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坏人(快穿)》一叶知秋叶不羞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17 21:29: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坏妈妈3(重制版) ...

  •   棠越是在厢房醒来的,身边只有原身的好朋友赵倩照顾着。
      
      赵倩神情难掩愤怒,棠越见状,问赵倩她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倩压着怒气,飞快地将后来的事情说了出来——
      
      棠越被陈才砸晕之后,陈才不仅没有愧疚,反而还笑了出来。
      
      有人指责陈才不该对糖大姐动手,他振振有词说,自己是为父报仇,官府不肯惩罚唐糖这个罪人,他来替天行道!
      
      陈才将陈升的死都怪罪到唐糖头上,信誓旦旦说陈升是被唐糖推下小渠摔死的。
      
      前来吊唁的宾客原本将信将疑,但陈老太太此时站了出来,说陈升死的那天,她曾听到唐糖跟陈升大吵了一架。
      
      左邻右里也附和说,唐糖平时对陈书生不是打就是骂,坏得很!
      
      这些佐证的话一出,大家立刻脑补出了“真相”——肯定是唐糖跟陈升夫妻吵架,唐糖一怒之下殴打陈升,没想到失手将陈升推下小渠害死了!
      
      看着他们一盆盆脏水往唐糖身上泼,赵倩有心要帮唐糖辩解——赵倩是唐糖最要好的朋友,唐糖什么事情都跟她说,包括陈升在外头有别的女人,偷情失足摔死的事情,但想到唐糖之前再三请求过她保守秘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得憋屈地背着棠越回房,眼不见为净!
      
      “还有那香寡妇!她也来了!还一直在煽动众人的情绪……可恶!明明是她不检点,若不是为了跟她偷情,陈书生怎么可能……她竟然贼喊捉贼,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你头上!可恶!太可恶了!”
      
      “香寡妇……么。”棠越垂目,若有所思。
      
      *
      
      这香寡妇父亲也是读书人,她耳濡目染识了些字,样貌清纯,自有一番书卷气,跟寻常乡间村妇很不一样。
      
      只可惜香寡妇家道中落,父亲为了聘礼将她嫁给一个病秧子冲喜,没过几年病秧子就死了,只给她留下一个不怎么康健的儿子。夫家说她克夫,霸占了她夫家的财产,还将他们孤儿寡母给赶出去自生自灭。
      
      香寡妇没有什么谋生手段,为了生活,只能选择去依靠男人为生。
      
      陈升便是她的恩主之一。
      
      唐糖悲剧的一生,香寡妇出了不少的力。
      
      是她在背后给陈才洗脑,让他相信唐糖就是杀害陈升的凶手,也是她利用女性魅力散播谣言,日复一日地败坏唐糖的名声,最终让唐糖沦为人人喊打的毒妇。
      
      香寡妇很有相人之明,认定陈才以后会出人头地,所以在陈才小时候便对他嘘寒问暖照顾有加。
      
      果不其然,陈才娶了李家小姐,中了进士,当了大官,一飞冲天。
      
      陈才感念她小时候的照拂之恩,将香寡妇接到了陈家,侍之如母,恭敬孝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亲生母子呢!
      
      *
      
      “糖糖,你还是把真相说出来吧!别相信什么清者自清,只有众口铄金!背着这谋杀亲夫的罪名,你以后该怎么办?小才重要,你就不重要吗?”赵倩心痛道。
      
      被认定谋杀亲夫的后果有多严重,棠越已经在唐糖的记忆中看到了——
      
      唐糖记忆中,陈升的葬礼之后,除了赵倩之外的所有人都认定她是杀人凶手,她在念慈县上的日子开始变得十分难过。
      
      旁人对她指指点点,或是当成瘟神,害怕地退避三舍;或是自诩为正义使者,前来找她麻烦,替天行道。她卖糖画的家当被人砸了七八次,自己也被人打了好多次,身上留了不少伤疤。可她从来没有屈服过,谁敢打她,她抄起扁担就打回去,哪怕寡不敌众,哪怕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
      
      就是她这股不要命的狠劲吓住了那些“正义使者”,让他们不敢再来找茬,连收保护费的都不敢收到她头上。
      
      她的糖画生意一落千丈,养家糊口变得分外困难。她不得不费尽心力去琢磨糖画花样,降低糖画价格,甚至要半价出售才能引来顾客光临。
      
      她被李家家丁殴打的那天,其实有很多人看到了,但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助她——杀人凶手,被打死也活该。
      
      儿子不肯奉养老母,将老母赶出家门,这本是大不孝之罪,但是放在陈才身上却多少人指责——因为唐糖是“杀人凶手”。
      
      对待杀人凶手,怎样都不过分。
      
      原身唐糖愿意承担“谋杀亲夫”的罪名,棠越却不愿意。
      
      棠越可是要当个“好母亲”的。
      
      好母亲,怎么可以有污名?
      
      “倩倩,之前我以为小才只是太过伤心,没想到他对我误解这么深!你说得对,我不能再沉默了。”棠越说道:“倩倩,你过来……”
      
      赵倩凑到棠越身边,听着棠越在耳边小声的计划,脸上慢慢浮现一层喜色,“好!我马上去办!”
      
      *
      
      等赵倩走了之后,棠越解开头上缠着的绷带,对着略花的镜子照了照。
      
      这伤口是原身儿子陈才砸的,小孩子力气不大,伤口不深,破了些皮,留了点血,赵倩帮她上过药,现在伤口已经止血了。
      
      “可惜了。”棠越有些莫名地说了一句,而后抄起屋子角落的扁担,一扁担砰的砸在伤口上,登时血流满面。
      
      【宿主?】系统099机械而疑惑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
      
      【既然挨了打,那就要把这顿打的价值发挥到最大。化好妆才能上台唱戏。】
      
      棠越下手很狠,伤口几乎都能看到骨头了,因失血过多,棠越感觉有点头晕,但她依旧平静地捞起水盆中的面巾,拧干,擦去脸上的血,随手将面巾丢回水盆,清水立刻被染成血水。
      
      【监视灵堂和赵倩的情况。】
      
      【是。】
      
      【对了,忘问你一件事情,你们系统有未成年保护法吗?】
      
      【没有。垃圾我们都是建议直接埋了的。】
      
      【我有。】真可惜。
      
      棠越不紧不慢地一边包扎着头上的伤口,一边等着时机的到来,等了小半个时辰,眼见一切准备妥当,棠越起身,拿了妆匣中的香粉盒子塞到怀中,顶着鲜血渗透绷带的伤口,脚步虚浮地朝灵堂走去。
      
      这盒香粉可是重要证据,正是因为这百花香,唐糖才能发现陈升出轨,引发之后一系列事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