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组家庭》张佳音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姑苏林家路上有一点耽搁,所以比他们预期的晚了一天才过来。不过到底各房都来了人,甚至族长一房还带着孙辈儿林瑧和林瓒一起过来,如果林如海有需要,这两个后辈也可以留在扬州帮着扶灵回姑苏。
      
      林如海对于老族长的好意自然是心领的,只是他有一点自己的打算,还需要与林琛母亲商量过再说。
      
      林家是世代书香,就算林如海这一支地位更崇,林家堂族在姑苏也是有一些地位的,所以林家堂族的长辈不可能自降身份来吊唁,其他与林如海同辈儿的也不会对他的想法去多加询问。
      
      因此,林家堂族的人在扬州停留的两天,除了吊唁之外,还因着徐氏这个叔母在这儿,提出了拜见一下。
      
      徐氏听说小叔子林智并没有过来,而是他的儿子林渲代替前来,便有些松动想要答应下来,薛氏却是不愿意,坚持反对他们来扰清净。
      
      别看徐氏平时温温柔柔的好像没什么脾气,但是主意也很正,一时间两个人竟然也僵持不下,便一同扭头来问姜闻的意见。
      
      姜闻正喝着花茶听两人各执一词争论,听到她们的问话一顿,便有些无奈的看向薛氏,劝道:“琛儿始终是姑苏林家的后人,我和母亲将来也是要葬在林家的祖坟的,既然林家这些后辈也不是都不好,咱们就区别对待一下吧。”
      
      林琛之前一直并未出声,此时听到母亲也答应族人们过来,这才笑着对外祖母哄道:“孙儿这一辈儿,就瑧大哥和瓒二哥两个堂兄,他们又与孙儿一向要好,外祖母,您就让他们过来吧……”
      
      薛氏本就对孙儿极容易妥协,想到姑苏林家这次来的小辈儿也不让人讨厌,虽然还是不答话,但表情已经有了要答应的意思。
      
      姜闻冲着儿子挑挑眉,又看了一眼薛氏。
      
      林琛笑着点点头,给外祖母的杯子里添满了花茶,语气中带着几分撒娇道:“外祖母,您就答应吧?再说族人们前来皆是为了礼仪,没准儿心里也挣扎呢!”
      
      “好好好——”
      
      薛氏因着外孙的亲近控制不住喜滋滋上扬的嘴角,立即便点头顺着台阶答应下来。
      
      姜闻看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每一次都这样,只要她的外孙一说话,最后退步的速度总是突破下限,一点儿原则都没有了!
      
      但好歹是同意了林家族人过来,林琛直接就派小厮去叔父家告知一声。第二日,他们就上门来了,薛氏虽说在自家人面前的时候各种不待见,见到人之后却周到的让人一丝毛病都找不出来。
      
      反倒是姜闻,眼神只要稍微落在他们身上,这些人就不自觉的会有些躲闪,毕竟薛氏厉害,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因为有娘家人在背后支持,可对于姜闻,他们是真的不敢招惹……
      
      因此一群男人与姜闻一家四口寒暄几句,便提出离开,徐氏不记仇,真心邀请众人留下来用午膳,薛氏在旁边略有些虚假的附和,他们也并未多留,坚持告辞。
      
      姑苏堂族又在林家住了一晚,第二日林如海也没有说需要他们帮忙,众人便爽快的告辞了,这一次林如海抽时间与林琛一起送的林家堂族来人离开。
      
      林家要为贾敏停灵一月,林如海原对荣国府来人很是重视,早早的便让府里二管家在码头等候,却没想到提前回来通报的下人说夫人的子侄并未前来吊唁,这与林如海的预期并不相同。
      
      “叔父,许是路途遥远,荣国府抽不开身……”
      
      林如海沉默良久,抬头对林琛道:“等有些空闲,我去你家里拜访一下。”
      
      “叔父可是有事?”
      
