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与娇养妻》三月春光不老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03 01:03: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云来客栈。
      
      沐浴后,云瓷神清气爽的坐在屋内看书,念儿拿毛巾为她擦拭头发,“小姐,咱们不去找公子吗?为何不见小姐着急?”
      
      书被掀开一页,云瓷眉眼柔和浸着浅浅笑意:“与其等我去寻阿兄,不如坐等阿兄来寻我,风凉镇我不熟悉,阿兄在此地盘桓日久,比我这个外来户强。他手上有兵,找个把子人不要太容易,等你擦干头发,阿兄许就来了呢。”
      
      想到阿兄,她心就暖暖的。阿兄,是她追逐在前的光。而那光,永不会弃她远去。
      
      叩叩叩,门被敲响。
      
      “客官,楼下有人找。”
      
      店小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云瓷一笑,“定是阿兄来了!”起身迈开两步,回头问念儿:“我这样子美吗?”
      
      念儿被她那一笑夺了魂魄,“美,美极了。”
      
      “那就好。”云瓷出了门,步伐比往日快不少,轻盈浅笑,成为众人眼里的风景。
      
      “阿兄!”远远看着那道单薄背影,消瘦的肩膀,笔挺的背脊,少年风华,不用看就知道那是她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的人。
      
      姜槐转身,视线落在从楼梯快速跑下来的明媚少女,眼里光芒燃起,心里烧了许久的火终于越来越烈,她上前跨出一步,却不想阿瓷来的比她想象中更快!
      
      冷香扑满怀。
      
      姜槐抱着少女,温柔道:“傻姑娘,哭什么?”
      
      云瓷也觉得自己矫情,但能抱到活生生的阿兄,矫情一会也无妨。反正阿兄不会嫌弃。
      
      泪水打湿姜槐的衣领顺着锁骨缓缓流淌,姜槐轻抚她后背哄劝道:“多大的人了,都快到嫁人的年纪了还在阿兄这哭鼻子?没来由让人笑话。”
      
      云瓷羞涩着松开手,神色满是依赖,“嫁人有什么好?我三年零八个月不见阿兄,阿兄嫌我烦了,要把我推开吗?”
      
      “哪有。”少女身上的冷香钻进她的心肺,也是此时姜槐才真真切切意识到:她的阿瓷长大了。眉眼褪去三年前的稚嫩,就连身材都有了玲珑曲线,一时,让人不敢多看。
      
      她暗道自己三年未见紧张地连妹妹都不敢亲近了。重新整理好心绪,姜槐半抱着她,宠溺道:“有话咱们楼上说好不好?那些人看我不要紧,我舍不得旁人多看阿瓷一眼,阿瓷生的太好,万一那些人和阿兄抢人呢。”
      
      “他们敢抢那就试试,反正抢不走。”
      
      少女直白的话让人哭笑不得,姜槐眸光轻转,冷淡的目光逼退众人——她的阿瓷,她自己都没看够,怎舍得让别人看?
      
      察觉到她的小动作,云瓷暗喜,阿兄对她的在意还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不过模样看起来更可靠了些,高了,瘦了,黑了,如锋利的宝剑,又如漠北屹立不倒的白杨,有着冲天的气魄和坚毅的眼眸,只需一眼,就能安她的心,抚平三年来所有的午夜惊惶。
      
      云瓷和她十指相握,笑道:“阿兄,这位姐姐是何人?”有风吹过,那人发丝和阿兄的纠缠在一起,莫名的,有些刺眼。
      
      姜槐介绍道:“苏簌簌,咱们禹国难得一见的大美人。阿兄这次能平安无事,有赖她相救。”
      
      云瓷惊得心口重重一跳!所以说……阿兄还是险些回不来吗?收敛心神,再看女子,她规规矩矩行了礼,温声道:“见过苏姐姐,这段时日,有劳苏姐姐照顾阿兄了。”
      
      簌簌笑容不减,亲手将人扶起来,“阿瓷不必多礼,我和你阿兄……”
      
      “咳咳!”
      
      “阿兄嗓子不舒服吗?”
      
      姜槐俊脸微红,可怜巴巴地看了眼簌簌,簌簌嗔她一眼,极其自然的把话接过来,“阿瓷有所不知,她身子受了重伤,伤没养好,连日来的操劳弄得嗓子发炎上火,本不宜走动,却还要任性的跑过来。阿槐她,很想你。”
      
      云瓷看着名唤簌簌的大姐姐,那股古怪的感觉又来了。她问的是阿兄,回答的是苏姐姐,且看阿兄表情,一点都不觉得被冒犯,像习惯了一般,甚至嘴角还噙着笑。苏姐姐和阿兄是什么关系?
      
      阿兄身子不好,还敢冒冒失失乱跑?云瓷不好当场发作,“阿兄去楼上好好歇息,缓一缓咱们再回。”
      
      “哪有那么娇气,阿瓷,跟我回家。”
      
      云瓷问:“回哪个家?”
      
