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自己的小家 ...

  •   陈柔脑袋有点疼,看样子好像是磕碰着了,但是她不是正在和平年代里享受着难得的安宁吗,在舒适的床上睡大觉呢。
      
      怎么把头给睡疼了?
      
      辗转了一会,陈柔才睁开眼睛,入眼的就是那灰暗色的房屋,整个人就是一愣,旋即警惕心大起!
      
      这不是她从末世重生回和平年代的房间!
      
      才这么想,一股子不属于她的记忆就闯入了她脑袋里,陈柔面无表情如同翻阅灰白老电影一般翻看着这些记忆。
      
      她……她又穿越了。
      
      她原本是一千年后的人,一千年后,地球环境极其恶劣,因为污染严重,吃喝全是问题,生活十分艰难。
      
      她是被一头变异暗猫给攻击了,还没感觉到疼痛,就回到了史书上记载的和平年代。
      
      还得了一个不大但可以囤积物资的四维空间法宝。
      
      眼下这一幕跟当时穿越到和平年代何其相似?当时也是这样的,经历过一次,所以陈柔这会子十分淡定。
      
      原身也叫陈柔,不过性子泼辣,这一次之所以会头疼,就是因为原身拿头去撞墙壁。
      
      起因是因为夫家的爷爷去世了,留下了一点财产,她嫌自家分得不够分量,更大头被她婆婆给昧下了分给其他几房了。
      
      所以她就以死相逼,想要让她婆婆把昧下的积蓄交出来,很是闹了一场。
      
      而这一撞,就把自己给撞没了,倒是把她给撞过来了。
      
      她基本上可以确定原身就没了,她在和平年代的那副身体也是没了,得了抑郁症喝了药没的,最后便宜了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喝药喝坏了,所以她才又再度穿越,来到了这么一个比和平年代更前的六十年代。
      
      现在是六十年代后期了,但全国各地还是穷得叮当响,跟后世的和平年代没法比。
      
      就比如她家现在,就是一间十分窘困的土胚房。
      
      只有这么一个单间,外边又搭了个土灶顶着一口缺了好几个口的锅,除此之外就剩下她跟她男人的两个碗筷,以及一些旧衣物。
      
      当然还剩下一点钱,不多,一共八块多。
      
      这差不多就是她跟她男人分出来后的全部家当了。
      
      这一次韩爷爷去世,给留下了一点钱,她家也分了三毛,不过韩爷爷当年可是打过鬼子的,他们这边每个月都会给他分发一笔补贴。
      
      又没有其他花钱的地方,这不,原身才嫌少么。
      
      对于原身陈柔没什么好说的,因为现在她就是陈柔了。
      
      陈柔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空间,紧着就把整个空间都打量了一遍,然后才大大松了口气。
      
      空间不大,只有五立方,可是里边却又她准备的满满当当的物资。
      
      这个年代所或缺的各种肉,还有各种蛋,以及米面那些,她都给准备了。
      
      因为空间有限,她准备的也就有限,但省着吃,总归是能把日子过下去的。
      
      空间里的物资确定无误了,陈柔这才有空开始理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丈夫。
      
      韩国斌,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汉子,一米八多的个头,要说他多帅没有,但要说难看也不至于,照着记忆里看,是个踏实肯干的。
      
      这一次应该就是他把她抱回来的。
      
      这会子是九月份了,这个月下旬就要开始秋收了,掰一掰手指算,她嫁过来差不多三个月了。
      
      陈柔这么想着,人已经下炕了,头虽然还有点隐约作痛,不过她比较能忍,末世生活环境很差,想要赚一口吃的少不得都要去跟野兽打交道,受伤什么的都是轻的,哪会顾那么多,能保住命活着就不错了。
      
      陈柔将房间收拾了一遍,然后就过来小厨房做点吃的了。
      
      肚子实在是太饿了,没什么油水,家里倒是还剩下一些苞米跟豆子,已经快要秋收了,粮食真吃差不多了。
      
      尤其原主还不怎么下地去干活,三天两头请假说身体不舒服,全靠家里那个汉子养着,哪怕他一个人赚十个工分,可是两个人的口粮却不是那么好赚的。
      
      陈柔给自己下了一碗挂面,瞧着没人,就给敲了一个鸡蛋下去。
      
      锅不大好用,缺了好几个口子,但分出来能弄到这么一口锅其实都算她那个便宜男人的本事了。
      要知道铁制品这会子实在是稀缺物。
      
      陈柔空间里也没有锅,菜刀倒是有一把,此外还有两把西瓜刀,她专门收起用来防身用的,不占空间。
      
      陈柔鸡蛋挂面吃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开门声音了,大概也是听到厨房有声音,韩国斌就过来了。
      
      两人就撞了个正着,陈柔嘴里还有一半没吞进去的面!
      
      “媳妇,没事了吧?”韩国斌看着她说道。
      
      陈柔上辈子没有结过婚,毕竟在末世朝不保夕的,哪里有空谈男人?
      
