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她撩拨 ...

  •   王城从里到外一片素裹,犹如一盏枯灯。
      
      新即位的女君穿着不合身的铠甲,踩过叠叠纸钱,压鞍策马,随着戒台山长长的队伍,一起向西坳出发。
      
      昨夜“幸免于难”的货郎,正走在最前方带路,经过一夜磋磨,他的精神状态有些异常。
      
      虽然说话逻辑清晰,但是整个人都像是垮掉了一样,盯着深沉的眼圈,枯黄的皮囊,逢人就讲:“那女怪物一手捏爆一个人头,白面獠牙,看过来的时候两只眼珠子有碗口那么大,嘴角还流着血。”
      
      他说得自己打了个寒颤,而后又缩着脖子悄悄跟旁边的道士说:“这位道爷,你不知道,那怪物手指甲那么长,撕人肉的时候,抠出得满手都是血浆。”
      
      马上的女君本就心情抑郁,随着他的比划看过来,灰暗的眼神里盛满了不屑。
      
      “抓紧时间赶路,日落前一定要到。”
      
      女君令下,不管是王城的士兵,还是戒台山的道士,纷纷加快了脚步。
      
      日上三竿,西坳几乎被夷为平地,而始作俑者,正是谢无酬和微生厌。
      
      凌霄站在阵前,紧盯着谢无酬的每一个招式,眉心渐渐舒展开来。
      
      昨夜,师弟们回到山门的时候,个个都灰头土脸。细问,才知道是吃了谢无酬的瘪。这几年,谢无酬表现的都非常听话顺从,因此他和师尊才暂时没想动她。可是,一直沉睡的狮子,但凡有一丝动静,都足以令人心惊胆寒。
      
      因此,他才陋夜赶来寻找谢无酬,甚至不惜牺牲那么多师兄弟来做试探。
      
      幸好,谢无酬和微生厌并无瓜葛。
      
      他暗暗勾唇,抬手示意身后的阵法撤退,一个响指,地面便升起一道屏障,意欲将整个西坳完全包裹起来。
      
      西坳早已被砸成火场,此时尸畜焦味和硝烟味熏得人近乎窒息。
      
      谢无酬看到凌霄升起结界,迅速准备离开,然而微生厌缠斗,她屡屡被绊住脚步。
      
      凌霄眼中满是急切,隔着薄薄一层结界,仗剑呼喊着:“阿婆,这边!快出来!来不及了,快!快点!”
      
      伴随着凌霄的催促和关心,谢无酬回身踢开微生厌,一个旋身就要一跃而出,忽然用手捂住了心口,身体在半空中打了个滚,重重地跌落在地。正巧,一截烧红的焦木砸了过来,谢无酬来不及闪躲,直接被烫伤了后背。
      
      随着刺啦一声,谢无酬仰起身子,只看到结界彻底闭合的样子。
      
      凌霄在结界外无声地嘶吼,谢无酬不动声色地做了个手势,微生厌见状崛地而起,掀开地皮将眼前的视线齐齐斩断。
      
      耳畔全是轰鸣,味觉里塞满了泥土。
      
      谢无酬闭着眼往前摸索,只觉手掌被人拉开,微生厌压低了声音嘱咐道:“跟我来。”
      
      结界外面,凌霄强忍着兴奋指挥同门展开救援,“阿婆还被困在里面,我们准备好随时接应。”
      
      而结界关闭之后,整个西坳似乎陷入了短暂的混乱。
      
      低级的尸畜盲目地撞击着结界内壁,不时发出砰砰砰的响声;略有些意识的尸畜,匍匐在地上沿着谢无酬的气味嘶吼;剩下少数和微生厌一样有些修行的尸畜,洗劫着西坳所有的生路。
      
      在他们得知所有的生路全被堵死的时,又纷纷结成了联盟。
      
      瘴气拔地而起,万丈高的气流冲天之上,在天际攒成一朵巨大的璀璨的云朵,而结界里,也被暗红的浑浊一下子填满。
      
      微生厌压着谢无酬趴在地上,见浊气袭来,忙塞给谢无酬一丸药。
      
      谢无酬干咽下去,半句话也没有多问,完全任由她带着逃生。
      
      这时候她才发现,西坳只不过是一具皮囊。尸畜们真正的狂欢是在地下,越是潮湿荫僻,他们越是强大张狂。
      
      “你不怕我出卖你?”
      
      行至安宁处,谢无酬止步,毫不避讳地询问微生厌。
      
      微生厌的目光停留在她牵着谢无酬的那只手上,陡然松开,语气坦然道:“唉,怎么办呢?就算你出卖我,我也没办法恨你啊。”她莞尔一笑,“毕竟,阿婆绝代风华,我仰慕已久呢。”
      
      前世听惯了她这套说辞,一直觉得她心思龌龊,现在再听,反而觉出不同的滋味。谢无酬眼底的情绪泛滥,就着她的话,继续问:“你仰慕我,所以配合我演这出戏?”
      
      “什么演戏?”微生厌满脸疑惑,背对着谢无酬前行几步,语气也带着几分无辜,“你追着我打了那么久,我怎么能让你那么轻易死了。现在,你落在我手里,注定是没有好果子吃了。不过,我这人自私又贪心,惹了我的人,我就得独一份欺负。外面啊,那么多双眼睛,都巴不得从我嘴里抢肉吃,我怎么可能便宜他们?”
      
      微生厌转身,往回跳了几步,捏住谢无酬的下巴轻轻一晃,“阿婆普度众生,当然不晓得,吃独食的畅快!”
      
      她随意撩拨,却不知已然点燃了旁人的火。谢无酬的视线从她的脖颈划到手指,趁机抓了个正着。
      
      冰凉的手指,细若葱根,昨夜微生厌还在用它扣人肉,可今日这双手就这么顺从地躺在她手心。
      
      幽暗的空间里,萤火闪耀,映衬得谢无酬的眉梢眼角全是妩色。
      
      她像被操纵了的魂,将微生厌的手按向自己的心口:“那是因为,你没尝过其他滋味。”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07 23:41:53~2020-05-08 23:56: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经济学原理好枯燥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