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她笑了 ...

  •   微生厌话音未落,密林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白衣男下意识抽身,未能完全收回的衣角,连同数百名同门全部于原地凝成冰凌,扭曲的表情被定格在冰块里。
      
      “你……”白衣男狠狠地剜了眼微生厌,手中的剑似乎在颤。
      
      微生厌也盯着他看,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戒台山的大弟子,是叫凌霄吧?我记得你,他们都说你和谢无酬是天作之合。”她说着笑了起来,掩住上唇轻轻问:“可是我怎么听说,你是有未婚妻的呢?”
      
      此话一出,凌霄当即拉下脸来,纵身一跃,剑气如虹。
      
      迸溅的山石擦过谢无酬的脸,眼底的空洞茫然一览无余。
      
      凌霄师兄有未婚妻?谢无酬心里的震撼难以言喻,可她又万分的不解,既然凌霄有妻子,那前世为何对她百般殷勤?甚至不惜为了她废掉六根手指。
      
      谢无酬看向凌霄,目光又缓缓地落在微生厌的肩头。
      
      比起凌霄带给她的汗然,微生厌才更加令她心惊。
      
      微生厌到底是什么来历,和自己又有什么渊源?她不过重生了半日,可这短短几个时辰的所见所闻,简直要颠覆她所有的世界。
      
      其实不光是她,微生厌也觉得今夜的事尤其蹊跷。
      
      她何德何能,家中稳坐,竟能引来一批又一批的“客人”,眼前这个臭道士固然难缠,可更可怕的是暗处竟然还有高手。可是,这位高手怎么一直不动手呢?难道是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微生厌交战间走了个神,忽然想到眼下西坳这么危险,可谢无酬很可能还没走,就越发焦虑。
      
      她焦虑,手脚就快,招招死手,很快凌霄就招架不住,躲到了同门的身后。
      
      微生厌性子急躁,最怕拖延战术,此时也打疲了,便好心劝道:“你光顾着和我缠斗,都不管你这些同门师兄弟的死活吗?再挨下去,他们可就要冻死了。”
      
      谢无酬透过树叶缝隙看过去,凌霄已有了些微动作,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一只脚方才落地,忽闻数百声炸裂声同时响起,头顶肉末横飞。
      
      她生平头一次觉得震怒,再回神,凌霄早已不知所踪。
      
      “啧啧。”微生厌咂舌,“不亏是戒台山的人。”
      
      微生厌正想跟同伴吐槽一番,结果一回头,就撞到了谢无酬的目光。
      
      “你怎么在这?”
      
      难道之前一直躲在暗处的高人,就是谢无酬?
      
      微生厌此前的鄙夷还没收起来,此时一紧张,神情就显得有点古怪。而谢无酬一现身,四周躲在暗处的尸畜纷纷慌不择路,眨眼的功夫,整个空地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微生厌微微垂着眼,和谢无酬保持着距离。
      
      两个人隔了好几丈远,一个白衣被血染得发红,一个半肩衣裳被露水打湿,有点狼狈。
      
      站了不知道有多久,谁也未曾挪步。
      
      东方渐白,隔着薄薄的光影,谢无酬终于看清了微生厌的形容。
      
      她还是那副不谙世事的样子,伶俐地绑着高马尾,一双纯黑色的眸似乎从不敢抬头看她。
      
      “戒台山的人同你有仇?”
      
      问完这句话,谢无酬后知后觉地骂了声自己蠢。
      
      她之前所以昏迷在西坳,正是因为和微生厌杀得两败俱伤。她不服气,方才又沿路寻过来,结果却被瘴气攻心晕倒在了途中。若不是重生之故,她现在还像上一世一样,昏迷不醒,人事不知。
      
      简而言之,她这个问话的人,正是差点要了微生厌命的仇人。
      
      谢无酬面带愧色,而微生厌却没有发觉。
      
      她微微垂着眸,手指绞在一起,自顾自地说:“有仇啊。”
      
      谢无酬缓缓抬头,只见日光打在微生厌的半张侧脸,她似乎含着浅薄的笑,正温柔地望过来。
      
      “天大的仇。”她故意问,“你帮我报吗?”
      