      但心里未尝不想要一个陪伴,只是人心险恶,尔虞我诈的,她也见过把自己伴侣推进猛兽口为自己博得一线生机的,所以不是不想谈,而是不敢谈。
      
      而眼下这个男人从记忆里看,虽然人话少了些,可却明显是个靠得住的,原身不干活他也不曾说过什么。
      
      陈柔觉得,这样的男人她还是可以试着处一下的。
      
      若是不合适的话,那再分开。
      
      “没事了,你饿不饿,要不也吃点?”陈柔咽下去后,说道。
      
      韩国斌的确是饿了,看她没事了,就点点头:“好。”
      
      陈柔空间里收集了两箱挂面,不多,但暂时吃一吃是足够了的。
      
      她也不怕他追究,就给他下了一碗挂面,碗是比较宽大的那种,她给下了一大碗。
      
      韩国斌看到这细面都愣住了,朝他媳妇看去:“细面?”
      
      “我前天不是去城里了吗,顺便买回来的,你不知道而已。”陈柔随口说道。
      
      原身比较向往城里,又时常请假不去上工,很多时候都会跑过去城里。
      
      去一趟城里,一来一回一天时间就过去了,那路程可是不近。
      
      也正因为这样,城里的黑市她是清楚的,一般都会上那去弄一点好吃的回来。
      
      韩国斌也知道,所以什么话都没说,就也吃起来了。
      
      细面的确好吃的,不是那些个粗粮面可比的,口感上就格外的柔顺跟滑口。
      
      那么一大碗下去,韩国斌还觉得不够吃,不过他也没说啥。
      
      今天他媳妇能分他一碗细面吃都算是意外的了。
      
      韩国斌想到这里,就朝他媳妇看过去,犹豫着说道:“你别去找娘了,爷真没留下多少,而且还有二叔三叔家。”
      
      陈柔知道他在说什么。
      
      韩爷爷自己攒的棺材本,办完后事后会剩下一些,不过要说真有那么多应该是没有的。
      
      当然陈柔清楚,肯定不止那么区区三毛钱。
      
      韩国斌在老韩家大房的三个儿子里,排行老二,不是大的也不是小的,结婚后就被分出来了,当然他大哥家也是一起分出来,韩父韩母现在跟韩老三住,韩老三还没结婚,但也差不多是今年的事了,因为已经处了一个了。
      
      据说是镇上供销社里的上班,一个月工资有十二块钱,这可是一笔不少的钱,而且也十分体面。
      
      韩老三是队上的记分员,也时常能去镇上,所以一来二去的,才认识了这么一个姑娘。
      
      可是叫韩父韩母高兴极了。
      
      说起来要不是碍着韩老三了,今年韩国斌这个二哥能不能娶上媳妇,那都是两码事呢。
      
      二老偏心老儿子那是众所周知的。
      
      不过陈柔也没再继续揪着不放,只看向韩国斌道:“还有没有得剩下我不想追究了,也算是看明白了,爹娘的心那是偏到天边去了,你是我男人,我以后跟你好好去上工,把咱自己的小家过好了就行!”
      
      韩国斌楞了一下,朝他媳妇看过去。
      
      陈柔已经不看他了,拿了碗就去刷了。
      
      这会子是傍晚时候了,她想着掰着手指头算一算,要是今年怀孕的话,那明年夏收差不多就要生了,那多耽搁干活赚工分的功夫?
      
      所以算了,让他憋着去吧。
      
      不过这大热天的,她还是坚持给自己洗了个澡,至于头发,等明天下了工在洗吧。
      
      她洗完出来就看到韩国斌还在那坐着,就道:“去洗个澡吧。”
      
      韩国斌看了自己媳妇一眼,心说他媳妇这是真想开了?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他也没说出来,就自己去洗澡了,家里水都是从村里那口井挑回来的,他不在家里洗,出去外边河里洗去了。
      
      回来时候头发还滴着水呢,陈柔接了衣服就洗了,还拿出一块肥皂来用。
      
      见韩国斌看过来,就道:“我还买了一块洗澡用的,下次洗澡你拿去用。”
      
      “你留着用。”韩国斌摇摇头。
      
      肥皂这样的稀罕物,他媳妇用就好了,他这样的糙汉用不着。
      
      陈柔虽然认可他,不过真不算熟,眼下这样顶了天算搭伙过日子,所以没说什么。
      
      洗了衣服晾起来,她就拿了鞋子出来缝鞋底了。
      
      眼下这天快七点了,还有一会天就要黑了,为了省煤油,天黑就睡觉是村里大部分人家的习俗,或者凑一起纳鞋底话家常。
      
      陈柔人缘关系一般,没多少朋友,人家也不稀罕跟她这样成为朋友。
      
      所以眼看着天黑下来了,她就准备睡觉了。
      
      韩国斌今天干了一天活,加上自己媳妇闹了一场,这会子也累了,也就一起上炕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三更,新书求大家灌溉支持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