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叫他给得逞了 ...

  •   韩国斌不知道他媳妇想什么,但是那条小溪流的水很干净,不用在意那么多。
      
      他没在这上边纠结,喝了水就过来吃饭了。
      
      苞谷饭上有青瓜跟咸肉,吃再嘴里实在是太香不过了。
      
      他又看了看他媳妇碗里的,见也有不少肉这才放心吃。
      
      陈柔当然不可能都让他吃了,都是一样的分量,她没虐待自己的爱好,尤其这肉里边还有一半是她拿出来的。
      
      “我刚看到大嫂拎着个水桶,里边还有一条黄鳝。”陈柔说道。
      
      “应该是铁蛋抓的。”韩国斌道。
      
      铁蛋就是他侄子,他大哥大嫂的长子,他大哥比他结婚可早得多了,今年都六岁了,下边还有一个,也是儿子,叫驴蛋。
      
      “那黄鳝倒是不错,有空你也去看看能不能抓到,我给你做好吃的。”陈柔道。
      
      乡下地方可不就是这样?黄鳝泥鳅小虾小鱼的,只要是能进嘴的都可以吃。
      
      “媳妇儿,你不是说受不了那个土腥味吗?”韩国斌楞了一下,瞅着他媳妇道。
      
      他前头就有抓不少回来,不过被他媳妇嫌弃地一无是处,他也就不再抓了。
      
      这会子的黄鳝说起来就是肥美的时候呢。
      
      “以前不懂事,矫情,现在想开了,你有空就去抓吧,我给你做。”陈柔道。
      
      黄鳝跟泥鳅,哪一样不是好东西?都是可以吃的。
      
      韩国斌心里很高兴,面上很沉稳给她应下了:“那傍晚下工了,我就去看看。”
      
      陈柔继续使唤:“家里的水没了。”
      
      “我吃完就去挑。”韩国斌点头。
      
      其他就不用说啥了,陈柔吃完洗了碗,就回屋去了。
      
      韩国斌就去挑水,将水缸填满了才回来的。
      
      他回屋的时候,陈柔正在睡觉了,其实不是,就是在盘点空间里的物资而已。
      
      吃的用的,都是有不少,有一些可以慢慢腾出来用,有些可以拿出去换成物资拿回家。
      
      韩国斌看着他干干净净的媳妇儿,这会子虽然是大白天,可是未尝不是有点念头的。
      
      算一算日子,也是好久没跟他媳妇亲近了。
      
      不过眼下这大白天的,还有啥好说的,今天干一天活了,他也累了,就躺着睡觉了。
      
      晌午醒过来,夫妻俩就一块出门了,一个去上工,一个去打猪草。
      
      一整天下来重复的都是一样的事,不过陈柔却不觉得什么,如今这样的日子,那可是再安全不过了。
      
      只要好好干活就不担心没饭吃,不至于朝不保夕,这样的日子不好,什么日子才算好?
      
      今天她也是得了三个工分,叫以为她就是嘴上说说的一群老大娘真挺意外的。
      
      “国斌媳妇这是真开窍了?”
      
      “我看这回脑袋没白撞,这话是少了,活却干多了,今儿我看到国斌,那脸上也是精神奕奕。”
      
      “我家老头子回来都说国斌干活忒有力气。”
      
      “……”
      
      汉子在外边能有那么好的精神跟力气干活,那还不得是家里婆娘伺候地好啊?
      
      不然糟心都糟心死了,别说干活了。
      
      再连续这两天陈柔的表现,真别说,这国斌媳妇怕是真要开窍了。
      
      当然也有不以为然的,说狗改不了吃啥,一个人是什么秉性,那还有那么容易改的啊?
      
      陈柔压根就不在意村里这些个看法,回家里看时间还早,就趁着时候洗了个头。
      
      隔壁老马家的媳妇看到她在用香皂,眼珠子忍不住就转起来了,说道:“韩二嫂啊,你这肥皂可真香,我这还是头一次见着呢,哪买的啊?”
      
      陈柔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韩二嫂是在喊她,看了马家媳妇一眼道:“城里买的。”
      
      “那可不便宜啊。”马家媳妇进来,说道。
      
      “是不便宜。”陈柔对于她那点心思了然于心,并不在意,继续洗自己的。
      
      “我这头发也是有些发痒了。”马家媳妇就说道。
      
      “我这肥皂花了三毛钱。”陈柔道:“前几日就是为了三毛钱撞头的。”
      
      马家媳妇讪讪道:“三毛钱的肥皂,你也舍得买。”换她她可是舍不得,一分钱都是恨不得掰成两分花呢。
      
      “今天你家在吵啥?”陈柔问道。
      
      马家媳妇周珍注意力就被转移了,开始抱怨她婆婆偏心她小叔,老马家就兄弟俩个。
      
      周珍的男人是老大,中间隔了三个姑姑,后边才又生了她小叔子,如今也不小了,也快到娶媳妇年纪了。
      
      今天分肉回去就没个消停,起因就是她小叔子也给他一个心仪对象,隔壁村的,给送了二两肉过去。
      
      总之说起来又是一堆事。
      
      当然在乡下地方,这种事情是最常见的。
      
      陈柔把自家跟老马家一比感觉还好了不少,因为老韩家最少还是分家了,但是老马家一家子还住一块呢,简直是要吵死了。
      
      陈柔舒舒服服洗了个头,最后也没叫周珍占到什么便宜。
      
      虽然一块肥皂不算啥,但是陈柔跟她真不熟,这便宜不给占。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聊得不错,周珍倒是忍不住时常过来,说说东家长西家短的。
      
