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night吧 ...

  •   聂飞当然感受不到束脩的拳头,而且这会儿还有点头晕,宿醉的影响毕竟太大,晃晃悠悠便回到自己卧室躺下。
      
      束脩死死盯着已经睡过去的聂飞,灵机一动,走过去伸手戳了戳他的身体,然后整个人钻了进去。
      
      下一刻,“聂飞”重新睁开眼睛,再一次坐了起来。
      
      这可真的是“垂死梦中惊坐起”,束脩十分兴奋,原来等聂飞睡着自己就可以附身啊,至于前两次,一次是聂飞濒死的时候,另一次应该是他精神恍惚的时候……看样子附身挺简单的!
      
      束脩再一次从聂飞的身体里飘出来,也不管睡过去的聂飞“啪”一下摔在床上,直接钻到隔壁想要进入叶洛的身体,结果却只是穿透他的身体,根本就没有附身。
      
      “不是吧?”束脩整个人都惊了,“难道我只能附身聂飞?”
      
      苍天,这是什么狗血的孽缘!
      
      大太阳在天空中挂着,束脩操纵着聂飞的身体大摇大摆走在大街上,直接钻进了自己最喜欢的night吧。
      
      青天白日的酒吧的生意不算好,束脩进去的时候就只三三两两的客人,他还没招来服务员,便听吧台的调酒师朝他喊:“聂少,还是老地方?”
      
      束脩一怔,聂飞来过这里吗?
      
      酒吧这种地方,不管你长得丑还是美,胖还是瘦,有钱还是土包子,一律帅哥、美女、少爷、姐姐的喊,束脩虽然对这一套很熟悉,但是有人这样喊聂飞还是让他感觉非常违和。
      
      这家伙不是从来不逛酒吧吗?束脩记得自己被训的时候,老爹就经常拿聂飞和他作对比,感情这孙子是假正经啊。
      
      “嗯。”束脩现在是聂飞,也不好表现的太跳脱,点点头跟着服务生去老地方。
      
      束脩以为是什么卡座之类的,没想到服务生一直领着他去后面的房间,酒吧是没有包间的,这明显就是这边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但是里面的舒适布置却又不太像。
      
      束脩缓缓走到窗边,窗子正对着酒吧里面的乌烟瘴气,这让他感觉设计者是不是有毛病,但是紧接着他又发现了不对劲儿。这好像……好像是偷窥玻璃?
      
      “我去。”束脩惊了,这不是设计者有毛病,这是聂飞有什么变态爱好吧?从酒吧看这一面玻璃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从房间看外面却能够看的一清二楚。
      
      最关键的是,玻璃正对着吧台位置,束脩来night吧的大多数时间都扒着吧台和人聊天,这让他突然有种浑身上下都被人看了个遍的惊悚感。
      
      “你有毛病吧!”束脩怒骂,想了想突然举起拳头,狠狠朝“自己”脸上就砸了下去。
      
      不疼,他一点都不疼!
      
      三小时后,聂飞从独立房间的地板上醒来,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突然感觉脸有点疼。
      
      这是……night吧?
      
      聂飞对这里很熟悉,他经常来这里,因为束脩经常来。但是他从来都不敢找过去,他们见面不是吵就是吵,还是在这里安静地看着他,才可以看到束脩真正自然又放松的笑容。
      
      怎么这么疼?
      
      聂飞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都肿了,他连忙找来镜子,果然看到自己的一张脸完全肿成了猪头,整个人一惊差点把镜子给砸了。
      
      他喝醉之后按照习惯来了这里?这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在这里竟然被人打了!
      
      这里的服务生呢?他可是这里的老板!聂飞早早就将这里买下来了,就没人保护一下老板?
      
      聂飞的神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但因为两边脸肿起来老大的原因根本就看不出他情绪的不对,本来慑人的剑眉星目这会儿已经被肿起来的脸蛋挤成绿豆眼了。
      
      聂飞:……
      
      直接将镜子反扣在桌子上,聂飞实在是无法接受自己现在这副尊容。
      
      “叶洛。”不得已,聂飞只能给叶洛打电话,“来night吧接我。”
      
      叶洛很快赶到酒吧,按照聂飞的要求拿来墨镜和帽子,才进门就被聂飞的模样吓了一跳:“聂总,你怎么被打了?”
      
      “闭嘴!”聂飞一声喝斥,这么大声音,是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他被打了吗?
      
      冷着脸将帽子围巾都戴上,聂飞最后将眼镜架在自己鼻子上,这才在叶洛的掩护下从人群中出去。
      
      “我自己开车,你去把监控要过来,等下自己打车回去。”聂飞直接将想上车的叶洛支下去。
      
      “啊?”叶洛有些为难:“可是聂伯伯说了,不让你开车……”
      
      “谁给你开工资?”聂飞已经坐上驾驶位,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瞪了他一眼。
      
      “哦。”叶洛这才委委屈屈点头,小跑去酒吧索要监控录像。
      
      聂飞直接开车回家,现在的这副尊荣,去公司恐怕要被人笑死。只是,在喊来私人医生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对方的表情更怪异了。
      
      “你有联系过我那个朋友吗?”私人医生临走的时候忍不住朝聂飞说:“聂总,你还是联系一下我朋友吧,这样不行。”
      
      “滚!”聂飞低吼一声,吓得医生拎着医疗箱就跑了。
      
      聂飞有些颓然地坐到沙发上,这算是什么事?这一天两天的,都遇到的什么鬼啊?
      
