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得太认真》微笑的羽毛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9-01 22:14: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夏日清晨的阳光依旧十分刺眼,透过厚重的窗帘射进来洒在喻楚楚的眼睛上,她抬了抬眼皮。
      
      昨晚折腾了一个晚上,她的身体太累了。
      
      她翻了个身,想要再睡一会,视线似乎捕捉到一道正盯着自己的目光,她睁开眼睛,发现金予空竟然还躺在床上,他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予空,你竟然还在!”喻楚楚惊喜的瞪大眼睛,已经不想睡了。
      
      几乎每一次她醒来,金予空就已经起床了,他是个工作狂,每天睡眠时间能有七个小时就十分难得了。
      
      而喻楚楚喜欢睡觉,生物钟会在八点以后才把她唤醒。
      
      喻楚楚看天边已经亮透了,估计也有□□点了,还能在床上看到他,真的十分惊喜,而且他已经睡醒了啊,为什么还不起床啊?
      
      “这么高兴?”男人看她兴奋的小脸,不免觉得有些夸张。
      
      “对啊,平时你都起的好早。”喻楚楚往他那儿蹭了蹭,仰着小脸看他。
      
      男人双手枕在脑袋后,俊脸迎着窗边的光亮,明亮的阳光打在的他的脸上,映出他那无可挑剔的五官更加立体,鼻梁上的那颗黑痣,似乎在发光。
      
      喻楚楚忽然觉得,他离自己近了些。
      
      男人薄唇轻启,轻描淡写道:“今天周末。”
      
      和金予空相处一年多,喻楚楚还是头一回听说金予空是有周末的,一个昼夜不分,没日没夜工作的人,周末是给他的员工设定的吧。
      
      “那你今天不工作了吗?”喻楚楚期待的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下午还有事。”
      
      “哦,也就是说,你上午会在家里是吗?”她确认道,金予空看着她那张充满期待的脸,点了点头。
      
      喻楚楚高兴坏了,从床上爬了起来:“我给你去弄早餐去。”
      
      “你别弄了。”背后响起男人冰冷的声音。
      
      喻楚楚收住脚,回头看着他:“怎么了吗?”
      
      她眼神警惕的看着他,想起昨天金严海训斥她的事情。
      
      家里的确不需要她做这些,而她似乎只能替金予空做这些,因为她除了演戏什么也不会。
      
      金予空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叹了口气:“你手受伤了。”
      
      他瞥了眼她那贴着创可贴的手指。
      
      听到他是因为关心自己的手伤,喻楚楚脸上立马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来。
      
      “我的手已经没事了。”
      
      说完兴奋的往外走。
      
      金予空叹了口气。
      
      喻楚楚这个点起来,厨房早就弄好早餐了,她简单的弄了一份水果。
      
      吃早餐的时候,喻楚楚一直看着金予空吃,筷子都懒得动,仿佛看着他吃,自己就已经饱了。
      
      金予空一直被人盯着很不舒服,瞥了一眼她花痴的模样,用低沉的嗓音命令道:“吃饭。”
      
      “好。”喻楚楚立马收敛起自己的花痴相,乖乖的吃起早餐来。
      
      吃完早餐后,金予空来到阳光玻璃房,坐在半躺的椅子上看书。
      
      喻楚楚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
      
      金予空难得在家里待着,她当然要寸步不离的跟着。
      
      她也拿着一本书看,坐到他旁边。
      
      喻楚楚不去打扰他,就坐在他旁边静静的看书,这样就已经很知足。
      阳光从后方洒进来,映着玻璃房里一片金黄,映着女人低头认真看书恬静的面容,映着俊美男人的眼神出现一丝游离。
      
      不一会,金予空微微烦躁的把书放下,站了起来。
      
      喻楚楚看他要走的样子,问道:“予空,你要去哪?”
      
      “透透气。”男人冷哼了声。
      
      “……”喻楚楚有些茫然,以为是自己打扰到他了。
      
      不然好好的为什么要透气呢。
      
      这一次她没再跟去。
      
      金予空仅待了半天,中午饭还没吃就去公司了。
      
      喻楚楚已经很知足了,如果他有时间陪她去逛街或者度假,那就更好了,毕竟像这样普通夫妻经常有的事情,在喻楚楚和金予空身上从未发生过,就连两人大婚的第二天,金予空把她扔到这个如同宫殿般奢侈的婚房里,自己飞去美国出差了,喻楚楚本还期待一下会不会去度蜜月,后来发现是自己太天真了,金予空可是懒得经营一段感情的人。
      
      喻楚楚周末有个活动,周日是冯雯雯的生日,她举办了个生日宴会,邀请了一些朋友过去,跳跳糖姐妹团自然也是在邀请名单之内。
      
      喻楚楚来到酒店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她今天穿了见粉白色的抹胸,边缘点缀着粉色的花朵,头顶上挽着一个高高的发髻,两鬓处有一缕微卷的发丝垂落,戴着两个花朵现状的耳坠,与身上的裙子相得益彰。
      
