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明天要杀猪 ...

  •   韩国斌今年二十四岁,这个时代的人大把二十左右结婚的,再迟也二十二,二十四这个年纪,孩子早该有了。
      
      不过一直到今年才结婚,二十四岁,火力也是很旺的。
      
      但今天这么一闹,他其实也没什么想法,就是看他媳妇很快就入睡了,他没一会便也睡了。
      
      要拿十个工分,那可真不是什么容易事儿,吃没吃多好,活是要死命干,也就是这会子还年轻,不然真不一定受得了。
      
      还没一会儿,他便也睡着了。
      
      陈柔是后半夜起来和面发面的。
      
      她空间里还有玉米面白面这些面粉,不过她也就拿出一点玉米面来,蒸玉米馒头。
      
      把面和好了让发着,她就回屋里继续睡了,天快要亮了的时候,这才起来开始蒸馒头的。
      
      也去后院的自留地里摘了一把白菜洗了。
      
      不过吃的也就玉米馒头跟白菜了,家里没养鸡,连个鸡蛋都没有,所以昨天她也就没给韩国斌敲一个。
      
      不过想到今天要干的那么多活,陈柔犹豫了一下,还是有点舍不得地从空间里掏了个鸡蛋出来,给放到馒头里一块蒸了。
      
      至于这把小白菜,那自然是水煮了,家里不剩猪油了,她空间里虽然有不少肉,其中肥肉也有,不过还没熬呢,鸡蛋也就算了,这肉不好拿出来。
      
      玉米馒头配着煮小白菜,也是真的很一般。
      
      不过陈柔也是苦日子过过来的,不算勉强。
      
      韩国斌也一样,事实上今早上有玉米馒头吃而不是吃夹生苞米饭胡乱对付一下,这已经是出乎他意料了。
      
      “这个鸡蛋吃了。”陈柔说道。
      
      韩国斌楞了一下,他就看到一个鸡蛋,自然不会觉得那是自己的,没想到他媳妇还让他吃?
      
      “媳妇你吃。”韩国斌摇头道。
      
      陈柔道:“我昨天吃过了,家里还有,我想吃自己会做。”这么说自然是为了后边再拿点物资出来打个基础。
      
      不过最后韩国斌也没有吃,他吃了饭就出门去了,陈柔看着桌上的鸡蛋,虽然没说什么,不过心里却是泛起了一抹涟漪。
      
      连个鸡蛋都舍不得自己吃,留着给家人吃,这样的男人不会差到哪去。
      
      陈柔一边吃鸡蛋一边想着,她空间里的肉总该找个适合的机会,给弄点出来,要不然炒个菜都没点油水下锅。
      
      而且在末世,出门去找吃的,那也是要肚子吃饱才行,他要干活,总该要给点油水吃吃。
      
      陈柔这么想着,把碗筷洗了,就也背上背篓出门了。
      
      原主不干苦力活,但是会去打猪草,不过也是时不时懒得去,毕竟打猪草工分不多,打得多的,一天下来也就两个工分而已。
      
      但原主顶了天拿一个工分,还有拿半个工分混着了事的。
      
      就这还是为了分一个人头粮,人头粮也是照着工分来的,没有工分的话,她是别想分粮食了的。
      所以才过来混着。
      
      “哟,国斌媳妇这是好了?头不疼了?我看昨天那一下你可是豁得出去啊,还以为你这回得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呢。”一个老大娘说道。
      
      其实打猪草这种活计不多,很多时候都是交给她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至于陈柔这样的年轻媳妇,那都是要一起下地的。
      
      只是原身是个混不吝,人懒屎尿多,去了地里一会头晕一会目眩,纯粹就是去混的。
      
      这才被打发过来打猪草,也算是轻省点的活计。
      
      这个老大娘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朝陈柔看过来。
      
      陈柔笑了笑,说道:“都豁出去也是没能讨上啥好,倒是把我家国斌给吓到了,不过这么一撞我也想开了,还是跟我家国斌好好过日子要紧,剩下那些个,给我我也不稀罕了!”
      
      说完,就背上篓子打猪草去了。
      
      留下其他其他人都忍不住面面相觑,这老陈家的闺女,这是真开窍了?
      
      老陈家这闺女那可是在娘家的时候,名声就不大好的,据说还妄想嫁进去城里哩。
      
      对于上门提前的不少人家都看不上,一来二去的才耽搁到二十二岁还没嫁人。
      
      也就是陈老汉,就是陈柔的爹看中了韩国斌这个大龄剩男。
      
      这才在韩家叫人过去说的时候,二话不说就给答应了。
      
      但实际上村里人谁不清楚?
      
      让韩国斌娶陈家这闺女那是白瞎这么好的汉子了,陈家这闺女名声不大好,还出了名的泼跟懒,想着娶回家也能改改,但是改了吗?
      
