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的猫》西山鱼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1-19 23:41: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傅家小霸王的诞生4(抓虫) ...

  •   到别墅的第一晚,苏泽宁溜到了傅骁房门口。
      托他那堆行李的福,别墅旁边那栋小房子需要重新收拾下才能将他那一堆东西放进去。而撸完就翻脸不认猫的傅骁将他暂时安排在这栋五层别墅的顶层。
      
      苏泽宁神色凝重的看着傅骁的大门,内心天人交战。
      到底要不要进去趁着傅骁睡着的时候混亲密值呢。
      进去的话好像不太合适呀。
      他可不是随便窥探人隐私的小猫咪啊。
      而且他现在才不想看到傅骁那个大坏蛋呢。
      
      昏暗的走廊灯光中,白色小猫咪用和可爱外表完全不同的纠结表情看着这扇大门。
      最终小白猫还是屈服在亲密值的诱惑下。
      
      小白猫用身体顶开卧室的门一角,白色毛绒绒的小爪子,从门缝伸了出去,因为全身都在用力顶开门,他可爱的粉色肉垫在门的另一侧上下晃动,消耗掉一点点微不可察的亲密值后,获得怪力的小白猫灵巧的从门缝钻了过去,蓬松的如棉花一般的长毛仿佛被什么东西被压扁一般。
      
      小白猫低头晃了晃脑袋,让毛发从新蓬松起来。
      抬起头打量四周,小猫僵住。
      他的正前方,傅骁那个大坏蛋手中拿着一支烟,饶有兴味的看着他。点点火光在他指间闪烁,在他脸上映出点点昏黄的光。
      
      苏泽宁很快反应过来,他现在是一只猫啊,他怕什么什么?
      于是小猫抵着身后进关上的门,歪着小脑袋,心虚的喵呜喵呜的叫着,企图蒙混过关。
      傅骁没有说话。
      呛猫的烟草味飘来,小猫嗅觉异常灵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傅骁低声笑了声,移开了视线,将手中的烟压灭在精致艺术品般的玻璃烟灰缸中。
      卧室里没有开灯,月光透过傅骁身后落地玻璃,落在他的脸上,打亮了他脸部的轮廓,竟然无端的有了一丝落寞。
      苏泽宁本来想转身离开的,但是莫名想起晚饭时他听到女仆小姐姐们闲聊时谈到今天是傅骁外公的死忌。
      
      按照书中的剧情,傅骁外公这个人可以说造就了傅骁的一生,也毁掉了傅骁一生。
      傅骁年幼时他便带着傅骁处理各种公司事务,他可以说是傅骁在商场的启蒙老师,傅骁狠辣的手段完完全全是从外公那里继承的,但是也是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百般虐待傅骁,无动于衷甚至帮着女儿遮掩,只为了让女儿发泄心中不满。
      直到外公被发现死在了书房,傅骁的地狱才结束。
      外公是死于心脏病发,傅骁当时也在书房里。从外公死去,直到两人被佣人发现,整整一个下午,傅骁就那么安静的,一动不动的和一个死人呆着书房,没有求救,没有呼叫,没有人知道那个下午书房究竟发生了什么。
      要知道那时候傅骁才十岁而已。
      甚至有人传言,是傅骁害死他外公的,因为外公被发现时,他坐在书房的真皮椅子上,而缓解他心脏病的救命药就散落在他的脚边,伸出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
      
      低头看了看爪子,可爱的小猫用与呆萌的外表不符的严肃神情叹了口气。
      他始终坚信10岁的傅骁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
      
      但那一天应该也在傅骁的生命中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否则,傅骁现在也不会一副这样要死不活的样子。
      放着这样的大坏蛋不管。
      他还真的做不到呢。
      
      他有时候想想,虽然自己患有先天疾病,生活在封闭的玻璃房子里,被命运残忍的剥夺了许多东西,但是另一方面他很庆幸有从没有放弃过他的父母。而父母在音乐上有惊人的造诣,也正是这份天赋让他们一家在经济上不用担心,能够最大程度的陪伴自己,给自己最好的医疗条件。
      他们给了自己最好的爱。
      而这些傅骁都没有。这个世界甚至没有一个人无条件的爱过他,包括他的父母,他所见的只有□□裸的利益。对傅骁而言,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任何一个人值得他信任。
      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爱,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他这种东西。
      