      而此时,束脩还不知道聂飞已经离开,他这会儿正在酒吧里面跟着音乐一起嗨。
      
      喊上几个狐朋狗友,在酒吧里边造作一会儿,顺便调戏一下来玩的小美女……有钱人的生活压力那么大,束脩平时也是需要调剂的。
      
      突然,音乐一停,束脩曾经的狐朋狗友出现在舞台上面,其中两个人抬着束脩的巨大黑白照片,顿时所有的灯光全部集中到照片上面。
      
      “束脩,night吧的至尊会员,我们最亲爱的朋友!”束脩的狐朋狗友说话了,“他风流多金,英俊潇洒,奈何天妒英才。”
      
      束脩:……
      
      这是什么沙雕玩意儿?
      
      “为了让束脩在地下过得好一些,我们开启特别募捐活动,所筹得的所有捐款都会用来购买纸钱烧给束脩!”狐朋狗友拿着话筒慷慨激昂:“为了我们的朋友,为了那个曾经在大家生命中绽放光华的人,让我们一起来捐款吧!”
      
      束脩:……
      
      去你妹的朋友!
      
      束脩气得不行,自己都已经死了,这几个孙子竟然还打着他的名号诈捐,是平日里边赏他们的少了吗?一个个和个乞丐一样,他的名头都被这群混蛋败坏了!
      
      外面太阳很大,束脩现在也出不去,气鼓鼓的看着几个狐朋狗友在那边败坏他的名誉,等到凌晨一点多募捐才算是散场,几人抱着一捐款箱的钱就跑了。
      
      束脩气不过也追过去,结果才拐过弯便看到一条修长的腿狠狠抽在抱着钱箱的人胸口,那人顿时倒飞了出去,钱箱破开里面的钱散了一地。
      
      陆言平抬了抬自己的眼镜,冷冷打量着畏畏缩缩的几个人,问:“谁的主意?”
      
      “陆陆陆……陆哥,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募捐一下给束脩烧点东西。”其他几个人磕磕巴巴的解释。
      
      陆言平当然不会相信,眼神仿佛镀了一层冰,“我再问一遍,谁的主意?”
      
      “亮子的主意。”
      
      “对,他的主意!”
      
      一群人连忙将责任推卸到地上躺着的人身上,那人明显想反驳什么,但被抽了一鞭腿胸口闷痛什么都说不出来。
      
      陆言平显然也并不是真的想找到话事人,看都不看下面的亮子,硬质皮靴高高抬起,狠狠踏在了他的胳膊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地上的人惨叫一声疼昏了过去。
      
      “你们两个,送他去医院。”陆言平点了两个人,又朝其他人说道:“谁捐的钱都给我还回去,如果再有下次,我就把你们全都送进ICU。”
      
      “是,是是。”几人连忙点头,抬人的抬人还钱的还钱,根本就不敢反抗。、
      
      “卧槽。”束脩已经看傻眼了,他和陆言平从小一起长大的,印象中他一直都是挺成熟温和的,什么时候这么暴力过?
      
      陆哥竟然会打架,还那么狠?束脩甚至觉得陆言平是不是也被什么鬼魂给附身了,这不符合他人设啊!
      
      “叭”地一声,陆言平打开打火机点上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吐出烟圈,整个人虽然是靠在车身上,但很明显身体并不着力,并不是特别放松。
      
      “这群兔崽子。”陆言平嘀咕一声,束脩刚死就敢坏他的名声,真是没死过。
      
      “陆哥。”束脩这会儿终于回过神来,围绕着陆言平和他的车子打转,“你是我陆哥吗?”
      
      社会我陆哥,人狠话不多?
      
      “你会打架啊?”束脩捂住自己的小心脏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他不懂事的时候找人约架都是被训的,合着陆哥也打架啊!
      
      看吧,别人家的孩子聂飞也逛酒吧,别人家的孩子陆言平也打架,束脩感觉委委屈屈的,凭什么他爸只骂他?
      
      陆言平在原地等了两根烟的功夫,那几个小子才又跑回来,他立刻掐灭手上的香烟,问:“都还完了?”
      
      “还……还了,有几个客人已经走了,我们明天再还。”
      
      “我们一定还!”
      
      陆言平这才点点头,也不再理会他们拉开车门上车离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聂飞:这见鬼的人生!
    束脩:对对对,见鬼!
    ——————————
    束脩:社会我陆哥,人狠话不多!
    陆言平:其实我平时挺斯文的,真的。
    ——————————
    束脩小小的脑袋有大大的疑惑:明明大家都是“败类”,凭什么只有我挨骂?
    ——————————
    前十章掉落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