      “……”林如海从椅子上起身,并未回答,而是道:“荣国府的人要到了,琛儿你代叔父去大门外迎一下吧。”
      
      “这……方便吗?”毕竟是叔母娘家,又是荣国府那样的人家,林琛有些顾虑。
      
      林如海背对着林琛,站在窗前,看着书房外那一片竹林,“无碍,你去吧。”
      
      如此,林琛便一躬身,遵从叔父的吩咐去迎荣国府来人。
      
      林如海也并未等多久,林琛便带着荣国府的仆妇来到他的书房,那为首婆子报了姓名,先是为贾敏哭了一番,随后才道:“府里老夫人一向最疼的便是四小姐,多年未能见一面又骤然得知她撒手去了,伤心的直接便病倒了。”
      
      “还望岳母保重身体。”
      
      婆子福了福身,擦了擦眼道:“林姑爷也节哀顺变,此番奴婢等人前来,除了吊唁四小姐,老夫人也心疼林姑娘年纪轻轻便没了娘,恐无人照顾,希望可以接她进京……”
      
      林琛有些惊讶的望过去,随即看向叔父,同荣国府众人一起等着他的回答。
      
      林如海也没想到荣国府竟然想要把黛玉一起接去,虽是心中不舍,但也知她们说的不无道理,一时拿不定主意,便对几人道:“此事尚有些突然,待我仔细想一想,容后再说吧。”
      
      稍后林如海又吩咐人带几人去拜见黛玉,只是话音刚落下,又改口道:“还是琛儿你带路吧。”
      
      林琛笑着躬身回道:“正好琛儿今日还未见过妹妹,顺便过去看一看。”
      
      林如海欣慰的点点头,“你们兄妹一向感情好,去吧。”
      
      “是。”林琛转身对贾家仆妇几人伸手一指门口,道:“众位请。”
      
      林琛并未与贾家人说太多,直接把人带到黛玉面前,见黛玉的奶嬷嬷和叔母身边的贴身嬷嬷冬嬷嬷都在,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便语气亲近的关心了几句,这就告辞离开了。
      
      待得他走了,黛玉虽说知道这是外祖母家的下人,但论起亲近程度自然是不比从小便喜欢的兄长林琛的,只她有教养,也并未让贾家仆众觉得有甚怠慢。
      
      说过话,林黛玉让人带他们去休息,冬嬷嬷笑着上前一步,道:“小姐,奴婢与她们在荣国府的时候便认识,不如由奴婢去吧?”
      
      林黛玉认真的点点头,道:“那冬嬷嬷您好好招待,莫要怠慢了。”
      
      “是,奴婢知道了。”
      
      冬嬷嬷亲自引着一行人去提前安排好的院子休息,路上,贾家的婆子问道:“那位公子就是四小姐说的与林姑爷学习的林家堂族中人吗?我怎么看着在这林家似乎颇受姑爷重视?”
      
      “琛少爷自然是受重视的,整个姑苏林家,再也找不出比琛少爷更惊才绝艳的人物了!”冬嬷嬷虽是与小姐陪嫁到林家的,但也算是看着林琛变成现在的翩翩少年,难免也有些与有荣焉道:“去年的秋闱,琛少爷可是第二名考上的,在咱们扬州可是有名的少年郎!”
      
      去年贾敏便病重,夫妻两人想必也没什么心情去与荣国府说这件事,所以荣国府众人听到之后也是大吃一惊,他们的印象中,这公子哥都似家里的少爷们娇惯,不曾想竟然有人这么小的年纪就中了举!
      
      “真是少年英才!”
      
      “那是自然,否则老爷和夫人也不会这般喜欢琛少爷,就连小姐的启蒙,都是琛少爷亲自启蒙的。”
      
      那婆子一听,撇了一下嘴,带着几分不屑道:“不过是个堂族子弟,何须这般好像姑爷家的公子似的!”
      
      这话说的有些不合时宜没有规矩了,冬嬷嬷看了一眼林家的下人,皱眉道:“这里是林家,还请嬷嬷谨言慎行。”
      
      婆子说完,见林家下人的神色也知道自己一时有些口无遮拦,只是在荣国府她也算是得脸的下人,竟被人使脸色,一时间便有些面子上过不去,气氛便沉默了下来。
      
      而此事到底还是被林如海知道了,林琛虽说是堂族的,但这孩子聪明且心性良善,他和夫人一向都甚为喜爱,如今竟然被荣国府的下人轻慢,心里自然是有些不虞的,只是碍于是岳家的,也不好去管教,便只能当作不知。
      
