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拳击手 ...

  •   林白术接到谢楠电话的时候,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
      
      “喂,术哥。听说你回国了?”谢楠那边很吵,像是在KTV之类的地方。
      
      林白术和谢楠认识了十来年,在他最荒唐胡来的日子里,他们两个几乎形影不离。
      不过,自从林白术出国念书后,两个人就许久没有联系了。
      他倒是没想过,回国后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朋友竟然是谢楠。
      
      “是,回国了。”林白术单手拿着电话,只留一只手开着车,眼神漫不经心,“有什么事?”
      
      “这不好久没看见你了嘛,出来聚聚?”谢楠说。
      
      他那边骤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吵得林白术把手机移远了一些。
      “可能不行。”林白术表情不是很愉悦,声音却还是温温柔柔的,“最近一段时间都得在伊江这边,没空。”
      
      “这不巧了。”谢楠说,“我也在伊江这边。”
      
      林白术有些惊讶,他们两个都是北京人。在首都玩得好好的,谁没事会来伊江这个公认的“富家子下放地”?
      “你又犯什么错了?”林白术无奈地说。
      
      谢楠不满:“说什么呢,我就过来玩玩。你忘了吗,光耀杯就是这一季的事。”
      
      光耀杯是伊江有名的地下拳击赛,奖金池逾百万,每年只办三个月。而它的创办人,就是林白术和谢楠。
      
      林白术恍然,自从出了国他就没再管地下的事,没想到谢楠还接过了这摊活。
      “差点忘了。”林白术说,“没想到你能办到现在。”
      
      “哈哈,那当然得坚持下去。”谢楠得意地说,“这好歹是我爸第一次夸我做出了点成就的事,那肯定得做。”
      
      林白术习惯性地噙着笑,听谢楠吹嘘自己这些年到底做了什么,心思却落在了别处。
      肩胛骨处的皮肉似乎也在发烫。
      
      ……拳击啊。
      这算是他干过最肆意妄为的一件事了吧,没想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最近来了个新人,挺狠的,打起来有你当年的风范。”谢楠说,“今天晚上就有他的比赛,你去吗?”
      “不去。”林白术说,“有事。”
      
      谢楠害了一声:“什么事啊,这么重要?就去看场比赛而已,没事的。”
      林白术垂下眼,“带孩子。”
      谢楠有些震惊:“不是吧,他们说你去当了什么‘爱心爸爸’我还不信,原来是真的啊?”
      林白术笑了声:“那不然呢?”
      
      “那好吧。”谢楠有些遗憾,但还是不好强求林白术,“今天星期六你都去,也太敬业了吧。下次我见到伯父伯母,一定要好好说一说,让他们早点放你回去。”
      “别。”林白术叹了口气,眼见这傻白甜信以为真,只好道,“算了,今天我不去了,前面堵车。”
      谢楠高兴起来:“那好,等会七点半在门口见。”
      “好。”
      
      林白术挂了电话,脸上的表情瞬间烟消云散。
      他借着后视镜看了一下自己,规规矩矩扣到最顶上的衬衫,散在脸侧的微长的发,任谁看了都只觉得这是个客气的贵公子。
      他想了一下,觉得回家换身衣服没必要,便只把刘海捋到脑后。他随手在车上找了个小皮圈,把头发扎了起来,留下短短的一截。
      
      .
      
      “黑鸦上,防他!”
      “加码、加码!”
      
      一进比赛场,喧哗的人声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台上打得正激烈,最顶上的显示屏正循环播放着比赛安排和积分排名。
      观众席几乎座无虚席,一眼望过去全是激动得涨红的脸。穿着兔女郎服的服务生正端着托盘来回穿梭在人群中,只要有人想加码赌金就直接把钱扔她托盘上。
      当然,扔现金是只有场内观众才会做的事情。
      
      林白术收回视线,跟着谢楠去了他专属的包间。
      
      “术哥,这些年你留下来的规矩我一个都没变。”谢楠边打开包间门边说,他冲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不需要女人进来陪。
      
      “嗯,不错。”林白术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玻璃灯自他头上照下,垂在额头的几缕碎发拉出长长的阴影。
      他单手搭在沙发背上,神情散漫,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
      
      林白术忽然问:“冠军纹身也没变?”
      
      “是啊。”谢楠说,“还是你设计的那个,不过每一届我们会把字改一下。”
      
      林白术点点头,没再说话。
      他脸上没了遮挡眉眼的刘海,面无表情抬眼看人的时候,桃花眼里满是似醉非醉的意味,水光潋滟。
      衬着他眼尾那一点泪痣,更是让人觉得惊心动魄。
      
      谢楠不安于沉默,又说:“那个像你的新人自称打九,你猜为什么?”
      林白术兴致缺缺,但还是配合地问:“为什么?”
      “因为他说他在外的名号是一个打九个,哈哈,逗吧。”谢楠笑着说。
      “嗯。”林白术点了点头,“是挺逗。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
      
      说曹操曹操到,拳击台上的比赛随着一方认输落下帷幕。工作人员收拾了一下场地后,伴随着主持人甜美的声音,新的一场比赛又开始了。
      “下面有请,黑鸦对阵——打九!”
      
