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缕白月光(捉虫) ...

  •   再一次把季临川拉黑之后,苏萝抱着枕头,倒在床上,发出了土拨鼠的尖叫。
      
      “啊!”
      
      她更加坚定了和季临川撇清关系的信心。
      和这个阴险狡诈男人在一起,她肯定会被气的英年早逝!
      珍爱生命,远离季临川。
      
      从此以后,见了他的面就绕道走,这样总该行了吧。
      杠不过,她还躲不起么。
      
      她在闺蜜群里地疯狂地吐槽季临川的所作所为。
      温念同仇敌忾,坚定不移地站在苏萝这边,支持她远离这个毒舌男人。
      
      任真真疑惑不解:[萝萝,你怎么这么讨厌季临川?]
      温念慢吞吞打字:你忘了吗?高中时候萝萝——
      
      还没发出去,苏萝的消息跳了出来。
      苏萝:[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理由,哼。]
      
      温念又慢慢地把对话框里的字删掉了,换了一句。
      [嗯呢!支持萝萝崽崽,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咱们没必要为了一棵树放弃一大片森林。]
      
      -
      
      大理石地面洁净一尘不染,柔软繁复的地毯踩上去近乎无声,水晶吊灯灯火璀璨,二楼的平台处,请来的乐队在演奏着亨德尔的《水上音乐》,热烈而华丽。
      
      这是苏家小公主的生日宴,邀请来的人家都是与苏家相交好的。
      
      所有的记者毫无例外,都被礼貌地拒之门外。
      
      苏家的小公主苏萝,从来都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而来往的宾客,被指引着存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但凡摄影器材,一律不能携带入内。
      
      而此次生日宴的主人公,苏萝,只是象征性地露了一面之后,便躲在了僻静的角落中,现在正同和关悦和一起聊天。
      任真真事情多,脱不开身,实在没办法参加;温念衣裙不小心弄脏了,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关悦和和林九蜜同期入圈,但与林九蜜的名媛人设不同,她是典型的小山村中走出的金凤凰,前去采风的导演发现了这个清丽的小女孩,带着她拍了两部文艺片,票房虽然不怎么样,但口碑不错,自此走入大众视线。
      苑城的盛家小公子追了她好久,去年成功抱得美人归。现如今,关悦和处于半隐退状态,拍的戏也少了。
      
      苏萝初入圈拍的第一部戏,女主就是关悦和,那时候关悦和已经小火了一把,苏萝扮演的是她身边的小丫鬟,戏份也就两三集。
      但关悦和从未因为她只是个小配角而傲慢,始终温温柔柔的,看苏萝年纪小,平时粉丝送来的零食,也会分给她。
      
      后来关悦和得知她是苏家千金后,也没有巴结或者谄媚,只是笑眯眯地说:“呀,那以后我请你吃下午茶就方便多了呐。”
      两人的友谊就此结下。
      
      一来二去,话题引到季临川身上,关悦和微笑着说:“等到你和季先生订婚的时候,一定要给我发个请帖啊。”
      苏萝漫不经心:“没有影的事呢,我才不会和他订婚。”
      
      “啊?”关悦和大为意外,“但是我先生告诉我,苏老先生和季老先生已经约定好在这个月末举行订婚宴了呀。”
      “大概是谣言吧,”苏萝没放在心上,“不然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要订婚的消息?”
      “或许是吧。”
      
      关悦和也不清楚。
      豪门之间多是联姻,就连盛家这样的人家,当初对她的出身也是百般挑剔;要不是她先生据理力争,只怕现在也早就被拆散了。
      
      一袭红裙的林九蜜,端着杯葡萄酒款款走了过来,声音温婉:“萝萝,你怎么也在这里?”
      叫的像是刚刚发现她一样。
      
      苏萝掀起眼皮。
      这家伙怎么还阴魂不散呢?
      
      关悦和也微微皱起眉。
      她和苏萝关系交好,也隐约知道些林九蜜的所作所为。
      
      先不提最近几年林九蜜一直想扯着苏家千金的身份来给自己贴金,还撬了苏萝的上一个“未婚夫”;早在读书的时候,林九蜜也处处以千金大小姐自居。
      作为真正的苏家千金,苏萝行事要低调多了。
      
      “萝萝,你是不是还在为那天的试镜难受呀?”林九蜜仓促地解释,“你一走,我就和导演说了,说你是我的妹妹,一定会努力演好这个角色的。但是你也知道,我人微言轻,导演认为你不合适,说什么都没用……后来我还求到了制片人那边,制片人还骂了我一顿,说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我什么时候说过的这种话?怎么我自己不记得了?”
      
