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与娇养妻》三月春光不老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04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云瓷喜不自胜,心跳的很快。以前她也经常亲阿兄,却没有今日这般教人心动。
      
      边关近四年的风吹日晒没能磋磨掉阿兄的傲骨,也没能毁去他如玉的脸庞。云瓷一直觉得,她的阿兄,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少年郎。
      
      就不知,这样好的阿兄,以后会娶什么样的妻?她心蓦地一疼,来的快去的更快。
      
      姜槐体贴的为她抚平衣领,簌簌端着桂花羹进门,看到的便是‘兄妹’互整衣襟的画面。画面温馨地可怕,使得她心里的担忧又浓了一重。“阿槐,阿瓷,来喝桂花羹。”
      
      阿、槐?
      
      云瓷怔了怔:“谢谢苏姐姐。”
      
      姜槐出于习惯拿了汤勺喂到妹妹嘴边,见阿瓷望着她,不由笑道:“尝尝?簌簌手艺很好,一般人吃不到的。”
      
      一般人吃不到,那阿兄呢?阿兄是苏姐姐什么人?
      
      姜槐吹了吹汤勺,“不烫了,快吃。”
      
      云瓷老老实实被投喂,坐在一旁的苏簌簌心里不大舒服:好个‘兄妹’情深啊。
      
      “好吃吗?”姜槐笑着问。
      
      云瓷道:“好吃。”
      
      “那就再吃点,瞧你瘦的,身上都没几两肉。”
      
      被阿兄嫌弃了的小姑娘警惕地支楞起耳朵,陷入深刻反省,阿兄是嫌她抱起来硌人吗?
      
      那她今天多吃点好了。
      
      大半碗桂花羹投喂下去,姜槐这才放心的去喝自己那碗。
      
      “阿兄,要不要我喂你?”
      
      “不用。”姜槐头也不抬道。
      
      小姑娘托着下巴眼睛不眨的望着她阿兄,好似不用心看着,下一刻姜槐就会飞走似的。苏簌簌暗自惆怅,阿槐到底怎么养的妹妹?可别养歪了啊……
      
      被埋怨的姜槐生不出半点自觉,快速解决一碗桂花羹。她天生肠胃好,消化快,见阿瓷碗里还剩小半碗,抬手捞过来接着吃。“簌簌手艺越来越好了,阿瓷,浪费吃食是不对的,你忘了我怎么教你的?”
      
      小姑娘语气温柔道:“忘了,阿兄再重新教一遍。”
      
      苏簌簌:“……”
      
      妹妹,你要记住你是妹妹!
      
      她心里巨浪滔天,面上漫不经心道:“阿槐,你还没告诉阿瓷妹妹咱俩的关系呢,总不好这样瞒着她。”
      
      “关系?阿兄和苏姐姐什么关系?”
      
      姜槐放下青花小瓷碗,用帕子压了压唇角,“忘了告诉阿瓷,苏姐姐是你未来阿嫂,所以以后你们无需客气。”
      
      “未来阿嫂?”
      
      “对。再多的不方便说,反正最迟明年我会娶簌簌为妻,阿瓷,多个嫂子照顾你,你不高兴吗?”
      
      “……我自是为阿兄高兴的。”
      
      阿瓷从不在她面前说谎,她说高兴,姜槐没有怀疑。能以女子之身建功立业走到如今境地,早没了退路可言,她也不想退。
      
      如以男儿身份才能将阿瓷护在羽翼之下,她乐见其成。
      
      元帅向她透漏过风声,她这几年风头正盛为禹国立下汗马功劳,少年将军,军功煊赫,莫说那些重臣,就连皇室都有心招她为驸马。
      
      做驸马无异于自求死路,恰是此时,簌簌主动提出假成亲。如此,她不用迎娶公主,她也不用费心应酬那些王公贵族,只需等到合适时机,待簌簌有了心上人,就可以安排一场假死。
      
      金蝉脱壳,两相得。
      
      不过此事阿瓷不同意的话,姜槐也不想伤她的心。
      
      猛地听闻此事,云瓷心头钝痛,陌生的情绪占据她的心,让她分不清此刻是惊喜多一点还是苦涩多一点。阿兄有了正妻,就有了人照顾,苏姐姐貌美贤惠,阿兄的命都是她救的,有她在,阿兄断无半点不好。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难受?
      
      见她沉默,姜槐紧张道:“有什么不妥吗?”
      
      云瓷摇摇头,“阿兄有了苏姐姐,还会疼阿瓷吗?”
      
      姜槐轻笑,“阿瓷是我养大的,我不疼你又能疼谁?”
      
