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组家庭》张佳音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24 13:19: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捉虫) ...

  •   林如海的道谢姜闻就不客气的收下了,不过林家这几日该招待前来吊唁的客人也都招待的差不多了,自然也不需要她再过去,便准备留在家里松散几日。
      
      再一个,既然林家堂族要来,她也不愿意凑上去,倒不如躲个清净,反正他们估计也没多想看见自己,正好大家都自在。
      
      而林琛来到叔父家,禀明原委之后,表达母亲并无隔阂之意,随即才道:“姑苏族人想必不日就要到达,琛儿想去码头一迎。”
      
      林如海一听,颔首道:“如今也过了停灵的头七日,扬州已经再无来吊唁之人,便带二管家一起去码头,代我也迎一下姑苏族人。”
      
      “叔父请放心。”
      
      林如海拍了拍林琛的肩膀,看着面前已经教导几年的侄子,眼神似是穿过他看向什么,“你叔母当初也对你尤为喜爱,数次说过,若是我们二人之子尚在人世,不知长大后会否如琛儿你这般风华正茂……”
      
      林琛微微垂首,当初叔父家的弟弟病去,他也甚为惋惜心疼,那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明明自己也受病痛的折磨,却时时都在对他们笑着……
      
      “叔父,您还有黛玉……”
      
      林如海收回手,背手立在窗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玉儿一向对你这个兄长甚是亲近,稍后你去看看她吧。”
      
      “叔父放心。”
      
      从叔父这里离开,林琛便去看望林黛玉,半晌之后才离开叔父家与二管家去码头。
      
      而此时,姜闻才刚在娘亲的喊声中从床上爬起来,觉睡多了,人起来的时候反倒更觉得疲累,她现在就是这般状态。
      
      满脸无奈的自己穿好衣服,随意的给头发编了一个辫子撂在胸前,姜闻这才抻着懒腰踏出房门,回身把门关上,一转回来吓得立即往门上一靠,“娘!您干什么?”
      
      “我干什么?”薛氏伸手使尽戳了几下女儿的额头,恨铁不成钢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惫懒的!早上琛儿请安,你这个当娘的鸡都叫了还未醒!哪有你这么当娘的?”
      
      姜闻一听,挠了挠耳廓,有些奇怪道:“我怎么没听见鸡鸣?娘您养的那只鸡跟您似的霸道,今儿竟然没来我门口嚷嚷?”
      
      “说谁霸道呢?没大没小!”薛氏伸手拽了一下女儿,边往正厅走边说:“还不是咱们琛儿,把我的公鸡圈起来了,生怕它扰了你睡觉。”
      
      姜闻笑眯了眼,加快几步走到娘亲身边,揽着她的肩膀得意道:“那是!您也不看看是谁生的!”
      
      然而姜闻动作是没什么姑娘家样子的糙,若是别的薛氏也不在意,但偏姜闻个子矮,搂个肩膀整个人都挂在她身上,走路都艰难起来,想要扒开,她手劲儿又大,便只能站在原地挣扎。
      
      “松手!以后在琛儿面前莫要这么无状!”
      
      姜闻松开手,顺便帮着她捏了捏肩膀,嘴上还嘀咕着:“谁还不知道谁啊?琛儿都十三岁了,偏你们还以为我会带坏他!”
      
      “你去林大人家帮了几天的忙了,怎么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您可别说这个了!”姜闻无奈的翻了翻眼睛,“在林大人家那几日可把我憋坏了!搁您您也受不了!也不知道咱们家琛儿是怎么就变异了……”
      
      薛氏一听,气得在她手臂上连续抽了几下,“谁变异!谁变异?!”
      
      姜闻一边躲一边认怂道:“是我!是我!是我变异还不行吗?”
      
      她动作快,一离开娘亲的魔爪,便夸张的揉着自己的手臂,“这果然,跟琛儿比起来,我这地位就一落千丈了。”
      
      “你自然是不能跟琛儿比的。”
      
      姜闻撇撇嘴,一踏入正厅,便见到婆婆徐氏坐在上首,福了福请安:“母亲日安。”
      
      徐氏一见到她便笑着站起来,见她行礼,立即拉着她的手起来道:“闻儿你何时也这么多礼了?咱们家可不兴这个。”
      
      “礼多人不怪嘛!”
      
      徐氏吩咐贴身丫鬟给姜闻上膳,一面问她:“你这几日在林家累了吧?我就说你也挑两个丫鬟在身边伺候着,刘安家的一个婆子也带不出门去,总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
      
      “还是母亲您对我好。”说着话,姜闻还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亲娘,见她白了自己一眼,这才拉着婆婆坐下,随即说道:“我知道您说的,暂时还用不到,以后用到了我肯定会买两个丫鬟回来的。”
      
      姜闻也不是说说而已,她现在能自己做的事情都自己做了,但日后若是琛儿高中,她作为母亲,自然是不能给他丢了面子的,所以这些年随着琛儿秀才举人一步一步的,家里也添了些下人,只不过为数不多的几个都在长辈身边而已。
      
      这些不用人教姜闻也都有数,再说身边儿还有一个老姜头时时刻刻提醒,能不了解吗?
      