      在娘家什么样在婆家就什么样。
      
      要不然怎么都说委屈韩国斌了呢,这样的大好汉子,拿十个工分,想娶啥样的没有?就偏偏被韩父韩母那对偏心的给耽搁了。
      
      当然,要说相貌的话,那陈家这闺女是没得挑的,数一数二的好,可不就是长得好才心高气傲么。
      
      但过日子,长得好又有什么用,得会勤家顾家啊!
      
      像她连打个猪草都要偷懒,前天还去过县城,好像还买了不少东西的样子,这些都不花钱啊?
      
      听韩母说,好像那小家里都不剩下什么粮食了!
      
      不过想归想,到底不是自家,没人管她是不是真变好了。
      
      陈柔也就专心打自己的猪草,今天真没偷懒,不过她有些不大满意,两个工分太少了。
      
      她不想打除草,想去干地里的活,她觉得自己拿五个工分不会是问题,可是打猪草的两倍多了。
      
      打得差不多了,就过去把猪草给交了,然后回家准备做饭。
      
      她今年打的猪草得了个好字,这可是叫人颇为意外,打得可真不少,这国斌媳妇难道真要开窍变好了?
      
      要是这样,那小俩口的日子可不会差到哪去了。
      
      都是一个村的,又没什么深仇大恨,也不至于见不得人家小俩口好。
      
      不过这才刚开始,谁知道往后怎样呢?是不是变好了,还有得看了。
      
      陈柔可不管旁人是怎么想的,打猪草不算累,就是这天有些闷热,当然迈入九月份还算好的了,八月的时候那才是真的烤人。
      
      回家里简单收拾了一下,陈柔就开始做饭了。
      
      中午吃苞谷饭,泡了一个上午了,完全可以煮了。
      
      但就是连个配菜都没有,陈柔想自己打猪草都有点累,韩国斌干活更不用说了。
      
      拿点肉出来熬油可是迫在眉睫了。
      
      其实镇上的自由市场上就有卖猪肉的,价钱有点贵,都是一些边角料,不过不用票,但这年头有油水的都是十分难得的。
      
      这会子肯定是没有了,陈柔就打算明天一早去看看,总不能放着空间里的肉不吃吧!
      
      那跟捧着金饭碗要饭有什么区别?
      
      韩国斌回家吃这干巴巴的苞米饭也没觉得有啥,吃完就睡觉去了,干了大半天自然是累了的。
      
      尤其后边还有个秋收呢。
      
      那才是真的熬人,一个秋收下来,一群汉子们都要瘦一圈,当然女人们也好不到哪去。
      
      下午时候陈柔也是给打了不少猪草,这一天她得了两个工分,真叫不少人都难得地对她刮目相看了一回。
      
      韩母就听说了这件事,撇了撇嘴,根本不放在心上。
      
      对于这个二儿媳妇,她可算是看明白了,就是个好吃懒做的憨货!
      
      都懒得说这件事,反正已经分家出去了。
      
      陈柔回家就和面,往面粉里加入盐还有鸡蛋跟水,和好之后就放着饧上三十分钟。
      
      饧面的时候,陈柔就去洗了个澡,就听到外边好像有广播着什么。
      
      洗完澡出来看到韩国斌回来了,干了一天活整个人的黑红黑红的,陈柔去给他道了一杯温水,问道:“刚没听清楚,外边广播在说啥?”
      
      “明日一早大队上杀一头猪,可以去分一些猪肉。”韩国斌说道。
      
      陈柔眼睛一亮,她才刚想去买,没想到这就有了,道:“这不年不节的,怎么就杀猪了?”
      
      一年到底村里就杀两回猪,一次是秋收后,一次是腊月年底去。
      
      明天就要杀猪,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今年大队要大丰收了,怕大伙干不下来,就提前杀一头猪给补补,省得到时候出不上力。”韩国斌解释道。
      
      这一头猪还要在秋收后里扣的,差不多是提前给杀了分肉吃。
      
      这些陈柔不在意,明天就有肉吃了,那可真是太好不过了!
      
      “你先去洗澡,今天吃面条。”陈柔说着就去厨房里忙活了。
      
      看面团饧得差不多了,她就给分成几块,再用擀面杆擀成皮,往面皮上洒上点面粉折叠起来,再切成细条状。
      
      将这些细条状的面条抓起来抖擞一下,面条就出来了。
      
      自留地有几颗番茄成熟了,她直接做了番茄汤面,酸溜溜的番茄汤面,那可是再下口不过的了。
      
      洗了澡回来的韩国斌看到桌上摆放的番茄面汤,早就饥肠辘辘的他忍不住就咽了咽口水。
      
      男主外女主内是他奉行的准则,所以家里钱怎么花他不会过问。
      
      这倒是叫陈柔松了口气,说道:“给你吃好点,还有小阵子就要秋收了,到时候可别倒下,咱家就靠你撑着了。”
      
      才不是,妇女同样撑起半边天,但奉承一两句还是要的。
      
      韩国斌听了很是感动,看着他媳妇认真道:“我不会让你饿肚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