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亲爹哪里想得到他儿子“生而知之”?再知道儿子有大来历,那也想不到儿子能特聪明地记住他的唠叨话儿啊?
      亲爹在皇陵里做鬼也不安生。杨廷和等一干老臣面对两宫太后和皇上的“支持”,很是欣慰。在裁汰冗官、冗兵的同时,还注意拨乱反正、平反冤案。
      
      “正德十四年文武官员人等,因谏上巡游、跪门责打降级改除为民充军者,该部具奏起取复称,酌量升用。打死者,追赠谕祭,仍荫子入监读书。充军故绝者,一体追赠谕祭,复养亲属……”
      “廷和益欲有所发嘘,引用正人,布列在位”。注意选拔人才,以推行新政……”
      
      继当年的司礼大太监刘谨试图改革失败被杀之后,杨廷和的改革虽然也动静不大,但还是取得明显的效果。整个元和初年,朝廷财政状况大有好转,阶级矛盾相对缓和,史书称“天下翕然称治”。
      
      一批先皇宠信的人下去,一批新人上来。大明朝修修补补、你争我斗的安安稳稳中,小娃娃开开心心地吃睡长,见风长,三抬四翻六坐,喜人得来——
      
      他八个月大了,不光眼睛能看清人了,会咿呀咿呀哟地说话,还会爬了,就喜欢在他爹的豹房里爬啊爬,角角落落的,就没有他不好奇的地方。
      
      时值春夏之交,百花烂漫、春风拂面,正午的太阳正好,白白胖胖的小娃娃,一身儿红红的肚兜和虎头鞋,不搭理身边的宫人,自个儿“嗖嗖嗖”地爬出来豹房偏殿。
      遇到门槛就撅着小屁股奋力翻爬,看得宫人一个个张开胳膊等着接住他,生怕他摔倒。
      小娃娃自顾自地自己翻过门槛,自觉是个大事儿,开心——又觉得累了,一屁股跌坐在门槛边,看牡丹花儿。
      
      黄色的牡丹花儿好看,他喜欢。一只小蜜蜂吃花蜜好看,他喜欢。反正他小小的娃娃看什么都能看喜欢,胖嘟嘟的小身板儿靠门槛坐着,一动不动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小嘴巴微张,别提有多专注。
      
      他还时不时地“啊啊”两声,对着小蜜蜂和牡丹花儿,小表情疑问,大眼睛好奇,好似和小蜜蜂,牡丹花儿说话一般。
      
      一直到小蜜蜂在花儿上吃饱喝足飞走,他也开心地笑起来,好似是他吃饱喝足一般的欢喜。
      
      宫人伴读老师们都看得那个叫稀奇,都特感动地想,他们的皇上,将来一定是能定下来读书习武处理政务心无杂念的好皇上……
      然后,众人就看到——小娃娃伸出小胖手,一把揪下来一个花瓣儿朝嘴巴里塞。
      
      众人:“!!”哎呦呦,牡丹花儿可不能吃啊啊。
      
      众人七手八脚的阻止哄劝,和小娃娃的坚持要吃且不提。满朝满宫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皇上安静的时候,那是真真可爱,你看一眼,一颗再冷硬的心都化成一汪春水。可他动起来的时候,却又真真顽皮利索——见天儿要你一颗心提在嗓子眼。
      
      他娘给他做一个嫩绿色的肚兜,绣着两条银红小龙,他穿在身上,美得来——在毡毯上爬啊爬,胳膊腿儿一起动作,小屁股一扭一扭的,速度奇快。
      
      一边爬一边坐起来,一边翻身,俯卧仰卧,看花看蚂蚁看假山流水……好像他的每一项大事情、大动作的发展与完成,那都是天大的事儿,眼睛、鼻子等等五感,神经、肌肉、骨骼……都特配合。
      所有见过他的人都觉得,他们就没见过这么精神头好聪明的小娃娃。而随着小娃娃肌肉力量和平衡能力的一天天增强,身体协调能力和控制能力的提高,他的世界越来越大,开心嗷。
      
      大明皇帝·奶娃娃·朱载垣乐此不疲地,不停地解锁并且完成各项大动作。他的老师伴读们当爹当爷爷地教导着,看在眼里,那真是喜得见牙不见眼,走路都带风。
      
      这个时候的小孩子还是睡眠的时候居多,他们都记得皇上喜欢侧睡,胖胖的胳膊腿儿蜷着,小脑袋歪着,都怕皇上的头型睡偏了,卡着时间着给调换方向。
      等到皇上一觉自然醒,“偷偷”爬着玩儿,快爬到偏殿门口,他们就一边在皇上的身后喊一声“皇上”,一边用有响声的玩具逗引他,引着皇上寻音顺势翻身兼爬行。
      偶尔皇上的小身体没扭过去,老师伴读们就轻轻握住皇上的两条腿,右腿放在左腿上,辅助一点点力量,皇上就“咯咯”笑着,小身体特自然的扭过去,趴在毯子上,四肢伸着,“啊啊啊”地叫唤,撒娇耍赖地要抱抱。
      
