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组家庭》张佳音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另一边姜闻家里,薛氏和徐氏在她做决定的时候并未插言,待到送走了林如海,薛氏才有些迟疑的说:“下一科春闱还要三年多,咱们也跟着一起进京吗?”
      
      姜闻与婆婆对视一眼,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在京城无亲无故,琛儿自己去可以暂时住在林大人家,让她们也去别人家住那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的。就是薛氏也是如此,一时间三人便沉默下来。
      
      “琛儿也不小了,再说林大人不是也说了会托友人照顾吗?咱们就暂且别跟着去给他添麻烦了……”
      
      薛氏和徐氏可能还沉浸在要与林琛分开的悲伤之中,根本不搭理说话的姜闻。
      
      姜闻无奈的闭上嘴,闲极无聊便把帕子铺在桌子上折兔子玩儿,不过她只在久远的记忆里有些模糊的印象,手又笨,折腾了半天帕子都皱巴了也没见到什么形状出来,偏还不气馁。
      
      “笨死了!”薛氏看了半天,从她手里抽出帕子,几下就折出一朵花来,往姜闻手里一塞,“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女儿家该会的东西一点儿都不会!”
      
      姜闻觉得自己很冤枉,她又不是原主,小时候寄宿的经历她自觉都已经很独立了,缝袜子缝扣子都完全没问题。主要谁能想到会突然到这里啊?
      
      再说,有那么多手巧的人,她还会这些做什么?
      
      再一个,姜闻的食指在那手帕花上又推又点了几下,道:“咱们家是个小子,哪家的小子用这东西哄着玩儿?”
      
      “给你惯得!给我!”说着就要把那手帕拿回来。
      
      姜闻双手护住,转头看向婆婆徐氏,“母亲——”
      
      徐氏把刚刚用自己的帕子折好的花递给姜闻,笑着道:“来,母亲给你的。”
      
      姜闻把两朵花全都抓在手里,脸上的笑容也像是盛开的花一样灿烂,“谢谢母亲。”
      
      薛氏白了女儿一眼,对徐氏道:“她又不是小孩子,看你把她宠成什么样了?”
      
      “闻儿嫁进我们家就没享过什么福,反倒是我在拖累着她,我对她好是应该的。”徐氏温柔的看着儿媳妇,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继续道:“又把咱们琛儿教导的这般好,母亲感激你呢!”
      
      “您看您说的。”姜闻最受不了这么肉麻的情况,连忙转移话题道:“回头我看看咱们家有多少钱,倒时都让琛儿带在身上,一方面手里有钱出门不慌,一方面也可以看看京城有没有合适的院子,好买下来等咱们去的时候住,娘、母亲,你们看呢?”
      
      薛氏一听,立即便道:“京中物价定是不比别处,若是钱不够了,便与我张口。”
      
      徐氏也笑着说:“我不如你娘有钱,但若是需要,也是能拿出一些的。”
      
      薛氏娘家出自金陵薛家,却与紫薇舍人之后的皇商一脉并不是同支,反倒是一直延续祖辈读书科举兴家,只不过世人都知薛家是皇商,他们这一脉势力确实不显。
      
      不过借着薛家的势,他们这一房银钱上倒是从来不缺。
      
      薛氏当年成亲嫁妆不菲,更别说嫁的姜家也是当地出名的书香之家,家底比之薛家是差些,但一脉单传,自从姜明一没了,便全都在她手里了。
      
      后来姜闻出嫁,薛氏把其中大半都给女儿做了嫁妆,但说她手里有钱,也绝对没有说错。
      
      而徐氏家里不过是普通的富户,嫁妆也不过是些田地和一间在姑苏的铺子,当初她们来扬州之后便都卖了。姜闻后来在扬州又重新买了田地铺子,她也都没要,都让儿媳妇管着,只自己手里多年的一点积蓄一直没怎么花。
      
