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缕白月光 ...

  •   苏萝缩成一团,坐在大床上。
      身上仍披着季临川的外套。
      
      季临川门外和人打电话,声音沉沉。
      
      苏萝默默地揭下来自己脸上的面膜。
      精华早就被吸收的差不多了,这片面膜在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同时,也英勇地完成了保护苏萝脸面的重要任务。
      
      摄像大哥们疯狂拍照的时候,苏萝惊到呆滞;她入圈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受到如此狂热的对待——还是因为旁边的男人。
      那些人应该是把她当成季临川豢养的金丝雀了吧,要不是季临川手疾眼快,那些人可能都要冲到电梯中了。
      
      季临川一言不发,把她直接带到了他的房间暂时躲避。外面的那些记者就像疯了一样,怎么也赶不走,季临川正在打电话叫保镖过来处理。
      
      苏萝倒是不担心自己被拍到,面膜贴的严严实实,就算是孙悟空恐怕也认不出来。
      偏偏季临川一眼看穿。
      
      先前苏海华把她保护的很好,几乎从未在公共场合露过面。那些人也知道苏家有个独女,却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和相貌。
      
      像今天这样被一群人围堵的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
      
      季临川走进来。
      他身上的衬衫还有点皱,那是不久前被苏萝紧张之下抓出来的。
      
      “你先睡在这里,”季临川言简意赅,“放心,今晚的事情不会泄露出去。”
      
      苏萝裹着他的外套,干巴巴地开口:“谢谢。”
      
      蓦地,她又想起了一件事,裹紧衣服:“我可不会和你在一起睡!”
      不要妄图占她的便宜!
      
      季临川轻笑:“我已经重新开了房间。”
      
      他声音依旧清清淡淡,但敏感的苏萝却从他的话语中感觉到了那么一丢丢别的意味。
      
      呜呜呜,这人一定又在嘲笑她了。
      脸颊火辣辣的,苏萝低着头,恨不得把脸埋在被子里。
      
      “怎么把我微信删掉了?重新加上。”
      
      季临川前一句问话毫无诚意,似乎只是为了表示礼貌才问了一问,重点仍旧在后面四个字上。
      决策惯了的男人,说一不二的,语气都是命令式的,不容她拒绝。
      
      苏萝只好重新加上他的微信。
      
      有人按响门铃。
      季临川取了东西回来,轻轻地放在旁侧的桌子上。
      
      “里面是睡衣和一些日常用品,你先将就着用。”
      
      苏萝蚊子一样的应了一声。
      
      脚步声渐渐远去。
      咔嚓。
      轻微的关门声。
      
      他走了。
      
      苏萝下了床,翻了翻,睡衣内衣裤一应俱全,护肤品也齐全,巧合的是,都是她爱用的那几个品牌。
      
      哼,看来这人品味也不是那么无可救药。
      
      苏萝这一觉睡的并不是很好,迷迷糊糊起床,行尸走肉一样走到卫生间中洗漱。
      
      镜子中的人头发蓬乱,肌肤很白,但是脸颊没什么血色。
      懒懒散散的,颓靡气息满满的美。
      像是开到极致的山茶花。
      
      苏萝揉了揉脸颊,哼着歌鼓励自己:“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天早上先给自己打气,你是充气娃娃吗?”
      
      不冷不热的一句话,苏萝揉脸的手一顿,气恼无比地看着门外的人:“你怎么进来了?!”
      
      季临川面无表情:“给你送衣服,难道你还想穿着睡衣出去?”
      顿了顿,他又评价:“幸亏你没有走歌手这条路。”
      
      “我唱歌很好听的!”
      季临川笑了笑:“好听是好听,只是没有一个音在调上。”
      
      苏萝认真考虑拿牙刷刺杀他的可行性。
      
      季临川还在补刀:“或许你可以出去看看,度假村右转水果店门口有位老先生在卖唱,他唱的比你更好听。”
      
      苏萝举起牙刷:“看到这个牙刷没有?你再不走,它就会出现在你的太阳穴中。”
      
      “年纪不大,脾气还不小。”
      在苏萝进一步暴动之前,季临川抛下这么一句评价,施施然离开。
      
      苏萝悲愤无比地把牙刷放在嘴中,恶狠狠地刷。
      她要是和季临川结婚,她就是狗!
      
