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缕白月光 ...

  •   电话彼端的任真真,被闺蜜突然的噗噗彩虹屁模式惊住了,连连叫:“萝崽崽,你怎么了?撞到头了?被人绑了?要是季临川现在拿枪指着你的头,你就赶紧吱一声我去救你啊崽崽!违心话说多了是要遭天谴的!”
      
      苏萝才没有时间吱。
      
      她没回头,真怕一回头就看到季临川对着她抽出刀子。
      
      “就这样吧,我先挂了,回头找你玩呀。”
      
      放手机,转过身来,状若不经意地撩了下头发,假装刚刚发现眼前的男人,“吃惊”地小小后退一步,继而扬起了甜美可人的微笑来:“季先生,好巧呀。”
      
      话一出苏萝就想当场去世。
      天呐。
      她这是说的什么垃圾话。
      
      “不巧,”季临川微笑:“没想到苏小姐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我受宠若惊。”
      
      宠、宠你个铲铲!
      苏萝万分悲愤。
      
      “既然我们对彼此都很满意,那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季临川看眼手表,声音淡然如水,“下个周天,我会拜访令尊。”
      
      “……我觉着我们不合适。”
      
      “不合适?”
      季临川如同听到天方夜谭,眉头微挑,迈了一步。
      
      苏萝后退,贴到栏杆边缘。
      凉风吹起她的头发。
      避无可避。
      
      季临川垂下眼睫看她,唇角微微勾起,深邃的眼眸中盛满笑意:“苏小姐都认为我是千万分之一了,怎么还会不合适呢?”
      
      他说:“还有,苏小姐,我不属狗。”
      
      -
      
      苏萝无精打采地抱着抱枕,长吁短叹:“人生呐,就是这么无趣。”
      
      毛毯上、茶几上随意堆着各类大牌的包装盒,JACQUEMUS的包包被挤到茶几旁很小的角落里,可怜巴巴,摇摇晃晃地掉了下去,落到了长毛绒毯上。
      苏萝看也未看一眼。
      
      沙发上,温念已经躺成一滩,听到苏萝这么一句话,有气无力地抬起手:“真想给你甜蜜的一巴掌,叫你清醒一下。”
      
      苏萝和温念从小穿一条裙子长大,吵吵闹闹一直不曾断了联系的玩伴。
      两人只绝交过一次,还是读高中的时候。
      那次苏萝无心考试,抄了温念的试卷。
      成绩下来,温念58,苏萝60,气的温念撕碎试卷,单方面宣布绝交。
      
      任真真适时插进话来:“其实我觉着季临川人还不错,毕竟蝉冠‘最想嫁的男人’哎。”
      苏萝兴趣恹恹:“营销号弄的野鸡榜单而已。”
      
      可不是么,是个账号都能投,还有不少大男人投给了季临川。
      
      温念说:“那也总比江贤那个花心大萝卜好太多了,啧啧啧,圈内人谁不知道他男女通吃荤素不忌,也就林九蜜腆着脸上去招惹。”
      任真真嗤笑:“到底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手机震动了一下。
      
      苏萝拿过来看,季临川发来的微信。
      
      这人微信头像用的是一串紫藤花,昵称是他的本名,严格而板正。
      苏萝刚加上他的时候,就疯狂吐槽,这人不过比她大了五岁而已,怎么审美这么的……复古呢?
      无趣的男人。
      
      短信内容一样的无趣。
      [晚上一起吃饭吗?]
      
      苏萝咬着唇,盘着腿,坐正了身体。
      [不想动]
      
      [我去接你]
      [不好意思,我晕车]
      
      沉寂一分钟。
      
      [那就订你公寓附近的店,步行过去]
      [对不起,我腿断了]
      
      这句话的威力果然大,季临川大概被她的心狠手辣给镇住了,再也没有发消息过来。
      
      温念不知道刚刚苏萝和季临川之间发生了怎样血雨腥风的一段:“不过感情这种事情嘛,勉强不来的。真真,虽然大部分人都爱吃松茸海鲜,但也有不爱吃的呀;苏萝喜欢吃臭豆腐,咱们也不能拦着不是?”
      
      苏萝:“……虽然你是在为我说话,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温念大手一挥:“别在意这些小细节嘛。哎,萝萝,你和季临川真的定下来了?”
      “定个锤子。”
      
      苏萝和苏海华十分坚决摊牌,和季临川无感觉,不来电,没可能。
      苏海华也宠着她,不说什么强硬的话,只是叫苏萝再好好考虑一下。
      
      聊到一半,听得门铃响。
      苏萝还以为是点的饭到了,踢踏踢踏地开门,谁知道竟是送货小哥。
      
      “苏小姐对吗?”小哥咧开嘴一笑,推着一个大大的纸箱子,“您定的轮椅到了。”
      
      苏萝:“……啥?”
      
