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分肉熬猪油 ...

  •   从末世过来的陈柔听了也很满意,不让她饿肚子,这就是很好听的情话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呢,但是大家就已经都起床了。
      
      陈柔没过去看杀猪,韩国斌去了,眼看着猪杀了,韩国斌就回家喊媳妇带上盆了。
      
      “你想吃些啥?”过来分猪肉路上,陈柔就问道。
      
      “你看着要。”韩国斌说道。
      
      陈柔昨晚上早想过了的,她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照着韩国斌的工分也是可以分一些的。
      
      不过这一次就只杀了一头猪,家家户户都分不了多少的。
      
      但轮到陈柔的时候,陈柔还是盯准了肥肉,熬油可就靠它了!
      
      肥肉是眼下公认的一等肉,她在那些排在她后头的人那羡慕嫉妒恨的眼刀子下,毫不客气要了一块大肥肉。
      
      也就是后边还有,要不然人家都不答应她要这么大一块。
      
      除了这块肉,陈柔又要了一点粉肠跟瘦肉,都不多,也就能够加个菜的分量而已。
      
      俩口子拎着这些东西回家,陈柔就把粉肠留给韩国斌处理了。
      
      她自己拎着这些肉就进了小厨房,看韩国斌在捯饬粉肠,她就从空间里又给扯了一块肥肉出来。
      
      她拎回家的这块肥肉顶了天就半斤,她这会子又给从空间里给捯饬了半斤出来了。
      
      不敢多弄,怕露馅。
      
      不仅多弄了半斤肥肉,还给多切了一块瘦肉出来。
      
      村里也就杀那么一头猪,家家户户都要分,一家又能分多少?不过秋收很快就要来了,也是聊胜于无。
      
      陈柔拿着缺口的刀切肉,等下次有机会进城把自己收藏的菜刀拿出来用,她收藏留着防身的菜刀,那可是再锋利不过了。
      
      将锅烧得旺旺的,也把切成小块的大肥肉下锅,那油香味一下就传出来了。
      
      陈柔就一边熬猪油一边给瘦肉撒盐腌肉了。
      
      哪怕是一斤瘦肉,那其实也是没多少的,半斤更不用说,不过还是那句话,有总比没有好。
      
      外边韩国斌闻着那油香味,清洗粉肠的动作也是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真的是好久没有吃上肉了。
      
      “国斌,咱家的粉肠炖咸菜行不行?”陈柔在厨房里说道。
      
      韩国斌心情有些荡漾,他发现他媳妇自从撞了头想开之后,整个人变得好软。
      
      比如这会子跟他说话,温温柔柔地喊上一声国斌,叫他能把命给交到她手上去。
      
      “你安排。”韩国斌说道。
      
      陈柔挺满意的,也就自己安排了,去咸菜坛里拿了一颗咸菜,清洗干净后就拿进厨房里切了。
      
      家里的用具还是太少了些,锅碗盆这些个还是要再卖几个才行,用着也不缺东少西。
      
      这会子还不到六点呢,但是分了肉的家家户户都是飘来了那油香味了。
      
      陈柔知道这会子肉少,心里真是想多弄一些肥肉出来熬油的,机会难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么店了,不然只有她一家传出那香味,左邻右舍谁不得上门来问一句啊?
      
      不过到底没有再多弄肥肉出来,毕竟一斤肥猪肉已经比拿回来的多了一倍了。
      
      瘦肉也是,要是真多拿了韩国斌问起她要怎么说?
      
      但是显然她是多虑了,韩国斌就不是会问这些的人。
      
      将粉肠处理好了,他就给拿进来了,陈柔接过来就自己切了,这时候猪油也熬得差不多了,她就给舀到昨天洗赶紧晾干了的瓦罐里去。
      
      一斤肥肉熬出来的油也不多,但搁在这会子也不算少了,她原本是要连着猪油渣都一起舀进瓦罐里的,但是看韩国斌没走,她就给舀了一块不小的油渣出来,给吹凉了,然后就送到他嘴边去。
      
      韩国斌楞了一下,没想到他媳妇是给他吃的,他看了看自己媳妇儿,因为还有呢,就张嘴吃了油渣。
      
      那简直是再美味不过了。
      
      “好吃吧。”陈柔看他这样,就笑了声。
      
      “媳妇儿,你也吃。”韩国斌虽然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真的是老大慰藉了。
      
      哪个汉子不想被自家婆娘疼?他媳妇这么疼他,他心里能不高兴么。
      
      “刚吃过了。”陈柔随口说了声,就将剩下的都给舀进瓦罐里了。
      
      真别说,虽然不多,但是出油高,加上里边还有油渣,看着可真不少。
      
      陈柔觉得省着点用,至少用到秋收后杀猪,应该是不难的。
      
      锅底还很多的油呢,她将粉肠跟咸菜下锅,然后就开始往锅边贴饼子了。
      
      这一个早上,整个村子都是散发着一股子油香味。
      
      但韩国斌觉得,还是他家的最香。
      
      早上就吃粉肠炖咸菜,配着饼子吃,至于汤就没有了,但即便是这么个吃着,可是那也是美味极了。
      
      韩国斌就吃得格外满意,他媳妇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而且也关心他,不断让他多吃些。
      
