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坏人(快穿)》一叶知秋叶不羞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18 04:32: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坏妈妈2(重制版) ...

  •   唐糖出身医学世家,父亲是念慈县最好的大夫,因幼年失恃,父亲唐大夫对她难免溺爱,舍不得让她吃苦,唐糖不喜欢学医,唐大夫便放任唐糖自己玩耍。唐大夫想着,有自己在,唐糖怎么也吃不了苦。
      
      可是唐大夫忘了,女儿总是要出嫁的。
      
      唐糖十六岁那年,喜欢上了一个家道中落、老母亲常年卧病静养的穷酸书生陈升。
      
      唐大夫一眼就看出这穷酸书生不是良配,如今世道识字的人不多,读书人金贵着,想挣口饭吃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但陈升过得这般潦倒,肯定有问题!
      
      唐大夫苦苦劝说唐糖,被爱情蒙眼的唐糖不听,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嫁给陈升。
      
      *
      
      陈升没有才子的本事,却有才子的清高,嫌弃低三下四挣钱丢面子,整日窝在房中吟风颂月,靠着妻子的嫁妆和岳家的补贴度日。
      
      唐糖成亲一年后的某天,唐大夫上山采药被野狼咬死,唐糖没来得及多伤心,陈家的生计问题又如泰山压顶——丈夫陈升的买书买画钱和婆母陈老太太的汤药钱是两头吃金的怪兽,唐糖带来的嫁妆早已消耗殆尽,全靠父亲唐大夫补贴着。如今父亲死了,唐糖卖了唐家药铺,卖店的大部分钱都当做遣散费分给药铺的大夫学徒们,自己留下五两银子傍身,可这点银子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一家人的衣食住行、读书看病,处处要钱,陈升不肯出门工作,唐糖只得自己顶上。
      
      唐糖没学会父亲的医术,儿时却贪玩学会了画糖人的手艺,现今正好排上用场。
      
      她挑起了几十斤重的糖担子,走街串巷卖糖人,赚锝一点微薄收入勉强够养家糊口。
      
      生活刚有点起色,意外又来临——唐糖有孕,家庭负担更重。
      
      陈升仍坚持着才子的清高,不肯为五斗米折腰。唐糖咬牙挨过怀孕的那段苦日子,拼命生下一个儿子,陈升给他取名“陈才”,意为成才。
      
      唐糖以为有了孩子就能改变丈夫,没想到丈夫仍是老样子,整天窝在家中混吃等死。唐糖好声好气地跟陈升商量赚钱的事情,反被陈升指责说贪慕虚荣、嫌贫爱富。
      
      多年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唐糖再也忍受不了,跟陈升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吵。
      
      唐糖素来温柔隐忍,什么苦都往自己肚里吞,这是陈升第一次看到她歇斯底里泼妇骂街的样子,陈升被吓呆了。
      
      婆母陈老太太连忙上前劝阻,求唐糖为孩子着想,不要破坏家庭的和睦。
      
      唐糖闻言怔住,呆呆看着襁褓中哇哇大哭的儿子,许久之后,抱着孩子无声地痛哭起来。
      
      孩子都生了,还能怎么办?
      
      *
      
      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唐糖为了孩子没有离开陈升,但从那以后,尝到做泼妇好处的唐糖再也不愿意忍气吞声,做一个温柔贤淑的淑女。
      
      她每天对丈夫呼来喝去,稍有不如意就大声叱骂,陈升畏她如虎,苦不堪言。
      
      儿子陈才八岁那年,某天,唐糖忽然嗅到陈升身上有股奇异的脂粉香味——唐糖画糖人最重干净,是从来不用脂粉的。
      
      唐糖怀疑陈升在外头有了女人,跟踪一查,发现陈升竟然进了县上有名的风流人家香寡妇的门!
      
      唐糖简直要气炸了,我辛辛苦苦挣钱养家,你却背着我玩女人?!
      
      唐糖当场就想踹门而入,狠狠打这对奸/夫淫/妇的脸,可抬脚的瞬间,她又迟疑了——她是能闯进去,但是闯进去之后呢?打吗?闹吗?和离吗?闹翻脸之后,儿子怎么办?儿子最崇拜的就是自己的父亲,让儿子知道,他得有多伤心?
      