      小猫安静的走到傅骁的脚下,顺着傅骁的裤子一点点爬上傅骁的大腿。
      傅骁只低头看了看它,便无动于衷的移开了视线。
      小猫大起胆子,爬到傅骁肩膀上,用爪子按在傅骁的脸颊上,只有一个成年男性巴掌大的小猫郑重的喵呜喵呜叫着。
      大坏蛋,不要难过,你以后的人生我会罩着你的哦。
      
      爪子下傅骁的脸颊的竟然出乎苏泽宁意料是软软的。
      咦,软绵绵的,好舒服哦。
      小猫忍不住两只爪子一前一后的踩了起来。
      
      脸颊被当做棉花垫的傅骁忍无可忍的低头注视着小糖糕。
      小糖糕自知自己有些过分了,喵喵的心虚从傅骁肩上爬下来,试图跨越到与傅骁膝盖平齐的抽屉上。
      膝盖到抽屉的距离不远。
      但是苏泽宁心里有些发怵,他毕竟是一只假猫,万一这么一点距离,他要是还掉下去了,他身为猫的尊严何在?保险起见,苏泽宁试探着拉长身体向前伸着前爪够抽屉的边沿。
      咦,他的小爪子刚好搭在抽屉边沿上了。
      苏泽宁心里正喜滋滋,为自己的机智感叹。
      然而下一秒,苏泽宁就后悔了。
      他的前爪搭在抽屉的边沿,后爪在傅骁膝盖的边沿,整个身体拉长成大字型悬空在抽屉和傅骁的膝盖之间,这种情况下,前爪和后爪根本使不上力。
      别提什么维持猫的优雅,他现在只要动一动就会摔的狗吃屎。
      苏泽宁扭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傅骁,喵喵叫。
      大臭袜子,快救我呀!
      
      傅骁显然也发现他的囧境,原本冰冷冷的眼中笑意一闪而过。
      很短暂,却清楚的被苏泽宁看见。
      明白自己被傅骁嘲笑了!
      苏泽宁愤恨的转头,恼羞成怒的喵喵叫着。
      哼!傅骁,你这个大臭袜子。
      
      傅骁眼中笑意更甚,低腰伸出手想要将小糖糕抱起来,但是他没有料到,他一弯腰,膝盖与抽屉之间的距离就变大了,已经拉长到极限的苏泽宁只来得及发出尖锐的叫声,就摔倒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可没有毛毯,可怜的小猫摔得头冒金星。
      
      傅骁眉毛微皱将小糖糕放在手心上,从上捏到下确认小糖糕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
       苏泽宁傲娇的喵呜一声,从傅骁手心蹿到书桌上,背过身用毛绒绒的屁股对着傅骁。
      它可是很生气的。
      傅骁:……
      他想了想绕到书桌的另一边。
      苏泽宁白了他一眼,转转身,继续用屁股对着他。
      
      但小白猫那灵活的小尾巴却上下左右的甩个不停,将主人的心思昭告天下,那小尾巴就好像再说,你快哄哄我,哄哄我,我就不生气啦。
      “小糖糕。”傅骁眼中笑意更重,声音加重,想了想从抽屉的右侧拿出一只管家不久前神神秘秘给他的激光笔,试着在小白猫身边画了个圆。
      小糖糕圆滚滚的身子还有所克制的没有开始动,小脑袋已经不由自主跟着身边的小红点开始动了。
      苏泽宁:本喵要忍住,本喵很生气。
      才不是大臭袜子随便哄一哄就能哄好的。
      
      傅骁坏心眼的将小红点停在苏泽宁爪子伸出一点点就可以触及的地方不动。
      小白喵神情纠结,宝石般灵动的杏仁眼盯着着小红点,喵咪的狩猎本能渐渐占了上风,此刻平淡无奇的小红点在苏泽宁眼中有着惊人的诱惑力。
      终于苏泽宁朝傅骁喵嗷一声。
      实在忍不住啦。
      小白喵自暴自弃的撒开爪子朝着小红点扑去。
      
      这种以往傅骁最嗤之以鼻的无聊活动,此刻他竟然觉得十分有趣。
      看着小白猫活泼的在傅骁卧室撒着欢,傅骁心情也莫名好了起来。见小猫玩得开心,傅骁坏心眼的激光笔晃到对面墙顶小猫绝对去不了的地方。
      然而巴掌大的小白猫已闪电一般,飞檐走壁无视地心引力,几乎垂直的爬到墙顶扑到小红点,然后扭头炫耀一般朝他骄傲的发出一声胜利的喵呜声。
      小糖糕宝石般的猫瞳满是得意,然后僵住——
      他刚刚做了什么?
      他是当着傅骁的面爬上了天花板吗?
      他软萌猫咪的设定还能保的住吗?
      
