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向我告白了》沈日十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1-02 12:22: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辞职&入住 ...

  •   赵新苗回去就和酒吧老板提了辞职的事情。
      酒吧老板是个好人,仔细问了原因,听说她要去沈绘家做保姆,才放松地笑起来,说道:“你这是遇到了好人了。”
      赵新苗点头,眉眼间都是笑意,“我也觉得沈小姐很好。”
      “觉得好就好好干,别偷懒耍滑,当保姆总比来酒吧上班要好。”酒吧老板传授经验道,“眼里要有活,话要少,嘴要严,不要打听老板的隐私,也不要把老板的八卦往外传,知道吗?”
      赵新苗点头,“我都知道,谢谢您。”
      
      老板从柜台下面数出一千二百块来,递给赵新苗道:“这是你这半个月的工资。”
      “多了多了!”这个月还没满十五号,赵新苗自己提前辞职,也不好意思要这个月的工资。
      “你该得的。”老板道,“你是不知道,这个月多了多少男客,都是奔着你来的,生意比上个月起码好了一倍,这钱你该拿的,拿了钱买两件好看的衣服,当保姆也不能让人瞧不起你。”
      赵新苗被感动的又有些想哭,“谢谢三叔,谢谢三叔。”
      酒吧老板道:“都是一个地方的老乡,互相照顾是应该的。”
      
      和老板辞别,赵新苗又去宿舍收拾自己的行李。
      酒吧老板给员工租的房子,是个单间,不大的空间里,摆了两张上床下床,和一个被分为四个格子的衣柜,白天只有一个服务生在酒吧里上班,因此赵新苗回去的时候,屋子里还睡着两个人。
      听见她收拾东西的动静,有个人骂骂咧咧地道:“能不能小声一点,要死啊。”
      
      另一个人被骂声惊醒,看见赵新苗正将自己的衣服往书包里装,问道:“苗苗,你去哪儿啊?”
      “我辞职了。”赵新苗道,“今天就要搬出去了。”
      “你不干了呀?”那人惊讶道,“那你现在在哪儿上班?”
      赵新苗道:“我给人当保姆,包吃包住,现在要住在雇主家里去。”
      那人有些羡慕,柔声道:“真好。”
      在她看来,这样的工作就算是工资低点,辛苦点,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第一个说话的人冷笑一声,道:“包吃包住,我看是陪吃□□吧。”
      “你别胡说!”另一个人帮着赵新苗反驳道。
      赵新苗的衣服不多,衬衫裤子就那么几件,一个书包就能装完。
      她拉上拉链,对说酸话的人毫不客气地反驳道:“有些人自己心里是脏的,就看什么都是脏的。”
      
      她背上包,对帮自己说话的人道:“招娣,我先走了,家里还有事情等着我做,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发微信都行,我看到了就会回复你的。”
      被叫做招娣的女孩对她挥挥手,脸上是柔和的笑意,“你好好干,放假了咱们约出来玩。”
      
      走出狭窄的单元楼,看着开阔的天空,赵新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想到即将要展开的新生活,脸上不由得挂上了笑容。
      
      她豪气地打了个车回到沈绘住的小区,背着自己已经有些泛白的牛仔包,钻进了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里面。除了衣服裤子,她什么都没有带来,因此要买的东西,还真是不少。
      毛巾,牙刷,口杯,凉拖毛拖……
      
      沈绘给的五千块钱,和酒吧老板发的工资,虽然让她觉得自己富有了,但赵新苗仍旧舍不得花钱。就连打车过来,出租车司机要她付钱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心头在滴血。
      因此她买的全是摆在最外面,特价区里的东西。
      
      只是在走到收银台的时候,她看着自己放在购物车里的水杯,忽然想到沈绘摆在房间里,边上有一只慵懒的黑□□咪的马克杯。
      犹豫了片刻,她还是将自己购物车里那个便宜的水杯拿了出来,快跑着将货架上面,图案是白□□咪的马克杯,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毛巾的上面。
      
      辞职和购物,加起来也才花了两个小时不到。
      中间还有半个小时是在来回的路上。
      密码门对赵新苗来说有些新奇,随着嘀的一声响起,她才小心翼翼地拧动门把手,然后将头探了进去。
      
      沈绘并没有醒,客厅和她走的时候没什么两样,赵新苗松了一口气。
      她从购物袋里掏出新买的拖鞋换上,将自己白色的板鞋整齐的放在墙边,踮着脚尖,轻手轻脚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关门的时候,赵新苗没收住力气,门和门框撞在一起,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
      赵新苗被这道声音吓得一个激灵。
      但很快,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她又忍不住兴奋起来。
      
      将买好的东西放在一旁,赵新苗先欢欢喜喜地扑到了床上。
      高档的床垫带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柔软触感。
      她这辈子都没躺过这么舒服的床。
      
      赵新苗一直以为,自己刚刚来S市打工的时候,住的廉价旅店里的床已经很不错了。
      但和沈绘家的床垫一比,旅店里的床就是一块破木板子。
      她打了几个滚,兴奋劲儿才缓过来。
      看到雪白的床垫又有些后悔,忙爬起来,用手拍走上面并不起眼的灰尘。
      又打开衣柜,找到放在里面的床上四件套,开始铺床。
      
      赵新苗以前在酒店打过工,因此不管是铺床还是给被子套上被套,动作都又快又好,十分干净利落。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原本白色的床垫和被子,就都被套上了一层米黄色的外套。
      原本空荡荡,显得有些清冷的房间,瞬时变得有活力起来。
      
