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罗氏双目瞪圆脸色惨白,视线缓缓落在那掉了脑袋的猪脖子上,那里白生生血淋淋看的她一阵反胃,头一撇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徐容绣满意的拿了布子将杀猪刀擦拭干净,神色如常的将猪头提了起来又放回桌上。
      
      “爹,我先回去了。”徐容绣说完,不看身后罗氏惨状径直离去。
      
      徐屠户瞧着自己婆娘,再瞧一眼近两年性情大变的女儿,不由叹了口气。
      
      徐容绣一走,罗氏终于将早饭吐个干净,瞧见徐容绣走了,罗氏朝着门口的方向又是一通破口大骂。
      
      “有娘生没娘养的畜生,早晚不得好死。”
      
      站在门外,徐容绣听着罗氏中气十足的骂声,眉头皱了皱转身提着刀又回来了,罗氏惊恐,迅速躲到徐屠户身后,面色露出得意,“你要做什么?你这不孝女。”
      
      徐容绣淡淡瞥了眼低垂着头不吭声的爹,轻笑一声,“对,我就是不孝女。我都是有娘生没娘养的畜生了,我还孝顺谁?你吗?你是我娘吗?”
      
      “我、我就是你娘。”罗氏目光被砍刀上的光闪了一下,色厉内荏道,“你还敢当着你爹的面打我不成?”
      
      “嗤。既然是我娘那就是畜生的娘了,畜生的娘还能是什么,不也是畜生?”徐容绣似乎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她把砍刀放在手上轻轻拍着,“对待畜生娘,我一点都不介意在畜生一点。”
      
      瞧着罗氏脸色大变,徐容绣扯了扯嘴角去了案上拿了一副猪脑和猪血这才满意离去。
      
      这次罗氏没敢再骂徐容绣,转头朝着徐屠户就哭诉起来。
      
      院子里的伙计还有徐屠户的侄子早就习惯,默不作声的干着自己的活,却也自觉的离着远点,省的罗氏骂不着徐容绣朝他们撒火。
      
      徐屠户被她吵的心烦,一把推开她,“你少惹她,你不惹她能有事?”他也是奇怪,罗氏都在他闺女手底下吃了多少次亏了还是不长脑子,每次惹了容绣就跑他这来哭诉,找他管用的话他不早管了?
      
      可一头是闺女,一头是过一辈子的婆娘,咋管,向着哪个都不好。还不如不管,反正也出不了大事。
      
      罗氏一怔,接着又抹起了眼泪,“我就知道,我为这个家掏心掏肺也讨不着好……”
      
      话没说完,徐屠户已经不耐烦转身离去,罗氏盯着他的背影咬碎一口银牙,那贱皮子说什么都不能留了。
      
      徐容绣提着猪脑回去,东厢房里听见动静的徐荣恩和徐容菲这一对龙凤胎赶紧跑出来。
      
      徐容菲赶紧跟大姐告状,“大姐你走了咱后娘又骂人了。来拍门的时候我俩也没开。”
      
      “嗯,做的好。”徐容绣再瞧一眼徐荣恩,小家伙面色惊慌,全不似徐容菲这般大胆。她不由的叹气,这兄妹的性子若是换换就好了。
      
      徐容菲瞧见她手里提着猪脑,一脸的兴奋,“大姐今天亲自下厨?”
      
      徐容绣笑,“对。咱们炖猪脑吃。”
      
      猪脑炖豆腐自然不能少了豆腐,徐容绣出去买了一块豆腐回来,豆腐和猪血切块猪脑整个扔进锅里,想简简单单的做法没一会儿香气扑鼻。
      
      罗氏和徐屠户从后面进来闻着菜的香味,徐屠户道,“定是大丫头亲自下厨了。”
      
      罗氏撇撇嘴,“再能干不孝顺爹娘也是个白眼狼,早晚都是赔钱货。”
      
      徐屠户脸上喜色一收眉头一皱,大步朝前面去了。
      
      正屋里罗氏生的两个儿子正襟危坐,瞧着徐容绣问,“大姐,啥时候吃饭啊。”
      
      徐容绣对两个异母弟弟倒是没什么仇怨,“待会儿爹回来就吃。”
      
      话音刚落,徐屠户和罗氏从门外进来,徐屠户嗅了嗅鼻子,“猪脑炖豆腐?”
      