      气鼓鼓地收拾好东西离开,走之前,苏萝特意跑出去看了看季临川所说的那个老先生。
      
      呜,人家唱的还真好听。
      
      苏萝气势汹汹地咬了口椰黄包。
      
      季临川果真说到做到,苏萝不知道他是怎么摆平的那些疯狂记者,主流媒体都没有报道这日的“金屋藏娇”。
      
      苏萝反复搜索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这个阴险的狗男人在维护自己面子上这件事情,还是挺有能力的。
      
      刚刚回到自己的公寓,还没松口气,苏萝接到了苏海华的电话:“萝萝,你昨晚上和季临川在一起?”
      
      语气不是责怪,倒像是欣慰。
      
      苏萝被他突然的一句话问懵了,迟疑着,啊了一声。
      
      “你总算是开窍了,”苏海华开心不已,“我听阿易说起的时候还有点不相信,后来看到照片,才知道是真的……不枉我苦口婆心地劝你。”
      “什么照片?爸,你还派阿易监视我呢?”
      
      苏海华自知失言,讪讪:“怎么能叫监视呢?说的这么难听……是保护你啊乖萝萝!”
      他哄了苏萝好大一会,把小公主哄的消了气。
      
      挂断电话,苏海华才意识到,自己忘记告诉小公主,她和季临川已经订下婚约了。
      算了,两人昨晚上都一起去泡温泉了,共宿同一房间。
      这样想来他们俩相处的应该还不错,只是萝萝害羞,才会告诉他和季临川不合适。
      
      小公主就是这样的口是心非呢。
      
      -
      
      这周日是苏萝的生日,趁着电影还没有开机,苏萝提前回了趟苑城。
      
      苏海华在苑城起家,后来也未曾动过迁居的打算。梁京虽是不少人削破了脑袋也想进去的地方,但对于苏海华来讲,还不如苑城活的更加潇洒自在。
      更何况,到了他这个身份地位,需要他去主动结交的人家没有几个。
      
      季家算是一个。
      
      苏海华在外经商,林雪蕊自打结婚起就开始做全职太太——说全职太太也不恰当,苏海华是个宠妻狂魔,林雪蕊一顿饭也没做过,一件衣服也没有洗过,都是专门的人打理。后来苏海华生意越做越大,林雪蕊的购物地点也从国内转移到国外。
      买买买,美美美,就是林雪蕊的日常。
      
      苏萝刚到家,就听得管家阿姨说太太去米兰时装周看秀了,明日回来。
      苏海华的私人飞机,基本上就是林雪蕊的专属航班,方便她奔赴世界各地买买买。
      
      外公听说她要回来,早早地差人送过来了新摘的玫瑰花,叫厨房给她做玫瑰雪花酥吃。
      
      林家算的上是书香世家,苏萝的外公外婆都是国内知名大学教授,一个古代文学研究,另一个古代生物学方向。
      两个老人家如今早已退休,生活简朴,也不肯接受苏海华的大额赠予,如今桃林满天下,仍旧住在城北的一套两层小洋楼中。
      那还是四十年前,大学为他们分发的。
      
      外公时常念叨着林雪蕊如今生活太过奢侈,颇为不赞同,但对苏萝是疼到骨子里的。
      哪怕苏萝败金能力丝毫不逊于她的妈妈,外公也只会摸摸她的头,笑眯眯地说只要苏萝开心,做什么都好。
      
      苏海华现在在外谈生意,今晚上也赶不回来,柔声地问苏萝,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苏萝说:“您看着买就行。”
      
      早些年苏海华审美水平不行,喜欢送她珠宝,越大越贵越好。
      当时还在读高中的苏萝,年纪轻轻就攒了一大堆鸽子蛋、金丝镶翡翠镯,还有沉甸甸的手掌大羊脂玉……
      后来多亏了有林雪蕊力挽狂澜,才把苏海华的审美慢慢地引到了正轨上。
      
      晚上,苏萝刷微博的时候,冷不丁看到热搜上的消息。
      
      [林九蜜 米兰时装周]
      
      点进去。
      
      精修后的配图中,林九蜜穿着Gucci的礼裙,脖颈上一串钻石项链,中间镶嵌着一枚鸽子血红宝石。她坐在第一排,浅笑盈盈。
      
      苏萝皱起了眉。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林九蜜脖子上的这幅项链,是她的。
      
      也不知道是林九蜜请来的水军,还是什么,报道中对林九蜜此次的妆容和服装、相貌大吹特吹,一看就知道撰稿人彩虹屁修炼十级。
      单单是这没什么,毕竟是惯常操作。
      令苏萝不悦的,是有几张照片,林雪蕊也有出镜,很显然林雪蕊并不知晓,是在拍林九蜜时也拍进去的。
      