      陈柔一般都听着,插嘴的时候很少。
      
      这日子这么过着,一转眼,就到了九月中旬了。
      
      陈柔这天早上起了个大早,将后院自留地的花生给拔了,真没有多少,用个筛子将扯下来的花生晾着。
      
      今天她不上工,队上的猪草存货够多了,这两天都不用去。
      
      当然没去就意味着没工分,陈柔想过去干重活的,不过叫韩国斌拦下了。
      
      还有几天就要开始秋收了,这会子先歇着些,后边不怕没活干。
      
      陈柔想着家里的自留地花生熟了要晒好收起来,还要再种上一茬白菜萝卜,在下霜前收起来,于是干脆的,她就没去了。
      
      韩国斌起来的时候,都快六点半了。
      
      陈柔给蒸好了馒头,还有一个油渣炒出来的小白菜,香得很。
      
      “媳妇儿,你多吃点。”韩国斌给她夹了一块软趴趴的油渣,说道。
      
      陈柔看了他一眼,和平年代的人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话真没说错。
      
      昨晚上她没经得住,就叫他给得逞了,到底都是成年人了,又躺在同一张炕上,很正常的。
      
      不过看看今天这男人,简直柔情百出。
      
      陈柔也不觉得自己吃亏,相反自己这汉子很有本钱,她是很满意的,只不过她有点担心。
      
      可不要太早有孩子了,要不然很多活都没法干了。
      
      陈柔一边吃一边想,但是没一会就把注意力放到后院自留地去了。
      
      等韩国斌去上工,她就一边晾晒花生一边垦地,让这块自留地晾晒两天再种萝卜白菜种子。
      
      然后想着是不是要进城里一趟?
      
      她这阵子跟周珍有点熟悉了,就顺嘴问问她了。
      
      “后一阵子就要忙了,到时候就没空进城了,这会子可要去看看有没啥要买的?”陈柔说道。
      
      “现在还是不去了,等忙完了,到时候再去。”周珍说道。
      
      她也有点想要买的。
      
      陈柔听她这么说也就不说啥了,她自己一个人就算了,走那么长的路呢。
      
      没事干的陈柔想了想,还是去后院给摘了几根黄瓜,还有几个番茄跟两条罗非鱼干。
      
      这鱼是韩国斌抓回来的,前几日抓了好几条回来,她当天就煮了两条,剩下的看天气好,就给劈开上盐晾晒成鱼干了。
      
      拎着这些东西就过来隔壁村了。
      
      她娘家很近,跟夫家就隔着一个村,半个小时就走过来了。
      
      老陈家人口关系也挺复杂的。
      
      陈父陈母是二房,上边还有大房,下边也有三房,不过远的不说,就陈父陈母这二房也是能生的。
      
      一共三个儿子两个闺女。
      
      前边三个是哥哥,后边才是两个闺女,陈柔是家里最小的。
      
      以前就是仗着这个没少在娘家里好吃懒做,叫三个嫂子没有一个对她有什么好印象的。
      
      不过陈父陈母对她是好的。
      
      陈柔也就不觉得自己过来是讨人嫌了。
      
      陈母今天就没去上工,年纪不小了,时不时都会在家里,看到小女儿过来还有点诧异,道:“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陈柔笑了笑:“这两天闲了,我就回家里看看。”
      
      “人过来就算了,还带什么东西。”陈母看了看篮子里的东西,也不算太值钱,但这也是小闺女的心意,她也高兴。
      
      陈柔道:“我爹他们都上工去了?”
      
      “都上工了。”陈母点头,给她倒了一杯水,还给泡了一点白糖。
      
      陈柔没客气,抿了一口,陈母看了看女儿,小声道:“还没好消息啊?”
      
      陈柔心说她还真有点怕有呢,决定往后韩国斌要是想了,就叫他自给自足去。
      
      “这个不着急,娘,我除了过来看看你,也是想问问,我老舅那边能不能弄到一些棉布跟棉花?”陈柔说这个的时候,就压低了声音。
      
      她所谓的老舅就是陈母的兄弟,就有这方面的门路,但都是私底下干的,没露明面上去。
      
      早年老陈家穷得孩子都养不起了,原身就差点没救回来,还是这个老舅给了两斤米面,这才撑过来的。
      
      当然也得是陈母跟她老舅关系是最好的,不然那几年,谁能扣得出粮食来?
      
      陈母立刻就警惕左右看了看,就把闺女带回屋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PS:以为这么久开文怕是都没啥小天使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蟹蟹大家!!下午三点还有一更,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