      傅骁看着靠爪子几乎就爬到天花板的小糖糕也陷入沉思,正常的猫可以爬这么高的吗?
      那边小糖糕已经从墙上爬下来了,傅骁清楚的看见,小糖糕在离地几十公分的时候,明显犹豫了一下,十分虚伪假装双爪无力从墙角滑了下来,然后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般指着墙朝自己喵喵叫着告状。
      傅骁:……
      他无奈摇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又娇又作的小东西。
      
      咚咚咚。
      好在这时门口有规律的敲门声打破这领人尴尬的沉默。
      往年这一天晚上傅骁是不会见任何人的,但今年傅骁似乎觉得有些不一样了,他好气又好笑的将小糖糕抱起来,确定他没有受伤,然后才在它圆滚滚的身子上轻轻打了下以示惩罚。
      爬那么高,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他将卧室门打开。
      门口是管家。
      管家端着一小碟精致骨瓷装着的食物,见傅骁开门,明显松了口气,他低头看着赖在傅骁怀里舔毛的小糖糕:“小糖糕晚上没有怎么吃猫粮,我特地让厨房做了一些猫饭过来。”他在五楼没有看见小糖糕,觉得小糖糕应该是来骁少爷这里了。
      说起来也是奇怪,从小骁少爷就不招动物喜欢,可偏偏小糖糕就爱黏着骁少爷。
      而且骁少爷虽然不说,但是他明明也很喜欢小糖糕呢,其他不说,别的动物敢在骁少爷身上踩来踩去的,早就被扔到一边去,也只有小糖糕是例外了。
      
      苏泽宁一听,眼睛都亮了,挣扎着要从傅骁怀里爬起来。
      傅骁却没有放开小糖糕,只是接过碟子,让小糖糕在他怀里吃。
      苏泽宁吃着新鲜的黄黄的类似鱼子的东西,入口的一瞬间口腔中的甜味一瞬间炸开。
      这黄黄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神仙食物,不知道比猫粮好吃了多少倍啊!
      当时苏泽宁只觉得再来一百盘都能吃得下去,后来他才知道那么一小碟东西,可以买一千个他,这让他不由深深的感慨,真是该死的有钱人。
      
      管家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他见傅骁抱着小糖糕难得柔和的样子,心里一动道:“老爷那边负责照顾小糖糕的人说,小糖糕最喜欢老爷拿激光笔和他玩,少爷试过用激光笔和小糖糕玩过吗?”
      他下午就将激光笔给了少爷,不知道少爷用了没有。
      不久前还觉得傅老爷子玩猫丧志的傅骁不自在的轻咳一声,素来以阴险狡诈在商场素称的傅骁面不改色的道:“没有,宠物不能太宠着,要教规矩,整天在屋子里追着激光笔蹿来蹿去像什么话。”
      苏泽宁吃东西的动作一顿,小脑袋抬头,朝傅骁鄙夷的喵喵喵叫着。
      大臭袜子,你刚刚用激光笔逗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呢。
      
      管家显然听不懂苏泽宁的告状,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很快严肃道:“少爷说的极是,我立刻选购其他的一些猫玩具。是我欠考虑了,激光笔确实不太优雅。”
      苏泽宁已经吃完盘子里的加餐,在傅骁怀里伸了个懒腰。
      管家见状道:“需要我把小糖糕带回顶层吗?”
      傅骁抱着小糖糕的动作一顿,修长的手指从小糖糕脊背划过,柔软蓬松的猫毛手感好极了,他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小东西太可怜了,第一天来心里大概怕的不得了,今天就留在我这里吧。”
      喵喵喵???
      被甩锅的苏泽宁·猫冷艳高贵的伸出粉嫩嫩的小爪子按住傅骁的脸上。
      大骗子!
      他一点都没在怕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