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我吃瘪 ...

  •   微生厌活了十八年,头一次有种吃了闷亏的感觉。
      
      这这这……不对啊!她心脏狂跳,脑子却转的飞快,谢无酬这时候不该是被她激得怒上心头,然后提着剑对她一通乱砍?她垂眸将目光投向谢无酬的心口——上的那只手,局促不安地动了动手指。
      
      谢无酬该不会被哪只畜生上身了吧?
      
      念头一起,微生厌倍觉耻辱,缩回手就是一击,岂料谢无酬跟早就料到似的,不仅轻松接住了她的招式,还抬抬眉,道:“你该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
      
      谢无酬心笑,没想到微生厌是个银样镴枪头,她不过顺着走了半步,便弄得她丢盔卸甲,乱了阵脚。
      
      她眼底的笑埋藏起来,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在这阴湿浑浊中,她看着微生厌,突然萌生出一个了不起的想法:
      
      如果这次重生只是黄粱一梦,不如在梦里荒唐一回?她卸下枷锁,肩上也没有苍生,只在心里盛放一人,试试看,这天会不会塌,这人心还会不会再变。
      
      从此便正道邪路,与她无关。
      
      看清了谢无酬的眼神变幻,微生厌更疑惑了。谢无酬到底在想什么?她此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刚开始他们在林中颤抖,她还信誓旦旦地说“纵使身死,也要踏平西坳”,可不过是昏迷了一回,醒来之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对,就是换了个人。她今夜已经不止一次有这种感觉。
      
      这种不踏实的感觉,让她觉得新奇,也有点害怕。微生厌不自觉地担心,谢无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说……她另有打算。
      
      想到谢无酬在木桩时对自己缓和的态度,又想到方才她故意暗示自己做戏给凌霄看的眼神,微生厌伸手抓了抓头发,完全摸不准谢无酬的心思。
      
      这才三年没见吧,怎么自己就完全看不透她了呢。
      
      脚下想起磨牙的声音,微生厌心里一惊,只见黑影直奔谢无酬过去,无数尸畜化为流沙缠在她身上,乍一看就像白色的灯芯被死神勒住。
      
      “别动。”谢无酬出声阻止微生厌,然而微生厌已经提步跃起,与此同时谢无酬的身上散出光斑,柔软的光芒却比任何利器都要锋利,须臾便扫清了障碍。
      
      微生厌被光斑清噬了一只手,跌落在水洼里一动不动。
      
      谢无酬收拢了术,上前询问,却看到微生厌突然把自己化成流体,钻进地下的小孔里不再出来。
      
      “我受了伤,要去找点东西吃,你别跟着我。”
      
      微生厌的声音从小洞里传出来:“外面危险,你的气味太引人注目了,尽量呆在这里别乱跑。虽然这里也不太安全,但你应该还能应付。”她支吾一声,又补了一句:“千万别动,等我回来。”
      
      说完,微生厌就真的没有音讯了。
      
      谢无酬站在原地,盯着那端小口,无声地笑了一下。她是怕自己乱跑,不小心撞到她不太像人的一面吧?就像——昨晚在木桩旁边,她明明慌乱极了,却还是镇定自若地给自己打掩护。
      
      是怕给人不好的印象?还是,只是我?
      
      谢无酬想了会,环视四周的地形,转身没入紫红浓雾里。
      
      有件事她好奇很久了,可是上一世从未有人帮她解惑,现在已经身处险境,她想自己试探出答案。
      
      药丸落在地上,那是微生厌此前给她用来屏蔽瘴气的。
      
      可现在,谢无酬站在瘴气里,清浅自如地呼吸着,并未有任何不适。谢无酬抬手,瘴气随之流动,她笑,身边的瘴气竟然也跟着变幻色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西坳的瘴气经由千百年的修炼,早已自持情智,唤作尸畜。他们有的化为人形,如微生厌这般在人间行走;有的化为动植物,躲藏在深山密林中修行;也有的,从本体中剖离,自成灵体穿梭于万丈红尘,专门爱附身于刚刚亡故的死者身上。
      
      这些尸畜都有个共同特点,所经之地莫不瘟疫横行。
      
      而尸畜所带来的瘟疫,就连作为修行之人的神山仙派,也很难驱除。
      
      可是现在,谢无酬毫无庇护,只身站在瘴气本体中,不仅毫无损伤,甚至还觉得神清气爽。这让她很难理解,不管是在前世,还是现在。
      
      这个秘密她从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就发现了。但是,她从未敢告诉任何门派中的人,除了师祖。
      
      当年师祖还活着的时候,总笑着说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珍惜这种天份”,“你是上天选定的阿婆,自然有过人之处”。
      
      后来师祖驾鹤西去,她就再也没了可诉说之人。
      
      “谢无酬?”微生厌的声音轻轻滑过耳膜,谢无酬回过神来,她看准了方位,不动声色地借助遮蔽回到暗处,这才踩重了步子,行至微生厌身后。
      
      谢无酬打量微生厌,发现她的手已经长好了,连之前受的伤也痊愈了:“怎么不喊我姐姐了?”
      
      微生厌之前吃了亏,再不敢轻易撩拨。
      
      她小声嘟囔,却被谢无酬一语道破:“人前小绵羊,人后刽子手,你很会做人。”
      
      谢无酬把“做人”二字念得很重,尾音又拉得长,微生厌在没听懂她的嘲讽,就太失败了。可是她偏偏“承了她的情”,自满地点点头:“做人我是在行,毕竟我以前也做过人。”
      
      她轻描淡写一句话,却让谢无酬方寸大乱。
      
      “人?”
      
      谢无酬难掩惊愕,怎么会有人变成尸畜,古往今来从未有这种记载。而且,这么重要的信息,她和微生厌前世纠缠那么久,怎么可能一点也没有察觉?
      
      她等着微生厌的回应,岂料微生厌却不愿意多说了,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侧身站到另一边,说:“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管我以前是什么,现在还不是你们人人喊打喊杀的怪物?况且……”
      
      微生厌抿着嘴,眼底的笑意不由自主地溢了出来,“我现在过得心满意足。”
      
      “你不想再变回人?”谢无酬真心实意地问。
      
      微生厌略有凝滞,半晌抬眸望向谢无酬,似是漫不经心地一问:“做回人,不是更容易被你们杀掉?”
      
      这一句她说的很轻,但谢无酬却无端打了个寒颤。
      
      尖锐的巨响突然震荡开,震得脚下的平地裂开条条细缝,谢无酬惊惧地望着缝隙里即将迸出的金光,下意识将身边的微生厌拢入怀中。
      
      金光跳出缝隙后,迅速分散成一只只凌空漂浮的小蝌蚪,它们走到哪里,哪里的瘴气就会自然躲避。
      
      微生厌从谢无酬的头发缝隙里,看到光点慢慢朝她聚拢,她的头顶,脚下,四边的墙壁深处,此起彼伏都是惨叫声。
      
      “会怎么样?”
      
      谢无酬望着这来熟悉的一幕,胸口又冷又觉得愤怒。
      
      他们竟然连她的命,也不顾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檀檀:搞CP,搞CP!妈妈爱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可以谈恋爱了
    ——————————
    感谢在2020-05-08 23:56:09~2020-05-10 08:59: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镜湖水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镜湖水 4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