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医院的传说 ...

  •   聂飞,中心医院的传说。
      
      在传闻中,他是与黑帮分子斗争八百回合身中八刀依旧屹立不倒的传奇,这名英雄由南郊一直跑到市中心的医院仍中气十足,期间刀斩恶鬼将其头颅狠狠砍下,尸体从十八楼的窗口垂直抛下……
      
      而今天,传说要出院了。
      
      “操。”钻进车子,聂飞这才低低爆了声粗口,问开车的叶洛,“那些谣言是哪来的?”
      
      曾为谣言添砖加瓦的叶洛语气异常坚决:“不知道!”
      
      此时此刻,束家书房。
      
      明明就连束脩的头七都过了,家里边却还是死气沉沉的,束母每每看到束脩的照片眼睛都会发红,束父反而算是最冷静的。
      
      束脩坐在书桌的对面,这里依旧按照往日的习惯放着一把小方凳,但是在生前的时候束脩从来不好好坐,他总是拿着公司的文件一只腿半跪在椅子上,半边身子都撑在桌子上面找束父帮忙。
      
      有点讽刺,死过一次,束脩的性子似乎也安分了,端坐在椅子上面望着正看文件的父亲。
      
      束家和聂家一样,做父亲的早早放权,只是在背后帮点忙,但现在束脩一死,所有的重担又塌在束父头上了。
      
      似乎是看的眼睛有点疼,束父疲倦的摘下眼镜用眼镜布轻轻擦拭,抬头看了眼面前的椅子,微张着的嘴巴却又无力地闭上。
      
      对面,已经没有找他请教的儿子了。
      
      束脩的死亡,即便束父表现的再淡定,也不可能是毫无感觉的。只是,作为束家的当家人,作为束氏的总裁,根本就没有时间让他伤怀。
      
      束脩的眼睛一下子红了,他看到母亲虽然难过,但是父亲这种隐忍的痛苦却更加让他受不了,他用脚一踢凳子飘过去,伸手轻轻抱住自己的父亲,束父却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度了。
      
      有些受不了家里边的沉闷气氛,束脩快速飘出家门,透明的影子站在半空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束家,便要投胎转世去了。
      
      投胎……转世……
      
      过了良久,束脩这才委委屈屈飘落到地上,怎么投胎转世啊?他死之后有意识的时候,就是那天在坟场看到聂飞带着狐朋狗友在自己坟头蹦迪,别说地府,他连个传说中的阴差都没有见到。
      
      靠!
      
      束脩愤怒起来,这就是所谓的被聂飞给“气活”了吧?说不定他之前已经去了地府,被聂飞“气活”之后遗忘了那段记忆。
      
      “真特么狗!”束脩忍不住低骂,也不知道不去地府会不会魂飞魄散啊,想想还有点小可怕。
      
      蔽日的乌云被狂风吹散,上午的太阳逐渐冒出头来,第一缕阳光洒下的时候,束脩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狠狠灼痛,“嗷”地夸张惨叫了一声连忙躲到庇荫处。
      
      “原来鬼还真怕太阳光啊。”束脩摸摸被晒到的胳膊,上面仿佛被火烧到一样起了一层燎泡,但跳脱的性子还是让他心中的好奇多过恐惧,不知道还有什么“灵异常识”是真的。
      
      三天后,小雨。
      
      孤零零走在雨中,束脩早已没了三天前的活泼,整个人仿佛被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巴巴。
      
      当鬼一点都不好玩,白天不能出去,晚上想吓人玩都没人看得见他,最关键周围的人吃吃喝喝,他连个味儿都闻不到,虽然鬼饿不死,但是真的好饿啊。
      
      “当鬼好惨啊。”束脩病恹恹说了一句,浑身也破破烂烂的,他的衣服都快被太阳光晒没了,就只剩下丁点的遮羞布,难道以后要裸奔吗?
      
      而且……为什么他没有看到其他鬼啊?所有人都看不见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样的日子束脩真的是快疯掉了!
      
      空中的雨似乎停了,束脩如惊弓之鸟般就要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不然等下又要被太阳晒到了,但仔细一看却发现是自己头顶多了把雨伞。虽然雨水会穿透鬼魂的身体,但是那种冰凉的触感还是能感受到的,束脩立刻朝雨伞那边缩了缩,将自己整个身子都遮住。
      
      “聂总,今天下雨很难打到车,我送你回家吧!”叶洛冒雨小跑过来。
      
      束脩仔细一看,这才发现打着伞的人是聂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朝后退了一步,却又被外面的凄风冷雨给冻回来,整个人几乎贴在聂飞身上和他共享雨伞。
      
      聂飞冷冷看了自己的小助理一眼,道:“不用。”
      
      自从出院之后,家里边就禁止聂飞开车,似乎是担心他找个同样的方式和束脩殉情。聂飞却也不用叶洛接送,反而去打出租车,对于这点聂父当然有意见,但见儿子依旧活生生的也就没有继续刺激他,一切随他了。
      
      “可是聂总……”
      
