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大明正德皇帝,于睡梦中驾崩。
      
      小娃娃·朱载垣·新帝,怎么嚎哭也哭不来他爹的声音和抱抱。他记得他爹说他要乖乖的,他就乖乖的,在他母亲的怀里,祖母的眼泪里,听话地送他亲爹下葬,乖乖地十月十八日,在紫禁城奉天殿,登基为帝。
      
      可是下葬是什么?做皇帝是什么?他娘说他爹去南京皇陵了,等他长大就可以去看他爹。还说做皇帝就是做皇帝,他就是皇帝。
      南京在哪里?皇陵在哪里?皇帝到底是什么?小娃娃不会说话问不出来,只满心期待自己长大,他爹也希望他快快长大啊。
      
      皇帝驾崩,大明朝百姓服国丧,举国哀悼。新皇诏书大赦天下,大封群臣后宫,另有一番新气象。
      作为新皇的小奶娃娃,还没从他爹不见的伤心里恢复,吃饱喝足睡醒就想他爹。
      先皇丧事礼节繁重,还要去南京安葬;新帝登基礼仪繁琐且多,还要拜祭祖先祭祀日月天地等等,小娃娃天天乖乖地被折腾,每天都是累了就睡,醒来就吃喝拉撒。
      
      每逢初一十五,重大日子等等,他祖母和母亲说“必须”他参加的大朝会,他也乖乖地参加,天不亮就起床,不哭也不闹。
      大朝会上,面对满朝文武,宗室外戚,一个个臣工们各种强烈的复杂情绪,小小的奶娃娃躺在偌大的龙椅上,听着他们争吵的声音,其实是有小情绪的。
      他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这些人说什么,反正他就是直觉地不喜欢,太吵。不喜欢就嚎,天生的自由性子骄纵得来,偏偏还自认为天经地义,就觉得,他不开心,不喜欢,这些人快快消失才好。
      
      争吵的声音停了,几个老臣上来哄着他,小娃娃小小的满意。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的人,这龙椅硬硬的不如小摇篮舒服,小娃娃又是小小的生气。
      懒洋洋地打一个小哈欠,想睡觉,想尿尿,又感觉小肚子饿了,要吃奶,张大嘴巴就“哇哇哇”接着嚎。
      
      可怜满殿文武大臣,就看着白白胖胖的小娃娃,听着他奋力的哭嚎劲头,期待得来——欢喜得来——尿在龙椅上也没什么,满月的小娃娃,健壮!
      
      有的人认为,他们好好培养奶皇帝,将来做一个标准的儒家皇帝,理学皇帝。
      有的人认为,他们好好培养奶皇帝,将来做一个完美的傀儡皇帝,听话皇帝。
      有的人认为,奶娃娃好啊,奶娃娃总比十五岁的藩王好“教导”。他们家里有同龄的孩子可以送进宫,将来奶皇帝长大不管是斗鸡走狗,还是勤奋爱民,自家人近水楼台的,多好。
      
      那还有的人有一咪咪担心,觉得他们应该赶紧想一想,怎么讨好兴王,如果、万一,奶皇帝不能长大那?那这大明还是兴王做皇帝啊——转眼间,又被小娃娃中气十足的哭嚎声吸引。
      唯有首辅大臣杨廷和,看着小娃娃那坦坦然然的大哭,一丝儿委屈不受的模样,莫名想起先皇和世外之人这半年的作为,心生欢喜和担忧。
      
      新皇有大来历!
      新皇要长大成人,还有十多年啊。
      杨廷和,正德皇帝朱厚照的老师,师生情意深厚。自正德七年,五十三岁的杨廷和出任内阁首辅,就是正德一朝的顶梁柱,为人刚直,才能杠杠的。
      正德皇帝驾崩,唯一的儿子刚刚洗三,朝廷大事都有杨廷和领着文武大臣处理,杨廷和有私心,也确实没有辜负正德皇帝的信任。
      
      根据正德皇帝遗诏,命令大太监张永、武定侯郭勋、安边伯许泰、尚书王宪挑选各营兵马,分布在皇城的四门、京城的九门及南北要害地带,厂、卫御史安排他们的部下四处巡逻防备。
      裁汰威武营的各团练部队;周边部队入卫京师的都给以重赏,各归本镇;
      废除京城的皇家商店和军门办事官校,原办事人员全部遣回家乡所在的卫所;哈密、吐鲁番、佛郎机各国进贡使臣都给以奖励,送其回国;
      豹房的番僧、少林僧、教坊的乐队、南京的快马船等,凡不是经常例设置的,一切都被裁撤、解散。
      释放南京被逮捕、关押的部分囚犯;
      送回各地进献的女子;停止京城里不急需的工程建设;
      收回宣府行宫中的金银宝贝,放回到内库中。
      