      所以别看她们三个是寡妇,这些年外人笑话又如何,但内里日子比不少人过得都潇洒,只不过很多时候都比较低调而已。
      
      现如今林琛起来了,为了不让人小觑他,一家三个女人这才衣着打扮上略微高调了些。
      
      当然,说这么多,重点是姜闻没有人家那样的豪富,但也绝对不缺钱。
      
      林如海对荣国府来的下人有几分不满,但碍于女儿到时要进京,也不可能态度过于轻慢,便亲自与那婆子说了待为夫人扶灵回姑苏后再安排黛玉北上。
      
      荣国府的人只要能请回林姑娘,自然是不在意晚这一时半会儿的,十分爽快的表示都由林姑爷做主,他们有耐心等。
      
      扶灵回姑苏前两日,林如海念起这两日林琛一直留在他这儿,都未有时间回家去,便让他先回去见见长辈。
      
      林琛也挂念家中,忙完了手边的事便与叔父告辞。林如海点头,“最近因为你叔母的白事,你的课业想必也耽误了,等到去了京城,我会请人教导你的。”
      
      “叔父放心,琛儿会用心的。”因为还未正式与族中说要收林琛为义子的事,所以两人此时仍然是以叔侄相称。
      
      说过话,林如海也未多留,直接挥手便让他走了。
      
      林琛家这处宅子是个三进的院子,一路从大门进入正厅,便见母亲在那里与铺子管事说话,立时便微微躬身,然后坐到了一侧的椅子上去。
      
      姜闻此时与管事已经聊得差不多,便让人先回去,待人走了,立即便露出笑脸对儿子说:“琛儿你回来了?林大人家不忙了?”
      
      林琛摇头叹道:“不日便要去姑苏,叔父让儿子回来的,这几日一直未曾归家,儿子委实不孝。”
      
      “林大人和林夫人往日里对你十分的尽心,你多帮忙也是应该的。”
      
      话音刚落,得知林琛回来的薛氏和徐氏便赶了过来,围着他问长问短。姜闻已经把手头能够拿出来的银钱都已经统计出来了,此时话还未说完,直接便把人拽出来。
      
      “我和你外祖母祖母商量了一下,这次你陪着黛玉一起北上,我们就先不过去了,到时候你拿着钱,托林大人家在京城的下人帮着寻一处宅院,日后我们再看什么时候搬过去。”
      
      林琛一听,觉得如此也甚是妥当,便点点头,道:“儿子过去就请叔父家的下人帮忙寻,母亲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
      
      姜闻刚要出声,旁边薛氏便道:“你这次回姑苏,若是你那个曾祖母胡搅蛮缠,千万不要理她,那个老婆子最是不要脸!”
      
      这话也就是他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薛氏才无所顾忌的说出来,在外头,薛氏为了外孙的名声向来都是对其闭口不谈的,但心里的厌恶却并没有随着近两年她的态度改变而减少,反而越演越烈。
      
      林琛对于当年的事情并没有记忆,等到他大了,曾祖母已经被母亲治得收敛了许多,不过即便这样,为了他更亲近的人,一向也不会亲近曾祖母,所以此时外祖母一说,他便没有犹豫的直接点头。
      
      姜闻见娘亲满意了,开口对儿子嘱咐道:“你瑧大哥的次子出生,这次过去顺便把咱家准备的满月礼一起带过去。”
      
      “好。”
      
      林琛一向早熟懂事,别的也没什么需要嘱咐的,姜闻便退出来把时间让给娘和婆婆。临走之前望了一眼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的姜明一,姜明一会意的跟着她回到卧房。
      
      “琛儿第一次出远门,您能不能过去照看一下?”平时姜闻与他说话都比较随意,但现在请人帮忙,自然还是要态度软一些的。
      
      然而姜明一却是直接摇头,道:“林大人到时也会安排妥当,我就留在你母亲身边,哪儿也不去。”
      
      “母亲定然也是放心不下的……”
      
      “儿孙自有儿孙福。”
      
      他坚决说不去京城,姜闻也不能勉强,想了想,又道:“那这次回姑苏您可否一起过去?若是那边有什么事儿,传个消息过来,我随时杀过去!”
      
      姜明一转过头,眼神中带着几分无奈道:“琛儿能有什么事儿?现在林家族中与他亲近还来不及……”
      
      “再如何也才十三岁呢。”她以前那些皮学生都高中还成日里就想着捣蛋,林琛这才小学的年纪就要承担起责任,姜闻看着也心疼的。
      
      到底也是他的外孙,姜明一对于去姑苏几日并未反对,只出去先说了一句:“下不为例。”
      
      第二日傍晚,巡盐御史林家,灵堂内。
      
      林琛祭拜后把香虔诚的插在香炉上,随即静默一会儿,然后才慢慢退出去。
      
      林如海的小厮常顺被他暂时拨给了林琛,此时正站在门外守着,林琛出来后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即温声问道:“妹妹今儿身体如何?”
      
