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坏人(快穿)》一叶知秋叶不羞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17 22:00: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坏妈妈1(重制版) ...

  •   “阿娘阿娘,我饿!”
      
      “好。”女人脱下了破旧的衣裳,换来了一顿饱饭。看着儿子大口大口地吃着肉、喝着汤,女人按着瘪瘪的肚子,笑得一脸幸福。
      
      “阿娘阿娘,我冷。”
      
      “好。”女人剪下了柔软的长发,编织成厚实的棉袄。
      
      “还有小靴子。”
      
      “好。”女人脱下了自己的靴子,改成精致的小靴子。
      
      小孩嘟囔,“不是新的啊!”
      
      女人低下头,有些愧疚,阿娘穷,没办法给你新靴子,真对不起。
      
      “我原谅你了。”小孩大度地说道,“我要读书。”
      
      “……好。”女人想了想,扛起扁担赤脚走在雪地上,挨家挨户卖糖人儿,换来几个热乎乎的铜板当学费。
      
      “笔墨纸砚呢?书籍呢?”
      
      女人皱着眉头想了好久好久,终于想到办法了——
      
      她截下粗壮的十指做笔,流淌腥臭的血液做墨,剥下老皱的皮肤做纸,不会说好听话的舌头跳下,干巴巴地吟诵着诗经典籍。
      
      “真难听!”
      
      许多年后。
      
      年轻女人变成了头发花白的驼背老妪,三尺小儿也变成了风度翩翩的英俊少年。
      
      “喂,我该娶媳妇了!”
      
      “你已经长大了。”
      
      “那又怎样?”少年反问。
      
      “孩子,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你了。衣服、鞋子、头发、皮、血、肉……能给你的,我都给了。”女人疲惫地说道。
      
      “你不是还有一颗心吗?”
      
      “可是没了心我会死的。”
      
      “呵!”少年冷笑,“连一颗心都舍不得给我,你真是一个虚伪又吝啬的坏母亲!你一点都不爱我!”
      
      *
      
      呛鼻的香烛味在空气中弥漫,棠越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腰腹一痛,旋即被撞倒在地,一个小孩骑在她身上,一双拳头像冰雹一般兜头砸下,边砸,小孩边带着哭腔大吼着——
      
      “是你!是你杀死了我爹!”
      
      “你是个杀人凶手!你不是我娘!”
      
      “你把爹还给我!还给我!”
      
      “小才你冷静点,这事情不关你娘的事,你别听人乱嚼舌根!”一个二十七八的妇人连忙上前将小孩扯开,扶起棠越护在身后。
      
      “我亲眼看到的!就是她害死爹!”
      
      ……
      
      被妇人护在身后的棠越漠然地打量着四周——
      
      墙上披挂着白布,屋子中央架着四张长凳,凳上摆着一副杉木棺材,棺材之前放着火盆,火盆中烧着纸钱……
      
      不大的灵堂中,有些拥挤地站了十几号人,个个穿着素净,一个哭成叫花猫的七八岁小孩抱着一块牌位,正一脸仇恨地盯着她,若不是他身边的老妇人死死抓住了他,他怕是要冲上来再打一通。
      
      丧事?
      
      寡妇?
      
      杀夫?
      
      母子相残?
      
      刚到就来这么一出,真是个大阵仗呢!
      
      棠越抬起双手,双手粗糙,指节粗大,长满老茧——就是这双手的主人,杀害了自己的丈夫?这双手的主人,心愿是什么?
      
      如你所想,棠越不是这双手的主人。
      
      她是一个外来者,你也可以叫她——
      
      “任务者”。
      
      完成你的心愿,收取你的功德,这便是“任务者”的职责。
      
      棠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当上“任务者”的,因为她失忆了。
      
      听她的系统099说,是她自行消除了自己所有的记忆。
      
      或许是有什么不愿记起吧。
      
      既然从前的自己选择忘记,如今的自己何必去追寻?
      
      棠越很是干脆地选择放弃过往。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棠越听从了系统的安排,成为了一名“任务者”。
      
      ——这是她的第一个任务。
      
      棠越还在观察着原身的身体状况,猜测着,又听得小孩尖锐的哭喊声——
      
      “阿爹平时很小心的,怎么可能摔死!一定是她!阿爹死的时候她就站在旁边,不是她推的还能是谁?!杀人凶手!”
      
      棠越心中忽地一痛,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攥住心脏般,痛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这不是她的情感,是原身的。
      
      “小才乖,你爹不是你娘杀死的,他是听到你娘的喊声受惊,意外摔死的。你娘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怪你娘了。”
      
      “陈书生是出了名的怕老婆,见着婆娘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一声也不敢吭,但没想到竟然会被自家婆娘生生吓得摔死!”
      
      “这糖大姐可厉害着呢,换你你不怕?”
      
      ……
      
      听着众人的说话声,结合观察所得,棠越很快便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身叫“糖大姐”,死的那个叫“陈书生”,是她丈夫,刚才扑上来对她又打又骂的小孩是她和陈书生的孩子,叫陈才。
      
      糖大姐是个厉害泼妇,性格粗俗霸道,轻易不饶人,对着陈书生这个文弱丈夫整天不是打就是骂,左邻右里都听得清清楚楚,不少人都在感叹,陈书生好好一个温文读书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娶了这么一个泼妇!
      
      两天前的傍晚,陈书生捡柴回家,走在小渠边上,猛不丁听到背后传来糖大姐的一声雷霆怒吼,吓得他腿一软,倒头栽在了小渠之中。小渠里有块大石,偏生就那么巧,陈书生不偏不倚正好撞在了那块石头上,直接摔断脖子!连救都没法救!
      
      陈才跟小伙伴在小渠边上玩耍,听到响动过去一看,自己父亲陈书生已经没了气息,而母亲糖大姐一脸慌乱地站在边上。
      
      陈才跟母亲糖大姐关系冷淡,跟父亲陈书生感情极深,联想起平日母亲的作威作福,当下便认定是母亲推倒父亲。
      
      哪怕有衙门仵作捕快现场勘查,确定是意外事故,陈才也不信,咬定就是母亲害死父亲,一直哭闹着要糖大姐还他父亲。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你去死啊!”陈才恨极,举起陈书生的牌位朝棠越砸了过去。
      
      “砰!”
      
      棠越脑门剧痛,旋即天旋地转,眼前一黑,登时便晕了过去。
      
      *
      
      混沌识海之中。
      
      一团光团在空中载沉载浮,机械冰冷的声音自光团中传出:【请问宿主是否接收本次任务剧情?】
      
      【099,接收剧情。】
      
      棠越宁心定神,一连串记忆如潮水般灌入她脑海之中——
      
      那是一个女人悲哀又愚蠢的一生。
      

  • 作者有话要说:  从前写的太过繁琐,很多小天使反映看不下去,愚蠢的作者深刻地反思了自己的不对,觉得小天使们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把之前的版本删改,大幅减少了前世剧情,如果有小天使想要看原版本的话,可以进我专栏,我把它放专栏了。
    另外我把系统099的人设改了,口头禅什么的也删除掉了。
    emmmm……差不多就这样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