      徐容绣露出一抹笑来,“对,猪脑炖豆腐还放了一块猪血,香着呢。”
      
      后脚进来的罗氏一听先是一愣,目光落在桌子正中央满满一盆菜上。白色的猪脑,红色的猪血混合在一块,像极了被徐容绣砍去脑袋的猪脖子。
      
      罗氏脸先是一白,骂都来不及,捂着嘴就跑出去吐了。
      
      徐容绣一脸的孝顺,“后娘怕不是病了,爹还是给请个大夫瞧瞧的好。”
      
      “哦。”徐屠户头都不抬一下,坐下招呼几个孩子用饭,“你年纪大了,该嫁人了。”
      
      徐容绣手中勺子往饭盆里一扔,冷笑,“好啊。”
      
      徐屠户目光从勺子上打个转,闷声道,“姑娘家还是柔顺些好。”
      
      “柔顺些?”徐容绣轻笑,“像以前一样再被卖一次?”
      
      这次徐屠户不说话了。
      
      外面罗氏吐的肝肠寸断,等终于吐完了,整个人身体都虚了,一进屋就听见徐容绣的话顿时勃然大怒,“你个天煞的贱皮子,老娘跟你拼了。 ”
      
      徐容绣头都没抬,嗤笑一声,“来啊。”
      
      罗氏自然不敢,她也就敢过过嘴瘾,她知道徐容绣的杀猪刀就在桌子底下,自打三年前这丫头上了一回吊没死后整个人性情大变,喜怒无常。她丝毫不敢怀疑她若真的过去和徐容绣拼命,徐容绣能饶过她,那把砍刀杀猪都厉害的狠,割在她身上岂不是瞬间完蛋。
      
      不行,得赶紧将这死丫头嫁出去。
      
      罗氏将这事儿提上日程,当晚将男人伺候舒服后便开始说小话,“夫君,容绣眼瞅着过了年就十八了,她这婚事……不是我这做后娘的心狠,实在是再拖不得了。下面俩小的眼瞅着十二岁,过不了几年也要娶妻生子,有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对他们也有影响啊。”
      
      徐屠户在家惯常谁都不帮有着她们闹,这会儿听了罗氏的话微微有些动容,“是这个理。”闺女大了总得出嫁,总不能在娘家住一辈子。
      
      罗氏顿时一喜,俯身趴在他胸膛上画圈圈,“那……那我就张罗起来?”
      
      “嗯。张罗。”徐屠户被撩的心思乱动,然而想到大姑娘的性子,皱眉道,“要不这婚事你先别管,我去打听看看。”
      
      罗氏黑了脸,穿着肚兜就爬起来了,“你信不过我?”不等徐屠户说什么捂着脸就嘤嘤的哭了起来,罗氏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平日保养的好,身段也不错,这一哭倒真有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
      
      徐屠户将人压下,俯身亲在她脸上,“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再打起来吗?”
      
      “我是她娘。”罗氏强调。
      
      徐屠户笑,“后娘。”
      
      罗氏彻底恼了,伸腿将他踢到一边去,“睡了。”
      
      徐屠户摸摸嘴,脸也冷了下来,“不该管的别管。”
      
      说完也睡了。
      
      罗氏坐起来瞧着男人当真不理她了,抱着枕头哭了一宿。
      
      第二日罗氏瞧见徐容绣的时候眼里都带了火,“小贱人,早晚一天不啊你卖窑子里去。”
      
      徐容绣瞧着她眼底的青黑,嗤笑一声,“后娘这模样倒是和老鸨子像的狠。”说罢提刀走人。
      
      后头罗氏发出震天的嚎叫。
      
      徐容绣听见后娘的动静就想笑,这女人真是不消停,背后骂人骂的痛快到了她跟前又敢怒不敢言,妥妥的欠收拾体质。
      
      到了后头院子,徐屠户瞥了她一眼,道,“大丫头,你跟我过来下。”
      
      徐容绣挑了挑眉过去,板着一张棺材脸叫了声爹。
      
      徐屠户瞧着闺女有些不耐烦的脸,皱眉道,“前头街上糕饼铺子掌柜的儿子怎么样?长子今年十八。”
      
      徐容绣皱眉,“那个叫陈祖庭的那个?”
      
      “对。爹觉得……”
      
      徐容绣打断他,“爹觉得不错还是后娘觉得不错?您不知道陈祖庭后院光丫头就睡了三个?您确定要我嫁给这样的男人?满县城的人哪个不知道?”
      
      徐屠户惊讶,“爹不知道,可男人有个……”
      
      “爹觉得好那就找个听话的闺女嫁过去,我不稀罕。”徐容绣略带讽刺的瞧着徐屠户,“我徐容绣即便一辈子不嫁也不可能嫁给这样的男人。”
      
      见她爹还想再劝,徐容绣嗤笑,“爹若执意让我嫁,那到时候女儿砍死人您可别害怕。”
      
      徐屠户顿时瞪大眼,“你敢!”
      
      “看我敢不敢。”徐容绣棺材脸微微龟裂,“也请您莫忘了当初答应了我娘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