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得太认真》微笑的羽毛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17:21: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虽然喻楚楚已经结婚了,很多男人还是没有停止对她的追求,喻楚楚尚未退出娱乐圈的时候,人缘还是不错的,她向来待人礼貌不高傲,很多人都留有她的联系方式,即使结了婚,有些男人还是有事没事打电话给她试图约她出来吃饭或者参加派对,在这方面,喻楚楚向来做的很好,对她不怀好意的男人,她都委婉的拒绝了。
      
      今天喻楚楚和金予空的婚变新闻出来,最高兴的莫过于那些对金予空和喻楚楚心存念想的男人女人们,很多人都盼着这夫妻二人早点离婚,以为这样自己就有机可乘了。
      
      当然,像金予空这种一个小时能赚人家一辈子的钱的人物,是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事情。
      
      饭桌上,夫妻二人默默吃着饭。
      
      喻楚楚和金予空成为夫妻一年多时间,基本的默契还是有的,且不说两人一年到头一起吃饭的次数有多少,即使坐在一起吃饭,两人也很少开口说话,一点是因为金予空不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话,而是两人之间没有共同话题。
      
      如果是三岁一个代沟,那么相差八岁的两人中间隔着差不多三个代沟,在学识方面,金予空的那个领域,喻楚楚一窍不通。
      
      吃完饭之后,金予空便进了书房。
      
      喻楚楚泡了杯咖啡端进书房,看到男人埋首案牍,专心致志的模样,喻楚楚站在一旁痴痴的观摩了一会。
      
      她一定是被金予空下了蛊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喜欢一个男人呢,金予空在喻楚楚眼里全是优点,金予空没空陪她,在别人眼里是冷落娇妻,在喻楚楚这儿,她会在心底替金予空辩解,金予空本来就是这种事业心强的男人,就像他所说的,他根本没有闲心去经营一段感情,因为他太忙了。
      
      喻楚楚也喜欢他认真工作的模样,是相当的帅气了。
      
      金予空抬眸瞥了眼送完了咖啡,站在一旁犯花痴的喻楚楚,他轻轻哼了声:“没事的话就出去。”
      
      认真工作的男人是不喜欢被打扰的,即使她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对他也是一种影响。
      
      “哦。”喻楚楚收回自己的浮想联翩,她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有些犹豫的看着金予空,开口:“予空,我能跟你商量个事吗?”
      
      金予空再次从文件上抬起视线看向她,挑眉示意她说。
      
      喻楚楚低着头,十指紧张的捏在一起。
      
      “予空,我平时在家太无聊了,我想,我想回去拍戏可以吗?”她忽然结巴起来。
      
      喻楚楚悄悄抬眸瞥了眼金予空的表情,果然看到男人那锋利的眉峰深深蹙起,掠过一丝戾气,微微透出了不耐烦。
      
      喻楚楚的心脏一下子揪得紧紧的。
      
      “这件事情结婚之前有没有讨论过?如果觉得无聊,可以找别的事情做,我们家还轮不到你去赚钱养家。”不容置疑的语气,淬着冰渣子。
      
      喻楚楚攥起了小拳头在身侧。
      
      “可是我就喜欢演戏。”喻楚楚很少去反驳金予空,这一次下定决心和他在谈起这事是经过深思熟虑过后的,她觉得阳姐说的对,她不应该放弃自己的梦想,同时金予空很少在家,两人经常聚少离多,这样的寂寞她几乎有些耐不住了。
      
      金予空高挺的鼻梁下的薄唇紧抿着,目光冰冷的盯在喻楚楚身上,他的目光就像一把刀似的钻入喻楚楚的心脏,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男人的态度已经十分显然,连跟她沟通的必要都没有了。
      
      喻楚楚知道,结婚之前已经谈好的事情她突然反悔,是她理亏,她隐约能感觉到金予空微微透出的怒火。
      
      她忍住自己心底的失落,走过去哄他:“好啦,我都听你的,你别生气啦。”
      
      金予空叹了口气:“没事的话出去吧。”
      
      “好,你别忙太晚了。”
      
      喻楚楚走了出去。
      
      在金予空面前,她怎么就那么卑微呢。
      
      有时候喻楚楚会想,这样无下限的去顺从一个男人到底值不值得,如今两人都不能放到平等的高度去交流,其实,在他爱上金予空的那一刻起,进入一段单相思的婚姻里,就已经注定要面临这些,随着时间的过去和摩擦的显露,她感觉自己的热情在慢慢的消退,有些力不从心了。
      
      喻楚楚走了之后,金予空想起她那个落寞的眼神,烦躁的按了按太阳穴,很少有人能扰乱他的心思,在结婚之前,他确实如外界所传言的一样,是个冰冷的机器,没有人情味。
      
      金予空从小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小时候,做生意的金父破产,过惯了好日子的金母受不了贫穷,抛弃了他和父亲跟一个富豪跑了,从那以后,女人在金予空眼里,被统一印下了爱慕虚荣的标签,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
      
      后来金予空发达了,靠自己的拼搏爬到今天的地位,身边不乏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然而金予空对这些女人不屑一顾,在她眼里,这些女人要么爱慕他的外表,要么喜欢他的金钱和地位,究竟有几个是真心实意喜欢他?
      