      然后第二日,荣国府仆妇众人吊唁贾敏便都由苏嬷嬷主持,又嘱咐林琛暂时看顾林家,他则是亲自去了林琛家里。
      
      得知林如海竟然亲自前来,姜闻连带薛氏徐氏都有些茫然,不知他这时期突然到访有何事,只是疑惑归疑惑,人还是客气的请进来了。
      
      姜闻看了看上首两位长辈没有开口的意思,便看向林如海,问道:“不知林大人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林如海拱手行了一礼,诚恳道:“今日如海确有一事相求,若是有冒犯之处,还望两位长辈以及渊大嫂子莫要怪罪。”
      
      三人对视一眼,徐氏起身扶起他,温声道:“你说便是,力所能及之事若是我们能够帮忙,自然是愿意的。”
      
      林如海退后一步又是一拜,道:“如海想收琛儿为义子,为我夫人扶灵回姑苏。”
      
      “义子?!”三个女人异口同声。
      
      “是,如海一向视琛儿若亲子,我夫人也是如此,所以才有此请求,还望应允……”
      
      “不是,”姜闻抿了一下嘴唇,带着几分不解的问:“咱们本就是同族,若是林大人需要琛儿帮着扶灵,我们自然是不会阻拦的,何需收为义子?而且有叔侄变义父子的吗?不是多此一举吗?”
      
      姜闻说的直接,林如海也不介意,诚实的回答:“实不相瞒,林某并不想再续娶,百年之后却放心不下小女。林家堂族到底与我这一支稍远了,有些事到底名不正言不顺,琛儿孝顺我不能提出过继让你们为难,便想收为义子也是好的。”
      
      姜闻一听,有些理解了,若是担心往后林黛玉无人照料,会有此举也不足为奇,只是,“有什么事是族人也不能名正言顺的?”
      
      林如海弹了一口气,道:“玉儿外祖母派人过来吊唁,同时希望可以带玉儿回京去照顾,如海考虑再三,女孩儿若是无女性长辈教导实为不妥,便想让琛儿提前进京备考关照一二。不过我会请友人为他指导,必不会耽误学业……”
      
      “林大人对琛儿如何我们是知道的。”姜闻回头看了一眼跟林如海一起回来的老姜头,见他点头,便笑着对林如海道:“琛儿受您教导良多,他照顾黛玉也是应当的,收为义子之事,我们答应了。”
      
      林如海神色一喜,不顾姜闻母女婆媳三人的阻止又各拜了一拜,起身后便道:“那此番琛儿扶灵回姑苏,我便书信一封与老族长,请他老人家做个见证!”
      
      “便由林大人所说。”
      
      说好此事,林如海也不方便多逗留,便告辞离开。回到林家之后,与林琛聊过之后,便吩咐苏嬷嬷着手准备黛玉北上的事儿。
      
      林黛玉得知父亲竟是想要把她送走,心中很是不舍,便来到父亲书房,泪眼朦胧道:“爹爹,玉儿不想离开您……”
      
      林如海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头,与她耐心解释了自己如此做的缘由。
      
      林黛玉一听父亲竟是要收琛哥哥为义子,自然是没有半分抗拒,甚是机灵道:“既是收为义子,咱们家与琛哥哥家里关系自然是不同以往,不可以由伯母教导玉儿吗?这不也是名正言顺的长辈吗?”
      
      “这……”林如海没想到女儿竟是反应这般快,便又欣慰的看着她道:“为父不是没想过此事,只是你琛哥哥将来留在京城几乎是十之八九的,到时候你伯母她们也会进京,你外祖母又甚是想念你,不如便早些进京,也使为父少了后顾之忧。”
      
      “父亲……”
      
      林黛玉还想要分辨,林如海摇摇头,“我也不想与我儿分开,只是你母亲随我外放在扬州,难感伤未能尽孝于你外祖母身前,你就当完成以下她的夙愿了。”
      
      如此林黛玉还能如何说,只能流着泪点头答应会好好孝敬外祖母,不会堕了林家的门风。
      
      “你还小,无需背负太多。”
      
      林黛玉却固执的并未说话,林如海便只能叹一口气,道:“若是有事,就去找你琛哥哥。”
      
      “女儿知道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