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执事店 ...

  •   陆轻山喉结上下滚了滚。
      他视线落在林白术肩胛骨的位置,哪怕现在已经被衬衫遮住,他也很清楚底下纹身所代表的意义。
      
      “……对不起。”陆轻山咬了咬牙,“我误会你了。”
      少年眼帘微垂,他少有服软的时候,现在板着脸,明明是在道歉却比谁都横。
      
      林白术看他一眼,面无表情问:“你说什么?”
      
      陆轻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吼道:“对不起!”
      “但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观点,”陆轻山嘴唇绷得似一条线,别着脸,拒绝迎上林白术的目光,“我不能放弃拳击。”
      
      他说的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随便你。”林白术说,他正在给自己打领带,垂眼时他的睫毛纤长而浓密,恰巧隐隐约约遮住泪痣,“自己的人生自己决定,我只是你的‘爱心爸爸’,又不是你亲爸爸。”
      林白术的语气很冷。
      
      陆轻山顿住,他背着手,忍不住去打量林白术的脸色,只见对方脸上已没有了平日里那和气的笑容。
      “我知道,我会自己负责的。”陆轻山脸色也不太好看。
      
      林白术不置可否。
      
      陆轻山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说:“那你来这里管我干嘛?”
      他垂着眼,“你们大人都这样。之前明明说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你,你也会尽力照顾我……现在又摆出这副态度。”
      
      光从上至下照在他脸上,少年的神情莫名有些落寞。
      
      林白术看他一眼,眼神看不出情绪。
      “我是说过。”林白术道。
      他终于系好了领带,正在试图把衬衫塞进裤子里,免得崩开了一颗扣的地方露出来不雅,“但是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爱心,所以不是你的‘爱心爸爸’。”
      收拾好后,林白术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眼也不曾给予陆轻山,“你想被照顾的话,等我有了爱心再来。”
      
      陆轻山沉默了,手指不自然地屈了屈。
      
      “就这样,我先走了。”林白术说。
      
      林白术正准备拉开门,门外就传来了轻轻的敲击声。
      “打九在吗?”兔女郎的声音温婉甜美,“该你上场了。”
      
      陆轻山下意识地往门外走了几步,步伐还是有些不稳。
      他看了等在门口面色古井无波的林白术一眼,一咬牙,闷声道:“我弃权。”
      
      林白术这才抬眼看他。
      
      陆轻山梗着脖子说:“看我干嘛,我只是、只是觉得今天伤口有些疼,累了而已。我又不是听你话的那种好孩子。”
      他把好孩子三个字咬得很重。
      
      “你要弃权吗?”兔女郎有些惊讶,“你今天还有两场,弃权当做认输处理,要扣积分的。”
      “嗯。”陆轻山说,“扣吧。记得把今天的奖金结给我。”
      “好,那你等会出去的时候在服务台说一声。”
      
      林白术叹了口气,“等会出去的时候,去医务室治疗一下吧。”
      没等陆轻山说话,林白术又说:“我会跟你老板说,这次治疗的费用报销。”
      
      陆轻山喉结动了动。
      少年神情别扭,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说。
      
      “就当我现在有爱心了。”林白术说,他亲眼看见陆轻山紧张地舔了舔下唇。
      他忽然觉得跟一个年少轻狂的少年置气没什么必要,于是说:“需要爱心爸爸对你发射爱心吗?”
      
      陆轻山鼓起脸白他一眼,“不需要,别恶心我。”
      说完,越过林白术,一瘸一拐地出了门。
      
      林白术看了眼,是往医务室的方向。
      他没跟上去,轻轻合拢了九号间的门,转身往原先所在的包间走去。
      
      刚一进门,他就抬眼看向谢楠,“你那个咖啡厅还招人吗?工资我来出就可以。”
      
      .
      