      唐糖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收回脚,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在这时,儿子陈才和小伙伴的玩闹声响起。
      
      一墙之隔的陈升听到儿子的声音匆忙从香寡妇床上爬起,连裤子都来不及穿上,急急就要逃跑,不想一个不慎,失足从墙头摔下,墙外刚好是一条废弃的水渠,陈升脑袋朝下当场摔死。
      
      唐糖念着夫妻一场,想给陈升留给体面,上前去帮陈升穿裤子。
      
      陈才撞见唐糖蹲在出血不止的陈升身边,举止古怪,下意识认为是唐糖杀死父亲,自此对唐糖怀恨在心,再无母子情分可讲。
      
      陈升的死多多少少跟陈才有关,唐糖为了保护儿子不肯说出真相,任由儿子误会自己。
      
      儿子对她漠视冷待,从没有一句好话,可唐糖不在乎。她一如既往地对儿子好,为了给儿子攒三两银子的束脩,唐糖甚至去卖人肉——念慈县首富家的小小姐得了怪病,有个大夫说要重阳生人的肉做药引才能治好,正巧,唐糖九月初九生辰。
      
      唐糖挖心挖肺地对儿子陈才好,以为人心肉长,儿子终有一天会看到她的好,明白她的不易。
      
      她为了一文钱追了地痞流氓三条街,为了一个好摊位跟小商贩打得头破血流,从牙缝里挤出银子供陈才上学读书,努力培养陈才成才。
      
      没曾想陈才参加科举、考上案首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赶出家门。
      
      唐糖这才知道陈才一直没有放下过父亲的死,连忙跟陈才说出当年的真相——陈升是跟人偷情,逃跑时不小心摔死的,不是她杀的!陈才已经大了,可以承受真相了。
      
      陈才听后勃然大怒——唐糖害死父亲不算,还要污父亲的清名!
      
      一怒之下,陈才让人狠狠打了唐糖一顿,将她扔到破庙之中自生自灭。
      
      唐糖在昏迷之时,隐约听到一个娇蛮的女声,她听出这是她未来儿媳的声音——未来儿媳叫李芙蓉,是首富李家的小小姐,就是当年她割肉做药引的那家小姐。李芙蓉爱慕陈才才华,甘愿委身下嫁,过几天就是她和陈才的大好日子。
      
      李芙蓉说:“陈郎这般风流人物,怎会有这样不堪的亲娘?老天爷对陈郎真是不公平。她活着就是陈郎最大的污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陈郎……四哥,你帮我杀了她!”
      
      “真杀?她可是你婆母,你不怕陈才知道后跟你闹?”
      
      “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
      
      *
      
      唐糖凄惨地死在破庙之中,灵魂飘飘渺渺回到陈家。
      
      陈家正在为她举办丧事,前来拜祭的宾客很多很多,有的是陈才的师友知交,有的是李家的亲朋故旧,热热闹闹的,丧事场面很大,比当年陈升的大多了。
      
      唐糖无意间听到陈才同窗们的对话,如遭雷击——
      
      他们聊起了与陈才相处的过往,说陈才吃穿用度都很寒酸,他们起初以为陈才家境贫寒,后来才知,陈才也是书香门第出身,颇有家底,父亲给他留了一大笔遗产,只是家中有个恶毒粗鲁的亲生母亲,牢牢握着家中银钱不放,对他这独子比后娘还狠!缺衣少食不说,还百般阻拦他读书,说是浪费银钱。若不是陈老太太苦苦哀求,又舍了老脸跟人借钱,陈才哪有可能上学,更别说参加县试考上案首!
      
      唐糖简直像是在听天方夜谭,放他娘的狗屁!没一句真话!陈家在她嫁进来之前就只剩一个空壳子,要不是她的嫁妆,要不是她这些年来辛辛苦苦地卖糖画,陈家老小早就饿死了!是谁在造谣?!看她不撕了他的嘴!
      
      愤怒之时,陈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飘去一看,是赵倩。
      
      赵倩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哪怕在她被误认为杀人凶手,受万众唾骂的时候,赵倩也依然不离不弃地守在她身边,鼓舞她、安慰她。若不是有赵倩帮助,唐糖或许撑不了这么多年。
      
      唐糖一看到赵倩,眼泪立马就流了下来。
      
      赵倩怒骂道:“你们这两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糖糖对你们的好你们都当被狗吃了吗?她在陈家当牛做马二十三载,你们不感恩也就罢了,连她的命也要夺走!你们还是人吗?!”
      