      他在厨房都看到了,他媳妇儿唇上没有油光,没吃油渣。
      
      自己舍不得吃,就给他吃了,他知道,就是嘴上没说出来。
      
      所以出门干活去了的韩国斌就很卖力了。
      
      旁边的老汉看了都说道:“真是个干活的好手,这十分拿得叫人心服口服。”
      
      “这也得是吃肉了啊,要不然拿来这么多力气?”旁边人嘿嘿笑道。
      
      今天大家伙或多或少都吃上一些了,那个香就甭说了。
      
      也的确是因为见油光了,其他人干活也卖力,这眼看着都快要进入秋收了,可不就需要这样的干劲?
      
      年过半百的大队长摸了摸胡子,为自己的决策感觉到满意。
      
      韩国斌这边下地,陈柔那边也在好好表现割猪草。
      
      她打算过几天就去申请干重活,妇女同样可以撑起半边天,两个工分她有点嫌弃太少了。
      
      不过在出门前,她也是把猪油罐子跟腌肉都收进柜子里锁起来了。
      
      卧房的房门也上锁了的,就是外边的篱笆门没锁,这时候的人,真没有锁大门的习惯。
      
      而且基本上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好偷的。
      
      晌午下工回家,陈柔就在路上遇见韩大嫂了。
      
      韩大嫂看到她就凑过来嘀咕,道:“老二家的,你今早上看到没有?”
      
      “看到啥了?”陈柔看了她一眼,这是她妯娌,也是老韩家大房的长媳,不过跟她关系很一般。
      这会子陈柔自然也没什么热情。
      
      韩大嫂也不见怪,小声道:“我今早上看到,那边分了肉,三叔就拎着一块肉接了大队长家的自行车,直接出村了,我估摸着,是给他对象送过去了。”
      
      说完就看陈柔的脸色,但是意料之中的暴怒没出现。
      
      老二家的这是怎么了?这不应该直接就大怒吗?
      
      “大嫂还有旁的事吗,没有的话,我要回去做饭了,国斌干一天活了,肯定饿了。”陈柔说道。
      
      韩大嫂愣愣道:“没别的事,不过三叔给他对象家送了那么大一块肉过去呢!”
      
      “那跟我也没关系,家都分了,那就是两家人了,三叔的肉关我什么事儿,大嫂你赶紧回去做饭吧。”陈柔没什么耐心应付。
      
      说完就转身回家了。
      
      家里的小土坯房是用篱笆给围起来的,勉强算是个院子,不过对于陈柔这种有私人空间的来说,她对自家这个篱笆并不是多满意。
      
      想要用砖石给真的围起来,如此在院子里干什么也不至于隔壁邻居一出门就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目前来说,这难度不小,家里的全部财产也才八块多啊。
      
      后院子自留地里种了番茄,小白菜,还有黄瓜,以及还有一小块的花生地。
      
      花生地也快要成熟了,看那样子再过十天半个月的,就可以收获了。
      
      原身种这个花生所图的,就是到时候去换花生油,有个榨油的工坊,虽然不是在这边,不过可以用花生米过去换油的,这也多少是点油水,尤其花生油还特别香。
      
      晌午还是吃苞谷饭,煮熟后盛出来,陈柔就给切了一点瘦肉下锅了,然后将切好的黄瓜也下锅。
      
      黄瓜大多数都是直接吃,要不然就是做成拍黄瓜。
      
      但这会子有肉,也没有和平年代的冰箱,即便是腌肉也是不好放的,要趁早吃了。
      
      所以就这么做了。
      
      但不得不说,用咸猪肉煮出来的黄瓜真的是喷香的,猪肉是咸香的,盐都不用再放,煮好后直接舀到苞谷饭上边,配着苞谷饭就能吃了。
      
      韩国斌现在下工后就哪都不想去了,第一时间就是回家洗脸洗手然后吃饭。
      
      果然一回家,那香味就能闻得到了。
      
      “先喝杯水。”陈柔给他倒了杯水,道。
      
      韩国斌先是洗了脸跟手,然后才过来喝水的,看他这么渴了,陈柔道:“下次过去城里,我看看有没有水壶给你买一个带着。”
      
      “不用,上工河边有水,渴了上那喝就行。”韩国斌说道。
      
      陈柔皱皱眉:“没有烧开的水不干净。”
      
      她空间里是有水的,末世里环境污染严重,喝水也是大问题。
      
      所以五立方的空间里,她储存了整整一立方的水,各种矿泉水都有,小瓶的罐子也有,不过那些东西不好拿出来。
      
      所以下次去城里,可以试着看看有没有水壶。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