      如此这般一项一项确切实施,使得朝野上下人心大快,大大地缓和这些年因为正德皇帝的闹腾,皇家和文臣的矛盾。
      
      可他做的不光如此。
      
      大胆假借正德帝遗诏,除掉平虏伯江彬,正德皇帝的一位手握重兵的义子,赐姓朱,曾是宣府、大同、辽东、延绥四镇统帅,在大明皇位空虚期间铲除朝廷一大隐患。
      与太皇太后一起全力保护奶娃娃·朱载垣当皇帝,严防死守各路宗室王爷的异动,尤其兴王一脉。
      杨廷和临危受命,做事不含糊,能分清轻重缓急,关键时刻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向,快刀斩乱麻又四两拨千斤。即使他在此期间,打压异己、权倾朝野,对大明朝的功劳也是实打实的。
      众人的眼睛看的明白,小娃娃对他也是另眼相待。小娃娃不光记得他爹说要对杨阁老好,还因为杨阁老身上的气息,自己不讨厌。
      
      小娃娃的情绪黑白分明,在后殿里洗屁屁换尿布,再吃完一顿奶吐着奶泡泡,其他人要抱抱他都不答应,亲舅舅舅爷爷也不给抱,窝在杨廷和怀里闭眼就睡。
      
      大朝会结束,皇太后不管朝政也知道他们孤儿寡母的,目前就靠着杨阁老一些老臣亲信护着,对儿子的表现非常满意,一时又因为儿子的“乖乖”心疼落泪。
      太皇太后对乖孙儿的聪明欢喜伤心,抱着乖孙儿玩布老虎,一边强忍眼泪一边不放心地谆谆教导:“垣儿乖啊。杨阁老是好人哦,疼我们垣儿哦。”
      
      小娃娃乖巧地“啊呜啊呜”,回应一般地踢腾着藕节的胳膊腿儿,活力十足的模样,逗得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破涕为笑。
      
      都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从小娃娃出生到现在,大明一个多月没有皇帝临朝,甚至一个月帝位空悬,却在杨廷和等一干老臣的坐镇下异常稳定。非常时期,大明朝没有“玄武门之变”、没有“烛光斧影”,杨廷和居功至伟。
      
      大明朝,在杨廷和的坐镇下,其余的首辅大臣费宏、靳贵、蒋冕的配合下,安安稳稳地过渡。
      文臣有内阁首辅刘健、费宏、靳贵、蒋冕,一品大学士谢迁、文渊阁大学士王鏊、左副都御史刘宇、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吏部尚书曹元、光禄大夫兼太子少师梁储、刘忠、东阁大学士毛纪……
      边臣有王琼、陈九畴、安国、王守仁、杨一清……这些正德皇帝,乃至弘治皇帝留下的贤臣良将们,不管他们有多少私心,有多少争权夺利,他们对正德皇帝留下的奶娃娃,是真的是全然保护之心。
      
      下朝后的休息时间,九十岁的老臣刘健面对群臣“倚老卖老”。
      “不管是大义名分,孝宗皇帝和先皇的恩重如山,还是君臣之道,为人臣子的一份职责所在,吾等若不能保护皇上长大成年,枉为人臣,枉为大明人。现在无颜面对大明百姓,百年后没脸去见先皇!”
      
      苍老暗哑的声音掷地有声,群臣默然、不语。
      
      白白胖胖的奶娃娃过百日,没有大办,只一些朝中重臣都来参加,都瞧着奶娃娃健康的模样心生欢喜。宴席中,皇太后到底还年轻避嫌,太皇太后因为老臣们白胡子花花的模样,不由地感叹时光飞逝,他们都老了。
      老臣刘健可是历经四朝了。太皇太后想起当年她夫君孝宗皇帝还在的时候,君臣和乐的模样。想起儿子正德皇帝年少嘻嘻哈哈,宠幸太监,荒唐事干了不少,但对老臣们都还是不错的。
      正德朝后期儿子越发激进,各方矛盾激化,却是政局较为平稳,这都得益于这些老臣们的多方周旋……
      太皇太后想着想着,看着在刘健怀里呼呼大睡的乖孙子,眼泪在胸腔里翻涌,却是笑出来。
      “诸位都是治世之能臣,大明的顶天柱。大明有你们,安矣。皇上尚幼小,教导责任重大。本宫也念着‘耳濡目染’的说法儿。听说刘阁老有个孙儿刘成学,文采斐然,给垣儿做一个老师,可好?”
      
      刘阁老一愣,随即想笑,又怕影响怀里奶娃娃的睡眠,小心翼翼地送给身边的杨廷和,起身行礼,声音是发自内心的谦逊:“谢太皇太后垂爱。不成器的小子喜欢书本儿,做老师不敢,和皇上一起玩玩可行。”
      “说起皇上的老师人选,老臣举贤不避亲。杨阁老的长子杨慎,大明第一才子,当得。”
      
      话音一落,其他人心里一惊,太皇太后心里一叹:“刘阁老的为人,令人感佩。杨阁老以为如何?”
      
