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见面时 ...

  •   李福海来找林白术的时候,对方正坐在窗边,半个身子都在被日光亲吻。
      “小林,安排出来了,分给你的是这个孩子。”李福海抱着一沓文件,将最顶上那一张递给他。
      
      “麻烦李哥了,谢谢。”青年温润地笑着,光下他的皮肤白得透明,眼尾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他伸手拿过文件,衬衫下的手臂有着清瘦的曲线。
      
      李福海踌躇片刻,没捱过自己的内心,低声说:“小林啊,这个孩子有点特殊。如果你奈何不了他,就回来写个报告,给你换一个。”
      
      “没事,谢谢李哥。”林白术笑,“这是我来这里后第一个任务,我会好好完成的。”
      
      李福海没再多劝,只是叮嘱了他几句“爱心父母”的注意事项。
      
      近年,伊江市虽高速发展,但在这不过两三千平方千米的占地面积中,魏河县算是边缘一块脏污的疤。伊江市中心是城区,边缘则划分为大大小小的几个区县,少数几个还没完全脱贫。
      其中农村人口占比最多的就是魏河县。
      种地收益有限,大部分人都外出打工求生,魏河县也就成了留守儿童和低保户最多的地区。
      
      公益机构会长林月玲年纪大了心疼孩子们,主张“爱心父母”活动,让林白术他们机构里大部分人都对接一名孩子,成为他的“爱心父母”,闲暇送点衣服零食,帮着辅导作业——说白了,就是另类的志愿者。
      
      林白术是新来实习的,本不该接到这样的差事,林月玲却坚持让他接,理由是这有助于他的病情。
      
      想到这里,李福海转身的时候,又望了光下的青年一眼,叹息一声。
      
      谪仙一般的人物,还是那想都想不得的首富林家的三少爷,竟然患了那种病,从北京被赶到伊江市不说,还沦落到他们这个贫困县来了。
      ……还被分配了陆轻山这种孩子。
      唉。
      
      李福海叹着世事无常,摇着头出去了。
      
      林白术客客气气地目送他走出办公室,这才低头看手中的文件。
      
      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大头照。相片中的少年一头短发,冷着脸望向镜头,眉眼唇角全写着桀骜不驯。颧骨处竟然还带了点青紫,像和人打架后留下的伤。
      林白术抚了抚文件,往下看着这人的资料。
      
      陆轻山,17岁,伊江九中高二生。家庭住址是南滨村21号。父亲早逝母亲改嫁,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爷爷患有糖尿病,奶奶有心脏病,一家三口均为低保户。
      
      最底下有一行铅笔写的小字。
      ——已拒绝四任爱心父母。
      
      林白术认得这字,是李福海的。
      
      .
      
      林白术到南滨村的时候,时间刚过正午不久。初春的阳光清浅而温柔,空气还有点冷。
      
      南滨村是典型的农村贫困地区,到处都是低矮的瓦房和篱墙。地里长着稀稀拉拉的草,枯得像晚秋的风。
      
      “李主任来了?”难得有地里是葱葱绿绿的一片,一位戴着草帽的老人抬起头来,热情地招呼着林白术一行两人。
      
      李福海悄悄看林白术一眼,见对方噙着微笑没露出嫌弃的表情,松了口气。
      他冲老人招招手,扬声喊道:“老陆头,还下地干活呢?”
      
      “是啊,”陆建军笑着回答,脸上的皱纹绽出岁月的痕迹,“小山带他奶奶做检查去了,我闲着没事,就来看看地。”
      
      “你多注意身体,别磕着碰着了。”李福海说,他让开一步,指了指林白术,“这位是城里新下来实习的林同志,从今天开始就负责对接你们家小山。”
      
      林白术客气地点头,“您好。”
      
      “谢谢,谢谢你们。”陆建军年纪虽大了,腿脚还算灵便。
      他避开新栽的秧苗,往田埂上走,“你们费心了,我们也不懂算术什么的,帮不了小山。”
      
      “哎不是,跟你解释多少次了,是‘爱心父母’,不是家教。”李福海说,他生怕林白术不快,解释道,“就是负责照顾留守儿童,给他们献爱心的。”
      
      “我知道我知道,那这……能不能帮我们小山开家长会啊?”陆建军听不太懂李福海的话,懵懵懂懂地问,“城里太远了,小山不让我们去。”
      
      李福海余光盯着林白术,“这个……得看这位同志的意思。”
      
