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泡奶粉,鹊巢的 ...

  •   “是不是家里缺?”进了屋里头了,陈母就小声问道。
      
      陈柔点点头:“家里啥都没有,今年过冬这些都得准备着。”
      
      她空间里有羽绒服的,但是不好拿出来,左思右想还是只能花些钱用点本土的了。
      
      今年六月份结婚的,当时天热,家里的确什么都没有,眼下九月了,这进入十月天就要转了,而十月份到时候要忙死了,可不就是要趁着现在先准备起来?
      
      陈母心里也是有数的,道:“娘给你应下了,会跟你老舅说的。”
      
      陈柔就从兜里掏出三块钱来了:“这钱娘你收下,到时候记得还给老舅。”
      
      陈母道:“一块钱就行。”
      
      “一块钱够个啥,我知道今年新下来的棉花,还有棉布,到时候都不便宜。”陈柔摇头道。
      
      但最后陈母也只收了她两块钱。
      
      等她要回去的时候,还给她塞了两个鸡蛋:“回去了好好跟国斌过日子,也趁早生个孩子。”孩子一生,心就能定下来了。
      
      陈柔没收鸡蛋,只说道:“留给我侄子他们吃吧。”
      
      她空间里自己有呢,但是回家的时候,她还是给趁机从空间里捯饬了八个鸡蛋出来。
      
      韩国斌真要问起来,她就说回家路上跟人家老太太换的。
      
      但是韩国斌晌午回家看到有鸡蛋,听她说拿了罗非鱼干回了趟娘家,就自动把鸡蛋归拢到他丈母娘家身上了。
      
      知道丈母娘对他好,他心里也记下了,但没说什么好听话。
      
      要是有用得上他的地方,他肯定是义不容辞的。
      
      陈柔的鸡蛋都是直接用蒸的,要不然就是用煮,主要就是炒的话太费油了,她现在就是炒菜的时候会用一点,其他能省就省。
      
      至于鸡蛋,一天一人只有一个,多的没有。
      
      不过在这伙食上,陈柔也真的是用心了的,韩国斌至少这阵子吃得就比以前好得多了。
      
      以至于这厮夜里在炕上的时候,就想闹人了。
      
      “就要秋收了,这时候不适合有孩子。”这天夜里,陈柔被他缠着,就只得说道。
      
      “我去忙就行,媳妇儿你在家里做饭。”韩国斌说道。
      
      这贼汉子在炕上的时候,魅力真不小,身上用肥皂洗过的,还有一种皂香味,忍不住就叫人沉迷其中。
      
      于是,陈柔就鄙视自己没能抵挡得住这男人的哄骗了。
      
      韩国斌现在的日子就甭说了,用一句美滋滋来形容都不为过,每天干活都是格外有劲。
      
      以前夫妻生活没现在这么和谐美好,生活水平也提不上去,他干活也是卖力的,但总归没有如今这样的有活力。
      
      他就盼着,盼着他媳妇能趁早怀上,然后他也能过上那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了。
      
      九月下旬的时候,村里就开始秋收了。
      
      最先收的是花生这些个作物,陈柔每天都是跟着妇女同志们一起的。
      
      她跟周珍现在挺说得上话的,两人一块干活,周珍看她这么拼就说道:“你现在是咋回事啊,以前没见你干过啊。”
      
      “我才嫁过来多久你就没见我这么干过。”陈柔道。
      
      周珍道:“反正你以前就不是个勤奋的。”
      
      “现在想开了呗,已经分出来了,那日子就是我自己的日子了,跟我家国斌把日子过好了,那不比啥强?”陈柔说道。
      
      周珍笑道:“那看来是真想开了。”
      
      陈柔就继续拔花生了,大队长分配下来的活那都是一人一块地的,先谁干好谁就能自由活动,陈柔还想过去找韩国斌一起吃饭呢。
      
      她在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就把她那块地上的花生全部拔完了。
      
      跟周珍说道:“你也趁早啊,我过去找我家国斌了。”
      
      “你也不帮帮我。”周珍还有一些,说道。
      
      “你少跟人磕叨几句早干完了。”陈柔摆摆手,就不管她了。
      
      旁边一个妇女就跟周珍说道:“国斌媳妇这可是真长进了啊。”
      
      “这俩口子可真腻歪,这一口一个我家国斌的。”另一个大媳妇也说道。
      
      “那你可别嫉妒了,人家结婚还几个月,那肯定腻歪。”周珍直接回了她一句。
      
      跟陈柔相处下来,她是真觉得陈柔不错,活干得又快又好不说,家里家外也是一把好手,家里也捯饬地特别干净。
      
      而且也不喜欢说别人家的长短,嘴巴特别严实,跟她说什么私房话完全不担心会叫别人知道。
      
      这会子看人家开始冒酸,她直接就回呛回去了。
      
      陈柔过来另一块干活的地方,这会子韩国斌也干得差不多了,就是在帮他爹娘干而已,看到她朝他招手,他就露出一个笑了。
      
      “二哥,你没去河里照一照,看你笑得多灿烂?”韩老三看他二哥这样,笑着说道。
      
      韩国斌道:“剩下的你干。”
      
      他没有多言,就朝他媳妇走过去了。
      
      韩父虽然不大满意,但倒是没说啥,韩母就忍不住嘀咕道:“这是干啥?大庭广众下也不注意注意?还要不要脸?有这么腻歪的两口子?”
      
