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少年人 ...

  •   林白术本以为陆轻山要么宁死不屈,要么别扭好几周后勉勉强强来道歉,万万没想到才隔没一周,陆轻山就打电话过来了。
      
      “林……林白术。”对面少年声音僵硬,像是梗着冰渣,“你上次说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你,还作数吗?”
      
      林白术不答,反问道:“有什么事,陆轻山小朋友?”
      
      少年呼吸骤然粗重,仿佛下一刻就要开麦骂人,但他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咬牙切齿地说:“……今天下午,你能来我学校一趟吗?不用做什么,来了就行。”
      
      “今天下午……”林白术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笔。
      他最近闲得很,随时都有空。
      林白术沉吟半晌,等到陆轻山忍耐极限,才慢悠悠地说:“可以。”
      
      “高二十六班,下午四点。”陆轻山恶狠狠地说,“别迟到了,也别告诉我爷爷奶奶。”
      说完,他立马挂断了电话,像是慢一点就会要他命一样。
      
      这还是林白术第一次被人挂电话,他看着自动熄灭下去的屏幕,发了会呆。
      很快他动作起来,在电话簿里找到一个存了后几乎没联系过的人,随后打过去。
      
      “喂,您好,请问是九中王校长吗?我是林白术。”
      他声音带着笑,却面无表情。
      “你们学校高二十六班,是不是有一位叫陆轻山的同学?……他今天下午……是吗?我觉得这件事可以再查查,您什么时候方便?……好的,麻烦您了。”
      
      他很清楚这个年纪的少年人。
      陆轻山没大事不会服软,林白术也从不打没准备的仗。
      
      .
      
      “等会你进去之后只要承认你是我家长就行,别的什么都不用说。”陆轻山带着林白术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
      少年今天套了件薄毛衣,艳红的颜色衬着他戾气十足的脸,莫名有些喜感。
      
      “我尽力。”林白术含着笑说。
      
      陆轻山警惕地看他一眼,重复道:“别说不该说的。”
      林白术颔首:“好。”
      
      陆轻山看起来还是不太相信他,不过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便又提醒地盯了林白术一眼,随即敲了敲门。
      “张老师,我家长来了。”
      
      办公室里除了张瑞,还坐着体积硕大的两个人。远远望去,像是两堆肉积在一起。
      
      听到声音,三个人同时转头看了过来。
      
      看起来年纪较大的肉神情倨傲,上下扫了林白术两人一眼,从鼻腔溢出一声轻哼:“你就是陆轻山的家长?”
      
      “是。”林白术笑容不变,他带着陆轻山进了办公室,顺便带上了门。
      
      “果然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小年轻还是多在社会上摸滚打爬几年再要孩子才好。”那人说,“我也懒得和你多说,自己看看,你们家陆轻山把我们家王凯打成什么样了?”
      
      名叫王凯的那堆肉左眼处有一个硕大的乌青,闻言委屈地瘪了瘪嘴,吭哧吭哧地撩起上衣,露出腰间的伤来。
      他明显是被人狠狠踹过,皮下堆积了淤血,青青紫紫的,肿得吓人。
      
      林白术不忍直视地别过脸,只轻声问着陆轻山:“是你做的吗?”
      
      陆轻山掀起眼皮看他一眼,冷笑一声:“是我,下次还敢。”
      
      “你看这孩子!”闻言,王峰一拍桌子,浑身的肉都跟着抖,“张老师,你可得给我们家王凯做主啊!他从来都很听话,成绩也不错,待人处事都非常温和。这样的孩子,怎么会被陆轻山打?我觉得陆轻山就是个危险分子,祸害了十六班的安宁!”
      他张口就给陆轻山扣了个大帽子,义正辞严的模样让林白术看了想笑。
      
      张瑞轻咳了一声,虎着脸说:“陆轻山,在你家长面前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我把他打了。”陆轻山说,他垂着眼,表情很是不耐烦,“就这么一回事。”
      
      “我就说。”王峰趾高气扬道,“他连理由都说不出来,估计是看我们家王凯好欺负,就想校园暴力他!还好我们家孩子知道回家告诉我们,不然,这样的事情怕是不知道还要发生多少次!”
      
      陆轻山没说话,只是翻了个白眼。
      
      “陆轻山,真的是这样吗?”张瑞说,但他根本没有细问的意思,“你立刻向王凯同学道歉,并且许诺下次不再犯!不然,我只能把这件事情上报给年级了。”
      
      “我没错。”陆轻山说,他看向王凯,眼神像是能把他活剐了,“他自己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你还在狡辩!”王峰怒了,嗓门大得震天响,“我们王凯这么温柔,还给你开脱说不是你的错。你竟然还想把责任推给他!”
      
      陆轻山啧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张老师你评评理,这样的孩子还有留在学校的必要吗?”
      “这个……陆轻山,你最好说真话。我说上报年级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边吵得鸡飞狗跳,眼看着不站出来不行了,林白术叹口气,轻轻拍拍手引起那三人注意,温和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王凯同学。当然,如果小山做错了,我二话不说,立刻按着他给你们赔礼道歉。”
      
      陆轻山眉头一跳,正准备发作,林白术的手突然覆上他的头。
      然后轻轻揉了揉。
      
      “听话,让我来。”林白术轻声说。
      
      陆轻山眼睛怒瞪,抬手就要将林白术的手甩下来,在听到林白术接下来的话后又倏地安静。
      
      “请问王凯同学昨天下午体育课的时候在哪里?”
      林白术温和地说着,放在陆轻山头上的手没忍住轻轻又摸了一下。
      
      ……这小朋友,牙尖嘴利脾气躁,头发却很软。
      
      王凯唯唯诺诺地说不出话,一个劲地躲着他们的视线。
      
      他没吭声,林白术却不肯放过他:“是不是在老教学楼二楼的男厕所?”
      
