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开新 ...

  •    话说天地鸿蒙,人间兴起。东方大地上,自大秦始皇帝定鼎天下,国家一统,文字一统,尺子马车一统……大汉结束“百家争鸣百花竟放”的战国时代,华夏大地始用“父传子子传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可谓是自有安定,也自有峥嵘。
      
      魏晋南北唐宋元明,大明历经十代,到大明正德皇帝朱厚照。
      
      皇家和士大夫共治天下,儒家文化居庙堂,道德代替律法,佛道两门辅佐,儒释道三家精华的理学成熟……百姓安居乐业的和平时代里,皇权和臣权相争斗,蒙古倭寇横行南北,大明朝内忧、外患,无法用一语表达。
      
      而正德皇帝朱厚照,那真真是一个奇人也。
      
      天生的太子,注定的帝王。天性贪玩,生性顽劣,行事荒唐……但他很聪明,他在家国大事上一点也不糊涂。
      处大事刚毅果断,行军有先祖遗风,弹指之间诛刘瑾,平安化王、宁王之叛,大败蒙古王子,且多次赈灾免赋体恤百姓……
      他还重用先皇留下的贤臣,不拘一格提拔贤才,于嬉笑怒骂中有可称道之处。
      即使是最初几年信用“八虎太监”,终日醉心于淫乐,看似朝中政治黑暗,奸党横行,忠良正直之士仵逐殆尽,以致王朝反叛四起。安化王、宁王相继造反,可没有打扰一丝儿百姓安乐,大明安稳。
      
      可是,可是,正德皇帝作为皇帝,他纵使有天大的好处,有一样儿不合格,那就是不合格啊。
      
      无他,正德皇帝他,他没有儿子啊。
      
      儿子!
      儿子!!
      儿子!!!
      那不光是正德皇帝的儿子,那是大明朝的皇太子继承人啊。
      
      文武大臣们平时克制着,遇到皇上因为他的豹房、番僧、西洋技工、宫外的小情人等等等等闹起来的时候,那就恨不得以头抢地哭天哭地哭先皇哭太庙,死命地哭出来皇上脑袋里进的水!
      
      “皇上啊,您要出去打仗就打了,我们也不是非要拦着您建功立业,但是您没有太子啊……”
      “皇上啊,您看人家太宗皇帝征漠北、英宗皇帝征那啥的时候,遇到那啥啥事情,可人家都有太子啊。人家都有皇太子啊,啊皇上……”
      “最不济人家还有兄弟侄子镇守北京啊。皇上啊,皇上您没有儿子,大明没有继承人,皇上您还跑出去耍,雨露乱洒,这怎么能行啊……”
      布拉布拉,布拉布拉,一个个的糟老头子,眼泪鼻涕一大把,哭累了喊累了就一屁股坐在乾清宫的地砖上,跟那市井泼妇骂街一样,就差指着皇帝的鼻子大骂。
      皇上您没有儿子,对祖宗不孝,对后宫妃嫔不仁,对天下万民不义……皇上您没有儿子,还不听劝谏,难道我们天天苦劝,就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吗?
      皇上自己说说,您都而立之年的人了,不知道人家一个贩夫走卒,青楼败类,人家也有儿子继承家业的啊?
      年近三十的皇上,身姿挺拔,端坐龙椅。正值壮年,正当权的的时候,却是只听着,任凭额头青筋直跳,脸上青红交错,到底是没有年少之时那般嘻嘻笑着不搭理。
      
