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醉酒 ...

  •   他看到束脩了。
      
      他看到束脩朝他挥手了。
      
      聂飞猛然惊醒,整个人已经是在医院里面,对面是满脸生无可恋的叶洛。
      
      “束脩呢?”聂飞立刻追问,同时四处开始寻找起来。
      
      “聂总,聂总你冷静一点!”叶洛连忙搀扶住聂飞。
      
      聂飞却一把推开他,大喊:“束脩,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出来!”
      
      “聂总,你别这样。”叶洛满脸担忧,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束总他……”他已经死了啊。
      
      聂飞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束脩,有些颓然的重新坐回床上,眼神逐渐失焦。
      
      他昏迷的前一刻似乎真的看到束脩,原来……只是幻觉吗?
      
      “是你把我送来医院的?”聂飞许久才回过神来,语气低落。
      
      叶洛一时间哑口,这一次,听说还是聂总自己跑来医院的,进门就大喊“洗胃洗胃,我吃了整瓶安眠药”,弄得医院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医院的传说再一次住院,引起的反应果然非同凡响。
      
      “聂总,要不然找个心理医生吧。”叶洛劝着聂飞,这样下去不行的。
      
      “为什么要找心理医生?”
      
      “因为……”叶洛满脸的一言难尽。
      
      因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聂飞洗胃之后一点都不正常,拉着他的手东拉西扯,非要让他多说几句话。叶洛没办法,陪着聂飞从公司的事情扯到自己家的事情,七大姑八大姨说的各种唠叨都说了一个遍,这才将聂飞给哄睡着了。
      
      太残忍了!
      
      这对一个刚入社会的小年轻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因为叶洛一直不说话,聂飞抬头奇怪的看他。
      
      “因为聂总已经自杀第二次了。”叶洛不敢说之前的事情,就担心聂飞再拉着他聊天,“所以还是找个心理医生看看吧。”
      
      “我没想自杀。”聂飞没想自杀,他担心束脩真的不想看到他,担心束脩真的会因为见到他心烦,“我就是有点睡不着。”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安眠药一不小心就吃的多了点。
      
      叶洛满脸怀疑,就算睡不着,也没见谁吞一整瓶安眠药的。
      
      “我要出院。”聂飞挣扎着起来。
      
      叶洛有些不放心,但是聂飞做出的决定他这个小助理也根本无法拒绝,只能够跟着跑前跑后办好出院手续,上车给聂飞当司机。
      
      “聂总,我送你回家?”
      
      “不,我想去束脩的墓前看看。”聂飞闭上眼睛,掩饰住自己眼神中的悲伤。
      
      叶洛一下子沉默了,安安静静开着车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在去墓园之前,聂飞还去花店买了一束花,一束鲜红的玫瑰花。
      
      “聂总,你这……”叶洛终于忍不住开口,去扫墓带红玫瑰,这有点不太好吧?
      
      聂飞却没有解释,只是摆摆手示意他继续开车。
      
      而坐在聂飞身旁的束脩也确认了……这混蛋就是去气他的!
      
      看啊,大红的花,这么喜庆的颜色,这混蛋肯定因为他的死高兴坏了!
      
      “束脩。”聂飞轻轻亲吻着红玫瑰,仿佛在亲吻自己最心爱的人,虔诚而深情。
      
      束脩望着这一幕,扬起来想抽他巴掌的手又缓缓落下了,总感觉聂飞的行为有点不正常。
      
      墓园依旧十分冷清,在上次的胡闹之后,聂飞派人将束脩的墓清扫了一遍,现在这里比之前整洁多了,但这种冷清的感觉却也愈发深入人心。
      
      聂飞并没有将鲜花放到墓碑前,因为墓碑前已经放了一束白菊花,正前方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领带与裤线非常齐整,看着就是个平日里格外注重形象的人。那人的身姿挺拔,表情十分肃穆,与这种“老干部范儿”违和的似乎只有一双发红的眼睛。
      
      聂飞的脚步放缓,束脩也望着那人满脸担忧。
      
      “陆哥。”束脩呢喃,可惜陆言平根本就听不到。
      
      聂飞深吸一口气,该面对的到底要面对,他再一次加快自己的脚步,将红色的玫瑰放到白菊花旁边,鲜艳的红色与整个墓园的气氛都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陆哥。”聂飞同样喊了一声,态度坦然:“我来看看束脩。”
      
      “你是该来。”陆言平看了一眼,退了一步示意聂飞上前,自己则是和他身后的叶洛站到一排。
      
      聂飞蹲在墓碑前面,伸手轻轻抚摸着墓碑,嘴里低声在诉说着什么,可惜束脩全都没听到,他现在的注意力完全在陆言平身上。
      
      “陆哥,对不起啊。”束脩心中有愧,“你都让我不要开快车了,我还……我错了。”
      
      可惜,错误却要用生命来弥补。
      
      那天就是个单纯的车祸,束脩超速后在转弯的时候车轮打滑,直接撞到了路侧的护栏上,根本就怪不得别人。
      
      陆言平是他的助理,也算是从小看着束脩长大的,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经常叮嘱他,但是束脩好玩,只将他的唠叨左耳进右耳出,根本就听不进。
      
      现在,他想听了,可惜没机会了。
      
      “叶洛,最近聂飞过的好吗?”陆言平突然的询问,倒是让叶洛有些措手不及。
      
      叶洛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怎么和陆言平说,陆言平毕竟是束氏的员工,和他说总裁的消息会不会不太好?
      