      小哥反复确认了下,地址没错,手机号码没错,姓名也没错。
      就是送给她的。
      
      苏萝机械地签收,瞥了眼订货人ID,姓季。
      
      艹,这个狗男人。
      阴险狡诈!
      -
      
      苏萝正式宣布,自己和季临川结下梁子了。
      要不是任真真拦着,她真的要拿手机不顾及淑女形象开启国骂模式。
      
      好在次日导演通知她去试妆,成功阻止了苏萝拿砍刀去砍杀季临川的冲动。
      
      剧本的拍摄地也确定了下来,前期大部分拍摄就在梁京周边的藤湖温泉度假村。
      
      苏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下。
      那是她名下的度假村啊。
      
      苏海华房地产起家,后来集团规模扩张,旅游开发类、建设、物流、购物中心等亦有涉及。
      而苏萝名下拥有全国大大小小几十个度假村。
      
      去自己的度假村中演一个贫困坚韧的少女,对苏萝而言,还真是一大挑战。
      
      到底是偏小众的文艺片,导演初入行,人脉不够,名气不足,召集不到多么有影响力的明星,基本上选的都是新人。
      
      剧本中也有一个度假村千金大小姐的角色,是个女配角,陈纤纤扮演,天生的一双狐狸眼,不笑时也带点妩媚的风情。
      导演选她来演,就是为了这一双眼睛。
      
      试妆的时候,负责服道化的老师,对于苏萝就是一个要求,怎么清纯可人怎么来。
      为了和角色相衬,选给她的衣服也大多是T恤牛仔裤小白鞋,简单利索。
      
      苏萝还忍痛把自己前不久刚做好的美甲卸了去,剪的干干净净。
      
      而陈纤纤并不怎么配合——她的长相在娱乐圈算的上是一般,流水线上下来了,就一双眼睛特殊了些。为了能够叫她更有辨识度,专门给她重新设计的妆容,在颊边添了几粒小雀斑。
      陈纤纤死活不肯点那几个雀斑,认为有损自己的形象,闹了好久,最终还是造型师做了妥协和让步。
      
      没办法,谁叫陈纤纤的父亲是藤湖温泉度假村的负责人呢?
      
      藤湖温泉度假村是梁京出了名的星级私人会所,周遭环境清幽,又是中国传统山水造园手法,禅意十足。能在这里拍摄,着实不易。
      
      试妆后,剧组在这边举行了开机发布会,剧本的大部分拍摄,都要在这边开展。
      剧组里的人还特意去拜了趟藤湖仙人洞里的菩萨,据说上一个剧组在这里拜菩萨,拍摄顺风顺水,没出过什么意外,播出后更是大爆。
      
      为了体现出自己真的是在努力认真的拍戏,苏萝特意发了朋友圈,配图一张风景照,并附文——
      [祈祷仙人洞里的菩萨保佑我拍摄顺利!希望新的电影能够大爆!]
      
      不停有人给她点赞。
      父亲大人:[还缺钱吗?]
      母上大人:[注意点身体,别太累了。]
      
      ……
      
      手指往下滑,冷不丁看到了林斐的名字。
      [林斐:什么时候去的梁京?]
      
      他发了好几条微信消息过来。
      [怎么偷偷出去,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以为你还在苑城]
      [我抽空去看你]
      
      苏萝看的头皮发麻,小心翼翼地给他回。
      [谢谢林斐哥哥,不过不用啦,我拍戏很忙的]
      
      刚刚应付完林斐,季临川冷不丁地发了消息过来。
      言简意赅,字字精准踩到苏萝雷点上。
      
      季临川:[别为难菩萨了]
      
      苏萝气的手发抖,噼里啪啦打字。
      [你见过红色的感叹号吗?]
      
      季临川:[什么]
      
      很快,季临川就明白了。
      
      灰底小字提示语——
      
      茁壮成长的藤萝萝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
      
      拉黑删号,苏萝一气呵成,顿时感觉整个世界的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晚上她也没有回去,伙同任真真一起,留在藤湖温泉度假村泡私汤。
      
      这边认识她的人并不多,好在苏萝出示了身份证明,被她找上的经理大惊,没想到小公主竟然突然造访。
      为了不影响拍摄,苏萝特意嘱托了经理,叫他不要把她的身份说出去,免得徒增麻烦。
      她厌倦极了被当成国宝大熊猫一样的生活。
      
      经理忙不迭地点头,领着她去了她的那方私汤。
      早在一开始建园的时候,就为她保留了一块私人汤池,单独的小院落,青石小径,翠竹蓊郁,半露天,草木茂盛,配着曲水小亭,私密性很好。
      最重要的一点,干净,也不用担心会有外人来打扰。
      
