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组家庭》张佳音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9-22 15:18: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晚上三人一起用了晚膳,黛玉因为父亲和兄长都在旁边,心情好了不少,竟也多吃了小半碗饭,只是林如海担心她晚上不消化,并未多劝她继续吃。
      
      第二日一早依然是三人一起用的早膳,这一次因为要赶路,林如海和林琛看着她多用了些早膳,随后林琛才带着林黛玉上了马车,在护卫的护送下扶灵回姑苏。
      
      一路上因为要照顾黛玉的身体,并未走的太快。到了姑苏林家地界儿之后,也没耽搁,林琛直接便带着妹妹为叔母下葬。
      
      林黛玉看着母亲的棺木被埋进墓地,哭得不能自已,林琛劝了又劝还是未能让她止住哭泣,直到最后她竟然直接哭晕了过去,这才带着黛玉到了家中安置。
      
      他们家在族中是有房子的,这几年一直便由老族长帮忙照顾,平时回来的时候也有个落脚的地方。林琛碰到被子感觉是晒过后的干爽松软,应该是得知他们回来仔细打扫过了。
      
      等到黛玉躺在床上睡得安稳了,林琛这才带着叔父的信去寻老族长……
      
      而从林琛离开扬州,薛氏和徐氏便都有些不得劲儿,就担心他脸皮薄到时候再因为别人说什么伤了心。
      
      姜闻难免也担心,但是林琛会这么脆弱她是绝对不相信的,到底是她养的孩子,这神经太纤细那她也太失败了。
      
      也不想成天对着两个苦瓜脸,琢磨了一会儿便问她们:“去不去踏青?您二位爱爬山,去年刚为你们在青羊山脚下咱家那块儿地边上建了一个小院子,还没怎么住过,咱们去住几日?”
      
      “谁爱爬山,那不是因为寺庙都在山上吗?”薛氏习惯性的与女儿争辩一句,随即又问道:“你不给琛儿收拾上京的东西?还能抽出时间出去玩儿?”
      
      “有什么好收拾的?娘您不是说过吗?有钱就够了!”
      
      薛氏一噎,徐氏偷偷用帕子掩嘴一笑,随后温柔的看向姜闻,问:“那闻儿,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踏青?”
      
      “择日不如撞日,就明日吧。”
      
      于是姜闻就吩咐下人开始准备出门要用的东西,然后几日不在家,她又把该交代的都交代给刘安家的,第二日就带着娘和婆婆坐马车去了城外。
      
      他们家不像那些大家族有钱随便任性,所以这院子里就有一户佃户帮着看着屋子,昨儿决定过来玩儿之后就专门让人过来打扫了。
      
      不过屋子到底是许久未住人,一进去之后就觉得没什么人气儿,虽说这房子还是新的,薛氏却是满眼都是嫌弃挑剔。
      
      姜闻也感觉屋子里有点儿阴凉,四下看了一眼,吩咐下人把门窗都敞开再通通气,然后带着两个长辈坐在堂屋里等着下人收拾好。
      
      薛氏喝着从家里带来的茶叶泡的茶,越喝越憋气,啪一摔杯子气道:“这跟在咱们家喝茶有什么区别?!”
      
      姜闻拨弄了一下茶壶把手,试探的说:“这山泉水也算是沾了禅意?”
      
      “胡扯!山上有寺庙这水还灵了是咋地?”不过她们这年纪的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薛氏抢过茶壶又倒满多喝了两杯。
      
      徐氏本就担心孙子,这话赶话说到青羊山上的寺庙,便道:“那今晚上咱们休息好了,明天一早去上香拜佛吧?”
      
      “好啊。”姜闻点头,“什么时辰?”
      
      “寅时末?”
      
      “寅时末?!”姜闻到这里之后什么时候起这么早过?嘴角忍不住抽搐的问:“非得这么早吗?”
      
      “虔诚的都是这个点儿,可以顺便吃些斋饭,闻儿想换个时间吗?”
      
