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得太认真》微笑的羽毛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19:48: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喻楚楚赶紧将阳姐买的情趣内衣收了起来,藏到了衣柜里,然后下楼开始着手准备金严海到来的那顿饭了。
      
      为了这顿饭能让金严海满意,喻楚楚用尽了心思,从洗菜到炒菜,全部是她一个人用心且细致的完成,期间切菜的时候还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头流了血,安姨心疼的给她贴了创可贴,安姨让她下去休息,说家里有大厨,做饭就交给大厨吧,喻楚楚不肯,金二叔难得来一趟,喻楚楚要尽一下自己的心意。
      
      至少让金严海认为,她虽然不是个贤内助,至少是个贤惠的妻子,金予空喜欢吃她做的饭菜。
      
      喻楚楚花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忙完了,安姨帮她把饭菜端到桌子上,喻楚楚有些紧张的问安姨:“安姨,你觉得二叔会喜欢吗?”
      
      “一定会的,这里面满满的都是太太的心意。”
      
      “那就好。”
      
      这时,院子里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
      
      “应该是先生和金二叔来了。”安姨远远眺望着院子里的动静,说道。
      
      喻楚楚连忙脱下围裙交给安姨,又紧张的整了整自己的仪容,适才出门迎接。
      
      金予空和金严海从车上下来。
      
      喻楚楚看到金严海那张严肃的脸,有点紧张的叫道:“二叔,您来啦?”
      
      金严海不苟言笑,仅是点了点下巴。
      
      喻楚楚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不待见,偷偷跟在金予空后面,下意识的远离金严海。
      
      金予空淡淡的瞥了眼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孩,心头莫名的一软。
      
      他问她:“饭好了吗?”
      
      “好啦。”喻楚楚笑了笑。
      
      进了餐厅,喻楚楚积极的给金予空和金严海拉椅子,让他们先坐下来,然后又亲自给他们盛米饭和盛汤。
      
      “二叔,您慢用。”
      
      金严海却冷冷的哼了声:“家里又不是没有佣人,犯不着你这个做太太的去做这些。”
      
      喻楚楚拿着汤勺的动作顿住,有些尴尬,她默默放了下来,坐回自己的位置。
      
      是她失礼了。
      
      可忽然被训斥一顿,喻楚楚的心情一下子一落千丈。
      
      安姨站在旁边,看着喻楚楚的模样有些心疼,她多嘴说道:“这些菜都是太太忙了一个下午做出来的,太太还不小心割破了手。”
      
      金予空瞥了眼喻楚楚左手贴着创可贴的食指,视线又移到她低垂,略显落寞的眉眼,语气淡淡的问:“没事吧?”
      
      喻楚楚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合着予空是娶了个保姆回家?予空……。”
      
      “二叔。”金予空打断金严海,眼底掠过一抹厉色:“我很喜欢楚楚做的汤,您尝尝?”
      
      虽然金严海是金予空的长辈,但金家能有今日的荣华富贵,都是依赖金予空的光环庇荫,二叔了解金予空,金予空是个霸道又占有欲强的男人,无论金予空和喻楚楚的感情如何,喻楚楚是他的老婆,除了他,他不许任何人评头论足。
      
      金予空既然出言袒护自己的妻子,金严海也不能驳了他的面,他点了点头,拿起勺子喝汤。
      
      喻楚楚望着金予空那线条销魂的侧脸,刚刚,他竟然替她说话了。
      
      喻楚楚终于觉得没有那么难堪了。
      
      喻楚楚知道,金予空很尊重家里的长辈,自从金母离开了他之后,照顾金予空最多的就是金二叔了,因为那段时间金父很颓废,根本没心思照顾孩子,有很长一段时间,金予空被接到金严海家住,金予空待金严海犹如生父。
      
      喻楚楚不想因为自己让金予空再去顶撞长辈,接下来她很安分,默默吃自己的饭,听着两个大男人探讨一个投资项目的问题。
      
      对于投资方面的事情,喻楚楚听了进去,却没理解多少,也插不上嘴。
      
      就在这时,她被点名了,金严海问她:“楚楚,你觉得这个项目应该投资吗?”
      
