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坟场蹦迪 ...

  •   束脩死了,车祸。
      
      二十三年的人生匆匆结束,没和女孩子牵过手打过啵儿,更没有实现自己大钢琴家的梦想,最最关键的是……他死的时候没有把那万恶的死对头一起拉入地狱!
      
      漂浮在天空的灵魂眼神复杂地望着在自己坟头蹦迪的一群男人,明明有一群赤橙黄绿毛的杀马特陪衬,玩的最嗨的却是最中间那个西装革履的斯文禽兽。
      
      聂飞“嗷”了一声,指着坟头得意地说道:“看吧,束脩,老子说一不二,说你死了就在你坟头蹦迪,就一定要在你坟头蹦迪!”
      
      神经病吧!
      
      束脩满脸愤怒,但是飘下去想打他拳头却穿透对方身体,阳光穿透灵魂没有任何阻碍的落在地上,也散落在聂飞得意洋洋的脸庞。
      
      轻轻拍手,聂飞朝周围的狐朋狗友说道:“行了,都散了吧。”
      
      一群人本来就感觉在坟头蹦迪很恐怖,听到这话如蒙大赦,一个个头都不回的跑走了。
      
      聂飞没走,在音响的喧嚣下蹲下身子,伸手轻轻摩挲过墓碑上的名字,似乎一下子消沉了起来。
      
      “妈的,还不滚啊,再不滚老子晚上掐死你!”束脩和聂飞斗了这么多年,公司方面互相掣肘,私下交往互放狠话,虽然都说过对方死了就去彼此坟头蹦迪,但束脩也就是说说而已,这孙子竟然还真来了。
      
      束脩气得不行,在聂飞头顶周围飘来飘去,要不是碰不到他一定掐死这孙子。
      
      “你死的真干脆,就连车祸都只是普通车祸,连个复仇的对象都没给我留下。”聂飞的声音明明很低,却穿透重金属的音乐清晰落入束脩耳中。
      
      “妈的!”
      
      聂飞的情绪突然暴躁起来,走到一旁一脚将还在叫嚣着的音响踹翻,音响发出最后几个刺耳的嘶吼后安静下来,聂飞却还不解气的踩在音响上双蹿下蹦,发泄着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他妈就这样死了,你让我怎么办?”聂飞的眼圈一下子红了, “束脩,你他妈让我怎么办?”
      
      束脩飘在空中一下子怔住,自己死了,聂飞不该高兴吗?
      
      他们两家公司是死对头,他们两人从上学时候就是死对头,束脩死了之后公司股价大跌,聂飞应该很高兴才对。
      
      “我告诉你,你别想走,你别想一个人去快活。”聂飞通红着眼睛,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直接捅进自己的肚子。
      
      “卧槽卧槽卧槽!”束脩被喷出来的血吓了一跳,疯了!
      
      聂飞疯了!
      
      这小子是受什么刺激了?他公司股价也跌了吗?搞到自杀的程度这是破产了吧?
      
      刀子入腹,聂飞的精气神似乎一下子被抽空,伸手摁着已经被砸的稀烂的音响残躯才没有倒下,硬挺起力气一脚深一脚浅的朝束脩的墓碑走去,然后一屁股坐在墓碑边上。
      
      “王八蛋。”聂飞大喘着粗气,眼神死死盯着墓碑:“你个王八蛋!”
      
      “骂我干什么?”束脩急的大喊:“你快去医院吧,你可别死,不然你挂了咱俩见面多尴尬!”
      
      聂飞自然听不见束脩的大喊大叫,只感觉自己身体发冷,意识也渐渐不清晰起来。
      
      他会死去,然后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聂飞不信鬼神,但他现在想相信。
      
      如果能够再次见到束脩……如果可以再次见到束脩……
      
      聂飞头一歪,终于昏死了过去。
      
      “别啊,聂飞!”束脩急的一个俯冲,不小心没有刹住车竟然直接冲进聂飞身体,站起来后顿时一脸懵逼。
      
      自己复活了?自己重生在聂飞体内了?
      