      皇上默然,不语。
      
      无他,皇上他笑不出来啊啊。
      
      年近三十还没有儿子的皇上,他再没心没肺,他也愁得慌啊。
      
      可儿子那不是皇上愁,不是皇上压住性子听听唠叨,不是皇上不出宫玩耍,不是皇上不去约会小情人男宠……那就会有的啊。
      关键,皇上是独子,先皇也没有同母兄弟,皇上就是要过继一个侄子,他都不知道去过继谁去。
      皇上面对现实,面对后宫妃嫔瘪瘪的肚子,老老实实地在后宫辛苦奋斗几个月,也没见到哪个妃嫔的肚子有丁点儿动静,一转头该怎么玩还怎么玩,还颇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正德十五年正月刚过,三十岁的正德皇帝,恩赐明宪宗之孙,明孝宗之侄,自己堂叔家堂弟,当世和自己血缘最近的堂弟,兴献王长子朱祐杬之子朱厚熜,为王,却不正式册封,只享受亲王俸禄。
      
      满朝文武,朝野上下,都知道皇上这是开始考虑继承人了,一时之间想起后嗣无人的皇上,想起先皇的恩德,都是默然。
      
      九月十四日,心情沉重的皇上南下江南游玩,到清江浦,落水,身体大伤。
      
      十月初五,浙江大旱消息传来,皇上面对没有一点儿消息的后宫,一夜未眠。第二天,一边安排赈灾事宜,一边安排人给堂弟朱厚熜做祥瑞,给继位做准备。
      
      到正德十六年正月,皇上一行回到京城。正月十四日,皇上心有不安,挂念后继无人,强撑身体,在南郊主持大祀礼,却在行初献礼时,下拜天地,忽然口吐鲜血,瘫倒在地。
      
      大礼不得不终止。
      二月,皇上病体稍安,面对日夜用心照顾他的皇后,一时感伤,难得的,一辈子没有喜欢过的皇后,有了一点点“感情”。
      三月,皇上病重,药石罔效,已处于弥留状态。
      信重的臣子们都知道,皇上医药无救了;最亲的太后娘娘也知道,皇上这次熬不过去了。
      亲信的司礼监太监把皇上的嘱咐当遗言听,皇上自己也觉得,这就是遗嘱了。
      “朕疾不可为矣。其以朕意达皇太后,天下事重,与阁臣审处之。前事皆由朕误,非汝曹所能预也。”
      当今皇太后张氏,当今首辅大臣杨廷和,都知道,这不是伤心的时候,继承人就是兴王朱厚熜了,该准备的就要开始准备了。
      前朝人人自危,人心浮动。后宫里头更是一时凄凄惨惨、日夜以泪洗面。
      
      做皇上的后妃,不说受宠的,那平时再不受宠的,再守活寡的,那也比做真寡妇的日子好啊。尤其这当今皇上没有儿子,自己更没有个女儿,尤其这内定的继承人的血缘,和皇上那么远……
      出身不高浅通史书的后妃们聚在一起,越琢磨越害怕。
      
      想想历史上那些自己没有儿子的皇帝,那多惨啊。那北宋的宋仁宗,活着的时候还用心培养继承人,还把皇后的侄女嫁给继承人……可在他自己百年后,那宋仁宗的皇后,那都晚年凄凉啊。
      
      更何况后宫的其他人啊。
      
      亲娘啊,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后宫皇后夏氏,同样心里难安。
      
      再没有感情,也是原配夫妻。再没有夫妻恩义,他也给了她明媒正娶,一国之后的尊荣。
      
      三月末的傍晚,夕阳如火。皇后娘娘做完佛课,看看时辰,来到皇上养病的豹房,发现皇上昏昏沉沉的没有醒来,眼里泪水上涌。
      听说皇上一个下午汤水没进,亲自伺候着皇上用几口参汤,拿着手帕给皇上擦擦手脸,呆呆地瞧着皇上面黄肌瘦,生机消亡的模样,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却是眼前一黑一头栽下床铺。
      
