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她活了 ...

  •   谢无酬定在半空,看着微生厌漫不经心地杀戮。
      
      她那么娇小,却从容地捏爆一只尸畜,偏偏眼神让人感觉不到危险。
      
      “小畜生!你别嚣张,早晚都有人来收拾……”
      
      狰狞的叫声戛然而止。
      
      被喊做小畜生的微生厌捻捻手指,赞同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呢,早晚都会死,不如我送你走快点。”
      
      她苍白的面孔被阴影遮挡,像暗夜里的无知少女,手背在身后,踱着小步子,悠闲地对着黑暗处说:“我今天心情还不错,可以多陪你们玩一阵子。还有什么有趣的招数,使出来吧。”
      
      黑暗里翻滚的尸气慢慢成了型,携着浓重的黑雾,瞧着微生厌直流口水:“早听说西坳来了个小怪胎,没想到模样还挺水灵。怎么?平日里在我们手里抢肥肉,夜里又杀我兄弟,你很嚣张啊?”
      
      兄弟?微生厌想起那两个觊觎谢无酬的尸畜,蓦地笑弯了腰:“我今日才知道,原来兄弟就是用来打前阵的啊。”
      
      瞧着尸畜走近,她敛住笑意。
      
      只听来挑衅的尸畜怪声怪气地说:“听说,戒台山上那个娘们是你老相好?这样,你加入我们,我们把戒台山给端了,山归我,人归你,怎么样?”
      
      谢无酬身影一颤,下意识捏紧了手指,目光往下一扫,却见微生厌比她还快,那说混话的尸畜已经变成一滩烂泥。
      
      跟着他过来的小喽啰被震慑到,刹那间一哄而散,四周慢慢恢复了视野。
      
      前世,谢无酬一直都知道微生厌馋她。师尊说,那是秽语修炼的邪术,她当时从未生疑。但现在看来,不管是师尊也好,微生厌也好,她把一切都看得太片面了。
      
      仅仅腹中餐,何至于让她搭上一条命呢?
      
      她想得入神,并未听到突兀的脚步声。然而微生厌眼尖,一眼就认出那是经常途径这里的货郎。瞧,他跑得太急了,连自己的货架都忘记带了呢。
      
      不过,她只是侧首看了眼,然后就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转身往回走。
      
      谢无酬发现货郎的时候,他已经逃得老远。但是微生厌如果想追,也绝对能追上。
      
      她看着微生厌的背影,那场即将再演的悲剧反复浮现在脑海中。
      
      末了,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单纯地盘桓在白桦林的上空,像是练习过无数次那样,循着清浅的脚印,重拾过往的记忆。
      
      月影西沉,谢无酬在晚露中睡去,而微生厌却刚刚开始一场厮杀。
      
      “你们这些怪物,日日夜夜纠缠我,有啥好处?”
      
      微生厌抱臂站在家门口,看着洞穴里被搞的乱七八糟的桌椅器皿,再看看前几日藏在水缸里,作为存粮的野猪肉,气呼呼地骂道。
      
      洞穴里呼啦啦作响,继续有盘子碗筷掉下来。
      
      微生厌气急了:“再闹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屋顶彻底坍塌了下来,砸的整个空间都尘土飞扬。
      
      “做我们的老大,我们就什么都听你的。”尖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差不多的内容。
      
      周遭的草丛里幽微的光芒闪烁,有含糊不清的嗓音低低应和着。它们还没看清动作,就听到两只小尸畜,被撕扯成了两半,翻滚在旁边的水洼里叫唤:“微生厌你个没娘养的,对自己人都这么狠心。”
      
      疾风掠过草丛,方才还咋呼的肉块嗷呜一声,踪影全无。
      
      枝头上落下一只乌鸦,口吐人言:“看你把他们惯成什么样了!没大没小。”
      
      微生厌耸耸肩,叹气道:“就是说,太讨厌了!我一个小姑娘,自己建个房子多辛苦。他们三两下就搞坏了,万一我有客人来,可怎么办呢?”
      