      杨廷和更是心里一叹。先皇驾崩,他们作为托孤之人,当然不能要皇上长在后宫妇人之手,而他自己的儿子,再在风头上,也义不容辞。
      杨廷和也知道太皇太后这是施恩,也是不放心他们这些老臣,他自觉堂堂正正,尽管担忧长子的刚直性子不适合进宫,也只能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他将怀里的奶娃娃小心翼翼地递给身边的谢迁,起身行礼回答:“自然是好,这是犬子的荣耀。”
      “太皇太后疼爱皇上,思虑长远,大慈爱也。皇上需要老师也需要伴读,臣另有提议。同僚刘健、谢迁……家里都有骄傲的儿、孙,可进宫,陪伴皇上。”
      
      不光是儿子,还有孙子辈分的。其他人安静等候,太皇太后面色不变。
      太皇太后知道,这是儿子正德皇帝的“妥协”之一,文臣们担心乖孙子和正德皇帝年少时一样,和宦官们一起玩耍玩出来感情……
      太皇太后想起自己的娘家子侄们,皇后的子侄们,她都更为信任。可是,太皇太后嘴唇动一动,谨记儿子正德皇帝的交代,到底是没有提出来。
      
      “就以杨阁老的建议。”
      
      “臣谢太皇太后。臣听闻,民间人士对皇上分外关心,民心可嘉,可有民间文人代表唐寅进宫。
      另有南京兵部尚书王守仁,为人刚正,难得的真正的儒学集大成者,精通儒释道,且有带兵经验,臣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人选。”
      安静。
      唐寅就罢了,王守仁?太皇太后忍不住面露犹豫。
      兵部尚书王守仁,现年五十岁,为人、做事、打仗、治理地方、做学问等等等等,那真的没的说的。可他就是太“完美”了,导致一直官运不大好。
      先皇正德皇帝时期不参合朝里争斗,不受重用。这次新皇登基进京,本要因父老请归,遇到新皇大封天下,先皇还有遗命说王守仁有擒贼平乱之大功,论功行赏,升为南京兵部尚书,加封新建伯,世袭……
      王守仁来北京谢恩,却又因为理学和心学的争论,处在旋涡当中。
      
      小娃娃听得迷迷糊糊,听到“王守仁”的名字,顿时想起他爹的念叨中有这个人,特亲切。
      大学士谢迁见到皇上醒来了,笑容慈爱,迷瞪着昏花老眼语气柔和得来——:“皇上,可是饿了?”
      小娃娃没饿,眼睛睁开,水润润的黑白分明,略动一动胳膊腿儿,小脑袋一转,朝王守仁那一桌看过去,顺带两个胳膊伸出来襁褓,嘴巴里“啊呜啊呜”。
      
      谢迁瞬间乐得来:“皇上知道王守仁啊?皇上也喜欢王守仁?”
      小娃娃立即回答:“啊呜啊呜。”顺带小脑袋伸着,很有要去王守仁怀里的意思。
      
      皇上一个奶娃娃,当然听不懂在座之人的谈话,皇上还不会认识人,更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可皇上恰好在说到“王守仁”的时候醒来了,还对着王守仁的方向说话!
      这就是缘分!谢迁眼睛一眯,琢磨这些日子部分理学家的闹腾,立即抱着皇上起身。
      
      “好。臣抱着皇上,去看王守仁。”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王守仁自己也愣住的时候,小娃娃就到了王守仁的怀里。
      他爹说王守仁的学问有趣儿,比那些理学家好,小娃娃不知道谁是理学家,但王守仁的学问好,他记得。
      
      小娃娃给自己找了一个老师,还顺带那特会画画儿的唐寅,唐伯虎。
      冬日里头寒风呼啸,乾清宫里地龙烧的正好,虽然空气不流通,总是温暖如春。杨慎、刘成学、谢丕、王守仁、唐寅……一群大明朝最有才的文人大儒聚集乾清宫,面对百日的小娃娃,哭笑不得。
      皇上还在吃奶那,当儿子孙子养着吧。
      一群人自觉“胆大包天”,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啊。一个个的时刻谨记规规矩矩的谨言慎行,力求给皇上做一个好榜样,将来可不能和先皇一个样。
      先皇:“?”
      小娃娃:“?”
      
      布置的鲜亮宽敞的小摇篮里头,小娃娃裹着厚厚的襁褓练习抬头可爱得来——正德十六年过去,新的一年开始。元旦大朝会,群臣定新皇年号定为“元和”,这就是元和元年了。
      新帝改元,诏书颁诏天下,赐天下明年田租之半,自正德十五年以前逋赋尽免之,以缓和阶级矛盾,恢复发展农业生产。
      正德中蠹政厘抉且尽。所裁汰锦衣诸卫、内监局旗校工役为数十四万八千五百,减漕粮百五十三万二千余石,其中贵、义子、传升、乞升一切恩悻得官者大半皆斥去。
      
      正德皇帝的几项政令都给废除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知道后,默然、不语。
      
      小娃娃听了一耳朵,全没在意。面对自己的小玩伴老师们手里的布老虎,特开心地“啊呜啊呜”——他人小聪明,模糊知道杨廷和等一干老臣做的事情,只不管,他爹说他什么事情也不管,他就什么也不管。
      皇陵地底下·亲爹:“??!!”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11 18:09:15~2021-03-12 12:50: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直下看山河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