      一屋子的人,都是一颗心软成一片。
      
      “三翻六坐,七个月能坐稳,八个月开始膝手爬行。皇上长得好,精神、健康,八个月自己就可以自发从卧位转变成坐位,又从坐位转变成卧位……”
      
      “那可不是?我们皇上啊,就是聪明。来来来,皇上,臣给皇上读一段《孟子》哦。孟子的母亲,孟母,母亲的母哦,皇上,我们来发音,‘母’~~‘母’~~”
      
      杨慎循循善诱,小娃娃好奇地跟着。“母母,母母。”小娃娃的小奶音糯糯的,满满的京味儿,挂带一咪咪老师杨慎的四川口音,几个老师伴读于是就笑:“杨兄你这四川口音可要收住了。”
      
      于是杨慎也笑。小娃娃不懂,但其他人都开心,他也开心地笑,笑得特自在自恋。
      
      众人:“!!”别的不说,他们皇上这份性情心胸,真真难得。
      
      杨慎继续抑扬顿挫地给皇上读《孟子》,一口标准的京味儿官话。小娃娃听得开心,一边爬一边发出兴奋的小音节“母母,母母”,不知不觉他就停下来爬行的玩乐,专心听书。
      
      眉眼间光华流转,慧光闪动,其他人都安静生怕打扰他,谢丕老师心有所感,坐在琴边一曲《高山流水》倾泻而出,他就手舞足蹈起来,打拍子一般。
      
      他小腰板长得好,坐的稳当,但是老师们也知道这个时候的孩子不能久坐。刘成学手里拿着皇上喜欢的红色布老虎,逗皇上来抓,等到皇上想抓时,把玩具放到皇上的一侧,引诱到皇上翻身去抓玩具。
      
      唐寅在一边专心画皇上的玩乐图。王守仁手里拿着一个大红色的布老虎,蹲在皇上前头,特慈爱地哄着:“皇上,皇上,看布老虎哦,来拿哦。”
      
      皇上听到声音,一个漂亮的独立翻身动作,俯卧变爬行,大眼睛亮晶晶的追着布老虎的方向,仰着小脑袋,手脚并用追逐他的布老虎,口中发出欢快的音节:“虎虎、虎虎。”
      
      虎虎,虎虎,牙牙学语的小娃娃长的跟一头小虎崽一样结实,跟小绵羊一样白嫩,比宫里最胖的猫儿还胖乎,眯着大眼睛乐呵呵地笑儿,嫩生生的小奶音,听在人耳朵里,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不说贴身照顾皇上的人,皇太后太皇太后等等,杨廷和等等一干老臣,忙碌政务的同时,对皇上的成长自然没有一刻放松,对皇上的变化每天都看在眼里,高兴啊。
      
      刘健一锤定音:“皇上年幼,吾等好好教导,亲贤臣远小人,住的地方不必要强求。”
      杨廷和和太皇太后商谈过后,整顿朝堂的同时,对豹房里的旧人一番整治,按照皇上的小娃娃生活需要重新布置一番。
      
      豹房从此成为小娃娃名正言顺的地盘儿,除了他爹曾经的寝室不给小娃娃玩乐,其余的地方,他床底下都能钻。
      
      当然,小娃娃也偶尔想起来他爹,他爹就是住在这里的。爹啊,长大去南京看爹啊。小娃娃无忧无虑的成长,长牙的小烦恼他没有,咳咳,脖子上有小围兜,宫人老师们亲娘祖母都注意着给擦擦。
      他的注意力全放在“站立”上,自打发现自己可以站起来,见天儿要人扶着站起来,抬头、挺胸,自觉难耐大了,生来骄傲——
      
      胖胖乎乎的小娃娃,一身姜黄色的肚兜和虎头鞋,白白嫩嫩的胳膊腿儿露出来,肉嘟嘟的脸颊红润润的,大大亮亮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是小太阳,颤颤巍巍地站着,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太皇太后乐哈哈地笑,就感觉,手里扶着的,是她晚年所有的希望。
      刘阁老弓腰驼背,坐下来抱抱皇上,颠颠怀里的分量,感觉自己的老胳膊腿儿要抱不住皇上了,那个叫欣慰:“我们皇上啊,就是长的好。”
      小娃娃·皇上·朱载垣揪着刘阁老的白胡子,高兴地重复:“好好,好好。”口齿清晰,喜得一伙儿老臣都那个乐。
      
