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徐容绣的母亲蓝氏生龙凤胎的时候亏了身子,没两年人便没了。
      
      临死前蓝氏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三个孩子,千叮咛万嘱咐甚至哀求徐屠户,他纳妾可以,但不能续娶。
      
      可惜人死如灯灭,再坚定的誓言随着人没了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而罗氏,是在蓝氏死后没一年进的徐家,进入徐家不出七个月便生下徐光宗,徐容绣当时只有七岁,龙凤胎也只有两岁。
      
      徐屠户脸色青白交加满脸的难堪,他以为这些事闺女都不记得了,没想到她竟然全都记得。
      
      “大人的事你小孩子别掺合。”徐屠户本来盛怒的脾气因为提起前头的婆娘顿时变得烦躁。
      
      这些年他可以不提蓝氏更不准罗氏和孩子们提,怕的就是想起那些事提醒他做了对不起前头婆娘的事。
      
      “可以不掺合,那女儿的婚事爹也不要掺合,更不要罗氏掺合。”徐容绣脸上讥讽更甚,“爹,如何?”
      
      如今丑陋的伤疤被亲生女儿揭开,徐屠户脸上羞愤交加,盯着徐容绣的双目活像盯着一个仇人,“罗氏如今是你娘,我是你爹。”
      
      徐容绣撇嘴,“罗氏是后娘,您想做后爹?”
      
      “你!!”徐屠户怒目而视,蒲扇大的手掌扬起来,看着满脸倔强不肯说一句软话的徐容绣,徐屠户不由想起三年前徐容绣上吊的夜晚。
      
      那一晚之后徐家在城里出了名,家里自此多了一个性格大变、动辄提刀的姑娘。城中但凡过的去的人家再也没人肯上门提亲。
      
      徐屠户皱眉将巴掌放下,厉声斥责,“以后与罗氏说话客气些,她总归是长辈。况且这亲事是我去问的,与她又有何干系?”
      
      徐容绣扭头嗤笑,若非罗氏她这个爹会好心给她张罗婚事?让她对罗氏客气些?她配吗?她可做过一件长辈该做的事?
      
      当年罗氏嫁过来时原主只有七岁,小姑娘天真无邪以为罗氏会像亲娘一样待她,可实际上呢?当着徐屠户的面尚且面子情,背地里对原主还有双胞胎动辄打骂,到后来两方脸皮撕开连面子情都不留,每日必做之事便是朝着东厢房骂他们姐弟三个。所以徐容恩自小养成胆小怕事的性情,一直到原主十四岁,罗氏竟然想将她卖与老地主家,这样的女人配得上他们一声母亲吗?
      
      徐屠户显然也想到罗氏的所作所为,顿觉说不下去了,临走时道,“你若看不上陈祖庭爹再找其他后生,但你得告诉爹你想找个什么样的男人?”
      
      徐容绣笑,“跟爹不一样的男人。”
      
      “什么?”徐屠户似乎没听清徐容绣的话,“跟爹不一样的男人?”
      
      徐容绣没吭声,提刀直接绕过她爹走人,“总之,我的婚事,爹不要麻烦的好。”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嫁人,否则放任弟弟妹妹在家她实在难以放心,尤其是有男主光环的弟弟没了她这个催化剂,万一一直这么胆小怎么办。
      
      双脚卖出门外,就听门内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被踢翻,徐容绣咧了咧嘴笑了笑。
      
      亲爹又怎么样,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瞧瞧,连拿东西出气的本事都是一样的。
      
      许是知道徐容绣与徐屠户吵了一架最后闹的不欢而散,罗氏这日尤其的得意,等徐容绣回去的时候正在院子里朝东厢房那骂,“有娘生没娘养的狗东西,咋不早点死了呢。”
      
      “早点死?”徐容绣手里提着大刀到了罗氏跟前,“要不我们姐弟三人一起去上吊如何?保证不连累后娘一分一毫。”
      
      罗氏骂的正爽,忽听见徐容绣的声音当即一哆嗦,目光触及她手中砍刀,脚下不由自主往后退了退,“你!你有什么好能耐的,还不是个赔钱货。”
      
      徐容绣双眼微眯,凑近罗氏,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后娘莫不是忘了那棵柿子树是怎么没的了。”
      
      罗氏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当初柿子树留下的树坑上,仿佛眼前又出现徐容绣提刀砍树的样子,那模样真真的吓人。
      
      “或者,后娘想再瞧一回大力砍猪头?”徐容绣看着罗氏拿着刀比划两下,“如何?”
      
      罗氏本就吓的哆嗦,一听她提起猪头,啊的一声扭头又吐了,接着身子一歪就要往地上倒,徐容绣看着一地的秽物自觉的往旁边让了让,于是罗氏倒在一地秽物中。
      
      徐屠户从外头进来,正瞧见这一幕,他脸色深沉,到了徐容绣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没规矩。”徐屠户说。
      
      徐容绣冷眼看着他,脸上火辣辣的疼也不管,转身就走。
      
      徐屠户喊她,“去请大夫。”
      
      徐容绣理都不理,直接朝灶屋而去,取了饭菜端着进了东厢房,房门一摔管他外面徐屠户如何喊人。
      
      饭后徐容绣带双胞胎去了肉铺,傍晚回来便得知罗氏有了身孕,徐容绣瞧着一脸嘚瑟的罗氏,双目瞥了眼满脸小心的徐屠户,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
      
      在原主的记忆里,蓝氏去后,徐屠户认为蓝氏为双胞胎所累,所以比起她这个长女,徐屠户对龙凤胎可以说忽略至极。直至罗氏进门,先后生下两个儿子,更是直接起名徐光宗,徐耀祖,其中的殷殷期盼让徐容绣都为之动容。
      
      多么的父慈子孝。
      
      可惜龙凤胎无缘这样的亲情。
      
      如今罗氏再有身孕,自觉老来得子的徐屠户更加小心翼翼。
      
      徐屠户道,“往后你母亲要养身子,做饭洗衣这等粗活由你来做。”
      
      徐容绣讽刺道,“好啊,那肉铺那边女儿就不管了。”
      
      徐屠户皱眉,“这不耽误……”
      
      徐容绣看着她爹,真是有后娘就有后爹这话一点不假,你的女人怀孕便是宝,前头老婆生的孩子就是草了?
      