      不对,聂飞还没死呢!
      
      束脩伸手摸摸身体肚子上的伤口,心中急得不行,不管身体现在是聂飞的还是他的,他最好都先去一趟医院。
      
      想到这点,束脩撒丫子就跑,上了聂飞的车一路开到中心医院,肚子上还插着一把□□跑的和个百米赛冠军一样,结果跑一半刀子就被他颠飞出去,吓得一瘸腿的病患手转着轮椅就跑。
      
      “医生,救命啊!”束脩中气十足,“救救我,我快死了!”
      
      “你这声音听起来不像……你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医生说到一半就看到伤口,连忙招呼护士将他送进病房,“感觉怎么样?还有意识吗?”
      
      “有有有有有。”束脩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朝医生说道:“手机,我打个电话。”
      
      “打电话?”
      
      “麻烦。”束脩躺在病床上,任由医生给自己处理伤口,自己拿着聂飞的手机找出他助理的电话拨过去,“叶洛,你来中心医院一趟,我自杀了。”
      
      两小时后。
      
      聂飞的身体被抢救回来,束脩的灵魂也被驱赶出对方的身体,这让他有些郁闷,感情不是重生啊。
      
      不过也行吧,至少救了聂飞那狗东西的命,没让他和自己面对面尴尬。
      
      这孙子,玩的什么骚操作,还跑自己墓碑前自杀。
      
      “这人神经病吧?”照顾聂飞的护士小声朝同事说:“我听说他插着一把刀就跑进来,刀半路上还掉了,直接掉我们二楼12床砸断腿那人脑袋上了,吓得他转着轮椅就撞了墙。”
      
      束脩:……
      
      “谁说不是呢,听他说还是自杀。”另一个护士眼神怪异地看了眼病床上的聂飞,“好好一帅哥,怎么就傻了呢?”
      
      束脩:……
      
      “对不住。”束脩双手合十朝床上聂飞道歉,命是救回来了,但“傻子”这个头衔似乎摘不掉了。
      
      附身的感觉真好,束脩想着刚刚的感觉,聂飞的身体受伤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不疼不痒该跑跑该跳跳。
      
      这样想着,束脩朝一个医生身上撞去,但是这一扑却只是扑了个空,直接穿透对方根本没附身。
      
      之前附身聂飞明明就是这样啊,束脩有些疑惑,难道只有快死的人他才能附身?
      
      想到聂飞之前的情况,束脩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看样子以后想找个人附身困难咯。
      
      “护士,请问刚刚有个自杀的人是不是在这?”一个小年轻急匆匆跑来,连忙焦急地左顾右盼,还没等护士回答就已经看到病床上的聂飞,连忙过去追问:“护士,这人没事了吧?”
      
      “送医及时,已经没大碍了。”说到这里护士又觉得不太对劲儿,改口道:“嗯……自己跑来的及时。”
      
      叶洛却没有注意那些细节,听说聂飞没事立刻松了口气,他知道的时候差点就摊在地上,公司可不能没有聂总。
      
      聂飞感觉很疼,腹部的刀口疼得厉害,他努力翻了个身,立刻比叶洛给扶住。
      
      “聂总,你别动。”叶洛的反应非常大,“医生刚给你包扎好伤口,你就算要死,也不能浪费医生的一片好心吧?”
      
      聂飞无语的抬头,语气虚弱却更显凉薄:“你还是这么不会说话。”
      
      叶洛也连忙闭嘴,半空中的束脩倒是看得非常开心。束脩讨厌聂飞,但是对聂飞的助理还是没半点恶感的,主要就因为这人太二了,说话办事马虎的能把人气死,真不知道聂飞为什么还留着他。
      
      不过说真的,要是聂飞开了他,束脩肯定第一时间将叶洛吸纳进公司,就算什么都不会,平时听个相声也是好的。
      
      “你送我来的医院?”聂飞在叶洛的搀扶下缓缓坐了起来,随口问道。
      
      “不是啊。”
      
      “不是你?”聂飞诧异,问:“那是谁?”
      