      薛氏知道自己女儿的德行,嘴硬心软道:“懒得你!我们姐俩儿自己去。”
      
      “别,我也没说我不去……”
      
      平时姜明一在家的时候,只要薛氏出门他都会跟着保护,现在姜明一被她请去陪琛儿了,她自然不能放两个母亲单独去上香。
      
      便伸出三根手指保证道:“我就是一问,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去,起不来母亲你们也记得叫我,不然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以前我们又不是没自己去过。”薛氏听女儿说担心她们,心里是暗喜的。
      
      但她就不如徐氏诚实,徐氏直接便笑着拉着姜闻的手,笑着说:“你能陪着,我们开心呢,母亲明天定会叫你的。”
      
      “行。”
      
      不过姜闻说是担心自己起不来,但她只要想的话从来没有缺少过时间观念,所以第二天天刚刚亮就醒了,自己从柜子里拿了个方便爬山的衣服套上,洗漱完了出去就见到俩人都在那儿等着呢。
      
      “收拾好了?”姜闻伸手把辫子缠在头顶,边眼神示意,“走吧,咱们出发了,我还饿着呢!”
      
      “那还不动作快点儿!”
      
      姜闻用缎带绑好头发看了一眼自家亲娘的打扮,有些无语道:“您这滴里当啷一身儿,怎么爬山啊?”
      
      “用腿爬,赶紧走!”
      
      她这风风火火的往前走,姜闻跟婆婆跟在后头,撇撇嘴冲着婆婆道:“青羊山跟你们上一回去的那山高度可不一样,母亲您可别学我娘,累了跟我说哈!”
      
      “闻儿你放心吧。”
      
      然而都不用人说,半山腰上姜闻就看出这俩养尊处的优脚步都虚浮了,便直接吩咐下人停下休息,又亲自给两人一人倒了杯水端过去,“缓会儿再喝。”
      
      姜闻不觉得累,把水袋还给丫鬟,闲来无事便四下打量,这石阶两边全都是竹子,风一吹飒飒作响,鼻子闻到的味儿都带着一股子竹香。
      
      视线从竹林略过向下延伸的石阶,眼神一眯,感觉下头上来那一户人家的丫鬟有些眼熟。不过转头一想,虽说不记得是哪家的,但以她能见到人的情况,估计是前些日子在林大人家见过。
      
      她现在这打扮,人家也不见得自己,便也没有在意,转回头继续瞎打量等着俩母亲休息好。
      
      不过姜闻以为人家不记得她,却不知道大家族的下人最是有眼力见儿,轿子边儿上的丫鬟一注意到前头的人,立即便凑近轿子窗低声道:“奶奶,是林夫人。”
      
      “哪个林夫人?”轿子中传出一道不疾不徐的声音。
      
      “就是巡盐御史林大人家夫人丧礼那日,来接待客人的族中夫人。”
      
      话说的七扭八绕,但里面的人一下子就想起了是谁。到了姜闻身边之后,轿子便停了下来。
      
      薛氏和徐氏纷纷惊讶的看着姜闻身后,她回头一看,便见到一位贵夫人从轿子中出来,眼熟是真眼熟,但她真没想起来是谁,却下意识的先带上笑打招呼:“今儿真是巧,竟然能见到您,您也来上香?”
      
      “林夫人也是来上香?”
      
      姜闻笑着点头,随即冲着她介绍道:“这是我娘和婆婆,今儿我是陪她们过来上香的。”
      
      姜闻没有介绍她是什么身份,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位夫人还是自己冲着两位长辈微微一福身,自我介绍道:“我是扬州知府常大人的妻子叶氏。”
      
      薛氏和徐氏都笑盈盈的与她寒暄,姜闻也恍然大悟,原来是知府家的常夫人,这可是在林大人家见到之前便早有耳闻的人物。
      
      叶氏一向是面面俱到,众家夫人在一块儿会看人眼色都是技能,自然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姜闻的神色。不动声色的问道:“林夫人怎么没坐轿子?”
      
