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他身上 ...

  •   “你怎么会这么想?”林白术有些惊讶地抬眼看陆轻山。
      陆轻山却不依不饶:“那你是吗?”
      
      “我不是。”林白术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陆轻山嘴上这么说,却仍警惕地盯着林白术。
      像是生怕林白术对他下手一样。
      
      林白术失笑,“放心,就算是,我对你这种都没长开的小朋友也不会有兴趣。”
      
      陆轻山怒了,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压着火说:“你什么意思,我哪里没长开?”
      林白术低头喝了口咖啡,没理他。
      
      “别喝那猫屎了,”陆轻山紧紧盯着林白术,“回答我的问题。”
      “这只是普通美式,不是猫屎咖啡。”林白术纠正他。
      陆轻山说:“反正都一个味儿,差不多。”
      
      林白术慢悠悠地放下杯子,日光流连在他修长的指间,莹润上一层晶色。
      他忽然问:“在这里工作还习惯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陆轻山皱着眉不满道,“还行吧。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林白术点了点头,又问:“最近学习怎么样,还跟得上吗?”
      “?还行。”陆轻山说。
      不待陆轻山说下一句话,林白术就紧接着发问:“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
      陆轻山眉心一抽,咬着牙道:“没有!”
      林白术哦了一声,又问:“那有没有姑娘喜欢你?”
      
      “够了!别说了。”陆轻山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好他妈烦,怎么跟我隔壁大婶一个样?”
      林白术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笑。
      
      少年一头短发乱翘,光下被镀上琥珀色的边,他瞪着眼看人的时候鼻尖有点发红。
      “你问了这么多,轮到我了。”陆轻山说。
      
      他好像已经忘了刚才的不愉快,存心报复林白术的闲问,“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
      “现在没有。”林白术说。
      “那有没有姑娘喜欢你?”
      林白术笑:“店里就能找出几个。”
      
      陆轻山翻了个白眼,问:“你这么牛逼,怎么还会到伊江来实习?”
      林白术假装没发现这是小朋友在套话,说:“生了点病。”
      陆轻山哦了一声:“什么病?”
      林白术保持着笑容,却闭口不言。
      
      几秒后,陆轻山打破沉默:“那你会死吗?”
      “不会。”林白术说,他笑容淡了下来,“精神方面的病。”
      “哦。”
      两人又沉默了。
      
      半晌,陆轻山又主动开口了:“那这病……会影响你继承家产吗?”
      林白术有些迷茫地看着他,少年的神情很是认真。
      
      “为什么这么说?”
      陆轻山抓了抓头发,嘟囔道:“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
      林白术就笑:“生活跟电视剧还是不太一样。我家三兄妹相处得挺好的,没有这种问题。”
      
      “哦。”陆轻山说,“那你平时都干些什么?”
      林白术认真地想了一下:“刚休学回来的时候就读点书拍点照。”
      “你为什么要休学?”
      林白术没吭声。
      
      “真无聊。”陆轻山评价道,“你都不需要奋斗,没有奋斗的人生一点也不精彩。难怪你整天这么没干劲。”
      林白术敛了笑意:“难道你想奋斗吗?”
      “当然。”陆轻山傲然道,“我有很多需要奋斗才能达到的目标。”
      林白术笑着说:“好。”
      也没再说别的。
      
      半晌,陆轻山抬眼看林白术,没忍住问:“你就没有想问的?”
      
      林白术笑容微僵,他低头沉思片刻,问:“那你的目标是什么?”
      陆轻山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没答话。
      “不想问就别问。”陆轻山说。
      
      林白术沉默了。
      两人尴尬着,谢楠适时悠悠然走了过来。
      
      “怎么样术哥,我们店里的陪聊服务还不错吧。”他开玩笑地冲林白术抛了个媚眼。
      林白术这才找回了熟悉的节奏,噙着笑说:“很好,下次还来。”
      谢楠就哈哈笑了几声,手搭在陆轻山肩上,“打九表现得很好,不错不错。”
      
      陆轻山没说话,他拧着眉看林白术一眼,然后起身主动去招呼新来的客人了。
      
      “那我就先走了。”林白术望着谢楠,笑容的弧度都和往常都一模一样。
      谢楠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没心没肺道:“行,下次再来。”
      
      .
      
      “小林啊,你和陆轻山……相处得怎么样?”
      林白术正在收拾文件,李福海走了过来。
      
      林白术看他一眼,笑着说:“他是个好孩子,还挺好带的。”
      
      他这话也没说错,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陆轻山只要被顺着毛哄,几乎就没有发脾气的时候。
      
      “是吗?”李福海说,笑容尴尬,“他脾气不太好,动不动就发火说要揍人。”
      林白术嗯了一声,笑着听李福海诉说。
      
      李福海这牢骚一发就是十几分钟,到最后他说得口干舌燥,才叹了口气说:“不过这孩子长得倒是挺漂亮。”
      林白术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日历,然后说:“李哥,今天我准备去做一下陆家的例行回访,你去吗?”
      