      “看起来是过得不好。”陆言平长叹一声,有些难过的闭了闭眼睛。
      
      “陆哥,你管他过得好不好!”束脩十分不高兴,“你担心他做什么?”
      
      “是我的错。”陆言平却说出一句束脩听不懂的话。
      
      叶洛也没听懂,问:“什么你的错?”
      
      “没什么。”陆言平眼神复杂地望着正蹲在墓碑前的聂飞,心中的悔意无以复加,只是有些事情就算再后悔也无法挽回,只能叮嘱叶洛:“照顾好他,别让他想不开。”
      
      叶洛瞪大眼睛,不是吧?聂总自杀的事情不是封锁消息了吗?怎么陆言平会知道?
      
      陆言平却并没有再说什么,最后又看了一眼聂飞,转身缓缓离开了。
      
      “陆哥!”束脩刚想追过去,本来阴着的天空却突然放晴,他连忙想找棵树躲一躲,却根本就找不到,慌不择路的就撞到了聂飞的身上。
      
      “咦?”
      
      “唉?”
      
      束脩抬起双手难以置信,他……他又附身了!
      
      “聂总?”叶洛感觉总裁的行为有点不对劲儿。
      
      “嘿嘿。”束脩也不管聂飞的人设,走过去拉着叶洛的手很自然地晃了晃,说道:“洛洛,陪我说说话呗,我好无聊啊。”
      
      叶洛:……
      
      救命啊,聂总又要找他聊天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聂飞感觉有些头疼,冰冷的硬地板很不舒服,他翻了个身,一巴掌拍在碎玻璃上。
      
      手腕立刻被划破,聂飞看了眼满地的碎酒瓶再看看一旁睡在沙发上的叶洛,终于反应过来拨通了私人医生的电话。
      
      这一次,医院的传说并没有去医院,但是他还是割腕“自杀”了。
      
      私人医生有些担忧地望着聂飞,相比起他手腕上并不算深的伤口,他更加担心这位总裁的心理问题。
      
      “我有一个朋友在业内很有名,这是她的名片,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她?”私人医生将一个名片递给聂飞。
      
      雅致心理研究中心——胡筱筱,下面则是一串手机号码。
      
      聂飞眼神复杂地望着自己的私人医生,思考着如果说“这是不小心划的”对方相信的可能性有多大,最后索性什么都没说,无奈的将医生送走,名片也随手扔到了柜子上。
      
      “叶洛,醒醒。”聂飞的左手缠着绷带,用右手轻轻推搡了下沙发上的叶洛,“快醒醒!”
      
      “不聊了!”叶洛没有醒来,却似乎做了个噩梦:“不聊了,不要聊了,我们喝酒,喝酒,不要再找我聊天了!”
      
      聂飞:……
      
      “你不想聊什么?”聂飞搞不懂叶洛的想法,看了看地板上依旧散落的垃圾,又打电话喊来老宅那边的保姆过来收拾。
      
      束脩此时也在睡觉,他在昨晚终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知道鬼魂该怎么吃饭了。
      
      只要在吃东西的时候喊鬼魂的名字,就算附身在聂飞体内的束脩感受不到聂飞的痛苦,却也能够吃到东西,这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醉醺醺的束脩连什么时候飘出来的都不知道了,这会儿也没有要醒的意思,这是他当鬼之后吃得最饱喝得最好的一顿饭!
      
      叶洛虽然看起来不胖但是体重却不算轻,聂飞只能一只手用力又喝的浑身乏力,废了好大劲儿才将他背到客房的床上,然后开了暖风又为他披了一张毛毯担心他感冒。
      
      坐在床边凝望着叶洛,聂飞似乎又想到他第一次见到叶洛的场景。当时的叶洛只是酒店的服务生,因为不小心弄脏了客人的衣服被经理责骂,束脩便上前直接将叶洛拉到身后保护起来。
      
      他至今还记得束脩满脸笑容地揉着叶洛黄色的头发感叹:“我对这种萌系生物简直完全没抵抗力!”
      
      那一晚,叶洛被开除了。
      
      也是那一晚,叶洛被聂飞招揽进入聂氏,紧急培养了三个月后成了他的助理。
      
      聂飞忍不住也伸手摸了摸叶洛蓬松的黄毛,直到今日,他依旧学不会叶洛的“萌”,也完全感受不到这种“萌”的威力。
      
      束脩此时迷迷糊糊起身,钻了几个房间才找到他们,看着聂飞伸手揉叶洛的头发酒一下子就醒了,冲过去就对着聂飞拳打脚踢。
      
      “禽兽,你给我放开他!”他还是个孩子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束脩:变成鬼之后没人听得到我说话好无聊啊,我现在要挑选一个幸运的小朋友进行尬聊,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幸运呢?
    叶洛:哇的一声就哭了!
    躲过了七大姑八大姨,却躲不过被附身的总裁,这实在是太可怜了。
    ——————————
    聂飞(揉着头发):为什么束脩喜欢这种类型的?
    聂飞:唉,天天看着叶洛,怎么就学不会萌呢?
    束脩(痛心疾首):禽兽啊,洛洛他还是个孩子啊!
    ——————————
    抱歉今天更新的特别晚……甚至十二点之后才更新的【惊恐】
    下次不会了,我会努力在中午十二点更新的!
    前十章掉落红包感谢在2020-05-26 09:47:33~2020-05-28 00:1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但见孤鸿影、苏者沐秋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陆清酒呀【乔玖歌也行 5瓶;但见孤鸿影、痴念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