      簌簌含笑:“她有伤在身,自是回风凉镇云平巷的家。”
      
      云平巷二十三号,顾元帅赐给爱将的三进大宅院。一来方便姜槐养伤,二来风凉镇美人如云,顾元帅切切嘱咐她不用急着回城,皇上那边他会安排。二话不说批了三个月病假,期待爱将回禹州城时能抱得美人归。
      
      看着乖巧一声不吭的阿瓷,姜槐心道,等伤养好了,她就带着阿瓷和簌簌一起回禹州城,那雨雪风霜的日子,谁乐意过谁过!边关平定,眼下再不用武将上战场,她能有更多时间陪陪阿瓷。
      
      踏进小院,云瓷温柔道:“苏姐姐,我想和阿兄单独说几句话。”
      
      兄妹重逢自有很多话要说,簌簌点头:“好。”
      
      见她要走,姜槐抢先道:“簌簌,我想喝桂花羹。”
      
      簌簌眨眨眼,阿槐此时还能想着她做的桂花羹,她很开心,笑道:“那我做好后端过来。”
      
      “有劳簌簌了。”姜槐回她一笑。
      
      进屋后,云瓷暗暗打量房间布局。阿兄崇尚简洁,不喜浮华,还保留着那些年养成的习惯。收回视线,摸了摸茶壶外壁,温的。云瓷倒了杯茶,亲手递到姜槐唇边,“阿兄,喝茶。”
      
      热情的阿瓷让姜槐有一瞬难以招架,但妹妹的好意她会拒绝吗?当然不会,打死都不能拒绝阿瓷的好意!
      
      姜槐润润喉,云瓷怔怔的望着她,一双眼睛,安安静静的流露出人前没有的情绪——惊喜,慌张,失措、失而复得的不确定。
      
      “阿瓷?”姜槐喃喃道。
      
      “阿兄!”云瓷扑到她怀里,重逢后压抑已久地情绪露出苗头。
      
      姜槐悔不当初,战场凶险,她该提起十二分小心的。不曾受伤,那就不会留在风凉镇养伤。不养伤,就会顺顺利利跟着大军回城。让阿瓷流泪,是她不对。摸着小姑娘柔顺的长发,柔声道:“别哭了,阿兄的衣襟都被你哭湿了。”
      
      云瓷抬起头,安心的窝在她怀里,“不怕,以后阿兄的衣服我来洗。”
      
      姜槐扬起唇角:“衣服你能洗,那我的心被你哭的乱糟糟的,你该如何?”
      
      “阿兄。”
      
      “嗯?”姜槐笑着亲了亲她的头发,“想我了?”
      
      “自然是想阿兄的。”小姑娘羞怯地不敢看她眼睛,又舍不得不看。于是亲昵的和她咬耳朵,说完快速地把小脸埋进姜槐脖颈。
      
      清浅的呼吸打在姜槐锁骨,让她有种轻微的颤,忽略掉心头那丝异样,暗暗调整呼吸,“我给你准备了生辰贺礼,想不想看?”
      
      “想看。”小姑娘移开身子,双手揪着姜槐衣领,欲言又止:“我想先看看阿兄身上的伤。”
      
      姜槐心头一凛,“看那做什么?阿瓷,我伤的不重,而且都快好了。”她微微正色,“阿瓷,你长大了,要乖。”
      
      云瓷失落的从她怀里离开,“哦。”
      
      “哦是几个意思?”
      
      “哦就是不开心的意思,阿兄身上有伤,故意瞒着我,无非是怕我见了伤心流泪,我答应不哭,那阿兄能不能告诉我,你都有哪里受了伤,心口三寸中了刀伤,其他地方呢?”
      
      见她不看不罢休的架势,姜槐没了脾气,“行行行,看看看,阿瓷说什么是什么,阿兄哪敢让阿瓷不开心。”
      
      语毕她愣在那想了一会,卷起衣袖,“左臂中了箭伤。”
      
      卷起裤腿,“小腿骨折,如今已无大碍。”
      
      “呐,右肩被敌将呼业踹了一脚,好在他人已经被我废了,不算吃亏。”
      
      “还有呢?”云瓷咬着唇不让眼泪落下来。
      
      姜槐长臂一揽将她抱入怀,“没有了,你阿兄我哪有那么好欺负,阿兄流的是血,旁人丢的是命,顾大元帅都说我命硬,你看,受了这么多伤我还不照样回来了?”
      
      云瓷摇头,不一样的,不一样的!若无那场梦,她或许能放心,但梦里阿兄送了性命,她等了那么久,等到的不是阿兄的怀抱,而是冷冰冰没有半点温度的一捧骨灰。
      
      这怎么能一样呢?
      
      失去阿兄的痛到此时都无法平息。
      
      “好啦,被人看到会笑话的。多大了还赖在我怀里,我的小阿瓷,你说你让我怎么放心把你嫁出去呢。”姜槐贴着她耳畔碎碎念。
      
      云瓷耳尖慢慢染上一抹红,耳朵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她不想嫁人,不想离开阿兄。她想霸占阿兄的怀抱。念头闪过,她惊诧自己的贪婪。
      
      “手怎么这么凉?”姜槐不由分说握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脖颈,一冷一热相激,眉头都不带动的,再开口语气多了分气恼:“我怎么教你的,三年不见,你忘干净了吗?不好好顾惜身子,心疼的是谁,受累的又是谁?”
      
      这话不轻不重不痛不痒的落在云瓷心里,想起三年多漫长的等待,她大着胆子学着小时候的样子亲了亲姜槐脸颊,软声哄着:“阿兄不气了好不好?”
      
      冷不防被妹妹偷亲来安慰的姜小将军,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愁的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哑口无言。
      
      云瓷柔软的唇瓣从阿兄脸颊擦过,调笑道:“三年零八个月太久了,阿兄以前教的那些我都忘了,不如……阿兄重新教一遍,我这次绝对好好学。好不好?”
      
      姜槐能说什么,心爱的妹妹和你撒娇哄你开心,你还能硬着心肠打她一顿吗?打坏了算谁的!她自认远不至丧心病狂的地步,板起脸:“再亲一下。”
      
      云瓷怯怯的软着脚凑近她,吧唧一声,在阿兄右脸落下一吻。
      
      心满意足的姜小将军心里乐呵呵的,含辛茹苦的养娃,终于体会到把娃养大的乐趣,她笑着抱了抱小姑娘,须臾松开,克制着得瑟找回三分冷静:“那就原谅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