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祭品 ...

  •   没有人?
      
      怎么会没人进入他的房间?
      
      聂飞反复拉动监控画面的进度条,但是上面却清晰的显示在他进入房间之后,根本就没有人再踏入他的房间,那他是怎么受伤的?
      
      聂飞又用多倍速查看了楼道里前几个小时甚至是前一天的画面,最后才不得不停下,没有必要继续了,里面没吃没喝的,不可能有人在里面躲超过一天的时间。
      
      所以……
      
      聂飞用自己的拳头比了比肿起来的脸,该不会是他自己打的吧?
      
      “聂总。”叶洛也一直在旁边跟着看,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望着聂飞满脸的一言难尽。
      
      “看我做什么?”聂飞有点不高兴:“我不可能自己打自己吧?”
      
      叶洛虽然没说话,但那眼神却分明在告诉聂飞,他没什么做不出来的。
      
      想想看,聂飞可以拉着他一连说几个小时七大姑八大姨才会说的那种家长里短,还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叶洛真感觉聂飞的精神状态不太行,看样子束脩的死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了。
      
      “聂总,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叶洛试探着问道。
      
      “不去。”聂飞拒绝的十分干脆,“我没病!”
      
      叶洛连忙附和着点头,但是心里却挺不以为然的,哪个神经病也没有说自己有病的啊。
      
      “那今天去公司吗?”叶洛不敢继续问看医生的事,却又踩了一个雷。
      
      听着叶洛一脚一个雷,聂飞的心中郁闷极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看到了吗?”
      
      “嗯。”
      
      “我这样怎么去公司?”聂飞的声音忍不住提高,要不是看在束脩喜欢他的份上,他早就把这笨蛋开除了,就没见这么没眼力见的助理。
      
      叶洛连忙闭上嘴巴不敢再说话,聂总今天好凶啊。
      
      “算了,你帮我订一束玫瑰。”聂飞没法子朝叶洛生气,就算蠢也是他自己选的,又不是不知道叶洛是什么人。
      
      叶洛连连点头,再一次精准踩雷:“是送给王小姐的吗?”
      
      “不是!”聂飞吼出声:“我送束脩的!”
      
      叶洛吓得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连忙跑出去买玫瑰了。
      
      叶洛刚走,聂飞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眼号码努力平复心情,深呼吸了下才接通电话。
      
      “爸。”
      
      “今天诗韵来家里玩,你回家一趟吧。”聂父语气威严:“你们也很久没见了。”
      
      “不了,我今天有约。”
      
      “我听人说你没去公司。”聂父打听着:“认识新朋友了?如果觉得合适就带回家看看。”
      
      “我和束脩有约。”聂飞语气认真:“我今天要去给束脩扫墓,爸,你喜欢王家的女儿可以认她做干儿女,我王伯伯不会介意的,但是别带上我。”
      
      “束脩已经死了,你这是要气死我吗?”聂父的声音严厉了些:“你一天天地在外边不着调,怎么?你还想单身一辈子啊?诗韵那么好的女孩,你真当她没有人要?”
      
      “那就随便她嫁给谁,和我有什么关系?”聂飞语气嫌弃,倒并不是嫌弃王诗韵,主要还是不喜欢自己父亲的硬配对,“而且我早就和你说过我喜欢的是男人,就算束脩过世这一点也不会变,你硬让我娶她,就不怕以后聂氏闹出总裁同妻的丑闻来?”
      
      “你、你……”
      
      “爸,我这边还有事,以后聊,这次我就不回去了。”聂飞说完也没等自己父亲说话,直接挂断电话,心情一下子差到极点。
      
      稀里糊涂的被打也就罢了,还要被拉回去相亲,聂飞是真的烦,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别说一个王诗韵,就算他爸把天上的仙女给他拉下来,他照样不会喜欢。
      
      “聂总,花买来了!”叶洛在楼下喊。
      
      聂飞立刻下楼,上车后示意叶洛开往墓园,自己抱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心情一下子就平静下来。
      
      束脩……
      
      曾经的束脩从来就不肯收他的玫瑰,唯一收下的那次,束脩还在第二天扔还给他,气得脸红脖子粗,至此之后,聂飞也不敢去送了。
      
      但是,现在束脩已经死了,聂飞想送。
      
      “你要是不高兴,就托梦来打我一顿,行吗?”聂飞凝望着艳红的玫瑰花,期盼着束脩会忍无可忍的给他托梦,哪怕是打他他也认了。
      
      此时,束脩正缩在自己的棺材里面躲避太阳光。他昨晚就想着自己是不是能够从坟墓这里下地府,结果找了一晚上都没有找到入口,大太阳出来的时候他只能缩进棺材里面,真是太凄惨了。
      
      “妈呀,真难看。”束脩与棺材之中的“自己”看了个对眼,车祸死亡的他满脸都血呼啦的,虽然被死人化妆师化妆了,但这会儿尸体一烂,之前的妆容就再也不顶用了,凄凄惨惨的尸体差点把束脩恶心死。
      
      “现在不流行火葬吗?怎么不直接烧了了事?”束脩有些不满意,一捏鼻子抱怨:“还臭了。这么臭还放这里……快来个人给我扔出去吧!”
      
      束脩,一只没有洁癖却受不了尸臭的鬼,此时此刻简直恨不得将自己抛尸荒野好让他一个人享受棺材的清凉。
      
      “束脩,我来看你了。”聂飞将玫瑰花放到坟墓前,“这是送给你的花,喜欢吗?”
      