      “您放心,我就住在城里。”林白术笑着说。
      他温润如玉的气质很容易博得老年人的好感,长得又俊,人又有礼貌,看着就像文化人。
      
      陆建军紧张地在裤子上擦了擦自己的手。
      “谢谢,谢谢,拜托先生你了。”陆建军学着之前别人说的,冲林白术伸出手。
      
      才干过农活的人,哪怕刚擦过手,指甲缝里也总是会有黑乎乎的东西。
      李福海怕林白术介意,正准备拦住陆建军,林白术就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陆建军的手。
      
      “分内之事,您不必客气。”林白术说。
      
      陆建军又望向李福海,小心翼翼地问:“之前那几个先生……是调走啦?”
      
      “不是。”李福海提起这个就来气,“你们家小山全给骂跑了。”
      他又看了林白术一眼,凑近陆建军小声地说:“这位啊,是上面来的。如果小山还是那么个牛脾气,怕再也没人来咯。”
      
      陆建军连声道:“这怎么行?李主任,我求求你了,小山他只是有些倔,千万不要放弃我们小山。我和他奶奶都是一辈子的农民,也活不久了。要是你们再不帮他,这可怎么办呐——”
      说着说着,他老泪纵横,险些直接给李福海跪下。
      
      李福海还没有动作,林白术反而先出手了。
      他扶住陆建军,白净的脸上满是动人的真挚:“别这样老人家。我能做的都会尽力去做,您放心好了。”
      
      “谢谢谢谢,谢谢先生。”陆建军说,他眼眶还是带着近乎黑的红色,“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教育小山,让他配合你的工作。”
      
      林白术没拒绝:“那就麻烦老人家你了。”
      
      几人聊着,林白术还问了些陆轻山的情况,把“热心的爱心爸爸”人设夯得实实的,陆建军最后看他的眼神跟看救世主无异。
      
      “时候不早了,他奶奶也该回来了。李主任和这位林先生要不要去见见小山?”陆建军紧张地摸了摸裤子,“小山他其实是个好孩子。”
      
      李福海征询地看向林白术,林白术笑着说:“好,那就打扰您了。”
      
      “怎么会怎么会。”陆建军更紧张了,“我们家庭不是很好,林先生看了不要不高兴就好。”
      
      林白术安慰了陆建军几句,李福海却说:“那小林啊,我先去车上等你。”
      
      林白术回头一看,见李福海神情有些尴尬,猜测他和陆轻山估计有什么不愉快,便点头说:“好,那就麻烦李哥了。”
      
      李福海回了停在村头的车上,只剩下林白术一个人和陆建军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陆家走。
      
      南滨村没有修路,只有最原始的土路,而陆家住在最深处,周遭挤满了其他人家的地,一大半路都是田埂。
      
      陆建军被李福海那声“上面来的”吓住了,一直担心林白术嫌弃,嘴里不住地道着歉。
      
      “没事,老人家。”林白术有些无奈,他没想到光是一句“上面来的”就能吓到陆建军,不由得庆幸李福海保留了六分,没说他是林家来的。
      眼看着陆建军又要道歉,林白术赶紧转移话题道:“那边就是你们家么?”
      
      陆建军往他指的方向看去,瞧见了家外篱墙上的人影,不由喜上眉梢,“是,小山就在那呢。林先生,去见见我们家小山?”
      
      林白术含笑:“好。”
      他松了口气,总算是从无止境的道歉中解脱出来了。希望那个陆轻山有点骨气,不要把姿态放得太低,不然他会觉得很困扰。
      
      陆家渐渐近了,篱墙上的人影也愈发明显。
      那人半蹲着,身后是茂盛的菜地,身前是低矮的泥筑房屋。他仰着头看天,短发在风中飞扬。
      他忽然伸出手,五指张开,遮住眼前的太阳,然后又猛地握拳,收到怀里。
      像是要把太阳握在手中。
      
      “小山,小山!”陆建军叫他,“来见见林先生。”
      
      闻言,陆轻山回过头,仍带着少年气的脸庞上五官锐利,凛冽得像把小刀。
      他嘴里叼着根棒棒糖,吊着眼睛看向林白术。
      
      陆轻山的眼睛很黑,也很亮,如同有无数细碎的火花在跳动。
      林白术被那双眼睛打量的时候,险些绷不住脸上的微笑面具。
      
      “你好,我叫林白术。”林白术主动伸出了手,想要和这个浑身都写着“不好惹”的刺儿头握个手。
      “我是你新的‘爱心爸爸’,希望之后我们可以好好相处。”
      