      从小母亲给金予空留下的阴影,致使金予空散失了去爱一个人的能力与去相信被爱的能力。
      
      一开始,金予空看待喻楚楚就像看待别的女人一样,他不认为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人会是因为爱他才跟他结婚,喻楚楚嫁给他,无非是看上他的金钱和地位,哦不,应该还有脸,喻楚楚总是痴痴的看着他,这一点金予空是知晓的。
      
      所以,他给她金太太的身份和享受不完的金钱,这样应该知足了吧?
      
      在这一年多不算熟悉的相处中,金予空从喻楚楚身上却感受到了另外一种情感,这种情感令他头疼。
      
      就像她,总是习惯性的去跟他亲热,索取他的吻,好像以此才能获得安全感,或者在他睡着的时候,会轻轻吻他的唇,对他说“我爱你”,每天不厌其烦的给他发短信,提醒他按时吃饭,即使不回家也要好好休息等等如同老母亲般的唠叨与关心,这些仿佛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即使得不到回应,她也会坚持去做这些。
      
      金予空不明白,是什么力量令一个人去不厌其烦的做这些。
      
      难道会是因为爱吗?
      
      脑海里又冒出了喻楚楚那双清澈的眼眸,总是痴迷的望着他,眼里只有他。
      
      金予空感觉更加烦躁了,扯了扯领口。
      
      *
      
      第二日,喻楚楚收到了一个快递,看了眼寄件人,上面写着阳姐的名字,她坐在大厅里和安姨边聊天边好奇的拆着快递。
      
      “杨阳小姐真是有心了,不知道又给太太买了什么。”安姨目光盯着楚楚手里的快递。
      
      “好像是衣服。”喻楚楚已经拆了包装,里面是一个扁扁的盒子,喻楚楚纤细的手指打开盒盖,手指拎起里面一件薄透的布料睡裙,然后一件性感的情趣内衣展示了出来。
      
      喻楚楚和安姨脸红红的尴尬的对视了一眼,喻楚楚连忙慌张的将内衣塞进了盒子里盖上。
      
      “呵呵,杨阳小姐果然有心了。”安姨尴尬的笑了笑。
      
      喻楚楚脸皮薄,脖子以上都仿佛充了血般红彤彤的,她愤愤的拿出手机给阳姐打电话,一开口便是气急败坏质问的语气:“阳姐,你搞什么呀,为什么要给我买这种东西?”
      
      “唉,别不识好人心哦,我这不是想因为新闻的事情你和金予空可能会闹变扭吗?你主动一点,就你这清纯外表下所掩盖的火爆身材,穿上我给你买的情趣内衣,只要金予空还是个男人我就保证她招架不住。”
      
      听着电话里头阳姐无比兴奋的声音,喻楚楚叹了口气。
      
      阳姐又问:“丫头,我有一丢丢好奇,你跟金予空做那事的时候,都谁主动的?”
      
      喻楚楚顿了一下,脸又不禁红了红。
      她从未仔细去思考过这个问题,她和金予空并未像其他夫妻一样如胶似漆,会在这方面添加什么情趣,更多时候像是生理需求,比如新婚之夜,金予空喝得烂醉如泥,回到婚房就直接将她扑倒,并没有任何的交流就做了,或是之后的某些夜晚,也是两人躺在床上后,金予空想要会用行动告诉她,并将行动进行到底。
      
      准确来说,还是金予空在这方面主动一些,喻楚楚不可能去主动,因为她怕疼,金予空在这方面能力挺强的,常常达到欲求不满的状态,且从未知道怜香惜玉。但喻楚楚也不会去逃避这方面的事情,金予空想要的,即使再痛她都会去满足。
      
      “是他吧。”喻楚楚不好意思的回答阳姐的问题。
      
      “其实在这方面,男人是喜欢主动的女人,你下次主动一点。”
      
      “阳姐,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操心操心自己吧。”
      
      喻楚楚不喜欢讨论这方面的话题,她挂了电话,望了眼凌乱躺在盒子里的情趣内衣,脸上的潮红尚未完全褪去。
      
      她发了会呆,手中拿着的手机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低头一看,是金予空的电话,喻楚楚激动的接起。
      
      “喂,予空。”
      
      “今晚二叔会过来吃饭,你准备一下。”电话里头,男人冷冷的命令。
      
      “哦,好的。”
      
      听说金二叔要过来,喻楚楚开始紧张起来,金家的长辈,喻楚楚最怕的就是这个金二叔金严海了,其人一板一眼的,特别严肃,好似他还曾经反对过金予空娶喻楚楚,金严海觉得金予空就应该找一个跟他门当户对且能帮得上他的,也就是贤内助。
      
      金严海曾经就看好过梁施洛,富家千金,哈佛学经管毕业的高材生,长得漂亮,管理能力强,重点还相当迷恋金予空。
      
      而喻楚楚在金严海眼里不过是个戏子,除了美貌还有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楚楚现在还是有些委曲求全,彻底死心之后,狗男人你爱滚多远滚多远。
    养肥的小可爱们快回来啊,快回来骂金总。
    金总:???
    确认过眼神,是亲娘没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