      “最讨厌你们这些怪物了。”
      
      盘旋在暗处的声音拿腔拿调地吐槽:“你自己不也是怪物。”
      
      “我又没说我喜欢自己。”微生厌翻了个白眼,放弃了重新搭建房子的想法,突然望着天空寡淡的星辰说,“算了,还是不勉强了,大约我也没有做人的命吧。”
      
      她闭上眼,舒展开来,正准备睡个好觉,突然腹间一痛。
      
      “唔。”
      
      微生厌直起腰,皱着眉头拔出凭空而下的剑,还没来得及丢出去,高空中的剑阵就密密麻麻,瞄准她落下来。
      
      “好吵呐。”
      
      微生厌徒手挡开剑刃,看清正上方施法的是个白衣男子,立刻就不管不顾地迎着剑阵冲了上去。她行动很敏捷,但依然免不了身体不被划伤,身上的血和剑阵一起落在地面,砸出一朵朵血红的花。
      
      谢无酬正是被剑身相撞的声音吵醒的,她循着动静过来,就看到微生厌跟个不怕疼的机械似的,直接冲到了白衣男的面前。
      
      “是他?”谢无酬惊讶。
      
      只见微生厌血水淋漓的手指利落地扣住男人的琵琶骨,然而对方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法,烫的微生厌骤然松手,最后只撕下他的半侧衣襟。
      
      白衣男略显狼狈,目光扫过衣襟上的肮脏手印,恶心地皱起眉头,而后一声吟唱,四周突然聚拢起星星点点的白衣,齐齐发力,似乎要将这山坳夷为平地。
      
      微生厌用血手擦过脸颊的汗,而后落在树杈上笑:“一群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姑娘?”她戳了戳自己的脸颊,“真不要脸。”
      
      众道士摆好阵型,围护在白衣男四周。
      
      白衣男厉声喝道:“屠城元凶,天人共诛!我等遵阿婆之命,今夜必要铲平西坳。”
      
      谢无酬冷笑出声。
      
      遵阿婆之命?她怎的一无所知。
      
      她欲上前质问,忽觉胸口闷痛,四肢百骸难以言喻的疼,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谢无酬在黑暗里挣扎,眼前突然破开一道光,光线里是万民膜拜,香火的气息浓郁而呛鼻。
      
      “好好养着这具身体,往后百年,戒台山还得沾她的光。”
      
      谢无酬勉力睁开眼睛,想将说话之人看个清楚,却正好听到四周有人尖叫出声:“师尊,她活了,活了。”
      
      师尊?谢无酬视线模糊,灵台混沌,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重极了,也痛极了,她想问什么,却张不开嘴,想说什么,却突然想不起来,直到有什么东西刺中了她的足心。
      
      她跌坐在湿地上,神魂仍在惊惧,却发现自己还在西坳,而微生厌和师兄的战斗也在继续。
      
      “你们这些假仁假义的伪君子,真当没人知道你们背地里的勾当。”
      
      谢无酬清楚地看到,为首的白衣男面色微变。
      
      “王城那堆死人,要真说和谁有关,你们心里难道不清楚么。”
      
      “畜生!还敢狡辩。”一旁的小道士匆忙打断微生厌的话,怒冲冲地吼道:“冥顽不灵,当初就不该留你们贱命!我等今日就要为民除害,以慰英灵。”
      
      为民,除害?微生厌冷笑一声,莫名想起许多年前的自己。
      
      那时候,她坐在华丽的宝石车内,外面围了一圈又一圈的道士,也是白衣翩翩,干干净净,言笑间满是正义勇士的气质。
      
      他们说,会护她周全,保她无虞。可后来呢?她抚上自己的脸颊,眸间的笑意立时褪去,唇角咧开一个冰冷的弧度。
      
      “该不该死,也不是你们这些人说了就算的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微生厌: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谢无酬:今晚谁拖地??
    微生厌:我我我
    ————
    感谢在2020-05-05 23:43:09~2020-05-06 22:4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有节操的瓜 2个;宁音。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