      “伞。”聂飞将雨伞递给叶洛,语气却依旧很冷漠:“别着凉。”说完自己垂手快步离开。
      
      叶洛拿着雨伞整个人都凌乱了,几乎是一蹦一跳的快速追上聂飞,将雨伞还给他再也不敢吱声连忙跑开。
      
      “倒是对小助理蛮好的,平常怎么就那么贱呢?”束脩一边紧紧贴在对方身上汲取温暖,一边嘴里疯狂吐槽。
      
      聂飞见叶洛已经跑远,二话不说一松手,雨伞一歪掉到地上,他看都不看一眼便继续朝前走。
      
      “你神经病啊!”这下子束脩也凌乱了,双手紧紧抱住自己不服气的跟着他,有毛病吧?有雨伞不打害他一起挨冻,他今天一定要狠狠收拾他一顿。
      
      “哈!哈!哈!”拳头一下又一下打着,却全都穿透对方身体打在空气上,束脩对这种情况也不意外,却也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自我发泄做着无用功。
      
      聂飞走出很远才终于上了出租,束脩也连忙跟着钻了进去,在出租车上努力拉扯着自己的“遮羞布”,将衣服整理好才松了一口气。
      
      在别人面前没什么,但是在死对头面前,就算再狼狈也不能输了阵!
      
      “冻死了冻死了冻死了!”下车之后束脩就快速飘进了聂飞家,虽然冷冷清清的但毕竟遮风避雨,死了之后才发现什么阴气啊寒气啊都是骗人的,鬼魂被冻到也会冷的好不好?
      
      束脩一点都不客气,跟着聂飞进入卧室,然后直接扑到柔软的大床上,舒服的长舒出一口气。
      
      这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束脩在床上打着滚,聂飞却依旧没有任何察觉,将外套挂在衣架上面,便推门走进浴室去冲澡。
      
      “聂飞的房间还是挺干净的。”束脩休息够了重新爬起来,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床头挂着一张自己的十寸大照片,顿时就愣住了。
      
      照片上的束脩笑容灿烂,似乎是突然注意到什么刚好扭头去看,然后便被抓拍了下来。
      
      他对这张照片有印象,这应该是大□□动会的时候,宣传部的同学喊他看镜头然后快速抓拍了这一张,不过这张照片怎么会在聂飞这里?
      
      束脩看看床头的照片,又看了看床头柜上摆放不太整齐的几枚塑料柄不锈钢头的飞镖,心里边瞬间一寒。
      
      靠,聂飞该不会是每天用他的照片练习飞镖吧?这混蛋心也太黑了!
      
      束脩气不过,狠狠一脚要踹开浴室的门,结果浴室的门没开,他倒是整个人穿了过去,与聂飞看了个对眼。
      
      聂飞当然看不见他,但是他却……
      
      “操!”束脩立刻捂住自己的眼睛,他可没看人裸、体的习惯,尤其是聂飞的,看这么贱的人是要长针眼的!
      
      束脩捂着眼睛,捂着眼睛,捂着眼睛……的手指微微张开了一些。
      
      和聂飞明里暗里斗了这么长时间,两人虽然互不对付,但束脩也不得不承认聂飞的身材是真的好,该坚实的地方坚实,该翘的地方翘,就连该大的地方……束脩的视线缓缓下移,却又似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在看什么,红着脸就冲出去了。
      
      “我没有起色心!”束脩站门外大声为自己辩解:“我也是男的,他该有的地方我也有,看男的叫什么起色心啊?”聂飞又不是女孩子,被他看光了也不会吃亏。
      
      虽然这样自我解释,但束脩整个人还是不自在起来,蹲在角落里边好几个小时都没有再看聂飞一眼,刻意地有点明显。
      
      等到聂飞该睡觉的时候,束脩这才为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扭头大大方方去看他,还伸出手指指着聂飞的鼻子叫嚣:“我就是把你看光了,你服不服气?”
      
      聂飞没回答。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服气了。”束脩继续叫嚣,就欺负他听不到。
      
      聂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是有些睡不着,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安眠药吃了两片,然后便戴上眼罩躺到床上。
      
      十分钟后……
      
      依旧失眠的聂飞重新起来,似乎是自暴自弃的晃了晃盛放安眠药的盒子,然后打开将里面的药片全都倒在了他的手心里,也没有喝水,就这样不知苦涩的塞嘴里嚼碎了硬咽下去。
      
      束脩:……
      
      “喂,你还好吗?”束脩伸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就见坐到床上的聂飞身子一晃,朝左一偏倒在了床上。
      
      束脩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不是吧?又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束脩: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
    束脩:该翘的地方翘,该大的地方……
    束脩:比我大的我不夸!
    束脩:╭(╯^╰)╮
    ——————————
    友情提示:殉情自杀不提倡,大家不要模仿哦!!!
    ——————————
    当我写完这一章开头“中心医院的传说”的时候,脑子里第一反应:这是什么沙雕小说?
    千代小真,一个致力于沙雕小说的作者。
    感谢“陆清酒呀【乔玖歌也行】”灌溉的4瓶营养液。
    前十章掉落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