      林白术刚到家,顺手就申请了陆轻山的微信好友。对方恰好在看手机,很快就通过了。
      
      林白术先是发了个笑脸表情,然后干脆利落地发了一串地址过去。
      
      [白术:这家店招服务生,周末过去就可以,一个月五千。]
      [白术:可以先去一天体验一下,然后再找老板签合同。]
      
      陆轻山没回他。
      半个小时后。
      [673:嗯。]
      
      小朋友一周顶多赚两千,状态不好的时候甚至还有可能只能赢一局。五千对他来说是一笔巨款,陆轻山没有理由拒绝。
      
      果不其然,第二天林白术就收到了谢楠打来的电话。
      
      “术哥,你怎么没跟我说你那个小孩儿就是打九啊?”谢楠埋怨道,“早知道是你的人我就不签他了。”
      林白术笑了笑:“没事,体验一下地下拳击也好。”
      “行吧。”谢楠说,“我看他好像还不太习惯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
      林白术只是笑,没说话。
      
      晚上陆轻山一下班,就给林白术发来了消息。
      
      [673:你介绍我的是什么地方???]
      [673:怎么这么恐怖???]
      [673:林白术,你故意的?]
      
      谢楠为了有更多机会泡妞,特意开了家执事咖啡厅——还是连锁的,美其名曰到哪里都有妹子看。
      在那里的服务员不仅要穿克制拘谨的执事服,还要随时满足客人的需求,充当完美的“管家男友”。
      
      林白术一想到一撩拨就能炸的陆轻山被迫变成执事的样子,就觉得有点幸灾乐祸。
      恶趣味被取悦的林白术敲了敲键盘。
      
      [白术:接受不了吗?那你就还是回去打拳吧。]
      [白术:小朋友。]
      
      陆轻山没再回复。
      林白术也没有再过问这件事情,直到第二周谢楠又给他打电话。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术哥,你家小孩儿太好玩了。”谢楠在电话那头笑得快要岔气,“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宝啊?太逗了。”
      林白术挑了挑眉,“怎么,他和你签合同了?”
      “是啊,第二天就说要签了。看样子还在生闷气,也不知道在气什么。”谢楠说,“术哥你明天要不要过来看看?可有意思了。”
      
      林白术想了一下,他周日没什么安排,于是说:“好。”
      
      翌日,林白术到执爱咖啡厅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三点。
      已经过了一般上班族的午休时间,店里人不算多,只有周末出来玩的女孩子们。
      
      她们三三两两聚成一堆,看见推门进来的林白术,连议论的声音都情不自禁变大了些。
      青年衬衫袖子挽在手肘处,露出来的皮肤颜色纤白。他气质温和,薄唇微勾,一双桃花眼含笑含水含风情。
      
      林白术早已习惯了注目礼,依旧挂着笑,抬眼迎上了正在擦桌子的陆轻山。
      对方精壮的身子完全被执事服包裹,只有见过的人才能想象那肌肉到底有多漂亮。十七八岁的少年,肩膀已经很宽阔了,完全撑起了衣服,好似从漫画中走出的执事。
      ……如果脸色不是那么糟糕就好了。
      
      陆轻山看见林白术时先是一愣,随后表情简直沉得快要滴墨。
      他黑着脸,快步走过来,“你过来干什么?”
      
      “到咖啡厅还能干什么?”林白术反问他,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陆轻山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林白术点了杯美式咖啡,陆轻山去后厨提交订单时,还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林白术。
      林白术有些想笑。
      
      没一会,在休息室打盹的谢楠就走了出来,自然而然地坐在林白术对面,打着招呼:“术哥来这么早啊。”
      “嗯,闲着没什么事。”林白术说。
      
      谢楠笑了声,揶揄道:“来看你家小孩儿啊。”
      “不是我家的。”林白术纠正道,“只是负责给他献爱心而已。”
      “行行行,献爱心。”谢楠敷衍地说。
      林白术没说话。
      
      “来这儿的第一天,被女客人勾下巴的时候,他吓坏了。”谢楠看着陆轻山的背影,感慨道,“太嫩了,啊……我想起了我逝去的青春。”
      “十七岁是这样。”林白术说,他垂着眼,倒是没看陆轻山。
      
