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我饿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全世界女主都想撩我[快穿]》
    介绍如下(欢迎收藏):
    商妙去相亲,结果被吸进了一个拆CP系统。玩了一个多月之后,商妙突然发现,在这个坑爹系统里,她遇到的每个世界的女主角,都怪里怪气的。
    商妙:女主都怎么肥四,不是说CP很难拆吗?为啥她们一个个都朝我抛媚眼?!
    系统:……你别问我,问就是不知道
    ——
    注:所有世界的女主和女配都是同一个人。
  •   阴风灌领,豁开一截白颈。
      
      谢无酬眼未睁,便已闻到一股糜烂的腥臭味,紧接着便觉得身子半点不受控地翻到了半空,正下方有腔调幽微的怪声叠叠靠近。
      
      “她好香啊。”
      
      “别碰!蠢货!小心有命吃没命活。”
      
      “好歹是同类,那人再凶悍霸道,还能怎么……”
      
      说话声骤然停止,谢无酬忽闻pia几一声,如脓水下泄,耳畔只剩下草叶战战兢兢的响动。
      
      这气味,这对话,好熟悉。
      
      谢无酬缓缓想着,只觉得从头顶到脚尖,密密麻麻地疼。她从小就被师祖悬在刀刃上训练,有时候断手断脚都是常事,都从未有这般痛。谢无酬皱着眉,眼角忽然掠过一道水印,她欲伸手拭去,却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手指。
      
      她想反抗,却挣脱不得,脑海里走马灯似的闪过无数画面,最后定格在一名白衣女子的脸上,她生得美,半张脸和脖颈却被烙下两行咒印,她胸口插着长剑,唇角却笑得温柔又甜。
      
      “你来啦?”
      
      记忆里的口吻和身旁的声音重合。
      
      谢无酬一个激灵,记忆中的自己的也是微微错愕,愣怔间,一截黑色长棍直接贯入后背,颅顶也被生生钉入长针,意识模糊间,有人喊着“别让她这么快死”,也有人笑着一刀刀地扎进她的骨肉,一叠声地喊着:“我做到了!我杀了她!”
      
      嘶,有什么东西溅到了她的脸上,那个最吵的声音突然就消失了。
      
      周围好冷啊。
      
      “别怕,有我在,他们不敢碰你。”
      
      温暖的怀抱覆了过来,谢无酬下意识放松了身体。
      
      来人尚未察觉怀里的人已经醒了,她坐在荒野里,披着月光,用手指贪心地描摹着谢无酬的眉眼,等到月影西斜,尸气渐起,她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嘴里不悦地嘟囔着什么,而后化作一抹黑雾遁走了。
      
      人还未走远,谢无酬就睁开了眼睛,她追寻着那道白影,心里某一处突然觉得烦闷异常。
      
      她居然重生到了五年前,这个初见微生厌的长夜里。
      
      当年她怎么做来着?哦,好像是削掉她半张面皮,又好像是断了她半臂?
      
      谢无酬扶住额头,前世今生的记忆混淆在一起,她越来越看不清。她眸光微微亮起,或许,当年抱着替天行道之心来这里的她,压根就没在意伤到了她哪里吧?毕竟,此时的她,只是个三界内下九流的尸畜。
      
      生如人相又如何,依旧是个畜生。
      
      可是,正是这从不入她眼的畜生,却在命将终止的最后一刻,给了她唯一的温存。
      
      记忆里汹涌的杀意滚滚而来,碾碎了所有的思绪。
      
      过往注定错付了,再来过还有什么意义?
      
      谢无酬抬眸望着荒山尽头,过往桎梏陡然卸下,她仿佛真正成了无畏无求无所依的孤家寡人。
      
      “阿婆?”急匆匆赶来的同门中人,长佩作响,语气里不无抱怨,“我们在西坳发现了尸畜的气味,已经折了十几个师弟师妹了,您怎么还坐在这?”
      
      谢无酬仰头,发现自己已然记不清来人的身份,她唇角些微扬起,带了几分更从容:“我累了。”
      
      来人似有一噎,半晌低语:“阿婆这般言语,就不怕天下万民寒心?师尊担心?师祖泉下不放心?”
      
      “我为何要怕。”谢无酬闭目,思索着前世所言所行,忽然一笑,“我不是你们敬仰的万民神?”
      
