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鸡叫了两声的时候,院子里又传来罗氏骂骂咧咧的声音,“谁家养个小姐也不会睡到日上三竿,老娘养只鸡还能每天按时打鸣呢,养这么些东西有啥用,活不知道干,整天就知道板张棺材脸这家早晚被丧气玩完。”
      
      “嫁又嫁不出去,白吃白喝当老娘欠你的。”
      
      “说门亲还不乐意,真当自己是九天仙女下凡尘呢,老娘倒是看看这样的贱骨头到底嫁到哪家去。”
      
      “叫啥叫,少了你吃还是少了你穿了,净知道气老娘。”
      
      院子里养的鸡咯咯叫个不停,活像被人拔了毛。
      
      徐家东厢房内,徐容绣听着继母熟悉的骂声神色不动慢条斯理的坐起来穿衣服,被窝里还在睡着的俩孩子听见动静陡然惊醒,“大姐,后娘又在骂人了。”
      
      徐容绣嘴角扯了扯,伸手摸摸徐容恩乱糟糟的头发轻声安慰道,“没关系,你俩再睡会儿,等会大姐杀猪回来你俩再起来。”
      
      “那……后娘不会来揍我们吧?”徐容恩眼神怯怯神情惊惶,显然对这后娘怕的厉害。
      
      另一个被窝里的徐容菲也钻了出来,“怕啥,那老娘们害怕咱大姐才对。”说着他指了指桌上的杀猪刀,拿手比划两下,“刷刷两下她就不敢吱声了。”
      
      徐容绣笑了笑,对妹妹的话并不附和,“睡吧。”
      
      衣服穿好她也不急,坐在炕沿上把头发梳了,这才下炕拿起桌上那把三尺来长的杀猪刀出了屋门。
      
      院子里的骂声随着门响陡然而止,罗氏目光触及杀猪刀神色惊恐,随即往后退了两步,嘴唇呐呐,双目中满是恐惧。
      
      徐容绣默不作声的扬了扬手里的杀猪刀哼了声然后往后院去了。
      
      甫一到后院,骂声接着又响了起来,“在能耐也是个赔钱货,早晚一天给我滚出去,这个家还是老娘说了算。”
      
      徐容绣脚步回转,提着刀又回来了,“后娘再骂一声我听听?声音挺清脆的,跟树上的乌鸦叫是的怪好听的。”
      
      罗氏抿了抿唇往后退了两步,拿手指着她,“你、你做什么,还敢打我不成?我是你娘,你这是不孝。”
      
      徐容绣冷笑,“我亲娘早死,再说,母不慈,子不孝。”说完手中砍刀照着院中一棵碗口粗的柿子树砍了下去。
      
      柿子树应声而倒,整齐的刀口如砍在罗氏心上一样,接着罗氏的尖叫声也响彻云霄,“徐容绣,你个天煞的!你怎么不去死!”
      
      罗氏看着倒下的柿子树飞扑过去坐地上就哭,“没法活了,要我的命啊,不孝女啊,老天爷啊。”这棵柿子树还是她嫁过来那年移植过来的到如今已经十年有余,这十年间柿子树结了不少柿子每年秋天都能自己摘了晒柿饼,这一倒下去罗氏的心都跟着碎了。
      
      徐容绣提着刀凑近她,好奇问道:“还骂?”
      
      罗氏脸一僵眼泪一收麻利的爬起来飞快的进屋去了,生怕那刀砍在她的脖子上。
      
      接着,屋里又传来哭闹声还有东西破碎的声音。
      
      徐容绣瞧了眼正屋门口,抿了抿嘴。
      
      她爹在屋里,她知道的,但是她爹不管,任凭自己婆娘和前头的孩子打个你死我活也从不说一句,倒是不偏不倚。
      
      徐容绣轻轻笑了笑,提着刀去了后院,拿了磨刀石刷刷的磨了起来。
      
      刀磨好,天刚蒙蒙亮,徐容绣从井里打了水,哗啦倒入木盆里,透过微弱的晨光,徐容绣看清里面那张惯常板着的脸,神情有些怔忪。
      
      说起来她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穿过来三年有余。
      
      三年前,原主十四。
      
      这个时候的姑娘十四五岁说亲的比比皆是,瞧着原主不顺眼的罗氏打原主十三就开始张罗将她嫁出去,城里好的人家她瞧不上,说人家假惺惺外面光鲜内里糟心来徐家提亲不是瞧上徐容绣这个人而是奔着徐家的肉铺来的,最后翻来覆去罗氏看上清溪镇一个老地主家的小儿子。那家小儿子是清河县有名的纨绔,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老地主瞧上原主容貌秀美,觉得这样的女子定能将小儿子的心拴住。哪成想这样的一个人在原主看来根本不是过日子的,又深觉亲娘不在人生悲苦,朝后娘放了狠话便挂了根麻绳上了吊。
      