      她不是大力士,忙碌一早上砍骨头剃猪肉胳膊都疼的厉害,还要去肉铺帮忙,回来还要在替他照顾小三?
      
      脸呢?
      
      “爹若觉得干点活累着你婆娘便请人回来做,女儿还得照顾年幼丧母的弟弟妹妹,没空干别的活计。”徐容绣说完根本不给徐屠户反驳的机会,径直离去。
      
      第二日一早,罗氏直接不做早饭,站在院子里哎呦哎哟的直叫唤,一会儿肚子疼,一会儿说心口难受,瞧见徐容绣回来当即又坐下道,“容绣啊,你爹说了往后家里的活就由你来干了。”
      
      徐容绣脚步不停,提了东西直接进了东厢房。
      
      外头罗氏见继女搭理都不搭理她,顿时扯开嗓子嚎开了,“我不活了啊,我为徐家生儿育女竟然就落得这样的下场啊,连口饭都不给怀了身子的母亲吃啊。畜生啊。”
      
      姐弟三人才不理罗氏的撒泼,徐容菲和徐容恩凑过来道,“大姐,往后家里还有饭吃吗?”
      
      徐容绣笑,“别担心,大姐还能饿着你们不成?”她将手里的包裹放下,“打开瞧瞧。”
      
      俩的打开看清里头是热乎乎的大包子,顿时笑了,徐容菲嘿嘿直乐,“就让他们饿着。”
      
      徐容绣没吭声,饿着谁还能饿着孕妇?
      
      饿是肯定不能饿着孕妇,况且就罗氏这人半点亏都不能吃,听着东厢房内有说有笑,鼻尖隐隐闻到肉香味,顿时勃然大怒,“竟敢偷吃。”
      
      罗氏仗着肚子里有货,直接上去将门踢开,“你们竟敢偷吃!一帮子有娘生没娘养的畜生,吃里扒外的东西。”
      
      “啊!”
      
      一只包子径直飞来,堵住了罗氏骂骂咧咧的嘴。
      
      罗氏大惊,整个人往地上一坐又嚎了起来。
      
      这时徐屠户回来了,瞧见两方又闹起来,眉头皱的紧紧的。
      
      罗氏飞扑过去,扒着徐屠户的腿哭诉,“当家的,你把我休了吧,这个家奴家没法待了,大姑娘他们姐弟三个不喜欢我这个母亲,奴家认了,可奴家怀着的可是徐家的孩子啊,大姑娘他们竟然自己吃独食,都不管我们娘几个啊,您还是休了奴家吧,省得奴家在家碍了人眼啊。”
      
      徐屠户脸色铁青,目光落在东厢房炕桌上,果然还有几个未食用的包子。
      
      “你们就如此对待你们母亲?”
      
      徐容菲和徐容恩战战兢兢,躲在徐容绣身后怯怯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徐容绣站着未动,“家中未能准备饭菜我还能让我年幼丧母的弟弟妹妹们饿着肚子不成?女儿怕饿着他们他日无法与九泉之下的母亲交代。”她瞥了眼罗氏,讽刺道,“后娘有爹您心疼,弟弟妹妹们可没人心疼。”
      
      徐屠户嘴唇紧抿盯着徐容绣,半晌提起罗氏便出门去。
      
      罗氏的哭声犹传了过来,“当家的,您就这么纵容一个赔钱货……”
      
      徐容绣将门关上,对俩小的说,“吃吧。”
      
      俩小的对视一眼,哇哇大哭,“大姐,你要是嫁人了我们怎么办?”
      
      徐容绣没吭声,将包子装起来对他们道,“走,大姐带你们挑姐夫去。”
      
      到了前头的肉铺,伙计已经将猪肉和骨头收拾妥当,过了没一会儿一年轻书生过来,远远瞧见徐容绣站在里头挥刀剁骨,先是哆嗦一下,接着下了决心是的慢吞吞过来。
      
      “在下要二斤筒骨。”宋遇拱了拱手,脑袋低垂,完全不敢瞧桌案后头刀不离手的女人,生怕一个不好那砍刀便落在他的头上一样。
      
      徐容绣嗯了一声提刀砍骨头,砍好后又拿麻绳栓好递了过去,宋遇递了钱将骨头接过来,突然惊讶道,“多了……”
      
      “拿去吃。”徐容绣说,语气不容拒绝。
      
      宋遇呀然的瞧了眼徐容绣,突然发觉这个人人称道的泼妇恶妇竟然长的出奇的好看,也不知这么个看起来娇弱的姑娘是如何提的动那把大砍刀的。
      
      徐容绣抬头,宋遇赶紧将脑袋垂下,道了谢提着骨头离开。
      
      待宋遇走了,徐容绣对龙凤胎道,“让刚才那小秀才做你们大姐夫怎么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