      就有一部分稿子暗搓搓地引导,说林九蜜背景匪浅;把林雪蕊的家庭也扒了出来,猜测林九蜜就是苏海华的孩子。
      明里暗里的,要把林九蜜给贴金,给她按个名媛的名头来。
      
      林九蜜果然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苏萝极其不爽。
      
      这人,果然该接受敲打,这些年张狂的没边了。
      
      林雪蕊在次日下午回到的家,林九蜜陪伴着她。
      
      林雪蕊一回家就开心地拥抱着苏萝,心疼地摸摸她的脸颊,爱怜不已:“瞧瞧,我的萝萝又瘦了啊。”
      林九蜜乖的和个鹌鹑一样,说话声音又轻又温柔:“因为萝萝一直都在努力工作呀。”
      
      林雪蕊叹气:“早些时候我就不同意你进娱乐圈,这圈子太乱,咱们没必要和那些小明星一样……”
      往上数三四十年,娱乐圈乱象横生。林雪蕊潜意识中,还觉着这是个大染缸。
      
      林九蜜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压了下去,保持住了温婉的笑容。
      
      苏萝没耐心和她迂回交流:“我的项链呢?谁允许你戴的?不问而取是为偷,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林九蜜果真又开始红了眼圈,咬着唇:“萝萝,我只是想借来用一用。当时我联系不上你,又着急,就和姨妈说了一声……”
      说到这里,她想要去拉苏萝的手。
      
      苏萝轻轻巧巧避开了。
      
      林雪蕊劝:“萝萝,是我的错,我心想着不过一条项链而已嘛,你也不缺。九蜜现在赚不到什么钱,每年在整容手术上花钱也不少,平时开销也大;就拿这次看秀来说吧,品牌方嫌她名声不好,不愿意租给她衣服鞋子,礼裙还是她自己掏钱包买的……这么可怜,你就当可怜可怜她呗。”
      
      虽然她也是为了林九蜜说话,但这一句句的,和把小钢刀一样,biubiubiu地插着林九蜜的心。
      
      林九蜜僵了一下。
      
      苏萝要憋不住笑了。
      
      她的妈妈就是有这么一点好处,天然呆,被苏海华宠出来的,说话时候丝毫不会考虑后果。想什么就说什么,直爽极了。
      
      林九蜜泫然若泣:“不,姨妈,这件事是因为我才起的,萝萝要怪,就怪我吧。”
      眼眶里的泪水都快掉下来了。
      林雪蕊想了想,很诚恳地点头:“确实也该怪你。”
      
      苏萝看着林九蜜额上青筋微跳,显然快绷不住了。
      
      她心情愉悦,抱着胳膊,同林九蜜说:“那东西你喜欢就拿走吧,我不喜欢被人戴过的东西。”
      
      林雪蕊丝毫没有听出来苏萝语气中的讽刺,大为欣慰地把苏萝搂在怀里:“乖乖,我的小萝萝总算是长大了,懂事了,也知道谦让了。来来来,快来看看,妈妈这次买了不少珠宝回来,你瞧瞧,喜欢哪个就拿哪个……妈妈保证,都比你送给你九蜜姐姐的那条好……”
      
      林九蜜气的要呕血,默默地捶了捶自己的心口处。
      
      这一场和林九蜜的斗争,苏萝获得全方面碾压式的胜利。
      
      以至于到了晚上,她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乐的发了条隐晦的朋友圈——
      [看到一场好戏,笑尿了。]
      
      任真真:[什么戏呀?]
      林斐:[我刚到梁京,你怎么又回苑城了?]
      
      ……
      
      最下面,是季临川发的。
      
      [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萝笑容微滞。
      
      微信收到新消息。
      
      季临川发了一条链接过来,小标题——《笑尿了,尿点低,压力性尿失禁该如何治疗?》
      
      季临川:[或许你可以考虑下成人纸尿裤]
      

  • 作者有话要说:  林雪蕊(疑惑):我明明在为九蜜说话呀,怎么九蜜更难过了?
    林九蜜(一口老血):无形伤害,最为致命。求求姨妈,你闭麦吧。
    和季先生讲一下哦,你这样是追不到萝萝小公主的!
    今天依旧有小红包派送,搓手手期待小天使们拿评论淹没我~
    我已经躺平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