      至此,云瓷再没了言语。簌簌的心落回原地,庆幸小姑娘没大嚷着不要她这个阿嫂。婚事是她算计来的,姜槐攻城掠地实乃天才,在情字上总归不开窍。
      
      六年前匆匆一瞥,见到长街背着妹妹看花灯的少年,她的心就再难平静。错眼的功夫,少年淹没在人潮,任凭她怎么寻都寻不到。她不愿让人知道姜槐的存在,于是悄悄把这份心动藏起来。
      
      及至三年前她作为花魁娘子受楼里的差遣往边关为将士赠送衣物,姜槐单薄的身影毫无预兆地闯进她视线。而后,一眼陷进去再也出不来。
      
      她喜欢姜槐,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把人从战场救回来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她要和姜槐在一起,哪怕她是女子,这心意也作数。
      
      一日日的接触,她被姜槐迷了心,夺了魄,一心一意想嫁给她。而后,天不负人愿,终于被她等到了时机。
      
      她告诉姜槐,她愿意嫁给她,替她做身前盾牌为她遮掩女儿身。她们以友人身份相处,往后以夫妻的名分走在人前,及至双方其中一个有了所爱再分开。
      
      簌簌觉得这样很好。哪怕姜槐不明白她心意,也庆幸姜槐不明白,否则,又如何能骗她娶妻?直到见到云瓷,她知道,她赌对了——姜槐对云瓷的好,好的让她无奈,让她嫉妒,让她遍体生寒。
      
      簌簌笑的温文尔雅,“阿瓷,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吧?”
      
      云瓷极有教养的站起身,礼节挑不出半点错,可见姜槐这些年花在她身上的功夫没白费,她道:“有劳苏姐姐了。”
      
      看着她们走出门,姜槐惬意地伸了懒腰,乍然想到:人都走了,谁帮她换药?
      
      念儿守在小姐身边默默摘下一片叶子,“小姐,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听听嘛,总这么闷着怎么行?”
      
      云瓷仰起头,看着天边刺眼的光,忍了忍,逼退那些让人脆弱的泪意,淡淡道:“没什么。”
      
      这像没什么的样子?念儿不信:“不如小姐去找公子玩吧,公子最会哄小姐开心了。”
      
      云瓷再次叹口气,白皙的脸庞带着清冷意味,她听到自己以一种平稳如常的语气道:“阿兄已经有苏姐姐了,苏姐姐忙着给阿兄换药,我去了不好。”
      
      不能打扰阿兄和未来阿嫂相处,没有哪个兄长喜欢爱坏事的妹妹。云瓷不想被阿兄讨厌。窝在房间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最后当意识到睁眼阿兄闭眼阿兄满脑子想的全是阿兄时,她隐约崩溃!
      
      “怎么办,我是不是太依赖阿兄了,我明明知道不该去打扰他,可我就是忍不住。嘴上说的冠冕堂皇,心里还是想让阿兄陪,念儿,我这样,是不是有病啊?”
      
      “没有啊。”念儿安慰她:“小姐久不见公子,会想念那是人之常情。便是在一起时患得患失那也正常,毕竟害怕失去。公子不在的时候小姐日夜想着念着,如今公子回来了,身边多了个人,小姐吃醋也是正常。怕苏小姐抢了公子嘛,念儿能理解的。”
      
      “吃醋?”云瓷很会抓关键词,“我这是在吃醋吗?那我该怎么办?”
      
      “简单,让公子多哄哄就好了。”
      
      云瓷微惊的看着她,想明白后毫不犹豫的整衣出门,走的从容且快。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去?”
      
      “去找阿兄,让他哄哄我。”
      
      “……”念儿目光追随着那道背影,心道:这么直接的吗?
      
      云瓷去的时候,簌簌刚好端着盆水从屋里出来。两人见礼后,说了些话。人走没了影,她方回过神,垂眸看了眼平整秀美的衣裳,放心的迈进门。
      
      姜槐躺在榻上,脸色看起来略显苍白。云瓷的心微微一疼,掏出锦帕为他擦拭额头细汗,动作温柔细致。
      
      当了十九年的‘糙汉子’,陡然间姜槐生出一种她也是弱女子的幻觉,从没有被这么悉心的捧在手上,乍一感觉,还挺好。她呲了呲牙:“无事,好多了,再过几天你阿兄我就能上山打老虎了。”
      
      “阿兄又在贫嘴。”云瓷柔声问道:“阿兄喜欢苏姐姐吗?”
      
      “喜欢啊。”
      
      云瓷心里一堵,“刚才在门口遇见苏姐姐,她不爱与我客套,让我提前喊她句阿嫂,我没喊出来……阿兄,我是不是做错了?”
      
      “傻姑娘。”姜槐撑着手臂坐起身,云瓷在他后背放好靠枕,嘱咐道:“阿兄,你别乱动,小心伤口。”
      
      “都说没事了。”姜槐坐稳后顺手摸着她细腻柔软的长发道:“你苏姐姐不是小气人,你这会喊不出纯属正常,就连我有时候也不敢相信簌簌会答应嫁我为妻,感觉跟天上掉馅饼似的,刚好砸在我头上。簌簌那么好的女子,嫁给我,实在委屈她了。”
      
      云瓷不解:“嫁给阿兄怎么会委屈?”
      
      姜槐没法和她说那些弯弯道道,感叹道:“反正以后就多个人照顾你了,阿瓷,慢慢来,不必勉强。对了,还没问你呢,你不在小院休息,跑这里做什么?”
      
      云瓷支支吾吾:“我…我今日吃醋了,想让阿兄哄哄我。”天晓得她何其艰难地吐出这句话,说到最后,声细如蚊。
      
      姜槐一身武艺,耳聪目明,饶是如此也费了些功夫才听清她说什么。当时心软的一塌糊涂,她就喜欢阿瓷有什么说什么的劲头。
      
      “吃醋?是怕你苏姐姐把我抢去了吗?”她低头取笑,“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把阿兄当作宝啊。阿瓷,你没必要吃醋,若你不喜,或者实在无法适应,我不娶妻都行,你说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