      前世的一切尊荣和桎梏,全源自这“万民神”的称号,如今再审视,却比枷锁还要沉重丑陋万倍。
      
      谢无酬起身,素白的衣裳已经脏了大半,她干脆褪去长衫禁步,着着旧袍没入黑雾。
      
      来人见谢无酬已去,来不及深思方才心里的异样,忙忙遣人跟了上去。
      
      王城西坳,七八个道士畏畏缩缩地围着一截树桩,血渍沾到了他们雪白的衣襟,乍一看雪里红梅般漂亮。
      
      谢无酬径直移到他们正上方,见树桩上插着一具尸体,正是王城被屠后,消失的那些百姓。而旁边的女孩子正旁若无人地吃抠下来的肉块。
      
      “阿婆。”道士们带着惊喜的呼声惊动了女孩,她猛地仰头,嘴角还沾着血丝,深黑色的眸中满是不安和惊恐。
      
      谢无酬苍白着脸,压制着内心的不忍,出声喊住了追上前的弟子们。
      
      “让她走。”
      
      “怎么能放她走!刚刚您也看到了,证据还在这里,她肯定就是屠城的尸畜!我们不杀掉她,就是祸乱苍生!那些死去的亡灵都不能安息的!”
      
      “阿婆!师尊让我们来这里,不就是找凶手的!你对它们心慈手软,就是对那些可怜人生命的亵渎。”
      
      “尸畜惯会变幻皮相,乱人心智,阿婆千万别被她迷惑。”
      
      周遭的劝阻声不绝,有那么一瞬间,谢无酬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可惜,她再也不是那个菩萨心肠,舍己渡人的“无酬阿婆”了,也再也不会做那个处处克制自己,尊规守律的活菩萨。
      
      倏忽间荒山起雾,横尸泯灭。
      
      众道士再回神,只听得一句:“冤魂怨念再有不甘,让他们找我便是。你们立刻回戒台山,这里我自有打算。”
      
      女子的声音铿锵有力,被这阴沉沉的山坳一润色,又显得温柔慈悲起来。先前去寻谢无酬的道士回来,正赶上这一声,无端又打了个寒颤。
      
      秉着月色,他站在树桩一侧,抱紧了双臂:“你们有没有觉得,阿婆好像有点怪怪的。”
      
      其间,有位形容憨厚的道士直言:“似乎没有往常听话了。”
      
      话甫一出口,当即被人敲了一下脑门,众人不约而同地四下张望,神色不虞地打包撤了。
      
      微生厌避在暗处,柳梢一滴露浇在她头心,她被惊得哎呦一声。见这群匡扶正义的小道士走尽了,才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沿着树桩周围的土壤摸了一圈。她使劲吸了一口尸气,眸光大亮,正要伸手去刨尸体,却听到一声飘渺的喝声。
      
      “不许吃。”
      
      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微生厌下意识又要躲,站起身的一瞬间,突然发觉到谢无酬似乎并没有现身的意思,方抑制着砰砰乱跳的心,颤着声委屈巴巴地如实声辩:“我很饿。”
      
      “不妨吃点山兽。”
      
      微生厌低着眸,“山兽与人,味道并无不同。”
      
      她紧张地扣扣手心,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又补充道:“我其实吃的不多,每日一餐,只吃一点点。刚刚那块肉,我只舔了一口,便算是今日的伙食,旁的我是不会再动了。”
      
      微生厌微微仰头,偷偷扫了一圈,发现自己找不到谢无酬的位置,方失落地叹道:“姐姐是神仙,神仙什么都有,最大度了。那人都快坏掉了,与其让他发了霉,不如让我填一填肚子。”
      
      “我真的太饿了。”
      
      或许是受她天真的腔调的影响,谢无酬的语气温和了许多:“你们是瘴气凝聚而来,也会觉得饿?”
      
      微生厌微微启唇,正要声辩,忽而听到一阵幽微的穿梭声。
      
      她脑海里警铃大作,立刻原地站起,挺拔而秀丽的身姿于阴森黑雾中,如包裹了重重铠甲的待放玉兰。
      
      谢无酬眼底掠过一丝惊艳,她过往与微生厌交手无数次,从未见过她这般凶悍的眼神。纵然眸色深不见底,却难掩周身的恶戾凶煞。
      
      她很强。
      
      谢无酬心里的第一个念头。
      
      可是为什么以前没发现呢?
      
      林间的阴气聚拢成风暴,枯木断层,谢无酬脚尖轻轻一点,飘然于高空云端。
      
      “姐姐你还在吗?”
      
      微生厌连问三声,怅然若失,竟像是沉浸在伤心里了。就连即将到来的危险,都显得微不足道。
      
      “走了也好,这里太危险了。”
      
      微生厌俏皮地歪了歪脑袋,忽而绽放出一个妖冶的笑:“可危险了呢。”
      
      “嘭。”
      
      随之在空中爆掉的,是一腔哀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