      “是……是……”叶洛想起医生护士的话满脸复杂,但在聂飞的催促下还是老实回答:“聂总,是你自己跑来求医的,听说刀还切了一个人的脑袋,那人连人带轮椅都掉下二楼了。”
      
      聂飞:……
      
      束脩:……
      
      束脩僵硬地看着叶洛,就一会儿时间,就传的这么玄幻了?果然是人言可畏啊。
      
      “我不可能来医院。”聂飞却根本不相信,“我是想死的!”
      
      “你想什么?你想死之前,也想想我们行不行?”门外传来一声暴喝,聂飞的父亲怒气冲冲推门而入,要不是聂飞现在还带着伤,看他的模样似乎要将他暴揍一顿,“你妈知道之后都被吓昏了,现在就住在你隔壁,你也老大不小个人了,也多少做点靠谱的事情行不行?”
      
      聂飞的脸色肉眼可见的苍白起来,语气也弱了许多:“我妈还好吗?”
      
      “现在还没醒呢。”聂父看着聂飞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束家那小子死了,你还真想跟着他去啊?他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你怎么就牛角尖钻不出来了呢?”
      
      “能钻出来的,就不叫牛角尖了。”聂飞虽然满脸愧疚,但看起来却并不打算认错。
      
      “你……”
      
      见聂父都被怼的噎住,束脩“啧啧”两声,真不孝顺,怎么和伯父说话呢?
      
      聂父沉默许久,这才又开口说道:“那你就仔细想想,你这样做束脩就会高兴吗?他平常有多讨厌你你不知道吗?你下了黄泉,他说不定会被你恶心死!”
      
      聂飞的脸色瞬间更白了。
      
      “你要是想他好,最好就活的长命百岁,免得他在黄泉下边都犯恶心!”聂父以毒攻毒,恶毒的话全往聂飞的身上招呼。

  • 作者有话要说:  高亮提示:殉情自杀不提倡,大家不要模仿哦!!!
    ————————
    束脩:救命啊,我自杀了!
    医生:???
    ————————
    叶洛:聂总来医院的时候刀切了一个人的脑袋,吓得一个人掉到二楼去了!
    聂飞:???
    ————————
    聂父:你以为束脩想见你吗?
    聂父:束脩恶心你都快恶心死了!
    聂父:为了不打扰束脩的清净,你就给我好好活着吧!
    束脩:……第一次见人这样劝人的。
    ————————
    我单方面确定一下,束脩(鬼魂)是受。
    前十章掉落红包,哭天抹泪求收藏!
    日更,目前暂定中午十二点更新
    ————————————
    预收文《不借钱》求收藏,此文完结后开始更新预收。
      【文案】
      家族濒临破产,秦慎为了拯救内忧外患的家族企业,不得已只能求到自己的死对头兼前男友身上。
      酒桌上,秦慎姿态卑微:方总,能不能借我点钱,我以后肯定会报答你的。
      方霁宇:你也有求人的一天啊?想借钱,没门。
      方霁宇玩味儿地打量着他,又道:不过你要是来卖,我倒是可以照顾下你的生意~
      当天晚上,秦慎用自己并不廉价的劳动力换取了方家的第一笔投资。
      一年前,是方霁宇主动提出分手的,他将秦慎狠狠贬斥了一顿,任由他如何挽留都没有回头。
      高冷,肆意,铁石心肠。
      但只有他的发小知道,这一整年,方霁宇每次喝醉都会嚎,哭天抹泪地拿着未拨通的手机求秦慎回来。
      CP:方霁宇x秦慎
      PS:
      1.封面画稿为“乔玖歌”绘制,感谢小乔!
      2.攻受之前的分手是误会,双洁,1v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