      旁边就有听了不满意的大娘了:“我说韩嫂子,你家老二不是捡来的啊,我还是亲眼看着你生的,怎么就跟棵草似的?现在好不容易小俩口好好过了,你可少说两句吧!”
      
      韩母一下就不满意了,就要说啥,韩老三赶紧道:“娘,你别说了,花生还没拔完呢,拔完了我还想快点吃饭,肚子早饿扁了。”
      
      韩母这才不跟对方掰扯,但是看了眼老二那有了媳妇忘了娘的德性,也是没忍住心头呕了口气。
      
      看在那大娘眼里,就跟旁边的一起嘀咕了。
      
      多多少少大家都是有些偏心,毕竟手指头还分长短呢,孩子多了也会有这些心思。
      
      不过像老韩家这样偏心太明显的,还真不多。
      
      尤其是韩国斌这个村里人都很好看的大小伙子,在老韩家过的,那是真不如一头牛。
      
      背地里没少有人在说。
      
      陈柔这会子已经是拉着韩国斌去河里洗了脸跟手。
      
      然后俩口子才过来树下吃饭了。
      
      吃的是馒头,这会子已经冷了,不过也没问题,除了馒头还有一碗香葱炒鸡蛋,是早上出门前炒好的。
      
      夫妻俩个就吃着馒头配着炒鸡蛋吃了。
      
      他们俩口子不像其他大家庭,都有人在家里专门做饭,所以都是出工前做好一起带过来的。
      
      类似这样的小夫妻也有不少,都是要自力更生的。
      
      不过其他小俩口吃的基本上都不如她家。
      
      陈柔这馒头可放了白面的,吃起来口感好很多,虽然冷,但不会硬跟辣口。
      
      配着香葱炒鸡蛋吃,真的是很不错的。
      
      “媳妇儿,累不?”韩国斌吃完,就问道。
      
      “累啊。”陈柔看了他一眼,说道:“腰都差点没直起来。”
      
      她的声音本来就不大,偏柔软,所以这话听起来,就带着一些撒娇的成分了。
      
      “那我干完了,就过去帮你干。”韩国斌说道。
      
      “你要是过来帮我,那爹娘怎么办?”陈柔说道。
      
      “爹娘有老三呢。”韩国斌没放在心上。
      
      原本他爹娘就是跟老三一块住的,他也就是看就在隔壁,这才帮着干,如今他媳妇需要他了,他肯定是优先过来帮他媳妇儿。
      
      “那你过来帮我干点,我腰酸。”陈柔道。
      
      别怀疑,她就是故意的,腰酸是腰酸的,不至于那么忍不住,但是韩母刚刚看过来的那个眼神叫她不舒服,她其实也不想跟一个长辈计较那么多。
      
      但是她婆母是不是忘记了如今分家了?两家人就是两家事,帮着干是情分不帮着干是本分。
      
      户口本都跟他们小儿子靠一起了,那肯定是要小儿子帮忙了。
      
      韩国斌点点头:“你少干些,留着给我。”
      
      一点才要继续干活呢,所以俩口子就在树下纳凉了,陈柔也有点累了,靠在他肩膀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韩国斌侧过来看了看自己媳妇儿,眼里带着一抹温柔,他靠在树干上,便也闭上眼睛了。
      
      这边比较远,其他人干完活也都去找地方休息了,但倒是没过来这边。
      
      但是这会子谁都看得明白了,韩国斌跟他媳妇儿那是不用说的。
      
      虽然时下社会风气严谨,不过人家那是夫妻,合法的俩口子。
      
      就是有一些冒酸的忍不住说两句坏风气,但基本上没人管。
      
      队上的口哨一吹,韩国斌跟陈柔就都起来了。
      
      “干活去了。”陈柔就跟他说道。
      
      “等我。”韩国斌点头道。
      
      陈柔笑了笑,就过来这边了,跟周珍又一起干活了。
      
      但是不得不说,秋收的确是累人的,等忙完了跟韩国斌回家,陈柔也不是铁打的,都不大想做饭了。
      
      但忙活一天了,哪里能连个饭都不做。
      
      “我来。”韩国斌给承包了过去。
      
      陈柔挑了挑眉,就道:“那行,你来。”
      
      韩国斌就给她做了糊糊,配着猪油炒白菜吃的。
      
      陈柔也不嫌弃,吃完就去洗澡了,今天真的累啊,家务活都让韩国斌给包圆了。
      
      韩国斌收拾好了,又洗了澡洗了衣服,然后才回屋里去。
      
      陈柔已经给他泡了一杯牛奶了。
      
      她空间里有三罐成年人喝的奶粉,鹊巢的,这会子刚好用来补补营养。
      
      她自己也喝过了的,这杯是专门给他泡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