      丫鬟把不知是早膳还是午膳端上来,姜闻坐在桌边儿,问两位长辈:“母亲,娘亲,要不要一起吃一些?”
      
      徐氏笑着摇头,薛氏直接怼了一句:“我们吃过了,享受不了你用膳的时间。”
      
      “切!”不吃姜闻自己吃。
      
      薛氏和徐氏坐在一起看着她吃饭,最后还是薛氏率先问道:“是不是姑苏林家要来人了?”
      
      姜闻嘴里嚼着菜,点点头,“嗯。”
      
      提起姑苏的人,徐氏的表情便有些阴郁,薛氏见到了,哼了一声,气道:“你不会让姑苏林家那些人来咱们家吧?我告诉你,要是招来了,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徐氏手放在薛氏的手腕上拍了拍,安抚道:“薛姐姐,莫要生气了。”
      
      “我能不生气吗?”薛氏的手猛地拍在桌子上,看着徐氏咬牙怒道:“当初你婆婆那个老虔婆欺凌你们婆媳,姑苏林家的族人不是作壁上观就是说风凉话,反正没一个好的!”
      
      姜闻摇摇头,“娘,您也公平点,当初老族长也多次帮母亲说话,后来舅舅他们来帮我们分家,不也是老族长支持的吗?”
      
      “哼!”虽然表情依然带着不爽,但薛氏对此倒是未反驳。
      
      林家堂族一支有三房,大房是姑苏林家的族长,他们家是三房。公公虽是长子但是不受爹娘待见,反倒是对幼子更为偏宠,而这幼子林智,比姜闻的夫君林渊也不过大了两岁。
      
      待到公公病逝,林渊又出去踏青意外跌落而亡,他们家除了一岁多点的林琛,就剩下她们婆媳两个女人了,不少人都说她们命里带煞,祖母老魏氏更是变本加厉的辱骂她们。
      
      薛氏这个娘亲虽然也守寡了,却也不能忍受女儿受人欺负的,带着娘家兄长到姑苏林家大闹了一场,这才由老族长主持分了家。
      
      而老族长一房对姜闻一家确实还算不错,这些年换成她之后,但凡遇到对他们家出言不逊的族人,碍于辈分小,怼几句不解气,她就去抽他们家比自己辈分小的,因为手上有分寸,倒是每一次老族长都会站在她们这一边……
      
      “就算老族长一房确实还算公道,那也是因为咱们家琛儿出息!”薛氏沉默后还是不服气。
      
      徐氏失笑的看着亲家母,摇头公允的说:“咱们家琛儿还小的时候,哪里看的出出息来?”
      
      “三岁看到老!咱们琛儿从小就懂事!”
      
      徐氏想起孙子,也觉心满意足,跟着一起含笑点头。
      
      姜闻不去理会这两个有孙万事足的女人,只专注的继续吃饭,她这两顿合一顿吃,下一顿又吃的晚,还是要多吃一点才能挺到下午。
      
      “你还没吃完?”薛氏一扭头就看到她又添了第二碗,无语的问:“你都多大年纪了?若是继续吃体型变了怎么办?”
      
      姜闻手一顿,随即继续不管不顾的边吃边道:“我一个寡妇,胖点儿瘦点儿能怎么的?”
      
      “寡妇就要一副丧气样吗?”
      
      姜闻转头看了一眼自家娘亲身上的颜色鲜艳的绫罗绸缎,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颇为舒适的棉布衣服,这哪里丧气了?
      
      要说丧气,反倒是徐氏常年都穿着一身素色衣服,前些年较为朴素,后来姜闻掌管全家之后,自然不可能对娘亲和婆婆差别对待,所以现在她身上的衣服颜色虽然寡淡,但是料子还是好的。
      
      “你看你,跟你说话你怎么又当耳旁风呢?”薛氏给自己倒完茶,又顺手给女儿也倒了一杯放到她手边,随即才说道:“之前被你岔开,咱们琛儿本来就学业繁忙不经常在家,下一科又要进京赶考,相处的时间不多,请安你也不起来,就能不能长点儿心?”
      
      “我不是说了吗?琛儿到时候去哪儿,咱们就跟着一起去,相处的时日多着呢,怕什么?”
      
      姜闻说的随意,薛氏和徐氏先头还以为她是随口说说的,没想到此时又再重复,纷纷惊喜的看着她,“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还会骗你们?”
      
      薛氏满脸的喜色,随即笑容一收,有些迟疑道:“琛儿去参加春闱,咱们跟过去不会添麻烦吗?再说也不知道到时候会分到哪里去……”
      
      “琛儿不是说了吗?林大人让他参加下科,到时候再考庶常馆,很大可能是留在京城的,就算到时候下放,咱们大不了等他任命出来回乡祭祖的时候再与他一同前往呗,总不会分别太久的。”
      
      她这么一说,薛氏和徐氏顿时便放下心来,满脸喜悦的开始琢磨着她们要不要一起去京城,什么时候可以出门去……
      
      姜闻此时也吃完了,让丫鬟收了碗筷,站起身来冲着两位长辈说:“这几日我都没来的及处理铺子上的事,我先去忙了。”随即在她们不在意的摆手中躬身离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