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与娇养妻》三月春光不老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7-04 18:56: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06 ...

  •   “那怎么行?!”云瓷迅速从醋劲里挣脱出来,“阿兄不必为我委屈至此。”
      
      “算不得委屈啊。”姜槐清澈明亮的眼眸倒映着她的影,“阿瓷,我娶妻不是为了让你不开心的。明白吗?”
      
      阿兄温柔的声线听得她耳朵一阵酥麻,她软软道:“阿兄开心的话,我也会开心。”小口饮着清茶,这事便揭过去了。
      
      云瓷脸颊红红,那红晕中仿佛蕴藏着秘密,想当然的让姜槐忆起三年前挂在天边的晚霞,晚霞似火,能灼烧一切黑暗……
      
      她十六岁启程前往边关,出落得越发水灵的阿瓷抱着一坛子腌菜跑过来,细长的胳膊带着给她准备好的行李,包袱里面装着彻夜为她赶制的衣裳。
      
      她推说不用,小姑娘不依不饶,哭着求着让她收下,哪怕贴身穿着也好。
      
      那些年她的贴身衣物都是阿瓷在做,她清楚自己的尺码,又或者什么时候该穿多大的衣服,提前估算好将长的身量,做出来的衣物,极好得熨帖了她的心。
      
      往后三年不见的日日夜夜,她坐在营帐翻看着阿瓷为她做的锦衣,舍不得穿,更舍不得别人碰。
      
      “阿瓷。”
      
      “嗯?”小姑娘小声回应着。
      
      姜槐觉得好笑,问:“你那年送我衣物也就罢了,怎么突发奇想送我一坛子腌菜,你怎么想的?”
      
      “唔,腌菜啊……”云瓷小姑娘害羞的几乎要把头低到尘埃的劲儿,在姜槐的注视下慢吞吞道:“我听人说,刚进军营的新兵蛋子常常会被欺负。咸菜好保存,不容易坏,我想着阿兄去到军营免不了要和那些人打交道,大家吃吃喝喝凑在一块儿最能培养感情。且边关物资匮乏,吃食粗糙,我也想不到其他易保存的调味菜了。”
      
      姜槐听得心疼,“你那时候才多大就这么多鬼心思,谁教你的?”
      
      “阿兄教我的啊。”云瓷理直气壮道:“阿兄说过,无论去了何处,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钱财乃身外之物,行大事者不拘小节。”
      
      “可你有一点错了。”
      
      “嗯?”小姑娘没了羞涩,仰头耐心听着。
      
      姜槐不放过任何能教导妹妹的机会,她轻声道:“你那法子用在别处好使,在军营不行。军营那地方,靠的是拳头,谁拳头硬谁说话。的确有人不开眼欺负我,不过嘛,被你阿兄我凶巴巴的欺负回去了。”
      
      云瓷跟着笑,想着阿兄欺负人的画面忍不住弯了眉眼,她问:“那咸菜阿兄吃了吗?没放坏吧?”
      
      “唔。”
      
      “阿兄说嘛。”小姑娘摇晃她的手臂。
      
      姜槐被她娇柔的嗓音喊得没法继续装傻,头疼道:“我就吃了两口。”
      
      “咦?难道是我做的不好吃吗?”
      
      “当然不是。你可知道我那罐子腌菜被谁抢了?”姜槐愤愤道:“是顾大元帅!你说他三军元帅,也好意思抢新兵蛋子咸菜吃?”
      
      云瓷躺在她怀里笑弯了腰,眼泪都笑了出来,浅浅的湿气浸在眼角,“那阿兄肯定很生气,而且因为抢吃食的是顾元帅,所以只能吃哑巴亏。阿兄,你可真可爱!”
      
      姜槐赌气似的用手蹂/躏她头发,“就知道你会笑话我,早知道不告诉你。”
      
      那年边关战事吃紧,粮草供应不及,军营里缺米少盐,她抱着一罐子腌菜傻乎乎就着干粮吃,正好撞上前来巡查后厨的顾元帅。
      
      不巧,当时她就蹲在后厨外的墙角吃独食。
      
      结果可想而知,顾大元帅盯着她的腌菜坛子眼睛都冒绿光了!毫不留情的抢了她的下饭菜,气的她做梦都想骂人。不过顾元帅还算讲义气,第二天喊了她去主营帐谈话,两人痛痛快快打了一架,而后,姜槐一跃成为元帅亲兵。
      
      忆及往事,总免不了唏嘘。姜槐用指腹抹去小姑娘眼角泪痕,“笑吧笑吧,别笑岔气了就好。”
      
      “不、不笑了。”云瓷憋着笑,眼里藏着坏。
      
      “还吃醋吗?”姜槐问。
      
      “我若说不吃醋了,阿兄是不是就不哄我了?”
      
      “你这鬼灵精,好吧,你让阿兄怎么哄你?”姜槐懒洋洋的枕着胳膊,长腿在榻上伸展开,然后翘着二郎腿侧眼看她家的小姑娘,结果小姑娘愣在那犯起傻来。
      
      “我…我也不知道让阿兄怎么哄,阿兄摸摸我的头我就觉得很开心了。”
      
      姜槐哭笑不得,灵机一动,问道:“你舟车劳顿,肩膀累不累?阿兄我三年来学了不少本事,要不要试试?”
      
