陈同飞的一倍,两家公司偶有合作展开的时候,论职位她也是陈同飞的上级。
      陈同飞就是受不了她的强势,才会在外面去找女人。
      
      赵新苗觉得陈同飞简直是脑子有毛病。
      这么好的女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要她是男人,肯定想方设法把人抓的牢牢地,而不是因为所谓的强势就把人推开,甚至去在别的女人身上找心理慰藉。
      
      装修的漂亮精致的房间里,处处都是赵新苗看不懂的电器。
      她什么也没敢动,只是在主卧的洗手间里,放了一大盆热水,用架子上的毛巾,打湿后拧干,准备给沈绘擦脸。将要把毛巾放上去的时候,她才发现沈绘脸上还化着妆。
      
      她听小姐妹说过,要是白天化了妆的话,晚上是得卸妆的。
      听说卸妆还得用什么卸妆水卸妆棉之类的东西。
      
      赵新苗不是没化过妆,但她化妆仅限于打个底,抹点口红,修修眉毛,回去用洗面脸洗一下就好。她自己活的糙,却看过很多美妆视频,知道别的女孩,其实不管上妆还是卸妆,都有很多的讲究。
      沈绘的桌面上堆满了瓶瓶罐罐,浴室的洗漱台前也摆着不少的东西,赵新苗用手机一个个的搜过去,好半天才找到卸妆水,和放在镜边柜里的卸妆棉。
      
      她学着视频里的样子,用卸妆棉沾了卸妆水,然后小心翼翼地敷在沈绘的眼睛上面。
      据说得敷一会儿这个眼妆才好卸掉,两只眼睛都敷好了,她又去擦沈绘的口红。
      
      沈绘的嘴唇很软,红色丝绒般的颜色一点点被擦掉,露出了原本粉嫩的唇色。
      许是有些不舒服,沈绘咬了咬嘴唇,贝齿松开的时候,她的唇瓣像是果冻一般晃了晃。
      
      赵新苗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也跟着晃了两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