      “回琛少爷,小姐胃口有些不好,中午又没吃多少。”
      
      林黛玉本就身体娇弱,如今因为要北上心情十分不好,吃得便更少了,因此林琛便又说道:“晚膳便摆在正厅,叔父与我一起陪着妹妹吃。”
      
      “是,琛少爷,奴才这就去吩咐人准备。”
      
      林琛点点头,问道:“叔父现下在何处?”
      
      “回琛少爷,老爷……一个人在书房。”
      
      林琛点点头,抬脚往叔父院子而去。到了书房外,小厮与他问好之后,林琛在门上轻轻敲了敲,随即出声道:“叔父,可否让琛儿进去?”
      
      等候片刻,书房内响起一声带有几分沧桑颓丧之感的声音,“进。”
      
      林琛推门进去,又转身把门合上,随即才恭敬的躬身行礼,道:“叔父,琛儿明日一早便要与妹妹一起为叔母扶灵回姑苏,特来问您是否有所嘱托。”
      
      数日来沉溺于悲伤中,林如海的反应似乎都不那么灵敏,听到林琛的话顿了两息才缓缓点头,指着桌上的信封道:“我写了一封信与老族长请他为我收你为义子做个见证,你直接带在身上吧。”
      
      “是。”林琛从书案上拿起信封,仔细收好,这才道:“刚刚琛儿吩咐把晚膳摆在正厅,让妹妹也过来一起吃。”
      
      林如海颔首,“你一向是周到的。”
      
      “妹妹想必也是不想离开家……”林琛看着叔父苍白的脸色,面上有些担忧道:“叔父若是也舍不得,大可请我母亲照顾几分,我母亲是不会介意的……”
      
      “唉——”林如海闭上眼睛,他又何尝舍得女儿离开自己身边,只是如今他实在是顾及不到,琛儿家里也需要避嫌……片刻之后叹道:“到底是玉儿外祖家。”
      
      林琛听后,也知叔父的决定定然是有道理的,躬身行了一礼,道:“琛儿能理解婶婶仙逝您十分悲痛,只是身体紧要,妹妹又尚年幼,您不要熬坏了身体。”
      
      “我心中有数。”林如海一顿,道:“我不准备给玉儿带太多下人进京,琛儿你觉得带谁比较合适?”
      
      林琛不解,“谁家的小姐身边不是大丫鬟小丫鬟仆妇一堆,妹妹若是带的人少,到了京中不会被人看清了吗?”
      
      “你说的不无道理。”林如海也不吝于对林琛教导,“只是那是玉儿外祖家,他们家里定是不缺人伺候的,少带些人到时她外祖母自然会为黛玉配丫鬟,玉儿是常住,想必也可以尽快融入进去。”
      
      林琛听后,仔细想了想甚觉叔父考虑的周全,便道:“那不如便带着王嬷嬷和冬嬷嬷,王嬷嬷是妹妹的奶嬷嬷,对她的起居习惯甚为熟悉可以照顾周全;冬嬷嬷是叔母的陪嫁丫鬟,在荣国府故旧甚多,到时想必可以提醒妹妹行事。”
      
      林如海思索片刻,点头道:“便如此吧,另外再带两人,做跑腿用,有什么事也可去林家找你。”
      
      “好。”
      
      若非心存隔膜,林如海想必直接就点了黛玉身边的两个人随她进京了,可正是因为心里有了这么一出,他甚至还想过要不要苏嬷嬷陪着女儿一起进京,而他也是在苏嬷嬷和冬嬷嬷之间犹豫,这才会问林琛的意见。
      
      而现在既然定下来了,剩下的事林如海自然会安排,便点点头道:“琛儿你先出去吧。”
      
      林琛躬身行了一礼,犹豫了片刻还是看着叔父道:“琛儿能理解婶婶仙逝您十分悲痛,只是身体紧要,妹妹又尚年幼,您不要熬坏了身体。”
      
      “我知道了。”
      
      林琛这才离开书房。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也发了几章了,我自己闭门造车感觉容易有盲点,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尽管提,我会试着改进的,O(∩_∩)O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