      床铺好了,赵新苗又开始收拾衣柜。
      衣柜很大,但她的衣服很少。
      几件衬衫和牛仔裤占据了衣柜的角落,还有大半的地方是空着的。
      
      从没想过有一天,能够用上这么高大漂亮的衣柜的赵新苗,眼睛都舍不得移开,手在衣柜推拉门的花纹上抚摸了一次又一次,藏在衣柜里的镜子也被她拉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
      
      出来打工的这些年里,她换过很多个住处。
      有时是自己一个人独住,但更多的时候是和人合租。
      
      为了省钱,租的房子自然是越便宜越好。
      
      别说衣柜,有时候连床都没有,只能自己买张便宜的海绵垫铺在地上。
      而衣服裤子,就只能用报纸垫着,直接放在地上。
      
      玩了好一会儿,赵新苗才恋恋不舍地将衣柜关上。
      
      次卧没有卫生间,赵新苗只能将自己的洗漱用品放在公用的盥洗室里面。
      沈绘主卧中干湿分离的卫生间已经叫土包子震惊过一次,主盥洗室里浴缸更是让她的嘴长成了O型,原谅她没有见识,赵新苗一直以为,只有电视里的人才会在浴室里装浴缸这种东西。
      
      她偷偷地打开水龙头,哗啦啦冲出来的水吓了她一大跳,她立马将水龙头关掉,又偷偷地将浴缸里面的水放掉。
      做贼心虚的她为了避免被沈绘发现痕迹,还偷偷扯了两张卫生纸,将浴缸中的水痕擦拭干净。
      
      卫生间的镜子又大又明亮,就像是赵新苗以前上过班的酒店一样。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光洁的镜子照出赵新苗的脸庞。
      镜中少女的唇角,竟然不自觉地上扬着。
      
      ……
      
      沈绘在一股呛人的味道当中醒来。
      她伸手去摸手机,身体不断往床边上靠,一个落空,半边身体连同被子一起滚了下去。
      
      抱着被子躺在地摊上的沈绘思考了一下人生。
      宿醉后的大脑还有些隐隐作痛,但已经比早上那会儿好了很多。
      
      她在地上滚了两圈,将自己从被子中释放出来。
      然后拎起地上的天鹅绒被子,扔在床上,露出下方两只排的整整齐齐的毛绒黑猫拖鞋,将光着的脚丫塞进了拖鞋里。
      
      有人的时候,沈绘是高岭之花。
      没人的时候,沈绘就只剩下了高。
      
      一米七三,让父母发愁的身高。
      
      主卧门一开,呛人的味道瞬间变得浓郁。
      有那么一瞬间,沈绘想关上门,任由赵新苗在外面自生自灭。
      但听着厨房里传来的,撕心裂肺般的咳嗽声,她又有点担心。
      
      如果赵新苗被呛死了,警察会不会认为她谋杀?
      这太冤了。
      
      赵新苗买辣椒的时候,售货员问她要哪种。
      她要了最辣的。
      但她没想到竟然这么辣。
      光是在油里翻炒,呛出来的味道就刺激得她流了满脸的泪水。
      
      浓浓的烟雾都叫她快看不清自己锅里在炒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一只手从肩膀上伸出来,按下了抽油烟机的启动键。
      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四处弥漫的烟雾,像是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直直地向上涌去。
      
      赵新苗看见沈绘,脸就变得通红,“对、对不起,我不会用。”
      沈绘面无表情,道:“你现在会了。”
      赵新苗机械地翻炒着锅里已经黑了的干辣椒,向她保证道:“我下一次一定会开抽烟机的。”
      
      抽烟机听起来像是某种不良产品。
      
      沈绘补充,“抽油烟机。”
      赵新苗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抽、抽油烟机。”
      沈绘看了一眼蒜已经快要变成炭的油锅,问道:“应该可以放菜了吧?”
      
      “对对对,放菜放菜。”
      赵新苗手忙脚乱地将一旁洗好的青菜倒进去。
      
      刺啦——
      沈绘在她被溅出来的油烫到之前,将赵新苗往自己这个方向拉了一把。
      
      赵新苗靠在她怀里,呆头呆脑的,像一只大白鹅。
      大白鹅的脸红彤彤的,低下头炒菜,不敢看她。
      
      沈绘对午饭的期待降到了最低。
      能吃就好。
      
      出人意料的是,上了桌以后的菜色其实还不错。
      沈绘准备了三个菜——番茄玉米排骨汤,辣子鸡丁,炝炒青菜。
      一荤一素一汤,对两人餐来说,算是非常完美的搭配。
      
      “来吃饭了!”赵新苗端着菜上桌,同时给沈绘添好了饭。
      沈绘在她对面,靠墙的椅子上坐下。
      大白鹅探着脑袋,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她。
      
      在这样灼热的目光下,沈绘拿起筷子,先伸向了辣子鸡丁。
      说实话,赵新苗的手艺,很一般。
      至少在沈绘请过的钟点工阿姨里面,是排不上名次的。
      更别提她经常点的那些高端外卖。
      
      辣子鸡盐味不足,炝炒青菜过了头,一股焦糊味。
      只有那道傻瓜都能做的番茄玉米排骨汤,不功不过。
      
      三千块钱好像有些亏。
      
      赵新苗一口饭都没吃,紧张地等待沈绘给出评价。
      她漂亮的小脸紧紧绷着,沈绘发现她下颌线的弧度超级漂亮。
      
      秀色可餐。
      沈绘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去,昧着良心道:“还可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