      姜闻因为她之前对自家俩娘行礼的爽快劲儿,觉得对方肯定没有其他意思,便笑着回道:“我们山下有个小院子,离得近,便想要自己徒步上去了。”
      
      “真是巧,我们家在这山脚下也有一处庄子,我也是昨日过来准备小住的。”
      
      “是吗?竟然有这样的缘分。”
      
      叶氏一听,转头对丫鬟道:“确实是徒步更虔诚一些,那我也陪着三位夫人走上去。”
      
      “奶奶……”丫鬟有些担忧的看着夫人。
      
      叶氏一抬手,道:“无事。也没有多远了。”
      
      姜闻一看,得,一起走吧,便看向娘和母亲,问道:“娘,母亲你们休息好了吗?咱们走吧?”
      
      叶氏一听,连忙道:“不急,再休息一会儿也无事的。”
      
      薛氏摇头,笑着回道:“已经好了,上去吧。”
      
      薛氏和徐氏走在前头,姜闻配合着叶氏的步子慢慢往上登,未免尴尬,出言道:“我听琛儿说过,他与你们家大公子交情不错,几次上门去。上一次在林大人家也没来的及多聊几句,什么时候若是得了闲,不如带着孩子到我们家坐坐,也好叫我们招待招待。”
      
      “您客气了,我和常大人都甚是喜欢林琛,孩子们能够多接触我们都乐见其成。”
      
      姜闻笑笑不说话,但对自己儿子的骄傲简直溢于言表。
      
      都是做母亲的人,这种心情叶氏也能理解,她对林琛有好感,连带着对教养出这样出色子孙的林家也很有好感,所以才会主动停下来。
      
      而两个人一路聊过之后,姜闻对叶氏的感官也甚好,便又提了一遍等回到扬州城邀请她们到家中做客的事,叶氏欣然应允了。
      
      后来在城外这几日,姜闻受叶氏邀请去常家的庄子上做客,两人一来一往,便开始亲近起来,叶氏闺名韵宜,两人便直接称呼起对方的名字。
      
      姜闻一家在城外待得久一些,待到回到扬州城之后,又收到了叶韵宜的邀请函,两家便开始走动起来,她也见到了常家的三个儿子。
      
      常家老大常弘宇比林琛大一岁,老二常弘宸今年十一,幺子今年才八岁,都是彬彬有礼的孩子。
      
      而林琛带着黛玉再回到扬州已经是将近大半个月之后,吩咐人送妹妹回去休息,便直接去寻叔父,见到人就拿出老村长的信奉上,“这是老族长让琛儿带给叔父的。”
      
      林如海接过信并未直接打开,而是问道:“你们此行可顺利?”
      
      “并无什么事情耽搁。”
      
      林如海点点头,这才撕开信封,仔细阅起老族长的信,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脸色越发的奇怪……
      
      林琛有些好奇,但也只是站在旁边礼貌的并未出声询问。
      
      良久,林如海放下手中的信,冲着林琛摇摇头,道:“无事,这几日你辛苦了,也先回家去见见长辈吧。”
      
      林琛便一躬身,退出了叔父的书房。
      
      待到人走了,林如海忍不住又拿起那封信,眉头轻蹙,随后又仔细收好。
      
      北上之行已经拖延许久,林琛和林黛玉无法再耽搁下去,林如海和姜闻又早就把该准备的准备好,三日后便在码头送两人离开。
      
      林如海在与女儿说话,薛氏和徐氏便拉着林琛殷殷嘱咐,姜闻就站在旁边儿静静的看着。
      
      薛氏抹完眼泪,瞟到旁边一点儿应该有的表情都没有,顿时气不过的把人扯了过来,道:“你这人怎么心这么大?琛儿都要出远门了,还在旁边望天,就没有什么要嘱咐的?”
      
      姜闻无奈,“该说的你们不都说了吗?”
      
      林琛见状,忍不住抿唇笑了一下,随即保证道:“祖母、外祖母、娘,到了京城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姜闻看了一眼另一边的林黛玉,道:“她这孩子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你在京城无事就去荣国府探望一下,别嫌麻烦。”
      
      林如海父女听到纷纷看了过来,林琛冲着叔父点点头,对母亲答应道:“娘,您放心吧。”
      
      临上船之前,林黛玉眼泪更是止不住,林如海不忍再看,便对林琛道:“到了京城,记得常写信回来。”
      
      “是,叔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