      台上那个才下去没一会的黑壮男人又走了上来,他微眯着眼,冲观众挑了挑眉,享受了好一会观众的欢呼声。他的助理抓紧时间给他按摩肌肉,还拿毛巾给他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水。
      过了一会,从拳击台的另一侧上来一个少年。他同样赤.裸着上身,露出漂亮的肌肉。不过比起一旁肌肉虬结的黑鸦来说,就显得弱势了。
      少年没带助理,只是一个人抓着拳击手套上来了。
      
      在黑鸦耀武扬威的时候,少年只是低着头认认真真地给自己戴着护齿。他头发很短,看起来有些扎人。皮肤是浸润了蜜的小麦色,配着深蓝色的拳套和护裆短裤,莫名给他的气质糅杂了色与欲。
      
      林白术不动声色地眯了眯眼。
      ……这个身影,他有些眼熟。
      
      打九的人气显然比黑鸦高,他才上来,底下的人就开始喊他的名字。听久了还挺有节奏感。
      
      打九总算穿好了装备,抬起头,露出一张冷漠而张扬的脸。
      他简单地和观众们点点头,就算打了招呼。
      
      他抬起头的时候,林白术也在看他。
      只那一瞬间,林白术是觉得有些巧的。
      
      ——他从没想过,打九就是陆轻山。
      
      谢楠热情地凑了过来,介绍道:“看见没,那个年轻的就是打九,长得还不错,所以人气高。”
      
      台上已经开打了,少年警惕地微低着头,脖颈处的弧线突出,肩胛骨的线条像是展翅的蝴蝶。
      
      林白术微眯着眼,嗯了一声:“……是挺不错的。”
      他想起了初见时陆轻山手上的伤。
      
      陆轻山偏头避开黑鸦的一拳,眼神凛冽而疯狂。黑鸦心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陆轻山就一拳打了过来。
      黑鸦用拳挡住,对方毫不迟疑地又换了一边继续。
      
      少年的攻势如夏季风雨连绵而狠厉,黑鸦试着反击,对方却毫不在意地吃下攻击,连退让的意味也无。
      
      林白术噙着笑看台上的比赛,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谢楠嘿嘿一笑:“怎么样,以九换十,有你当年那味了,是吧?”
      “……是。”林白术颔首。
      他眼神落在拳击台上,像是在看比赛,却又像是落在了别的地方。
      
      “你从哪签的他?”林白术忽然问。
      谢楠说:“那天去九中,看见有人一对多,觉得挺精彩,就问那小子要不要来。”
      “他立刻同意了?”
      “没有。”谢楠说,“我跟他说了你定的规矩。赢一局五百块,积分排第一还能拿五十万。”
      
      林白术点了点头。
      
      他创办光耀杯时,也玩过一阵拳击。少年的打法的确跟他那时很像,以攻为守。不过,陆轻山比他还狠。
      ……完全就是不要命式的打法。
      按照这种打法,不超过一百局,他的身体就有可能垮掉。
      
      林白术偏头看向谢楠,问:“他来几次了?”
      “没多少次,就周末来,说是平时要上课。今天是第三周。”谢楠说,“打了有个几十场吧,赢的局还挺多的。”
      林白术“嗯”了一声。
      
      打九对战黑鸦,第一回合少年取得了压倒式的胜利。第二回合的时候陆轻山却被黑鸦抓住了一个破绽,成功反败为胜。到了决胜回合,陆轻山状态明显下滑,连走路都有些踉跄,最后还是输给了黑鸦。
      
      “可惜了。”谢楠啧了一声,“他第二局没有退后就好了。”
      “他身上估计还有伤。”林白术说,“黑鸦那一下歪打正着了。”
      谢楠想了一下,说:“那应该是上周和坦克打的时候受的伤。”
      
      坦克在积分榜排第三。
      
      陆轻山最后下场的时候,站都站不稳,瘫在围栏上好一会,才一瘸一拐地下去了。
      林白术眉头微蹙,看着他下场。
      
      他原本懒得管陆轻山到底在做什么,可是以陆轻山这种打法,继续硬撑下去估计情况会很不妙。到时候,身为陆轻山爱心“爸爸”的他,又得去安慰老人又得在医院帮忙。
      ……很麻烦。
      
      林白术叹了口气,对谢楠说:“打九的休息室在哪?我想见一见他。”
      谢楠眼睛都瞪大了,“就在九号间……术哥,你竟然对这种感兴趣?”
      “不是。”林白术懒得和他多说,起身往九号间走,“有点事找他罢了。”
      出门前,他警告地看谢楠一眼:“别乱说些不该说的。”
      
      .
      
      深白的房门上挂着繁复的铜雕,是罗马数字九。
      林白术敲了敲门。
      
      “进。”少年的声音搁着门板传来闷闷的。
      
      林白术推门进去,坐在镜前艰难地给自己涂药的少年立刻抬起头来。
      陆轻山表情有一瞬间迷茫,他仔细地端详着林白术,半天才试探性地问:“……林白术?”
      