      大约是错觉,谢无酬竟莫名想到了微生厌临死前的眼神。
      
      她一双眼是澄澈的,对着她,从来没有怨恨,仿佛包容一切的月光。
      
      一瞬间,谢无酬如同被裹挟了灵魂的木偶,原地失去了语言能力。她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尚且稚嫩的面孔,前世的种种,纷沓而至,踩得她心尖发酸发疼。
      
      “微生厌。”
      
      微生厌微怔,戒台山上的人,总喜欢畜生畜生地喊他们,从未有人叫过她的名字。哪怕,是谢无酬。
      
      说不出的喜悦从心底溢出,好比她悉心珍藏的宝物终于有了人分享。
      
      然而下一瞬,谢无酬却说:“对不起。”
      
      这一声道歉来的沉重又突然,她眸光黯淡下来,有点手足无措,又仿佛在害怕什么,原地踱步道:“你是说之前砍我那几下吗?”她扬起手臂,炫耀似的说:“没关系的,你看已经长好了,一点也不疼了。”
      
      她讨好地笑着,和屠杀同类时的样子截然不同。
      
      谢无酬心里更是堵得慌,她放纵心里的欲望,快步上前,仿佛带上了两世的不甘和不解,将微生厌死死地拦在怀里,她挨着她,声音嘶哑,几近胁迫般质问:“微生厌,你到底想要什么?想做什么?”
      
      微生厌睫毛微颤,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着谢无酬。
      
      谢无酬的眼神很冰冷,不耐烦,迷惑,愤怒,还有一丝……闪躲不安?微生厌困惑了,谢无酬在不安什么?她在逃避什么呢?现在的状况,不是自己为鱼肉,她为刀俎吗?
      
      这么想来,她不自觉就勾起了唇角。
      
      被完全忽视的谢无酬皱起了眉头:“你笑什么?”
      
      微生厌立刻又收住笑意,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姐姐太好看了,再多看一眼,我就要忍不住亲你了。”
      
      以往微生厌说这种话,谢无酬都会觉得她演技拙劣,令人恶心。可这一刻,她听到微生厌的娇嗔,莫名觉得……心里说不出的畅快,舒服,甚至巴不得她真的亲上来,全了这恶劣的贪欲。
      
      谢无酬克制着自己的想法,放开了微生厌的肩膀。
      
      日光透过密林,把黑暗切割得层次分明。
      
      微生厌仰望着日光,心里的不真实感仍旧浓稠。是真的吗?还是又在做梦?她和谢无酬竟然相安无事地呆了这么久?
      
      “谢无酬。”
      
      微生厌小心翼翼地喊着,见她侧过脸来,忍不住又笑弯了眼睛,又喊:“谢无酬。”
      
      银铃般的笑回荡在密林,随着莺啼雀起,涤净了整片西坳之地的阴鸷。
      
      “阿婆,快走!”
      
      传音术入耳,谢无酬条件反射地闪到了一旁。
      
      只听天际轰隆一声巨响,金乌般的火球重重砸下来,刹那间烈火焚烧,暗处的尸畜灰飞烟灭。
      
      谢无酬目光寻向微生厌,只见她并未避开火球,擦伤了半张身躯。她看着她,只见她垂着眼,面无表情,浑身隐隐颤抖。
      
      燃着业火的尸畜挣扎过来,扑倒在微生厌的脚下,“快走!快走!他们已经把西坳围起来了!都是这个女人布置的!别被她骗了。”
      
      它话都没说尽,就被烧成了灰,焦黑的土地散发出熏天的臭气。
      
      谢无酬牙关紧闭,眼看着微生厌眸中渐冷。
      
      她本已做好缠斗的准备,却见微生厌快步遁走,行动间十指掀地,露出皑皑白骨。白骨指路,本是生门,可谢无酬却知晓,她无论怎么选,都是死路一条。
      
      她不忍,方叫出微生厌的名字,却被一个男声生生打断。凌霄御剑于空中,用术法将谢无酬瞬移过去,“阿婆,多亏了你,这孽障逃不掉了!”
      
      谢无酬强忍着不适,看向不远处的微生厌。
      
      微生厌也看过来,她站的笔直,眼神凌厉,看着空中的“金童玉女”,忽而一笑。
      
      “无酬姐姐,演技真好。”

  • 作者有话要说:  谢无酬:不敢不敢,您才是大佬。
    ————
    感谢在2020-05-06 22:49:20~2020-05-07 23:41: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匿名用户来了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