      李福海犹豫了一下,讪讪地说:“今天我还有点事,那小林你先去吧。”
      “好,我就先走了,李哥再见。”林白术说。
      
      距离他上次去南滨村也一个月多了,原本规定爱心父母至少每月探望一次对接的孩子。林白术觉得在城区里见了面就懒得再去,没想到每次探望还得拍照记录,最后还得交个报告上去。
      林白术哪有照片,他又不想浪费周末时间,只能在陆轻山会提前放学回家的周五去看一趟。
      
      第二次到南滨村,许是因为春风吹拂过,土地里已萌出绿意。原先的枯黄色消失不见,无数嫩芽蓬勃地冒出尖尖。
      林白术还记得到陆家的路线,等他跨过田埂看见南滨村深处那间小屋时,视线忽然撞上在菜地里劳作的陆轻山来。
      
      明明还是早春的天气,陆轻山已穿了T恤。轻薄的衣服遮不住他的好身材,弯腰洒水时背部隆起清晰的肌肉线条。
      
      林白术没出声,走近了才闻到一股难以形容的臭味。
      他瞥陆轻山旁边的桶一眼,意识到对方正在给菜地浇粪水。
      
      林白术想了想,觉得小朋友这个时候应该不想被人看见,便悄悄地往陆家小屋那边走。
      他才走了几步,陆轻山就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抬起头来。
      
      林白术猝不及防之下,和陆轻山四目相对。
      
      陆轻山:“……”
      林白术:“……”
      
      还是林白术最先反应过来,率先打了个招呼:“下午好。”
      
      陆轻山脸色很臭,看起来下一秒就会破口大骂。
      他忍了忍,语气很不好:“你怎么来了?”
      
      “过来例行回访。”林白术解释道,“顺带看看老人家。”
      他扬了扬自己手上带着的慰问品。
      
      “哦。”陆轻山说,他表情阴晴不定,“那你进去吧,我爷爷奶奶都在家。”
      说完,少年一声不吭地低下头继续劳作,留下一个看起来头发短得扎人的脑勺。
      
      林白术笑着说了声好,然后转身往陆家小屋走,贴心地没回头看陆轻山。
      他到小泥屋时,虽然早已有所预料,但还是被简陋的环境惊到了。
      
      房门开得很矮,别说陆轻山了,比他矮上一点的林白术都得低着头才能进去。墙壁没涂漆,就是泥巴的颜色,外墙坑坑洼洼的,用点力还能扣下来一块。
      
      林白术敲了敲门,柔声道:“老人家,我来看看你们。”
      木门被一把拉开,陆建军精神抖擞地站在昏暗的屋子里,热情地说:“林先生来啦,快请进快请进。”
      
      “这是给你们带的慰问品。”林白术进门,笑着把手上大大小小的东西递给陆建军。
      陆建军哎哟一声,连连摆手不肯接,“这怎么行这怎么行?林先生来我们家作客,我们就已经很高兴了。怎么敢收你的礼物?”
      “您就收着吧。”林白术坚持。
      
      两人推拉一阵,鉴于林白术说买的只是些水果和营养品,适合读书的孩子和老年人吃,他用不着,最后陆建军还是笑容满面地收下了慰问品。
      “林先生破费了。”陆建军连声说着。
      林白术被这持久的拉锯战磨去了耐心,只浅浅笑着:“老人家不必客气。”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大嗓门:“老陆头,谁来了?”
      陆建军连忙诶了一声,跟着喊回去:“老婆子,是林先生来了,还带了好多东西。”
      浑厚的女声明显带着喜悦:“林先生来了?”
      
      说完,一名矮胖的老妇人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迈过门槛走进来。
      
      屋内只点着几根蜡烛,昏黄的光下老妇人皮肤更显黝黑,笑起来时露出八颗稀疏的牙。
      
      何菊笑得灿烂,岁月在她脸上开出了花一样的皱纹。她热情地拉住林白术的手,嘘寒问暖道:“林先生穿这么少冷不冷?工作还顺利吗?结婚了没有啊?……”
      一连串的问题砸得林白术头晕脑花,他噙着勉强的笑容,一一回答何菊的问题。
      
      他忽然明白了陆轻山被他用家长里短式问话转移注意力的烦躁,甚至默默佩服起那个隔壁大婶来。
      能被陆轻山用那种语气提起,想必是比她奶奶还能问吧……
      
      “行了奶奶,别问了。”忽然从屋外响起少年的声音,如雨后青山,带着蓬勃的活力与生气,好似能将整个屋子点亮。
      
      陆轻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进来,水滴顺着他下颌的线条向下滑,蜿蜒出透明痕迹,最终没在他蜜色的胸肌里。
      他不仅洗了头洗了澡,还换了身衣服,怕身上残留着味儿,还折了点香花子挤了汁在身上。
      
      香皂的清新和草木的香气糅杂在一起,混合成一种独特的清香味,仿佛尚还垂着点露珠的薄荷叶。
      
      ……就是有点香过头了。
      林白术揉了揉鼻子,忍下了打喷嚏的冲动。

  • 作者有话要说:  打了喷嚏小山就要羞死了(叹气)
    写的时候差点忘记小山比林白术高(羞愧)希望小山不要打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