      冷不丁,一道清越的男声插进来,林九蜜如遭雷击,顿时脸色煞白。
      
      苏萝抬眼,看见了林九蜜背后微笑着的男人。男人年纪三十左右,气质清隽,白衬衫熨帖干净。
      恍若是窗边翠竹。
      
      她笑了,眉眼弯弯:“英时哥哥。”
      
      林九蜜万万没有想到,苏萝竟然会认识尹英时——她此次出演剧本中的制片人。
      
      林九蜜嘴唇发白,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尹英时走到苏萝的旁边,两人微笑着聊天,她一句话也听不清楚,额头上不停冒着冷汗。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叫:“尹先生,没想到您与我妹妹这么熟啊。”
      现在,只要她再说上几句,说不定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尹英时显然没有与她再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声线温和,在林九蜜耳中却不亚于晴天霹雳:“林小姐,我认为我们的合作关系有待商榷。”
      
      林九蜜脸火辣辣的疼,急切叫他:“尹先生——”
      “今天是私人聚会,不方便商议,”尹英时微笑,话语句句,毫不留情,“林小姐,抱歉,我没有办法容忍一个口腹蜜剑、欺负我妹妹的人。”
      
      林九蜜犹在垂死挣扎:“但现在您再找新人,也不方便了吧。开机在即,您去哪里再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
      苏萝笑着,指指旁边的关悦和:“瞧瞧,这边不是有个现成的么?”
      
      林九蜜眼前发黑。
      关悦和先前能和她齐名,虽然婚后接的片子少了,但人气还在,粉丝也很死忠。
      最重要的一点,关悦和比她口碑好,路人缘也好。
      
      要是关悦和接了这部戏……
      林九蜜不敢想。
      
      她只能寄希望于尹英时,他应该不会这么草率地听苏萝的话。
      然而尹英时微笑着扬眉:“既然萝萝都推荐了,那我自然不会推辞。”
      
      林九蜜仓促后退两步,死死扶住旁边的支柱,才没有倒下去。
      全完了。
      
      林九蜜真真切切地后悔了。
      她刚才就不该过来。
      刚才过来的本意是想激怒苏萝,好叫她在宴会上失态,让别人瞧瞧这苏家小公主,多么的名不副实。
      没想到,苏萝安然无恙,倒是她自己,自毁了前程。
      
      这可是个大IP啊!她辛辛苦苦,使了不少手段,好不容易挤破其他人才拿下来……
      这下全完了。
      
      林九蜜失魂落魄地站起来,想要离开这个伤心地。
      
      林雪蕊恰在这时走过,一脸诧异:“怎么了,九蜜?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林九蜜眼里的泪花都快包不住了,含着眼泪,颤抖着微笑:“没事的,姨妈,萝萝没有欺负我,我只是有点难过而已——”
      林雪蕊哦了一声:“那就好。”
      
      林九蜜喉间一梗,更想哭了。
      
      停顿两秒,她又说:“九蜜呀,今天是萝萝生日,在宴会上哭哭啼啼的确实不太像话。这样吧,你先找个房间休息休息,冷静冷静,有什么难过事,先放放好吗?哦,对了,你下个月是不是又要去做整容保养了?钱还够吗?不够的话告诉我呀——哎,九蜜,你怎么跑这么快?”
      
      林九蜜掩面而逃。
      
      林雪蕊不明就里,看着苏萝:“九蜜怎么了?”
      
      苏萝没有痛打落水狗的爱好,乐的看戏:“没事的,妈妈,她就是容易伤感。”
      林雪蕊深以为然:“这孩子,就是太感性了。”
      
      旁侧的关悦和,忍不住笑了一声;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端起杯子,小小啜了一口。
      
      有其他太太叫林雪蕊,她笑着同尹英时寒暄几句,离开了。
      
      苏萝笑盈盈地看着尹英时:“英时哥哥,我还以为你会忘掉我生日呢。”
      
      苑城总共这么大,苏萝小时候性子野,多亏了有几个哥哥罩着,才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惹事中全身而退。
      尹英时年纪最大,也最疼她。
      
      尹英时揶揄:“我怎么敢忘掉小公主的生日?”
      
      旁边的关悦和噙着笑。
      
      蓦地,苏萝感受到一股寒意。
      像是有人在盯着她看。
      
      摸摸胳膊,苏萝猜测,难道是冷气开太足了?
      循着那股寒意的来源望去,冷不丁地,瞧见了季临川。
      
      男人坐在不远处,茂盛的绿植影影绰绰,愈发显得男人双腿修长;幽深暗黑的眼眸正在与苏萝对视,意味不明。
      他指间夹着燃了一半的烟,俯身在烟灰缸中碾灭,起身走了过来。
      
      “萝萝,”季临川声音平和,隐含压迫,“生日快乐。”
      
      而苏萝傻眼了。
      这人不是在梁京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在苏萝的呆怔中,季临川伸出手,微笑着同尹英时说:“尹先生,你好,我是萝萝的未婚夫,季临川。”
      
      ……什么?!!!
      她哪里来的未婚夫?
      
      苏萝内心泛起惊涛骇浪,声音因为惊怒而有些沙哑:“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季临川微微蹙眉:“难道你还不知道,这个月的25号就是我们的订婚宴吗?”
      苏萝:“巧了哎,我还真不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季临川:哪里来的哥哥,聊的这么亲密。我没有吃醋,只是单纯看着不爽而已。
    今天依旧有小红包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Harry的小眼镜、眉画犹思 5瓶;酸菜鱼里的酸菜 3瓶;手可摘星辰、点点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