      云瓷点头:“好啊。”全然信赖的姿态。
      
      她答应的痛快,姜槐倒不好下手了,她从没给人按摩过,往常都是看别人上手,元帅脊椎时不时犯痛,三年来她学到的只有理论,这第一次实践就拿阿瓷练手,万一手劲控制不住,把她家阿瓷肩膀捏碎了怎么办?
      
      阿瓷等了一会儿,“阿兄,你不是说要试试吗?”
      
      “傻姑娘,你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就这么上赶着过来,会吃亏的懂吗?”
      
      “没关系啊,吃阿兄的亏,我觉得能忍。”
      
      “……”姜槐躺在那走了会神,心道,这哪里是她在哄阿瓷,分明是阿瓷妹妹在哄她嘛。姜槐啊姜槐,你什么时候沦落到要让妹妹来哄了?
      
      “好,那就试试!”她突然坐起身,小姑娘倒也不惊慌,依旧稳稳坐在那看着她,眼里充满眷恋。
      
      “转过身去。”
      
      “哦哦。”云瓷见她动作,问道:“阿兄是要为我按摩肩膀吗?”
      
      “答对了!”
      
      “那阿兄尽管试,我不怕疼。”
      
      姜槐轻哼,“骗谁呢,你是我养大的,你怕不怕疼我能不知?”
      
      云瓷笑着闭了嘴,静静感受阿兄手指在她肩膀的力道,那力道太轻了,轻的她微微蹙眉。
      
      “阿兄,重点,痒。”
      
      “哦哦!”姜槐闹了个大红脸,“捏疼了记得说啊,别忍着,我,我也是第一次给人按摩,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捏坏了不包赔的。”
      
      云瓷抿嘴笑,“阿兄,你怎么这么可爱?”
      
      “哪有。”
      
      姜槐的手指按在她的肩膀,慢慢的云瓷笑不出来了。阿兄用的力道很好,稍微感受到疼,下一刻,那力道就会减弱两分,隔着那层单薄衣料,她能感觉到阿兄的小心翼翼。
      
      被人这么呵护着,且那人还是阿兄,她心里尝到了甜。
      
      肩膀酸痛处都被揉开,疲惫全消。云瓷惬意得如在太阳底下伸展腿脚睡大觉的懒猫,问:“阿兄,你累不累?”
      
      “不累,这才哪到哪儿,想当初和敌军在荒野大招三天三夜,刀口卷了刃,那才叫累。”
      
      “阿兄此次回朝,以军功来算,官位还得往前挪一挪。阿兄年轻,且权重,以后边关无战事,阿兄想要保全自身,大抵只有做天子近臣才能让那位放心。阿兄,如果你哪天累了,让我护着你好不好?”
      
      姜槐没想到她会这么想,“好啊,你护着我,我护着你,咱们相依为命,照样过的风生水起。”
      
      “阿兄,我不吃醋了。阿兄哪怕娶了妻,也没人能替代我在阿兄心里的位置。”
      
      姜槐眼里绽开笑,“对,没人能取代你。”
      
      “阿兄,我好困……”
      
      睡着了的阿瓷容颜天真,姜槐将她放平在软榻,细心为她脱了鞋袜,放下卷帘。
      
      八月份,算不得凉爽,空气里含浑着闷热。姜槐想了想,走出门去。回来时,屋子里多了盏冰鉴,冒着凉气的冰块驱散丝丝热意。守在榻前看了会,姜槐含笑着往院子槐树下乘凉。
      
      簌簌捏着一枚棋子坐在棋盘前,见她过来,调笑道:“舍得出来了?”
      
      姜槐没觉得她语气有哪里不对,点点头:“阿瓷睡着了。”
      
      “你让她睡在你榻上?”簌簌指尖一颤,差点没拿稳棋子。
      
      “有什么不对吗?我与阿瓷自小便睡在一处。”
      
      砰!棋盘被簌簌一掌拍地棋子乱颤,姜槐终于意识到不对,“簌簌,你做什么?”她看了眼主屋,提醒道:“小声点,阿瓷睡着了。”
      
      簌簌被她气的心口疼,“阿槐,男女有别你到底知不知道?”
      
      “可我不也是女子嘛,好了,消消气。”
      
      姜槐一味赔笑,簌簌也不好揪着不放。但她还是强调道:“你把捡来的妹妹当宝,可你别忘了,她一日喊你阿兄,你就一日不能越了礼法。你不在意,那她呢?你女扮男装无所顾忌,阿瓷到底是要嫁人的,让旁人知道她一个青春貌美的小姑娘睡在长兄榻上,会怎么想?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她思量思量!”
      
      那句‘捡来的妹妹’,姜槐听着刺耳。
      
      心知簌簌皆是好意,她沉吟道:“簌簌,阿瓷不是捡来的,阿瓷是老天赏赐的珍宝,我与阿瓷自幼如此相处,若礼法连这些都要管,那礼法存在的道理在哪?心清则身正,为何要管旁人怎么想,为何要为了无关紧要的旁人将阿瓷推开?阿瓷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簌簌,你大概不是很懂‘相依为命’四字的重量。”
      
      苏簌簌被她大胆发言惊着,又被她眼里的不解刺痛,她道:“你要害她被人冠上不顾廉耻勾搭长兄的污名?”
      
      姜槐温和褪去,凉薄一笑,薄唇轻启道:“若真有那日,定是我做的不够好,权势不够重。”
      
      “你…我竟不知你这么霸道……”簌簌被她一身气势逼得倒退两步。面无表情说出这番话的阿槐,冷漠傲然,不怒自威,那隐在眉梢的锋芒,是她从未见过的锐利轻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