      “是我。”林白术说,他合上门,自来熟地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这里有医务室,你可以让医生帮你处理一下。”
      陆轻山皱了皱眉,语气很生硬:“不用了。”
      “凭你自己买的红花油和碘酒,好得会很慢。”林白术好心说。
      
      “我说不用。”陆轻山重复道,他放下手上的药,抬眼看林白术,“你怎么在这里?”
      “说来话长。”林白术说,“你不觉得你更应该向我解释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陆轻山冷着脸说:“不觉得。”
      
      林白术看着他笑,“好吧,那我们都别问对方为什么在这里。”
      陆轻山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打个招呼吗?”陆轻山问,他似乎不太习惯在私人场合展露身体,随手从旁边挑了件T恤穿上。
      林白术立刻转头回避,“当然不是。”
      
      “那你来干什么?”
      林白术等到陆轻山穿好衣服,才又转回头,“你最近别打了,一身都是伤,好好休息。”
      
      陆轻山嗤了一声:“凭什么?”
      他表情很冷,看着林白术的时候眼神都好似利刃,“你的爱心‘儿子’打这种比赛丢了你的脸?”
      
      “不是。”林白术说。
      
      “那你就别管我。”陆轻山说,他垂下眼,眼睫投出一道浓密的阴影,“这种殴打戏粗鲁又下.贱,配不上你这样高贵的人。”
      
      林白术几不可查地蹙起眉,“你这样打,身上的伤只会越来越多。你就不怕你爷爷看见了?”
      
      陆轻山倏然抬起头,光下他的双眼像是燃着火,噼里啪啦蹦着火星。
      陆轻山磨着牙,一字一句道:“你想告密?”
      
      林白术还没说话,陆轻山就嗤笑一声,自顾自地说:“这就是大人的手段吗,一遇见无法解决的事情就习惯性找家长?”
      
      “不是。”林白术眉心一抽,“只是……”被看见了就瞒不住,会很麻烦。
      
      可他话还没说完,陆轻山就又打断了他:“像你这种人上人没见过地下拳击,吓坏了吧。哈……很抱歉,我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少年的声音倔强,语气却是浓得化不开的嘲讽,不知到底在讽刺谁。
      
      陆轻山勾着唇,眼神却凉如寒霜,“你何必非要来当我‘爸爸’?”
      
      “……”林白术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
      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无踪,他冷着脸看向陆轻山,然后面无表情地伸手解开领带,接着一颗一颗地解开自己衬衫扣子。
      
      来到这种充满回忆的地方本就让他心情不甚愉快,眼前这个小朋友还非要和他叫板。
      
      “你、你要干什么?”陆轻山呆住了,连声音都在抖,先前暴戾十足的气势转眼间消失不见。
      
      林白术垂眼看他,没说话。
      
      随着林白术的手往下,他衬衫上最后一颗扣子倏然因力崩开,弹出老远。林白术一把甩开衬衫,露出紧实的胸腹线条。
      他是瘦,却瘦得恰到好处,肌肉漂亮而不夸张。
      
      陆轻山慌了,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只能紧闭着眼,一味重复道:“你想干什么?”
      
      “睁开眼,陆轻山。”林白术说。
      
      “我他妈睁个屁,你是暴露狂吗林白术?!”陆轻山喊。
      
      林白术不耐烦了:“快点睁开,不然我就过去了。”
      
      闻言,陆轻山才颤颤巍巍地睁开眼,满脸都写着不情不愿。
      
      林白术已经背过了身,将整个后背暴露在陆轻山眼前。
      他皮肉白皙,灯下更是白得好似本身就在发光。尾椎处凹陷蜿蜒,往下是一道圆润的曲线。腰肢瘦而劲,还有两个小小的腰窝。
      性感得不可思议。
      
      但陆轻山一眼就被他肩胛处的纹身吸引了。
      像是一蓬勃发的火,又像是盛开到糜烂的花,黑色的线条纠缠着青年的蝴蝶骨。黑与白的碰撞,如同蔷薇旁的野兽,是深入肉与骨的艳色。线条互相勾连、缠绕,在顶端包围着一个小圆。
      圆内用罗马数字写着“一”。
      
      陆轻山认得这个纹身,是纹给每届光耀杯冠军的。
      
      也就是说……林白术是第一届光耀杯拳击赛的冠军?
      陆轻山嘴唇动了动,说不出话。
      
      “懂了吗小朋友。”林白术没看陆轻山,把地上的衬衫捡了起来,慢条斯理地穿好,“别总拿自己那一套去评判别人。”
      他抬眼望向陆轻山,眸中的潋滟连陆轻山看了都心一跳。
      
      林白术似笑非笑地说:“成年人的世界,可不是你这样单纯的小朋友能猜测的。”

  • 作者有话要说:  白术:有空下次一起打拳啊。
    林白术从来不是什么规规矩矩的温柔好人_(:з」∠)_同理,陆轻山也不是哈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