      本打算吓唬后娘和亲爹的,不成想真的死了,于是徐容绣穿过来了。她还知道自己穿的是一本男主科举书,只不过原书中原主是没死的,威胁后娘亲爹不成被后娘宣扬出去反倒坏了名声,再也没人敢来提亲,嫁不出去的原主终于在十七岁的时候被罗氏做主嫁给了地主的小儿子,不出三年人没了。
      
      而原主只能算这本书的配角,主角却是原主的弟弟徐容恩。后娘嫁亲姐的时候不敢说话,等长姐死了整个人性情大变,苦读三年连中三元最后成为当朝最年轻的状元。按照惯常的走向,男主该一路通顺成为一代名臣。然而原书作者一反常态硬生生将男主写成大反派,徐容恩忘不掉长姐的死,先报了长姐的仇,又弄死了罗氏,几个异母兄弟也被他打压的回乡下种地去了。然后,徐容恩便成了本书最大的反派,成了一代奸臣。
      
      初穿过来的时候,便有个声音告诉她,她的使命便是帮男主改命,将他培养成为一代贤臣。否则她将永远回不去原来生活的时代。
      
      再询问,那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而她脑中也非常巧合的多了男主的一生,至于原主的记忆还是她自己七拼八凑凑出来的。
      
      如此不和常规的穿书,其实徐容绣只想骂一句:我勒个擦,人家好怕怕。
      
      徐容绣在上一世是个美食博主,算起来也是娇娇女,奈何一穿越过来就是屠户的闺女,还是个备受欺凌的小白菜。为了能够活下去,顺利完成那个奇怪的任务,徐容绣穿越之初便果断的将自己娇娇女的属性收敛起来,而且借着上吊没死成的借口直接来个性格大变,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披着狼皮的小绵羊。
      
      于是熟悉徐家的人发现,徐家大姑娘徐容绣时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一张高冷棺材脸不仅脾气火爆,而且又杠又硬。以前旁人惹恼了她顶多瞪眼要么哭两声拉倒,如今但凡惹了她不高兴,动辄拿上棍子将人追出一里地去,就算是后娘罗氏也不能放过。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徐容绣还一反常态跟着徐屠户学起了杀猪的本事。然而令许屠户意想不到的是徐容绣杀猪的本事不止学的好还学的精,让跟着徐屠户学徒的侄子都赞叹不已。更厉害的是因为上一世做美食博主喜欢下厨的缘故还特意练过刀工,所以徐容绣分骨剔肉的刀法更是出神入化。
      
      经过两年的锻炼,一把杀猪刀使得虎虎生威,刀法使得出神入化。
      
      尤其是两年前徐容绣提刀将罗氏追出二里地后,才真的一战成名。
      
      自此,徐容绣便成了城里有名的恶妇,再也没人敢上门提亲,至于早先那位地主家的小儿子,见识过徐容绣刀功后不仅吓得尿了裤子,还道打光棍也不能娶个恶妇回去。
      
      徐容绣闻得此名声,颇为欣慰,怡然自得的在家做个老姑娘。
      
      杀猪剔骨,养弟妹斗继母,其乐无穷。
      
      看着东边露出的太阳脑袋,徐容绣将脸上的水珠甩去,提了那把三尺来长的杀猪刀,抬步穿过后门朝后面那座用来处理猪肉的小院走去。
      
      徐容绣过去的时候徐屠户已经到了,神色平静,见了她只当不知道院子里发生的事。徐屠户带了伙计将猪肉运过来放到桌案上,等待徐容绣剔骨切肉再分发到各个铺子里去。
      
      忙碌起来徐容绣也忘了其他,一直到罗氏叫徐屠户的声音传来,徐容绣又将放下的砍刀提了起来。
      
      手起刀落,死的不能再死的猪头应声而落,猪脖子那里白森森血淋淋好不渗人。
      
      罗氏的尖叫声又一次响彻云霄。
      
      然后,徐容绣满意的笑了。
      
      打击敌人什么的,感觉最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七零俞贵妃驯夫日常[穿书]》求收藏,已开了
    上一世俞眠瞎了眼,错把渣男当情男,眼睁睁看着狗男女夫荣妻贵,不光错失冷峻深情的厉王爷,还把自己折腾的面目全非,最后被折磨致死。
    直到她死后才知道,本该是她夫君的厉王为了给她报仇血洗秦府,将整座宅子的地都染红。
    谁知一睁眼她又回来了,碰巧的是回到了选秀前夕。
    那时她还没被嫡姐挑唆跟秦少安私奔,亲娘也还活的好好的,一切都还来得及。
    俞眠笑眯眯把渣男渣女凑做对,包袱款款等着被抬进厉王府。
    不料暴戾又深情的厉王也回来了,手指头捏着她的下巴阴狠道,“你再私奔个试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