      楚楚嘴里还含着米饭,她顿住,一脸懵的看着金严海。
      
      她有些尴尬,求助的目光看向金予空,被金严海送来了个警告的目光,她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思考了很久,最终弱弱的回答:“我不知道。”
      
      金严海摇了摇头,状似无意的对金予空说:“楚楚啊,还是太年轻了。”
      
      喻楚楚的脸颊又开始羞了,这次是羞愧。
      
      她给金予空丢脸了。
      
      这顿饭,喻楚楚吃得极其不自在,金严海在金家待的不久,吃完饭之后就离开了。
      
      回了卧室,喻楚楚站在金予空面前帮他解开衬衫纽扣,脸上神情郁郁沉沉,密长的睫毛掩住那双清澈的眼眸。
      
      金予空盯着她的脑袋,眼眸微动。
      
      喻楚楚默默的帮金予空解开衬衫,将灰色的家居服递给他。
      
      金予空伸长胳膊往身上一套,遮住那一身健硕的肌肉。
      
      喻楚楚手臂上挂着他的衬衫站在旁边,自我责备了起:“予空,我真是太笨了,什么也不懂,什么也做不好。”
      
      金予空瞥了眼她沮丧的脸,漫不经心的说:“二叔一直都很严厉,你不用放在心上。”
      
      金予空的意思是指金严海并非有意针对喻楚楚,但喻楚楚却显然能感受到金严海并不喜欢自己,也许金予空的妻子很容易被人挑剔吧,一举一动都在放大。
      
      喻楚楚闷闷的“嗯”了声。
      
      “我去洗澡了。”
      
      金予空说了声,往卧室自带的浴室走去。
      
      喻楚楚心情有些惆怅,抱着他的衬衫默默走了出去。
      
      喻楚楚来到衣帽间,她打开衣柜,突然看到今天收到的阳姐寄来的情趣睡衣。
      
      她打开盒子,白天刚收到的时候,因为安姨在旁边,她恼羞之下没仔细看便塞进盒子,这会儿她拿了出来仔细一打量,那是一条十分薄透的黑□□纱睡裙,仅在私密的部位作出樱桃般大小的遮挡。
      
      喻楚楚手指捏着睡裙柔软的质感,忽然想起阳姐说的话,心底犹豫不决,别看她平日里总是黏着金予空亲他或者让他亲自己,但在床上,喻楚楚从未勾引过金予空,若穿上了这条睡衣,勾引的意图十分明显了。
      
      喻楚楚觉得近日这个家的氛围有些沉重,她想要将金予空拉近自己,却仿佛无论怎么做,他都不愿意向自己走近半分。
      
      他要么对自己漠不关心,要么对自己客套的关心,绝不会因为她是妻子,而表现得亲切。
      
      喻楚楚捏紧了睡衣,她咬了咬唇,拿着睡衣走进卧室。
      
      金予空在浴室里洗澡尚未出来,依稀能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
      
      喻楚楚褪去身上的衣服,穿上了阳姐送的那条薄透的睡衣,她走到化妆台的镜子前,看到里面十分的性感的自己,与之前的形象风格瞬间判若两人,脸颊不禁变得羞红起来。
      
      她转身走向浴室,她知道金予空洗澡的时候一般都不关门,喻楚楚站在浴室门前踌躇片刻,她咬了咬唇,正要推开了浴室的门时,忽然听到里面的水声停了,喻楚楚想金予空应该是已经洗完澡要出来了,她一时间打了退堂鼓,正要灰溜溜的逃走时,浴室的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了,下半身裹着一条浴巾的金予空出现在门口。
      
      刚洗完澡的金予空,头发还是湿露露的,乌黑的碎发凌乱,透着一股慵懒的气息,蓄着水汽的蒙蒙双眼渐渐发生灼热的温度,女人性感的身影映在他的眼睛里。
      
      刹那间,喻楚楚有些惊慌失措,双手攥着小拳头放在身侧,她的双颊因为羞耻而红彤彤的,她的眼睛透着一种迷离,迷离羞涩的望着面前性感而魅力爆棚的男人,不争气的咽下一口唾液。
      
      她鼓起勇气向他走近,攥着的拳头渐渐松开,抬起手抓住男人滋润的手,她抬起迷离的眸子看着男人冰冷的俊脸,喑哑的声音唤着:“予空。”
      
      即使金予空再无趣,也知道喻楚楚是在勾引自己。
      
      他忽然开腔,声音低沉沙哑,微微透着一股烦躁:“不是怕疼吗?”
      
      喻楚楚愣了一下,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她还以为,她喊痛的时候他并没有听到,因为每次她喊了痛,他也并没有减轻过动作。
      
      她摇了摇头,她不晓得金予空理解不理解她这个摇头的意思。
      
      喻楚楚觉得这种方式是最卑微的了,为了和他拉近关系,她什么都愿意做。
      
      金予空盯着眼前的尤物,胸口的那股燥热再也按捺不住,他反手掐住她的腰,低头狠狠锁住那片柔软的唇瓣。
      
      ……

  •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已经写到离婚了,金总哭了你们信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