      “胡说什么,陈夫人明明是失足掉崖摔死的!”说话的是私塾的一名学子,不过十五六岁,年轻气盛,很是崇拜陈才这个才高志远的师兄。
      
      “我呸!早不摔死晚不摔死,偏偏中了案首要娶新娘子时摔死,你当所有人都是瞎子傻子吗?!那条山路糖糖挑着担走了二十年,闭着眼睛都会走!怎么可能摔死!证据?你跟我要证据?开棺验尸啊!证据就在她身上!你们真以为能一手遮天吗?!陈才!从前你们陈家老弱病残,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就好声好气地哄着糖糖,一朝得意不需要她了就卸磨杀驴,用完即弃!陈才你弑母不孝,必有报应!”
      
      “老太太气晕了!快把老太太扶进房!”
      
      “你们还傻愣着干嘛!把这个胡说八道的疯婆子轰出去!”
      
      卸磨杀驴?用完即弃?
      
      唐糖只觉得眼前像是蒙着一层白纱,可怖的獠牙巨兽在薄薄的白纱之后对她露出了狰狞的嘴脸。
      
      而陈才和陈老太太的对话,更是□□裸地揭开白纱,将狰狞真相暴露,再不许她自欺欺人——
      
      “她跟赵倩一样,无事生非,见不得我陈家好。”陈才瞥了唐糖棺木一眼,“幸好,我们祖孙总算摆脱了这个冤孽,以后也能过点清净日子。”
      
      陈才带着庆幸的声音划破空气传入唐糖耳中,那一瞬间,唐糖心脏骤停,浑身血液仿佛就此凝结——
      
      小才……是这么看她的?一个——
      
      冤孽?
      
      陈老太太轻咳一声,说:“别这么说,这些年来,阿唐对你也算不错。”
      
      “呵,自己用着五两银子的香粉,却撒谎装穷,连三两束脩都不肯给,这叫不错?自己在外吃香喝辣,让我们在家青菜豆腐,这叫不错?笔墨纸砚不舍得买,衣服鞋子不舍得裁,让我在同窗面前抬不起头来,这叫不错?”
      
      陈才年轻英俊的脸上满是怨愤与指控,滔滔不绝地发泄着心底的怨毒和恨意,唐糖从未见过他这个模样,一时之间只觉得像是掉进冰窟窿中,刺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顺着经络血管,迅速游遍四肢百骸,钻入心底,把一颗火热的心都冻成冰块。空气也变得无比的压抑,压得唐糖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的儿子一直都是这么想她的?
      
      他没看到她起早贪黑的劳作,就看到了封在空空妆匣中唯一一盒、十年未动的香粉?他没看到她因割肉卖钱而瘸拐的右腿,就看到那冷冰冰的三两束脩?他没看到她每天只吃两个馒头,以井水充饥,就看到桌上的青菜豆腐?他没看到她十年未换磨得发透的衣衫,就看到了自己今年没有新衣服充场面?!
      
      她竭尽所能地给他所有,却换来他无尽的怨怼?
      
      她就差没把心掏给他了,却换来他的“摆脱冤孽”?
      
      要“摆脱冤孽”什么时候不能摆脱?陈升死的时候不摆脱,陈老太太重病在床的时候不摆脱,他要上私塾没束脩的时候不摆脱,偏偏等到长大成人、取得功名、觅得佳人之后才来摆脱!
      
      不过是因为找到了接手金主,不再需要她这个碍眼的粗俗的泼妇母亲罢了!
      
      十八年的心血都喂了狗了!
      
      不!就算是喂了狗,狗也会对她摇尾巴,而他!他希望她去死!!
      
      她做错什么要落得如此下场?
      
      她起早贪黑养家糊口,侍奉婆母犹如亲母,割肉呕血供养儿子,一肩抗起陈家烂摊毫无怨言,她自问心无愧,却落得个丈夫背叛、儿子厌弃、众叛亲离、人人唾骂、被未来儿媳当做污点弄死的悲惨下场——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如果上天真的有神明,告诉她,究竟错在哪里?!
      
      *
      
      【可怜的女人啊,如果神明许你一个心愿,你想要什么?守护,或者毁灭?】
      
      【若真有神明……呵——他不是说我是个坏母亲吗?那我希望神明给他一个截然不同的好!母!亲!这是我这个坏母亲——给我的好儿子最后的馈赠!】
      
      【如你所愿。】
      
      呦吼,坏妈妈生气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本单元三观不代表某不羞三观。
    某不羞向来劝分不劝和,有孩子又咋滴,该分分该离离,及时止损,管他去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