      上天啊,满天诸神佛啊,佛祖道祖上帝耶稣啊,他们的皇后怀孕了啊。
      
      满三个月,坐胎稳了。
      
      春雷起,轰轰地砸在满朝君臣的头顶上,这天,说变就变了。
      
      皇上奇迹般的康复,前朝后宫奇迹般的一心一意照顾皇后,九月十八日,皇后受惊早产,生下一个红通通皱巴巴的小娃娃,是男娃娃,是皇太子。
      
      小娃娃·在襁褓里“哇哇”地干嚎,胳膊腿儿有力地抻着,中气那个十足,小身板儿那个健康,听到人一个个的眼泪花花,激动啊,看得人一个个的直念佛,念叨先皇保佑,大明列祖列宗保佑。
      
      洗三大宴当天晚上,皇上守着儿子睡。
      
      “儿子啊,爹给你取名叫朱载垣,好不好?”皇上瞧着儿子,眼泪止不住,夜里醒来也要看儿子一眼再睡。生怕错过儿子一眼,自己伸胳膊用袖子呼噜一把眼泪,手抖胳膊抖,声音也抖。
      
      小摇篮摇啊摇,小娃娃睡得香甜,皇上的声音响在夜色里,格外温柔,格外清晰。
      
      “垣是小矮墙,‘低曰垣,高曰墉。’城垣垣衣,衣食无忧。
      爹不要你做守护大明的‘万里长城’,也不要你继承先祖遗风,聪明好学,心怀天下。你啊,就开开心心的,健健康康的长大,长大后生一个儿子,就好,非常好……”
      
      生一个儿子,就好,非常好。这是皇上一辈子的最大经验总结。文治武功,改革天下,中兴之治……不管多大的才气志气都没用,要有儿子,要有寿数。
      
      要有儿子要有寿数啊。皇上心脏抽痛,终是没忍住,轻轻伸手,想摸一摸儿子的小脸蛋儿,又怕惊到他,还怕自己的手皮子粗,伤到儿子。
      皇上呆呆地看着他的儿子,从脖子上摘下来一枚玉佩,小心翼翼地挂在儿子的脖子上,又瞧着儿子露出一个梦笑儿,自己也笑,特慈爱特骄傲的样子儿。
      
      “爹这辈子最大的荣耀,就是生了你。有了你,爹开心啊。什么文臣霸权,什么皇权不稳,中原天灾不断,北边蒙古,南方倭寇,朝里没钱,宗室外戚吃垮国库……你啊,都不要管。”
      
      “谁叫你不开心,你就砍谁的头,管那些做什么那?爹不甘了一辈子,处心积虑地管了一辈子,结果那?如果没有你,爹算什么?这天下,这后人,还不知道怎么编排爹,说爹是昏君,说爹荒淫无道,连一个儿子也没有……”
      
      皇上和亲儿子絮絮叨叨着“心里话儿”。皇上没说,他为了能看到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出生,续命半年的代价;皇上也没说,他为了孩子可以安全出生,最大安全的长大成人,做出的种种妥协的安排……
      皇上看着儿子的脸蛋儿,回忆自己十五岁登基的的艰难,为帝理政的苦楚,眼睛红红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痛苦。
      
      “儿子,爹的乖垣儿,你啊,将来一定要好好的,要孝顺你娘,要孝顺你祖母。”
      
      皇上这一辈子,最感恩的人就是他的皇后,最是舍不得的是他儿子,最愧疚的人是他母亲。
      皇上轻轻抱抱儿子,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儿。
      
      小娃娃刚刚出生三天,眼睛才刚刚睁开什么也看不见,他在娘肚子里就听他爹很多念叨,他都记得,可他哪里听得懂?可他喜欢听他爹说话啊,他爹的声音和其他人的声音就是不一样。
      可他用心听半天,好一会儿没听到他亲爹的说话声,也没有他爹深重的呼吸声,他动一下胳膊,也没有他爹紧张的哄哄抱抱,他就感觉自己好难过啊,“哇哇”的嚎啕大哭,
      
      小娃娃大颗大颗的眼泪珠子流淌到脖子里,打湿他爹给的小玉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