      王凯明显地吓了一跳,就连陆轻山也警惕地盯着林白术。
      
      王峰不满了:“陆轻山家长你什么意思?王凯也是个正常的男孩子,体育课去上了个厕所又怎么了?”
      
      “王凯家长,我没有在跟你说话。”林白术声音还是很柔和,语气却令人不容置喙。
      
      王峰嘴唇动了动,一时竟真的闭嘴了。
      
      林白术轻声细语道:“和你一起‘上厕所’的是谁?”
      
      王凯脸色变得煞白,明明体型庞大,却尽力把自己缩成一坨,“我……我不知道。”
      
      林白术叹了口气:“需要我提醒你吗?是——”
      
      他话没说完,陆轻山突然道:“够了。”
      少年声音很冷。
      
      “人是我打的。”陆轻山重复了一遍,“我把他从厕所里踹出来了。”
      他偏头躲过林白术的手,垂着眼,谁也没看,只是望着自己的拳头。
      
      王峰又神气起来:“听见没,人家陆轻山自个儿都认错了。张老师,陆家长,这下该怎么处理不用多说吧?也没什么好问的。”
      
      张瑞被刚刚那一幕弄糊涂了,此刻才清醒过来,咳嗽一声说:“那陆轻山同学,你赶快向王凯同学道歉,请求对方的原谅!”
      
      “可怜我们孩子,平白挨了踹,精神估计都受到了伤害……这治疗,恐怕不是一笔小数目。”
      
      陆轻山也不说话,就只坐着,任由那两个人指着他进行批评教育。
      林白术叹了口气,也跟着沉默了。
      
      他们谈得激烈,这两人坐的小沙发却像是被寂静的魔咒禁锢住了。
      
      良久,陆轻山忽然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白术笑了笑,“大人的魔法。”
      
      “嘁。”陆轻山翻了个白眼,“王凯他表舅是校长,你把这些说出去也没用。”
      他语气很冷静,像是在陈述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
      
      “是吗?”林白术歪着头看他,声音像是有魔力,“要不要打个赌?”
      
      陆轻山懒得搭理他:“不赌。”
      
      林白术说:“再等等,马上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你又不是刘谦。”陆轻山嘟囔道。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响,紧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他面容不怒自威,沉声道:“都别说了。”
      
      张瑞慌忙站起身:“王校长。”
      王凯跟王峰也跟着站起来,称呼却显得亲昵很多:“表舅(表兄)。”
      
      王敬兵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这两堆肉一眼,没有理会他们,反而走到林白术旁边,恭恭敬敬地说:“林先生,您见笑了。”
      
      “没事。”林白术还是那副老样子,笑着说,“王校长事务缠身,没有精力注意到这些小事也是正常的。”
      
      “唉,没想到我的学校竟会出这种事……”王敬兵说,回头又狠狠地瞪了王家两人一眼,“还不赶快给林先生道歉!”
      
      那边三个人都惊呆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必,”林白术说,“我并不是当事人,应该有更需要得到这声道歉的人。”
      
      王峰摸不清楚情况,小声问:“表哥,王凯一向很乖,为什么要我们道歉?”
      
      “你啊你。”王敬兵看着他摇摇头,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王凯,还不快去跟陆轻山和那位女同学道歉!我真为你感到羞愧!”
      
      陆轻山倏然抬头,几乎要跳起来。
      
      林白术手适时地伸过去,再次按在他头上,低声说:“她进去的时候低着头,出来的时候身上有你的校服,监控没看清她的脸。”
      
      陆轻山喘着粗气看着他,半晌,身子慢慢弯下去。
      他声音闷闷地传来:“……谢谢。”
      
      “不是什么大事。”林白术笑着说,“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只是,可以再多相信大人一点。”
      
      陆轻山讽刺地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王家三人还在争执,声音却像是从遥远的荒星传来,不再像之前那样刺耳了。
      
      过了几分钟,陆轻山又问:“……你是不是很牛逼?”
      
      林白术只是笑,不说话。
      
      陆轻山看他一眼,像是懂了什么。
      他张了张嘴,声音细如蚊蝇:“就因为你是我‘爸爸’,为我做到这种地步,值得吗?”
      
      “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林白术说,他笑着,却总让陆轻山觉得很假。
      “这件事对我来说只是小事,而我认为好孩子应当得到奖励,所以就做了。”
      
      陆轻山没再说话。
      
      林白术以为他是心里别扭,坐了一会后就告辞离开了。
      
      直到晚上躺在宿舍的床上,陆轻山脑海里都还在回荡那句话。
      ——“好孩子应当得到奖励”。
      
      他也是好孩子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捏,小山是个好孩子。(指在床下)
    今天脑了一下,爽的飞起,这篇文估计还是会有点长。
    最近压力有点大,可能会日更/主更这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