      瞧着皇上的模样,想象皇上长大的模样,那就不由地想起,民间有人因为先皇的“睟质如玉,神采焕发”,纷纷传言说先皇不是皇家人——大明皇家人的长相……一伙儿老臣又忍不住摇头失笑。
      大明皇家人的长相……这么多代下来已经很是清秀了啊,当年先皇就是长得好,皇太后也长得好,嗯嗯,我们皇上一定更是长的好。
      再仔细瞧瞧皇上的眉眼五官,惊讶,更是乐呵的满脸老褶子菊花盛开。一众老臣里最美的老头子谢迁满眼期待:“将来啊,我们皇上这长相,不一定多好那。”
      
      众人一听,看一眼谢迁,想起来先皇和谢迁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儿。
      就连太皇太后都和皇太后取笑小娃娃:“想当年啊,你爹的模样惹来多少议论。看看我们垣儿的这骨相身板儿,净遗传了父母的优点,还是优化后的优点。好看得来——”
      小娃娃在他娘怀里立即跟着“好好”。皇太后就抿着嘴儿笑,眼前好似看到那当年的风流帝王,为了出宫偷会情人,恨不得爬宫墙。
      
      风流帝王·先皇:“!!”想当年的事儿能和我儿子说吗?想当年我风流一下你们就要死谏,合计着到了我儿子身上,那就是期待?
      
      鬼魂·先皇的委屈无从诉说。就连暗处的锦衣卫东厂西厂的人都暗自嘀咕:我们皇上将来一定长得好,不光长得好,一定是仪态端庄,气度宏美,一身的帝皇威严,大小姑娘抢着嫁。
      小娃娃:“??”小娃娃自然不明白这些长辈们的心思,可他知道其他人都喜欢他,都说他“好好”,他好好啊,他开心啊,他特小自恋地骄傲地挺挺小胸脯。
      
      小孩子见风长,一天一个模样。小娃娃因为众人的“信任”越发欢喜,跟那春天里初生的小苗儿一般,每天都茁壮成长。
      七滚八爬九扶立周会走,小娃娃口齿好,脑袋聪明,到九个多月的时候,会认着人喊“娘、祖母”,还会听书知道那“大人、父亲”是爹的意思,喊着“爹”要找他爹。
      喜得所有人掉眼泪。
      “娘啊,祖母,爹啊。”小声音伶俐得来——皇太后抱着儿子,又哭又笑的强忍泪水:“等皇帝长大了,去南京看你爹。”
      
      小娃娃不乐意,他知道他爹在南京,在皇陵,他还记得要等他长大才能去看他爹,可他想他爹啊,太庙里也有爹啊。小娃娃记得清明节的时候,在太庙里给他爹行礼的事儿,小胖手指着太庙的方向,伸着胳膊要爹:“爹,爹。”
      
      小小的孩子,对他爹满心满眼的濡慕。皇太后因为儿子的呼唤,一颗心千回百转苦涩难言,什么也说不出来,她甚至不敢对上儿子那双眼睛,只紧紧地抱着儿子,泪眼模糊,声音哽咽。
      
      “皇帝乖乖,太庙里的那是你爹的画像,不是爹。”
      
      “爹啊,娘。”
      
      “那是你爹的画像。皇帝乖啊,长大才能去南京看爹。”
      
      “爹啊,娘。”
      
      小娃娃犯倔脾气。他终于会说话了,一心惦记着他爹,可却怎么也见不到,扭着身板儿要去太庙看他爹,拗不过他娘,气得在他亲娘怀里“哇哇”大哭。
      
      “哇哇哇,爹啊,爹啊。”哭得来——他这一哭,他娘也哭,他祖母也哭,太监宫女嬷嬷们都哭,就是杨慎、谢丕、刘成学、唐寅、王守仁……也都叫皇上哭得心里恻然,酸酸楚楚的难过。
      父母双全的人,会抱怨他爹太严格太偏心等等,可是没有爹的人那?王守仁想起家里的儿孙,感慨万千,一颗修炼出尘的道心动摇。
      皇上的老师里王守仁官职不大,但他的年龄最大,论功劳和实际资格也最大,他瞧着皇上在皇太后的怀里哭的撕心裂肺,脸都憋红了,一直哭累到睡着,更是心疼。
      “伯虎画画儿好,能否画一张先皇的画儿,给皇上看看。”
      “伯虎义不容辞。几位阁老同意,伯虎立即动手。”
      先皇的画像岂能私自画?可这不是特殊情况吗?皇上的年纪还分不清真人和画像,就知道太庙里有爹,那就画出来。
      晚上的时候皇太后送皇上回来乾清宫,一伙儿伴读老师们瞧着皇上红肿的眼睛,睡着了也不安生的模样,心酸心疼。第二天就一起去和几位首辅大臣商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