      一阵风吹过,卷起陆轻山的衣摆,露出一截劲瘦的腰肢,隐隐约约能看见紧绷的腹肌。
      
      陆轻山嗤笑一声,看都不看林白术的手一眼,吊儿郎当地说:“叔叔好。”
      
      ……叔叔?
      林白术笑容不减,自然地收回手,“我今年二十四,比你大七岁。你想的话,叫我叔叔也可以。”
      
      陆轻山这才掀起眼皮看他,表情很冷,“你走吧,我不需要什么爱心爸爸。”
      
      “小山!”陆建军皱着眉喊他,“对林先生客气一些,要喊‘先生’。”
      
      林白术清楚地看见陆轻山别过头,在陆建军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他也很确定,陆轻山知道他看见了。
      
      “是——”陆轻山有气无力地应道,“林叔叔好。”
      语气怎么听着怎么敷衍。
      
      “你这孩子!”陆建军听着着急,上前就是一巴掌拍在陆轻山头上,“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爷爷!”陆轻山头被拍得往下一偏,不满地抬起头来喊,“我不需要什么爱心爸爸日子也能过!”
      
      陆建军气急攻心,又拍了陆轻山一下,“还不快给林先生道歉!”
      
      “我凭什么向他道歉?”陆轻山跳下篱墙,那双有光的眼睛瞪着林白术,“凭我不想认他当我爸爸?”
      
      十七八岁的少年已经发育得差不多了,陆轻山站起来的时候,比林白术还要高一点。
      他眉眼生得凶戾,虎着脸看人的样子好似能把人压垮。
      
      “你!”陆建军又急又气。
      
      眼看着家庭打戏就要在眼前上映,林白术终于绷不住微笑的表情了。
      他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先是对陆建军说:“老人家别生气,小山他年轻气盛,不愿意认爸爸很正常,也是我们考虑不周了。他如果愿意,就叫我全名也可以。我们岁数相差不大,没必要那么客气。”
      
      “谁允许你叫我小山的?”陆轻山又翻了个白眼。
      这次连避都不避让陆建军了。
      
      “好,那就陆轻山。”林白术说,他温温和和地笑着,“你不用太排斥这件事情,这只是‘扶贫’的另一种措施,专门针对你们未成年的。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给我打电话就行。比如需要开家长会什么的,如果需要新衣服新裤子也能给我打电话。”
      他没提其实是照顾留守儿童的。
      
      “不需要。”陆轻山不耐烦地说,“我和我爷爷奶奶过得挺好的,够了。”
      
      “小山!”陆建军又喊了他一声。
      
      陆建军摁住陆轻山的头,两个人同时低头,陆建军说:“对不起林先生,小山他不太懂事。等我回去给他做一下思想工作,也请你不要放弃我们小山……好吗?”
      说到最后,他的眼神近乎乞求。
      
      “当然不会,这是我的工作。”林白术又挂起标准的笑容,“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可以打我电话。”
      
      “好,好。”陆建军连声应道,又拍了陆轻山一下,“小山你也说句话!”
      
      自从被强行按着低头后,陆轻山就一直鼓着脸没说话。
      直到现在林白术准备走了,陆轻山才阴阳怪气地说:“林叔叔再见。”
      
      “再见。”林白术噙着笑,和这一个拼命道歉一个拼命翻白眼的祖孙俩道别。
      
      走的时候,他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陆轻山。
      少年戾气十足地听着爷爷的骂,却没有出一言反驳,只是抱着手臂神情不驯。
      他手指关节处有些红肿,手背处还有几道红痕。
      
      林白术很清楚,那是玩拳击留下的伤。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小学生爱情故事写太多了,想写点不一样的减减压。
    主要为了自己爽,谢绝写作指导。
    希望大家也会喜欢笑面虎白术蜀黍和刺儿头小山底迪的故事~
    小山是攻。
    和隔壁《死对头他不肯分手》是姐妹文,不过这个时间线早几年,而且发生在现实~(大概设定在10-14年左右)
    伊江是那种一个市里又有城市又有农村,还没完全脱贫的那种地区。从农村到市里开车几十分钟就到了,不是偏远山区哈哈哈quq
    10.20修改身份设定问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