      “哈哈。”谢楠又笑,“你简直无法想象我知道他是打九的时候有多震惊。他被女客人调戏的时候,我在后面特担心,就怕他一拳打上去。”
      “那倒不会。”林白术说,“他对女生挺客气的,是个好孩子。”
      谢楠感慨地点了点头,“确实,他现在做得特别好。你不知道,好多顾客就喜欢他这一款,想吃嫩草。”
      
      林白术挑了挑眉,倒是有些好奇了:“是吗?”
      “当然,谁都爱青春小男孩儿。”谢楠说,“他就绷着脸不说话,只负责点单然后送餐,对姐姐们的调戏当作没听见。不过越是这样,女人就越喜欢。”
      谢楠深有同感地叹了口气,“没办法,谁叫我这样的男人也喜欢这一款的女人呢。”
      “少贫。”林白术笑。
      
      两人闲聊了一会,后厨磨好了咖啡,陆轻山端着托盘过来。  
      “你的美式。”陆轻山放下咖啡说,他还是紧紧盯着林白术,满眼狐疑与机警。
      
      林白术看他一眼,笑着问:“这家店提供执事陪聊服务吗?”
      “不陪。”陆轻山矢口否认。
      谢楠笑得前仰后合,说:“当然提供。打九啊,来给这位林先生提供一下陪聊服务。”
      陆轻山脸色又变得很臭。
      
      “老板,等会还有客人。”陆轻山咬牙切齿地说。
      谢楠成心要满足林白术的要求,于是说:“不急,你陪林先生一会,就当是给你放个小假。”
      说完,他还站起身,手压在陆轻山肩膀上,示意他坐。
      
      陆轻山黑着脸,又不敢反驳老板,只能恨恨地坐下。
      谢楠知趣地离开了。
      
      林白术看着对面小朋友脸色忽青忽白,也有点被逗乐了。但他清楚表现出来陆轻山只会更生气,于是敛下笑容啜了口咖啡。
      
      陆轻山坐的位置本来在林白术对面,两人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有时还会碰在一块。他却像害怕沾染到什么一样,一个劲地往里缩,直到完全不会碰到林白术。
      
      陆轻山视线落在林白术肉粉色的指甲上,一会儿想着这人不亏名字里有白字白得简直过分,一会儿又想着林白术怎么还不说话他想干什么。
      
      半晌,陆轻山憋不住了,问:“你过来找我的?”
      林白术悠悠然地放下咖啡,望向少年,反问道:“你觉得呢?”
      
      “……”陆轻山咬了咬牙,半天后又问,“那你是来找我老板的?”
      林白术还是笑,“你觉得呢?”
      
      “你就不会说别的吗?”陆轻山恼火地说。
      林白术于是笑着不说话了。
      
      “你过来看我笑话的,是不是?”陆轻山语气笃定。
      闻言,林白术这才敛下笑,温声道:“不是,我来看看你做得怎么样……看样子还不错,你老板跟我夸你了。”
      
      “真的?”陆轻山将信将疑地说,“你现在看完了,可以走了。”
      “……不必这么绝情吧。”林白术无奈地笑着。
      
      “不然呢?”陆轻山反问,他那双凌厉的眼睛盯着林白术,亮得惊人。
      “无事不登三宝殿。”陆轻山说,“你到底过来干什么,我不信你就为了喝咖啡。”
      
      林白术又慢悠悠喝了口咖啡,看对面少年有些着急了,才道:“我过来看看有没有能让你配合我工作的办法。”
      
      陆轻山哦了一声,说:“我已经很配合了,没提出拒绝爱心父母这活动……你也不必管我,我没什么需要帮助的。”
      林白术闻言只是笑,温润地看着他,并不搭腔。
      
      “少点事不好吗?”陆轻山问,他忽然顿了顿,随即用警惕的目光看向林白术,问:“……你不会是同性恋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怕有人没看见,强调一下林白术的名字是zhu,二声。珍惜一下现在还有点小傲娇的小山同学吧,不久之后就要变成大魔王了。
    改文名了,不要认不出俺,啾咪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