      任真真享受到一半,手底下的一个小艺人出了点问题,需要她去处理,急匆匆地走了,就剩下苏萝一个人。
      
      苏萝一点儿也不急,哼着歌,慢悠悠地喝着送来的酒品。拿藤湖中的荷花酿的,度数并不高,专门提供给女性客人,香香甜甜,也不上头。
      
      等到泡的基本都舒展开之后,她才慢慢悠悠地披上大毛巾,穿着拖鞋,准备去洗澡。
      天色已晚,私汤小院里的淋浴间灯光昏暗,苏萝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勇气一个人在这里冲澡。
      白天是清雅,晚上就是恐怖了。
      但直接这样出去,被人认出来的话,也有损她的形象。
      踌躇片刻,苏萝懒得换衣服,拿了张面膜贴在脸上,确认镜子里的人已经到达妈不认的境界之后,这才慢吞吞地迈着步子往外走。
      
      好在这里距离套房并不远,步行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苏萝顺利地顶着面膜进了自己套房门口,一摸口袋,顿时愣住了。
      房卡在任真真身上!
      
      苏萝不得不搭乘电梯下去,再去找前台要一张。
      好在现在人不多——
      
      电梯停在四楼。
      门打开。
      
      西装革履的男人就站在电梯外,从袖口到裤脚熨帖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暖色的光给他白色的肌肤度上一层暖光,巍然如玉山,中和了那股凌厉之气。
      赫然是季临川。
      
      苏萝的大脑嗡了一下。
      妈呀,她还能走吗?
      要是叫这个狗男人发现她现在的模样,不知道还会嘲讽她什么呢!
      
      但现在走出去的话,目标太明显;而且,她还需要下去拿房卡。
      纠结好久,苏萝还是留在了电梯中,僵硬着平视前方。
      
      微凉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不过两秒,旋即移开。
      季临川走了进来,在她身侧站定。
      
      苏萝提到嗓子口的那颗心慢吞吞地又落了下来,她往旁边挪了两步,和他保持开距离。
      还好,还好,这个狗男人没有认出来她。
      
      苏萝心中庆幸,慢慢地舒了口气。
      
      她就说嘛,就算是妈妈在这里也认不出来她,更何况是只有两三面之缘的季临川……
      
      电梯门缓缓阖上。
      
      电梯下行,旁边的季临川忽然开口,带着微凉的笑意:“苏小姐,穿这么清凉,不冷么?”
      
      轰。
      苏萝的脸红了起来。
      
      这个狗男人不是近视眼么?怎么还能认出来她?
      
      苏萝还记恨着这个狗男人送轮椅的仇,高傲冷艳地仰起贴着面膜的脸,冷冰冰:“不冷。”
      
      话刚说完,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季临川蹙眉,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搭在苏萝肩膀上,言简意赅:“别逞强。”
      
      ——才没有逞强你个狗男人!
      ——才不要接受你的帮助!快把你的脏衣服从她身上移开!
      
      话这么说,衣服倒是……挺暖和的。
      清冽的香。
      向来对香味很挑剔的苏萝,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不排斥他身上的味道。
      
      脑海里又蹦出来男人讽刺她的话,苏萝决定不接受糖衣炮,弹,想要把西装拽下来,丢给他。
      力气大了些,浴巾连带着也被她往下拉了拉,露出肩膀大片洁白的肌肤。
      
      苏萝怒火冲头,并没有发现;而季临川被那片雪白晃了眼,手疾眼快,按住她身上的外套,强硬地给她裹好——
      
      苏萝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人要对她行什么不轨之事,尖叫:“你干嘛?”
      
      叮。
      电梯稳稳停在一楼。
      
      伴随着电梯门开,苏萝的这一声控诉传的清清楚楚。
      
      电梯门口满满当当全是人,手持话筒的各台记者,扛着摄影机的大哥,闪光灯咔嚓咔嚓地响。
      
      等着采访季临川的众人惊住了,看着英俊的男人衬衫凌乱,面若冰霜,气息冷冽,他怀抱里还强制性地抱着一个少女;少女身上套着季临川的外套,外套太过宽大,愈发显得她细细瘦瘦,外套下露出光洁细长的两条腿,脚上还穿着拖鞋,原本正在挣扎,又因为看到这么多人而呆住。
      
      苏萝下意识地把脸贴到季临川怀抱中,躲避闪烁的闪光灯。
      
      那场面,叫一个暧昧旖,旎。
      
      站在最前排的记者,脑海中已经想好了明天的标题——
      
      《震惊!季氏集团太子爷竟然和一妙龄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种事情!》

  • 作者有话要说:  记者奋笔疾书—
    《震惊!季氏集团太子爷与一妙龄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种事情!》
    季临川:你号没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