      束脩听着上方的念叨,手上突然就多了一束玫瑰花。
      
      束脩:……
      
      感情鬼真的能收到祭品啊!
      
      那之前怎么没收到?
      
      束脩仔细思考,难道是因为之前他没有在棺材里面所以“快递”发不过来?想到这里,束脩再一次愤恨的瞪了眼自己的尸体:“你就不能帮我存放一下快递吗?”那么多东西,就因为他前几天不在,就按“拒收”处理退回去了?
      
      看着手上的这捧玫瑰,束脩警惕的仔细看了看每一朵花,确定里面没有蜜蜂才松了口气。聂飞那孙子忒不做人,之前送他玫瑰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要追他,结果花里边飞出三只“嗡嗡嗡”叫的蜜蜂,要不是陆哥在旁边他肯定就被蛰了。
      
      还算他没有坏透,至少没有给死人的花里边塞蜜蜂,不然的话他一定爬上去掐死他掐死他啊!
      
      聂飞还在上面喋喋不休的诉说着,束脩却已经懒得去听,眼睛一转将花瓣全都揪下来揉碎,尸臭顿时就被玫瑰的香味冲散了些,但依旧有不小的味道。意识到这样可能不行,束脩便揪下花瓣搓烂揉成两个小球球,一边鼻孔塞一个,顿时感觉空气清新多了。
      
      “美滋滋。”束脩伸了个懒腰,却依旧飘着没有躺下去,就算明知道不会碰到尸体,但心里边还是会感觉恶心。
      
      “束脩。”聂飞的眼圈微微泛红,紧握双拳沉声说道:“虽然你可能觉得恶心,但我还是喜欢你。”
      
      有些话在活着的时候说不出来,聂飞只能对着墓碑表达自己的爱意与惆怅,可惜该听到的话束脩却没有听到,他这会儿已经飘在棺材里边舒舒服服睡着了。
      
      如果说人类是昼行夜伏的生物,那鬼物就完全相反,一到晚上束脩便精神百倍,钻出坟墓的时候聂飞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只剩下一束玫瑰花静静地躺在坟墓旁边。
      
      束脩想了下,“嘿嘿”笑了两声朝聂飞家飘去,聂飞正躺在床上沉睡,他一个俯冲,直接钻进了对方的身体里。
      
      穿衣,下床,出门,上车。
      
      束脩开着车直奔这边最大的“一和寿衣店”,他的衣服早已经破了,既然玫瑰能够送到他手上,那衣服应该也可以吧?
      
      “开门开门!”束脩用力拍打着寿衣店的店门,“我要买东西,开门!”
      
      “谁啊?”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接着便传来门锁松动的声音,房门被店主打开了。
      
      “我要买衣服!”束脩立刻挤进去,眼睛第一时间瞄向一旁的各种衣服,红的绿的蓝的黑的各色都有,但是看起来样式却都不好看,看着像是古代的服饰,“有没有现代的?”
      
      却没有人回声。
      
      “有没有啊?”束脩扭头,就看到店主正站在门边,一只手还扒着房门看起来有点紧张,“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店主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身穿了一身白色的睡衣,看着倒是挺文静的,“就是……大晚上的突然来买寿衣,这多吓人啊。”
      
      “你这不就是寿衣店吗?”束脩翻了个白眼,嘟囔:“我要是进门说买个包子,这就不吓人了吗?你别愣着,你这边到底有没有现代的衣服?拿出来让我挑挑。”
      
      店主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走过去,从柜子最下面翻出现代样式的衣服,推给他便不再凑近:“你自己挑吧。”
      
      “衬衫,西服,运动服……你们这边种类倒是挺齐全的。”束脩看得高兴,几乎每一样都挑了一套,然后将聂飞的卡递过去,“刷卡。”
      
      “密码?”
      
      束脩愣住了,半晌才小声回道:“我不知道。”谁会知道他的卡密码啊?
      
      店主也僵住了,半晌后似乎做出艰难的决定:“拿这些就当我送你的了,需要我帮你烧掉吗?”
      
      “用不着。”束脩没钱付账有点尴尬,又被对方这样友好的照顾顿时更加不好意思,于是说道:“我明晚来给你送钱。”
      
      “不用了!”店主的态度十分坚决:“说了送你,就一定送你!”
      
      “真的?”束脩狐疑地看着他。
      
      “对对。”店主十分僵硬的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睡了,请回吧。”
      
      束脩见对方真没有要钱的意思,再次道谢后便抱着寿衣离开了,感叹今晚真的是遇到好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束脩: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这尸体了!
    束脩:我要把尸体扔出去!
    真正的勇士,敢于将自己抛尸荒野。
    ——————————
    聂飞:不知道束脩喜不喜欢我的花。
    束脩(搓成球,堵鼻子):喜欢,忒喜欢了!
    ——————————
    束脩:今晚我遇到了一个好人!
    店主:今晚我遇到了一个力量强大到可以附身的厉鬼!
    店主:我离死亡就差那么一丢丢QAQ
    ——————————
    有人说束脩和鸠的沙雕很像,但他们还是有个最本质的区别的,鸠是个攻!!!
    鸠:hetui,真给我们沙雕们丢人!
    ——————————
    前十章掉落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