      看起来优雅之下多出了一些甜美的气质。
      
      人气小花冯雯雯的生日宴会,自然会有些记者潜伏其中,喻楚楚退圈之后就很少出现在媒体面前了,当她出现在宴会大厅的那一瞬间,宴会大厅许多人的目光纷纷向她聚焦了过来。
      
      现场来了不少明星和老板,冯雯雯正一个个寒暄着,看到喻楚楚到来,连忙热情去迎接。
      
      今天来了不少记者,跳跳糖姐妹团的都在演姐妹情深。
      
      冯雯雯高兴的抱了抱喻楚楚:“楚楚,你可终于来了,今天跳跳糖就差你就聚齐了。”
      
      “都来了?诗男姐也来了?”喻楚楚的目光向宴会大厅张望着,捕捉到那道记忆中很酷的身影。
      
      “就知道你惦记她,来了,姐妹们正打算一块拍照,难得人聚齐了,你快跟我过来。”冯雯雯激动的拉起喻楚楚的手,朝大厅中央跳跳糖姐妹团的其他成员走去。
      
      喻楚楚隐约看到几个姐妹热情的朝她挥手,她笑着回应大家,目光却定在了站在中间那道孤傲的身影。
      
      许诗男也看着喻楚楚的方向,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热情的向她挥手。
      
      喻楚楚心底有些失落。
      
      待冯雯雯和喻楚楚汇合以后,各位姑娘已经占好位置准备拍照了,不怎么积极的喻楚楚和许诗男被推到了一块。
      
      “诗男姐。”喻楚楚向许诗男点了点头。
      
      许诗男笑了笑,她是影后,演技向来很好,喻楚楚看不出她对自己是喜欢还是厌恶,更多趋于平淡吧。
      
      姑娘们使出浑身解数的摆拍,挺胸撅臀,比v遮脸等等造型,拍了十几张才结束合影。
      
      合影结束之后,有记者过来采访喻楚楚,大多是问她和金予空感情方面的问题,上一次在商场被拍的新闻很快就被撤了下来,却很多人没有忘记这件事情,网上甚至有人传喻楚楚和金予空只是表面夫妻,感情其实没那么好,估计很快就会离婚。
      
      对此,喻楚楚竟然一点反驳的理由也没有,她跟金予空的感情说不上好与不好,他们不会像新婚夫妇一样恩爱,却也不会吵架,他们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关系,金予空安于这样的现状。
      
      喻楚楚仅跟记者们透露自己跟金予空的关系不错,还特别提醒记者说金予空没时间面对媒体,希望大家不要去打扰他,还说他没什么耐性,发起火来可能后果很恐怖,记者们自然知道金予空不好惹,不然也不会新闻被压下后就没人再敢再报道了。
      
      离开记者后,喻楚楚向许诗男走了过去。
      
      许诗男手里拿着一杯香槟,正和一位老总交谈,那老总有眼力劲儿,看到喻楚楚过来,便自动退了下去。
      
      许诗男瞥了喻楚楚一眼,竟先开了口:“最近过得好吗?”
      
      许诗男愿意跟喻楚楚说话,喻楚楚高兴坏了:“嗯,我很好,诗男姐,我看了你演的身影,演技真的没得说。”
      
      “还行,你呢?什么时候回来?”许诗男轻描淡写的问。
      
      她指的是喻楚楚什么时候回来演戏,喻楚楚顿了一下:“我现在日子过得挺好的,演不演戏已经无所谓了。”
      
      喻楚楚这话有几分真假,许诗男从她脸上那低落的神情便能分辨出来,她想起当初两人一起一边探讨剧本一边嬉闹的时光,莫名的有些怀念,她吁了口气,抬起高脚杯,抿了一口酒,复又瞥向喻楚楚,意味深长的说:“还好当初金予空看上的不是我,不然我还真做不到像你那样义无反顾。”
      
      喻楚楚瞳孔微撑。
      
      许诗男今日见到喻楚楚,有许多感慨,喻楚楚的外表还是像以前一样光鲜美丽,然而神却憔悴了不少,没有以前那么阳光活泼了,这就是被金予空摧残了快两年时间的女人,高处不胜寒,你势要守着一座冰山,就要耐得住寒冷。
      
      喻楚楚看着许诗男,她想起两年前,许诗男拉着她上了那个游轮,在去的路上,许诗男神神秘秘的跟她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有喜欢的人了。”
      
      那是喻楚楚头一回看到男子心性的许诗男露出少女一样娇羞的神情。
      
      “真的吗?!快告诉我是谁?”
      
      “还不能跟你说,因为不过是我的单相思,他太有魅力也太高冷了,像我这样喜欢他的女孩子也太多了,不足挂齿。”
      
      喻楚楚印象里那么自信怼天怼地的许诗男竟然因为爱上一个男人而变得自卑起来,喻楚楚不禁对那个男人充满了好奇。
      
      直到,在游轮上,金予空的出现成为了最耀眼的存在,游轮上的许多女人或者男人,目光都不自觉被他吸引走,男人浑身透着疏离和冷漠感,他明明近在眼前,却令人望而却步,仿佛伸手可触,却又远在天边。
      
      围绕在喻楚楚身边的男人形形色色,每一个都是高富帅,却没有一个拥有金予空身上的气场,喻楚楚看一眼就陷了进去,陷进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里。
      
      那时候她并没有发现,旁边的许诗男同她一样,也在痴痴的看着金予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